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17章神聖的戰爭(上)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6日 13:14 [字數] 124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就在斯大林這份命令下達之後,實際情況開始逐漸的傳了上來,在事實面前,那些圖紙上的空談顯得太過蒼白無力了。

從4月7日拂曉開始,東部邊境的五個軍區司令部同各個集團軍的有線通信都遭到了破壞,各軍區和各集團軍司令部無法迅速向下面傳達命令。至於無線通信,由於技術資金的限制,蘇聯的無線電通訊設備只裝備到團一級,本來能力就很弱。

而現在因為中華軍隊特種偵察部隊的干擾而變得一點用處都沒有,五個軍區數百萬部隊居然出現了軍區找不到集團軍、集團軍找不到師、師找不到團的危險情況。

從而使得整個蘇聯上下得到的情報都極其矛盾,特別是其中有大量是虛假的情報。而作為紅軍神經中樞的總參謀部也就不可能從下屬的各個軍區級單位獲得正確的情報,最高統帥部的命令成了一紙空文。

一直到了4月9日深夜,最高統帥部再次召開會議,伏羅希洛夫宣讀了最高統帥部起草的第4號戰況通報:「今天早晨,中華軍隊軍隊越過了中蘇邊境地區,轟炸了我國在東部地區的大量城市。現在,英勇的蘇聯紅軍已經遏制住了敵人的進攻,部分地區已經展開了反擊作戰,我們的軍隊正在狠狠地懲罰中華軍隊法東斯侵略者1

「這是真實的情況嗎?」斯大林問這句話的時候顯得有氣無力的,這說明他已經有些疲憊了。

「斯大林同志……」聲音不算很高的伏羅希洛夫面色比較難看了,多少有些為難的說道,「第4號戰報應當是讓人放心的……」

就在此時,莫洛托夫走進了會議室,斯大林站起了身體,因為他此時太需要知道東面那個國家的態度了。「斯大林同志,我見到了英美兩國的大使,他對中華軍隊的行動表示遺憾。同時拒絕對我們進行任何承諾。」他扶了一下眼鏡,「我們在華盛頓的大使則沒能見到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

「看來他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完……」斯大林的臉上顯現出一絲寬慰,可是半夜時分被吵醒的斯大林再次怔住了。

當天凌晨,在後世的哈薩克,上百萬中華大軍向在不同的位置,再次向蘇聯發動了同樣規模空前的進攻。其主要佔領目標是烏拉爾山脈以西的全部地區,並且伺機向西進軍,爭取以強有力的攻勢強在德國之前佔領莫斯科。

擔任前線作戰總指揮的新疆戰區部署有中華國防軍陸軍第三集團軍、第五集團軍、第十集團軍、第九集團軍。共計擁有12個軍、42個作戰師、坦克8000輛、裝甲戰車10800輛、大口徑火炮16000門、總兵力80萬人。

空軍部隊是新疆戰區航空集群,該集群擁有四個航空戰役集團軍群,下屬戰術航空兵8個師、24個航空兵團、12個防空師、作戰飛機8000架左右。再加上二線部隊、後勤運輸部隊等等,整個新疆戰區總兵力高達160多萬人。是兵力最為普通的戰區,也佔有整個帝國軍總兵力的六分之一。

4月7日凌晨4時,中華國防軍西北戰區所屬的四個集團軍的強大地面力量開始向蘇聯烏拉爾山脈以東的西伯利亞部分大規模進攻。

進攻之所以要選擇這樣一個時機,很大程度是由於希特勒的要求,他認為對於斯拉夫這一「劣等民族」的最後屠殺要有高貴的雅利安人來開第一槍。陳紹根本不承認所謂的種族論,更不去在乎所謂的第一槍或者第二槍這些細枝末節的問題。

晚了整整三天的時間,其實是為了讓蘇聯有反映的時間。西伯利亞平原受到大規模進攻,蘇聯必然會將安全區的兵力向東集結。三天的時間,足夠蘇聯調走很多腹地的兵力了。

對於中華帝國來講,兩個戰區數百萬軍隊的整個主要戰場就是面積達三百萬平方公里的西西伯利亞平原,而後才是翻越烏拉爾山脈、渡過烏拉爾河。在一線部署的三個集團軍當中,集中了帝國軍三分之二的重型裝甲部隊,尤其是擔任中路突破的第五集團軍,下屬有第51軍、第52軍、第53軍。這三個軍全部是重裝甲軍,尤其是第51軍和第52軍,號稱是西北戰區的兩隻鐵甲猛虎,他們就好比兩把鐵拳狠狠地砸在蘇聯葉尼賽河防線的中央部位上。

