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25章發現中華航母戰鬥群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1日 03:49 [字數] 323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零六二,打開引擎,準備起飛。」信濃號塔台上那個公鴨嗓子航母引導員從擴音器中對他喊。他看見地勤機械師把蒸氣彈射機的鋼纜掛在機腹下的鉤子上。他揚起一隻手,立刻,一位信號手成V形舉起兩面黃旗。在黎明的昏暗中,他勉強能認出來。他拉上座艙蓋,在發動機的轟鳴聲中,把油路的節流閥越調越大。

他看見信濃號航空母艦主桅上的風向標,它的人形尾翼已經向後掠去,母艦迎風航行,他把操縱桿拉向懷中,零六二號戰鬥機翹起了它的副翼。

信號手把黃旗換成了紅旗。他立刻把油門打到頭。蒸氣彈射機猛地一拉,他感到巨大的加速度,三十米跑道很快到頭了。飛機往下一沉,他再次拉杆,飛機已經聽話地沖向雲天。

雖然早上無法確定全天的氣象,但杉本預感到今天天氣不好,雲層厚,雲底低,許多海域下著熱帶暴雨。一連十八天了,什麼軍艦也沒見到。杉本瑞澤海軍大尉連同整個快速打擊艦隊,一直在一片不大的洋麵上兜圈子。

自從丸山政男將軍的仙台師團在瓜島登陸以來,南雲將軍指揮日美聯合艦隊航母主力戰隊在聖克魯斯群島海域擔任警戒。聖克魯斯群島距瓜島三百海里,中華軍隊任何增援瓜島的航線都在南雲的控制之下。南雲的任務是消滅一切瓜島援軍,保征丸山師團長一舉攻克飛機常

杉本大尉充滿了復仇心。

他早不是那種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了。他們從飛行學校剛畢業的時候,對前程都抱有十足的幻想。對他來講,「雛幼鳥」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他是一個粗暴的者傢伙,一個能幹的職業空中殺手。

杉本長得矮小,但相當精幹。他的下顎堅固有力,胸很寬,棒球賽時常會打出很漂亮的本壘打。他做小買賣的父親脾氣很壞。生意不好,喝醉了酒,就拳打腳踢。杉本從相貌到氣質全像他父親。杉本的家譜中沒有武士,但他常常以自己的遠親——一位江戶時代的貴族武士而自豪。父親送他進了飛行操縱學校。這是杉本唯一感謝父親的一件事。

杉木是第七十二期畢業生。剛離校,就奉命調到朝鮮。當年巴巴羅薩計劃時,關東軍全面進攻東西伯利亞事件,杉本一伙人猛烈空襲了海參崴機常他駕駛過各種飛機。同俄國飛行員、中華飛行員交過手,也轟炸過太平洋諸島的城鎮。

他殺人的時候從未猶豫過,他同絕大多數日軍軍官和士兵一樣,認為為天皇殺人是天經地義的。

昭和十七年1942年春,他同友永仗市大尉一起從烽火連天的西伯利亞戰場上抽出來,直飛橫須賀。在海軍航空基地上進行了緊張的母艦訓練以後。連人帶機編入了日本海軍第一機動部隊。

他的軍艦是「飛龍」號航空母艦,偷襲中華攻擊艦隊的大功臣。當時「飛龍」和姊妹艦「蒼龍」編成第二航空母艦戰隊,由山口多聞少將指揮。

杉本同友永是老朋友,他被山口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他們準備在中途島戰役中大幹一番。

偷襲中華攻擊艦隊,杉本有生以來頭一次被慘烈的戰爭場面所震駭。當杉本他們襲擊中華航空母艦漢武大帝號的時候,他們遇到了從未見過的兇猛炮火。當時友永的飛機左油箱已經被打壞。他的油是不夠飛回來的,杉本要問他交換飛機,友永不讓。他泰然自若,對地勤機械師含笑作別:「沒關係,不必擔心,左油箱讓它去吧,把另一個油箱加滿就行啦。」

友永在杉本掩護下,做了一生之中的最後一次戰鬥執勤。漢武大帝號的防空炮火打成一堵無法穿越的火牆。杉水親眼看到友永的最後一幕:他那架機尾塗成黃色的中島九七式艦攻機中了炮彈。搖搖晃晃。友永的臉上濺滿鮮血,頭歪在一邊,當他看到杉本的飛機,還挺起身來,對杉本招了招手,臉上留下了一絲永恆的苦笑。一秒鐘后,友永的飛機就被漢武大帝號的炮彈撕成了碎片。

如今杉本瑞澤飛翔在聖克魯斯群島西北方的天空中。大團的烏雲包圍著他的飛機。雲海中氣流紊亂,烈風戰鬥機上下翻騰。杉本既沒有把飛機拉到雲層上——那裡有如洗的藍天,也沒有降到海面上——那裡惡浪滔滔,正下著一場熱帶暴雨。