4月8日,凌晨4時30分,在數十個工兵團緊急工作將近四十分鐘后,第五集團軍的部隊開始了大規模的渡河行動。當然。由於時間緊張、任務繁重,這次渡河除了浮橋外,還動用了數千艘機動船,這裡面就包括了大量的橡皮艇、衝鋒舟等等。在部隊進駐西伯利亞森林地區后。所有的野戰部隊都用砍伐的木材製作了數千艘簡易的木船,這就大大的充實了渡河器材。

在陳紹的調教下,帝國陸軍已經成為了不折不扣的重武器主義軍隊,在第五八集團軍南起坎斯特——北至蘇爾古季哈的三百多公里的渡河正面上,集團軍各個師級單位、軍級單位和集團軍直屬的炮兵部隊一共集中了約五千門大口徑火炮,這裡面居然包括了將近千門火箭炮。

當天凌晨,在偵察部隊和空軍送來的偵查資料的情報支持下,集團軍的炮兵部隊對對岸蘇軍的火力點、各種大型工事、機槍碉堡、炮兵陣地、坦克集結地域等等重點目標進行了炮擊后,開始向縱深方向延伸炮擊。

第五集團軍司令員楊成武上將此次將3個軍連同戰區支援的配屬部隊共計約30萬帝國軍士兵集結在葉尼塞河東面沿岸,此時他們正在爭分奪秒地過河。

如果有人此時從飛機上觀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部隊大局井然有序。許多士兵排好隊,依次地登上各種船隻,而工兵搭載好的浮橋則主要供坦克、車輛、炮兵部隊使用。當一線的炮火支援向蘇軍的縱深展開后,第51軍和第52軍的兩個主力師作為全軍第一批登陸上岸部隊,開始建立灘頭陣地了。

現在部隊的先頭已經與蘇軍接上火了,後續部隊還未上船,中間的部隊則在河上強渡。這樣的場面自然會被蘇軍的偵察部隊輕易發現。那些暫時啞火的炮兵陣地很快有復甦過來。

從二線陣地上集結起來的蘇軍炮兵部隊,迅速將數百發照明彈發射到了葉尼賽河的河兩岸,為夜間的蘇軍偵察部隊提供了顯著的目標,而冒險起飛的蘇軍偵察機,則往往能夠向炮兵陣地發回一些情報。

頓時,蘇軍的炮火還擊了,一時間。上千發炮彈夾雜著尖利的呼叫聲在葉尼塞河上炸響了。同時,在蘇爾古特地區,已經組織起部分部隊進行反擊的蘇軍裝甲部隊先頭部隊,已經同第51軍的前衛部隊在蘇爾古季哈東南面地區遭遇了。

中華帝國空軍在此次渡河作戰中也投入了數千架飛機,但是有一個問題是以前德軍沒有遇到的,那就是西西伯利亞面積過於寬廣。而且到處都是平原草地,處處都可以作為飛機的野戰停機常這樣一來,就給帝國空軍的轟炸機部隊出了一個難題,特別是在夜間進行轟炸,蘇軍的防空力量並不算弱,而帝國空軍的轟炸力量又太分散,因而在一個小時的轟炸當中效果不太好。

剩餘的蘇軍飛機又有不少趁著第二梯隊的帝國空軍戰機到來之前的空隙緊急起飛了。他們給帝國空中力量帶來了一定威脅,同時還威脅著正在渡河的數十萬軍隊。

渡河戰場仍然是主戰場,早上五點半鐘,天已經亮了起來,不少穿過了帝國空軍殲擊機部隊所組織起的空中防線,來到了葉尼賽河渡河場,此時第五集團軍才剛剛度過五分之三的部隊。

蘇軍的圖系列雙發中型轟炸機立即向下俯衝,在盡量貼近河面的低空投下一枚枚高爆炸彈。伊爾系列攻擊機則用火箭彈進行打擊,而拉系列戰鬥機則用機炮和機槍對地面的帝國軍進行掃射。這給正在渡河的部隊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第五集團軍的部隊仍然在持續不斷地渡河進攻,而蘇軍飛機則不斷地在帝國軍中製造無數的麻煩,當然,能夠飛過來的蘇軍飛機數量並不算太多,能造成的殺傷也是有限的。而且地面已經建立了密集的防空火力網,這些蘇軍戰機。其實並不討好。

雖然如此,但從坎特斯到蘇爾古季哈,長達數百公里的河面上,大量的帝國軍戰鬥機仍然跑過來護航。也使得渡河的速度大大加快了。

在葉尼賽河東岸地區,帝國軍西北戰區空軍的防空部隊也將探照燈幾乎盡數打開,地面的防空炮火激烈地射擊,各種口徑的高射炮競相上場:雙23毫米高炮、雙37毫米高炮、雙57毫米高炮、單100毫米高炮等等。

當然這種在天亮前的夜空中,多半的防空火炮僅靠探照燈來指引高炮,其效果也確實差強人意。要不是火力足夠密集,還有近半的防空火力是由雷達指引,恐怕這些蘇聯戰機會給渡河部隊,造成不小的殺傷。

到了凌晨7時30分,帝國軍的渡河進攻作戰已經進行了整整三個多小時,第五集團軍已經有近25萬兵力登上了東岸,其中三大主力軍的部隊已經基本成建制的到達了葉尼賽河西岸。

特別是51軍的第129機械化步兵師在蘇爾古季哈突然向南進行大轉折,策應第52軍所部在葉尼塞河防線中段打開了一個巨大的突破口,第52軍以軍屬坦克部隊為主集中集團軍主力向幾個橋頭堡集結。

在南線坎斯特以西的地區,第52軍的各個部隊在渡過河之後,以連排為單位分散到沿岸的各個地方,尋找蘇軍修築的地下工事的出入口,並與蘇軍守軍激烈交戰。擔任邊境地區防禦的蘇軍內務部所屬的邊防部隊,仍然在進行非常頑強的抵抗,但是這樣的抵抗也只能是飛蛾撲火,到了後來也就漸漸微弱了。

上午八點,帝國軍第五集團軍的第51軍和第52軍的所屬部隊,已經佔據了河西岸縱深2至5公里的表面陣地。而在這個地域下的地下工事群,也一大半被優勢的帝國軍兵力基本佔領。

後續部隊開始將大批的重型裝甲部隊、炮兵部隊和機械化部隊運了過來,這些重裝部隊一過河就立即投入戰鬥。

相對於數量龐大、富有犧牲精神的帝國軍陸軍士兵。帝國軍陸軍野戰部隊大量裝備的各型坦克則是一支令人恐懼的力量。在這個時代,坦克始終是步兵和各類戰壕、工事的剋星,尤其是在西伯利亞地區這樣的平原地域,坦克的作用也就更為明顯了。

由於是突然襲擊,蘇軍並沒有進行充分的戰爭動員,尤其是相對於西線蘇軍尚且沒有弄清情況,東線就更不敢輕舉妄動。這樣一來。上萬輛坦克的秘密集結就得以完成,而現在,在登陸活動基本結束后,大量的坦克部隊正在步兵的伴隨下快速前進。

被擋在蘇爾古季哈外圍的第51軍的部隊,在堅守數個小時后,終於得到了集團軍屬裝甲師的支援。這就使得第51軍向前的推進速度一下子加快了許多。

在先前的進攻中,集團軍的炮兵部隊已經使蘇軍嘗到了厲害,而團屬炮兵裝備的105毫米火炮,師屬炮兵部隊的122毫米炮,集團軍屬炮兵部隊的155毫米、203毫米炮及130毫米、122毫米、227毫米口徑、19管裝、24管裝、40管裝型號的火箭炮在渡過葉尼賽河后已經建立了炮兵陣地,此時正在向蘇軍在葉尼塞河西岸構築的二線工事傾瀉著炮彈。

蘇軍為了防禦帝國軍的進攻,在葉尼賽河西岸構築了大量的地下工事群。它們結構堅固、埋藏很深又有大量的輔助設施。數十萬部隊組成的陣地防禦部隊,在地表陣地構築了大量的戰壕、交通壕、防炮洞、防空洞、永固火力點、塹壕、鐵絲網、阻止坦克用的三角水泥等,這些都是蘇軍的永備性國防工事。

而在西伯利亞近乎全是永久性凍土地帶的地方,蘇軍還能在地下構築如此龐大的地下工事群,不得不說斯大林是下了血本的。但在帝國軍西北戰區炮兵數萬門火炮長,達幾個小時發射的幾百萬發炮彈的打擊下,被摧毀了大半。

一直到了當天下午,就在第五集團軍成功實施中央突破后。前鋒部隊正在毫不猶豫地向托木斯克前進。他們的目標是佔領由北向南依次分佈的托木斯克、克麥羅沃、新庫茲涅茨克、阿巴坎。進而以此為前進基地,特別是儘快修通帝國北方鐵路連通西伯利亞大鐵路。然後向新西伯利亞、巴爾瑙爾、鄂木斯克一線前進。