他只是死板地注視著羅盤和地平儀。在烏雲中飛行。他對烈風機懷著一股日本人的驕傲。它那光滑的流線型胴體,一千四百馬力的三菱引擎,真是一隻不可思議的日本神鳥。瘦小的飛機設計師城越二郎那超群的頭腦,竟然能把它構思出來,真是一個奇。它是徹頭徹尾的日本貨,三葉螺旋槳、引擎、機關槍、無線電台、金屬桁架和蒙皮,拼成一個有生命的整體。沒有一架零式戰鬥機是烈風的對手,絕對沒有。

大片的烏雲飛完了,下面是碧水粼粼的熱帶海洋,大清早,海面上一無所有,像當午麥哲倫橫渡時代那樣空蕩和寂寞。

離聖克魯斯群島北端的努帕尼島七十海里的時候,杉本鑽入雲中,他突然感覺到好像有一個人在盯著他。確實有一個人,可是杉本暫時還不知他是誰,在哪兒。

他掃了一眼儀錶,油足夠,飛機得心應手。他猛拉操縱桿,烈風機鑽出雲層。立刻,他看見一架中華的海鷹-2戰鬥機咬住他的機尾。』

「支那豬。」他罵了一聲。對付這種中華老式的螺旋槳飛機,他信心十足。海鷹-2的速度、火力和低速盤旋性能都不及烈風機。它的唯一優點是機身堅固。在他看來這和以前美國的野貓沒有太大的區別。

「挨打的蠢貨1杉本在以前擊落過五架美國F—4F野貓機,他的座機上漆了五個被箭射穿了的白色五角星。雖然現在日美聯合起來了,但是他從來沒有忘記自己的榮譽。

杉本拉向初升的太陽,企圖讓陽光耀花中華飛行員的眼睛,然後連續飛了好幾個橫滾。他回過頭,海鷹-2仍在身後。敵人不是新手,

他一點兒也不慌,改成了平飛,曳光彈從他的翼下飛過。他突然轉了一個半徑很小的急彎,海鷹-2剎不住車,一下子衝到他前面。杉本按下炮鈕,海鷹-2輕盈一閃,躲掉了杉本的一擊,

杉本死死逼住了海鷹-2,無論它怎樣橫滾、側滑、俯衝、翻筋斗,一點兒也不放鬆。單獨的日本飛機同單獨的中華飛機,又是屬於同一代螺旋槳飛機,在大海和高天上搏殺,同樣地兇狠,同樣地靈活,同樣拼出全部心智,像一對騎士在決鬥。

杉本屏住一口氣,他瞄準了海鷹-2,按動炮鈕,烈風的機槍和二十毫米機炮颳風般地撲向海鷹-2。海鷹-2抖了一下,歪歪斜斜地滑向海面。杉本早知道它相當結實,他決不會饒恕所有的中華飛行員。

然而還沒有杉本反映過來,眼前的海鷹-2突然一個高角度的爬升,雖然帶著些許濃煙,但機動力並沒有減弱。

做著向下俯衝的杉本根本來不及爬升,幾百米的距離對高速戰機來說,轉眼就到。

一個很尖銳的角度,那架海鷹-2已經出現在杉本的頭頂,幾發航彈下來。杉本聽到了航彈的撞擊聲,烈風戰機身上頓時冒出滾滾黑煙。

已經打算開始等死的杉本驚訝的發現,那架海鷹-2打了他機槍,然後就離開了。

看著已經看不到的海鷹-2,杉本有許多的疑惑。此刻他沒有心情想剛剛那架敵機為什麼不徹底幹掉自己,對方完全有這樣的能力。

而且現在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有海鷹-2這種艦載機,附近肯定有中華的航空母艦。連忙將這裡的情況利用電台,發往信濃號航空母艦。

發完電報,杉本連忙檢查起自己的座駕。一通檢查之後,杉本多少鬆了一口氣。飛機還能堅持住,至少飛回去是沒有問題。

可是,就算座駕已經受傷,滴滴的在漏油,可是杉本並沒有打算返航。他今天和那架海鷹-2卯上了,非要搞清楚對方是從哪裡來的。

操縱著戰機,慢慢的爬升起來,盡量讓機身隱藏在雲層內,朝著海鷹-2離開的方向慢慢飛去。

就在杉本一邊祈禱自己的座駕爭氣一點,一邊瞭望海面的時候。在雲層的邊緣,出現了一艘中華航空母艦。

杉本襲擊攻擊艦隊的戰役中,就已經很熟悉它們了。

八艘防空巡洋艦和反潛驅逐艦呈花環形包圍著它。

「始皇大帝號1杉本叫出聲來。自從攻擊艦隊事件之後,中日兩軍的大艦隊群還從未見過面呢。

「總算找到了。」他再次向艦隊發出了電報。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