北線的第九集團軍從南起蘇爾古季哈北到諾里爾斯克的數百公里的防線上也取得成功突破,兵力前鋒已經直指新烏連戈伊,他們的目的是納德姆——下瓦爾托夫斯克一線,進而攻佔蘇爾古特。在此基礎上向秋明——庫爾干一線前進,最終佔領葉卡捷琳堡和車裡雅賓斯克。

南線的第二集團軍由於在開展第一天進佔最為迅速,當天已經將阿拉木圖、比什凱克、杜尚別三個地方完全包圍。在佔領三個地方后將兵分三路。一路向北直逼阿斯塔納,中路向西北前進,爭取儘快攻佔塔什干,西路軍將繼續沿著海北岸前進。爭取儘快攻佔阿什哈巴德,進而封鎖住西伯利亞蘇軍的退路.

4月9日,撫遠城,中華帝國國防軍西北戰區司令部。

「蘇軍在東線部署的部隊有兩百多萬,一共有四個軍區,即在中亞地區的土庫曼軍區、西伯利亞西部地區的西伯利亞軍區、在烏拉爾山脈一線的烏拉爾軍區,另外就是在西亞地區的高加索軍區。」

胡宗南上將作為原來蒙古軍區的副參謀長,在幾年前的中蘇邊境衝突中,有著十分出彩的表現。而此時被陳紹調到了西北軍區擔任參謀長,不得不說是出於對老部下的關照,此時他正在戰區核心人物面前侃侃而談。

「當然,在我們面前的土庫曼、西伯利亞、烏拉爾三個軍區,也就是三個方面軍,共計擁有16集團軍,平均每個集團軍都有10萬人左右,其餘部隊都放在高加索地區、烏拉爾河下游地區,防止我們從南面進攻東歐平原。」

「那麼。我們對於正面16個集團軍的敵人還是有兩倍的兵力優勢,」西北戰區副司令員白崇禧陸軍大將隨聲附和,「倒是戰鬥進行了兩天,各方面的進展並不是特別順利啊1

白崇禧說的不錯,中華軍隊方面從昨天的渡河作戰開始就發現,蘇軍的抵抗非常的頑強,遠遠超過了過去在戰前對蘇軍的估計。現在三個方向,除了攻擊土庫曼軍區的部隊進展較為順利外,另外兩個集團軍進展都不算順利,原本留在蒙古地區的預備隊第21集團軍已經向葉尼賽河上游地區快速運動了。

「難道說是部隊打英國人法國人打順了,打蘇聯人反倒不順手了。」陳更鵬倒是不慌不忙悠悠地說道,「人家杜聿明在太平洋打美國人的時候,也照樣不順手,照樣打得很艱苦,不過,美國人與蘇聯人可不是一個級別的,蘇聯人的戰鬥力絕對不能輕視。」

說到這裡。陳更鵬有些不滿了,他敲著桌子說道,「我早就說過,不要輕敵,要重視敵人,我下去視察的時候,這樣的話我說了多少。但是各級作戰情報部門,還是有不少人大意輕敵。這下子吃苦頭了吧。昨天渡河的時候,為什麼有的集團軍不把空軍的戰鬥機放在一線配置,根本沒想到蘇聯人的飛機在我們轟炸之後還能起飛?這下子好了,損失居然是我們戰前估計的三倍,教訓……教訓啊1

「司令員,我們的第八集團軍成功實施中央突破后,前鋒部隊正在向托木斯克前進。我們將最為強大的裝甲部隊放在這裡是放對了。」白崇禧站了起來進一步說道,「敵人由北向南依次將部隊部署在托木斯克、克麥羅沃、新庫茲涅茨克、阿巴坎四個位置上,這裡配置了敵人的4個集團軍。而在新西伯利亞、巴爾瑙爾、鄂木斯克一線敵人集結了2個集團軍的部隊。」

「我們在這裡的部隊部署確實太薄弱了,應該把第十集團軍下轄的第101軍、第103軍兩支部隊投入到這個方向上。」胡宗南拿起手中的鉛筆劃了一下,「只要我們的第51軍、第52軍、第53軍、加上第五集團軍直屬裝甲縱隊,這四隻拳頭擊中到了一起,我們在這個方向上就什麼都不害怕了。」

陳更鵬看著地圖沒有說話,這邊白崇禧繼續說道:「北線的第九集團軍從南起蘇爾古季哈——北到諾里爾斯克的數百公里的防線上也取得成功突破,新烏連戈伊已經有一個集團軍被我們包圍了,但是進攻受阻;蘇軍在納德姆、下瓦爾托夫斯克一線部署了2個集團軍。而在蘇爾古特、秋明、庫爾干一線再次部署了2個集團軍,葉卡捷琳堡和車裡雅賓斯克還有重兵團,戰鬥力十分的強悍。」

「敵人這是很明顯的梯次配置,節節抵抗,現在我們不斷的進攻中磨損我們,消耗我們。」胡宗南皺緊了眉頭,「是不是可以考慮把第十集團軍下轄的第102軍、第103軍也調給他們,這樣他們的兵力優勢才能明顯一點,不然的話……」

胡宗南看了陳更鵬一眼,見他還是在那裡沉默不語,於是咳嗽了一聲,白崇禧也看了陳更鵬一眼。「你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嗎?」

陳更鵬突然就來了這麼一句。白崇禧和胡宗南相互看了一眼,沒有說話,陳更鵬則站了起來,披上大元帥的呢子軍大衣走到了巨幅地圖前。

「陳總1白崇禧走了過來,靠近陳更鵬了一點,「你看是不是把這個方案向國防部最高統帥部說一下,我們……」

「你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嗎?」陳更鵬還是這麼一句,「我們如果把第十集團軍放在了這上面,下面我們該怎麼辦呢?新疆戰區的部隊也不容易,我們的背後還有一個印度,就算印度戰爭打響,佔領印度還要進一步向西亞前進,以後還有可能進入非洲,東南戰區的部隊還要對付美國,我們要怎麼辦?」

「我們的五個集團軍的預備隊是夠用的,這百萬大軍戰鬥力就算比不上我們的主力部隊。但比起蘇聯人來說,強了不少。」胡宗南也走了過來,「我們在國內的第十九——第二十四集團軍也已經基本成型了,其他方面的戰鬥完全可以應付。」

「不……蘇聯人還有援軍,」陳更鵬的手背了過去,同時又轉過身來,「春夏交接。雨水很多,我們漫長的補給線會陷入巨大的被動之中,就算我們在入冬之前打過了烏拉爾山脈,到時如果我們要想搶在德國人之前佔據東歐的有利形勢,那我們必須要在冬季同俄國人作戰,那對於我們來講又是極為不利的。況且我們以後還有可能要同德國……」說到這裡,陳更鵬停了下來,看著眼前的兩位大將。

兩人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不過看到陳更鵬沒有說完,只好繼續靜靜地聽下去。「敵人這種節節抵抗的作戰方式,我們又不是第一次遇到,在這十年來的戰爭中。我們在戰略上總是進攻的,我們的敵人總是防禦的。這種情況在朝鮮、東南亞,我們又不是沒有遇到。」陳更鵬走到地圖旁邊,拿起一根教棍。

「南線的第二集團軍這兩天進佔最為迅速,現在已經將阿拉木圖、比什凱克、杜尚別三個地方完全包圍,敵人在這裡也只有2個集團軍。阿斯塔納、塔什干、阿什哈巴德,敵人居然只有1個集團軍。」陳更鵬笑了笑,道:

「當然。這些地方荒涼貧瘠,敵人在高加索地區、烏拉爾河地區還有幾十萬部隊,防止我們從南面沿著海北岸進攻東歐平原。」

陳更鵬頓了一下,「但是,如果我們是向北面進攻呢,沒有向烏拉爾河進攻,而是突然向北進攻新西伯利亞呢?敵人的節節抵抗、梯次配置的兵力部署就會被我們全部打亂。」

「也就是說。我們現階段應該猛攻南線,」胡宗南走近了一步,「而中線和北線要先放一放……或者增援要放在南線去?」

「第十集團軍放在中線,不要去動它。把第53軍和第60軍調給第八集團軍是應該的,但是北線先不要去動,」陳更鵬一下子來了興緻,「第二集團軍把第21軍、第22軍、第23軍呈三角從南面壓上來,二線部隊第二十三集團軍、二十四集團軍,二十五集團軍作為後續部隊,集中上百萬部隊,從東、南、北三個方向上猛攻西伯利亞軍區這一大坨敵人。就是把牙齒咬碎了,也要往肚子裡面咽,把三個方向分散使用力量,給我集中到一個方向上。」

「只要新西伯利亞被我們佔領,下一步就可以將敵人分成西伯利亞南部、烏拉爾中部、海北岸三大塊,使其首尾不能相顧,也為我們突破敵人的烏拉爾,高加索防線創造了機會啊1白崇禧也很興奮了。

「蘇聯面對的是我們同德國人的雙線進鼓兵力會隨著兩條戰線上的形式而東西機動,隨時進行調配。」陳更鵬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這就給了我們很多機會,我們有很多超級武器嘛!特別是在這裡還儲備了相當多的『特種彈』,這些都是最適合在敵人兵力最密集的集中區域使用的,我們到了需要的時候,肯定要動用它們。」

胡宗南和白崇禧一聽,頓時倒吸了一口氣,兩人的目光迎上了陳更鵬堅毅的目光,於是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三個人心裡都清楚,要想減少損失,這是必須要採取的手段。

就在西北戰區的三位高級將帥商量計策時,中線第八集團軍的前頭部隊第52軍已經進攻到了新庫茲涅茨克東面的外圍防線上。

4月9日晚10時,用了近六個小時,付出近一個營傷亡的代價,帝國軍第52軍終於將新庫茲涅茨克東面的西伯利亞大鐵路及高級州級公路沿線的地下工事群肅清。他們幾乎是用的逐步爆破的方式,一公里一公里慢慢推進的,有些蘇軍修築的碉堡角度太刁鑽,火炮根本夠不著,只好採取人工爆破,這樣一來,損失逐步大了,所耗費的時間也是非常多。

作為一個重裝軍,第52軍下轄第521機械化步兵師、第522機械化步兵師、第523裝甲機械化師、第524重型裝甲師、第525重型火力支援師。共計五個重型師。

而此時,五個師十多萬的部隊,數千輛坦克、裝甲戰車、大口徑火炮以及載重卡車拉開長長的隊形,向新庫茲涅茨克撲來。由於在渡河作戰中損失巨大,而且在向蘇軍縱深的前進過程中,遇到了大量的抵抗。

中華國防軍第52軍的行動非常小心,每碰到一個山頭。便會讓炮兵師的自行火炮部隊先行炮擊一段時間,再用中型坦克部隊進行衝擊,最後才讓緊隨坦克後面的步兵上前佔領。這樣的戰術動作,雖然讓軍隊的損失減少,但卻使其進攻速度極為緩慢。

到了10日凌晨2時,第52軍的部隊終於到了新庫茲涅茨克城外。

與此同時。同樣像烏龜一樣前進的第51軍運動到了托木斯克,第八集團軍的其他部隊也都陸陸續續的來到了指定位置,向著新西伯利亞這個鐵核桃砸出的第一拳,就要落到新庫茲涅茨克——托木斯克一線上了。

自從中華國防軍建軍以來,追溯到西南時期,炮兵一直都是軍隊中一支不可或缺的主要力量。

炮兵部隊成為了陸軍一線作戰部隊最具特色的部隊,中華國防軍的各級部隊都裝備了大量的炮兵部隊。步兵團裝備了炮兵營、步兵師配屬有炮兵團、軍有自己的獨立炮兵師、集團軍甚至有數個自己的獨立特種炮兵旅。即便是蘇聯和德國擁有數量龐大的陸軍炮兵部隊。但是編製體制絕對沒有如此龐大的規模。

也幸好,中華的後勤工作一直都很努力,只要不是深入荒山野嶺,後勤部門的工作人員也能夠基本滿足部隊的消耗。讓這些重火力能夠順利的發揮作用。

新庫茲涅茨克一戰,中華軍隊遇到了從沒遇到過的對手,蘇聯紅軍進行了非常頑強的抵抗。為了減少損失,中華國防軍只好放慢推進的速度,在西伯利亞廣袤的原野上部署強大的炮兵力量。對防守新庫茲涅茨克的蘇軍實施全天候不間斷炮火急襲。

戰鬥從4月10日一直持續到了12日,雙方的進攻互有損傷,但是主力決戰還沒有進行。一連三天時間,中華國防軍第52軍連同第53軍,一共集中了二十多萬部隊輪番進攻,在得到了充足的給養之後,兩個軍的部隊囤積了足夠的彈藥。

4月13日凌晨4時。中華國防軍一共集中了6個重型榴彈炮團,其中包括計2個炮兵團200門105毫米榴彈炮、2個炮兵團200門122毫米榴彈炮和2個團175門155毫米榴彈炮,2個炮兵團100門175毫米加農炮和36門203毫米加農炮,4個火箭炮團。有2個團200門24管130毫米火箭炮和2個團200門40管122毫米火箭炮的強大炮兵火力,這是開戰以來炮火密度最大的一次攻擊。

首先遭遇打擊的是蘇軍的炮兵陣地,由於蘇軍炮兵部隊主要精力是在對進攻的中華軍隊實施遮斷打擊,因此,他們對於在敵方縱深的敵人炮兵部隊不是特別重視。中華的重炮部隊前沿觀察部隊的第一任務也是將蘇軍炮兵部隊的坐標傳回部隊。

此時天還沒有亮,但是帝國空軍的炮射偵察飛機、陸軍各個部隊的偵查小分隊紛紛潛入蘇軍縱深,早就將蘇軍僅有的一個炮兵師、包括4個炮兵團的準確位置報告給了新庫茲涅茨克進攻部隊的炮兵司令部,這些情報使得中華國防軍炮擊部隊取得了第一手的情報。

「轟1「轟1「轟1

不斷的爆炸聲從蘇軍縱深的幾個地點傳來,中華國防軍裝備的400多門火箭炮也對蘇軍的第二線步兵防線實施密集的火箭炮覆蓋性射擊。蘇軍此時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中華國防軍的榴彈炮團能夠很準確地將這些還沒有完全脫去炮衣的大炮摧毀。

在炮兵陣地附近,蘇軍存儲的大量的彈藥也跟著殉爆,在天亮前的黑色夜幕中綻放出耀眼的火團,從偵察部隊的反饋消息中得知,他們甚至可以看見爆炸后的彈藥儲存點變成火山口並向四周傾泄著無數的碎片。強大的氣浪將炸點附近的一切物體吹走,沒有來得及撤退的蘇軍炮兵則是成百上千的人體或肢體碎片四處拋撒。

但是蘇軍畢竟還算是訓練有素,蘇軍實施的緊急疏散雖然能夠保留了部分裝備,但4個炮兵團的近200門火炮仍有三分之二被摧毀,尤其是四個炮兵團的指揮機構完全毀了。部隊的建制根本不完整,很難實施有效的反擊。而專門攻擊蘇軍坦克集結地域和步兵修築的堅固防線的的4個火箭炮團以及兩個大口徑加農炮部隊的戰果也不小,第一次齊射,就將9000枚各種口徑的火箭彈砸在了蘇軍陣地的頭上。

此時,蘇軍的眾多士兵仍然在休息,他們都躲在放炮洞裡面,也許在普通火炮的打擊下。他們可以倖存下來,但是在經過特殊改造的火箭彈面前,這些沒有裝甲防護的步兵傷亡慘重。原因就是存在火箭炮的戰鬥部中有許多的「子母彈」,這些子母彈在蘇軍修築的步兵戰壕裡面來回反彈,使得許多的蘇軍士兵整班整班的死亡。

而在城區外圍防線,樹林中的坦克部隊集結地域。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許多蘇軍的坦克被就近爆炸的大口徑火箭彈掀翻,甚至遭到直接命中后,車體的裝甲被貫穿一個巨大的彈洞,進入車體內爆炸。整整一個小時的炮擊讓蘇軍的裝甲部隊付出了極高昂的代價,一個坦克師的200多輛坦克中,有100多輛被完全摧毀。50餘輛被炸傷不能動彈,剩下的50多輛坦克則是在火炮、履帶裝置、發動機上多多少少都有點問題,失去了一部分的戰鬥力。

天亮后,中華國防軍空軍部隊的混合轟炸機編隊出現了,一個航空團的戰鷹-3護送著近三百架巨靈神轟炸機,烏雲般的機群裹挾著無邊的寒意,來到蘇軍的頭頂。

受到凌晨炮火襲擊的提醒,在蘇軍半廢棄機場的高射炮陣地上。蘇軍的炮兵正在手忙腳亂地擺弄雙37毫米高射炮。面對數百架飛機的威脅,蘇軍高射炮兵沉著應戰,年輕的炮手拉開炮膛,退出冒煙的彈殼,裝填手抱著炮彈塞進去。然後炮手根據觀測手報的數據一陣猛搖,讓炮管更加垂直,瞄準高空中的水平轟炸機群。

「當1「當1「當1一發發37毫米的高射炮彈被送上天空。高空中密密麻麻的黑點裡又多了三個,但是匆忙中能打中的確實沒有多少。口哨聲此起彼伏,軍官們不停的揮動手臂指揮士兵,就在此時。天空中出現十幾個小黑點,慢慢地變大。

觀察員突然大喊道:「上士同志,是敵機1

炮戰果斷下達命令:「快往下搖!快往下搖1

小黑點迅變成了飛機,這是整整一個大隊的戰鷹-3,呼嘯著直撲下來,兩翼機槍閃爍著,地上兩溜煙塵炸起,炮座沙袋吃了好几子彈,一個黑黝黝的東西直丟下來,一聲巨響,炸彈在二十米外爆炸了。幾個士兵聽見頭頂「嗚——」的一聲,飛機貼著頭皮掠過去了重新拉起來。

戰鷹-3第一輪炸彈扔的有點偏,偏離幾米到十幾米不等,但是好在仍在水泥機場跑道上,儘管沒有直接命中蘇軍飛機,但彈片和衝擊波還是使跑道暫時不能使用,並且損毀了不少高射炮陣地。

戰鷹-3機群領隊75航空團團團長高英寶上校在高空觀察著,看到這麼快就幾乎沒有高炮在射擊了,於是興奮的命令道:「第二波攻擊開始!二大隊、三大隊跟著我來1然後帶領剩下的兩個大隊24架戰鷹-3來了個左側滾翻,一邊開炮一邊直紮下去。

這時,蘇軍已經有幾架飛機起飛了,75航空團的部隊立即飛了過去將他們纏祝二大隊的12架戰鷹-3分別撲向機庫、油料庫和機場指揮樓。高寶英親自駕駛飛機撲向指揮樓,同時兩挺20毫米的機槍吐著火舌,加上僚機的協同,4條火線跳動著交織在指揮樓上。塔台的大玻璃窗瞬間粉碎,還沒來及跑下去的幾個蘇軍軍官當即爆頭。

撲向機庫的22架戰鷹-3也戰果豐碩,250公斤集特別照顧了它們。在機場東面的四座大機庫三座各吃一彈,一座連吃兩彈,裡面的飛機和油泵被引爆,陷入一片火海中。西北方向上的六座小機庫,其中兩座中彈,正在爆炸燃燒,另外四座沒有被炸中,但是裡面的人員傷亡很大,也沒有飛機再次起飛。到了早上6點30分左右,蘇軍完全喪失了在新庫茲涅茨克的制空權。好不容易保存下來的最後航空實力,也損失殆荊

接下來,輪到第52軍和第51軍的重裝部隊前來一顯身手了,但是這也伴隨著蘇軍頑強的抵抗。到了上午,經過數小時的激戰,第52軍用裝甲部隊和機械化步兵相配合的作戰方式,逐漸將蘇聯軍隊從第一線的散兵防線和第二線的地下工事群在驅逐出去,在新庫茲涅茨克東面的有效控制區越來越大。

第521機械化步兵師和第525重型裝甲師組成的南路部隊進攻顯得頗為吃力,因為他們的正面敵人抵抗相當頑強。而第522機械化步兵師和第523裝甲機械化師組成的北路部隊進攻要稍顯順利一些。

北路的部隊此時已經攻入了新庫茲涅茨克東北面的城區,與固守於此的蘇聯軍隊一個團進行了長時間的巷戰,最終憑藉著人數優勢佔領了城區的東北面,接著沿著鐵路和公路向新庫茲涅茨克北方的火車站推進。戰鬥進行到下午時分,南線的部隊終於向前推進了兩個街區。

「司令員同志,我們的炮兵和空軍損失慘重,現在……」第111步兵師師長哈庫羅夫上校跑到了軍司令部,正在他報告時,一發炮彈再次落到司令部附近。

蘇軍在這裡的是國內戰爭時期在西伯利亞建立了功勛的西伯利亞第37軍,此時它又組織了最後一個營的裝甲力量投入戰鬥。

「好了,我的師長同志1軍司令員馬庫爾斯基少將此時扔掉了自己的帽子,「我的最後一個坦克營已經派上去了,你馬上回到自己的師部,馬上回去1

「司令員同志1哈庫羅夫沖了過來,「您可以去看看,我們的小夥子在用什麼東西與敵人戰鬥,我們的坦克太不經打了,奶箍撕孟穸嗟拇蠆煌輟…」

「怎麼!羅什卡……你被敵人下了破了膽嗎?」馬庫爾斯基一把掏出自己的手槍,「你如果敢讓部隊退向市區,我就親自槍斃了你,你信不信?」

旁邊的二級軍軍事委員想上來勸阻二人。

「鮑里斯基!你是說我怕死1哈庫羅夫一下子冷靜了下來,「我是覺得我們的損失太大了,我們可以戰鬥下去,但是只能使用死去戰鬥,今天……就在今天,我身邊至少躺下了二十個小夥子……二十個……我們要去戰鬥……我們會的1哈庫羅夫的眼睛突然流下了淚水。

「…………」馬庫爾斯基張開嘴但是沒有立即說話,「羅什卡,我把警營連給你,傍晚的時候我再把運輸營和通訊營給你派過去,你在組織一次反擊,在晚上進行……」

他拍了一下自己師長的肩膀,「用黑暗、衝鋒槍和手榴彈去消滅敵人1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