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12章世界第一軍港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1日 12:34 [字數] 62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青島作為中華比較出名的沿海城市,又是一戰時德日爭奪的殖民地,自從西南人民軍打敗日本后,青島這個濱海城市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經過十幾年的發展,連綿的紅瓦片已經被規劃好的高樓取代。特別是在膠州灣之內,沿著海灣建起了大片的海軍經濟區。

這是一個很神秘的海軍港口,十幾年來,從解放青島以來,這裡就不允許任何人接近,十幾年內,除了每天可以看到無數的重型卡車來來往往外,所有人根本不清楚這裡發生什麼事情。就是那些漁船也被嚴禁進入膠州灣,這裡十幾年來,一直都是封閉的。

然而在今天,這個軍港必然會被所有人清楚、銘記。

因為到了明天,全中華的目光都彙集到了這裡,中華中央電視台的許多轉播車,已經在兩天前就布置完畢。許多青島的百姓也收到了消息,可以到沿海岸,觀看中華第一支獨立遠洋作戰編隊,中華太平洋艦隊的授旗儀式。

海軍經濟區,這個地方許多青島市民都知道,平時來這裡的市民也時常可以看到穿著海軍軍裝的軍人,可是這是他們第一次清楚的知道,原來這裡有一個海軍基地。

這怪不得他們,實則在膠州灣附近,根本看不到一支像樣的艦隊,根本沒有人會聯想到什麼。然而,這些天來,這裡已經彙集了大量的海軍艦艇,潔白的裝,威武的身姿,讓許多中華百姓流連於海岸線。

甚至有許多人特地從外地趕來,就是為了一睹自己國家艦隊的風采。

就算已經從電視中看過無數次祖國海軍的風貌,但當他們在現實中看到軍艦的風采后,所有人都為之震撼。因為就算是在電視中看了無數遍,但只有親身見過如此龐然大物,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來至心靈觸動。感受由衷的自豪。

今天,當所有的電視台和廣播同時播出中華帝國中興皇帝已經抵達青島的消息后,讓此刻青島的氣氛瞬間提到了一個極高的地步。所有人都在奔走相告,希望有更多人來分享自己的喜悅。

在海邊,雖然距離儀式開始的時間還有一天,但整條海岸線,已經是人滿為患。幸好有大量的警察和武警部隊在維持紀律。讓場面不至於太混亂。

青島海軍經濟區內,一座很不起眼的小酒樓里,因為許多人已經聚集到海邊,這家小酒樓的生意並不是很好。裡面只有兩桌客人,而且看起來這兩桌客人還是一路的。

很奇怪的組合,一桌上面有三個人。另一桌卻只有兩人。這種可以坐下十個人的餐桌,足夠他們五個座在一起了。

三人一桌中,一個中年男子,還有兩個女人,看起來是一家人。

兩人一桌的兩個大男人,看起來更像是保鏢。其中一個男人手上,還緊緊抓著一個黑色密碼箱。而且還有一條鐵鏈把箱子綁在手上。就連吃飯的時候,也是用另外一支手吃飯,彷彿這個箱子,比所有一切都重要。兩個大男人都十分的安靜,一言不發,慢慢吃著東西。眼角在不經意間,注意著周圍的情況。

另外一邊,則是不斷傳來對話聲。不過,氣氛看起來有些壓抑,因為當中的兩個女人,眼角一直含著淚花。

「韻兒,來吃點這個,這陣子你瘦了很多,多吃點。」一身普通西裝的陳紹。用自己的筷子,夾起一小片魚肉,放到陳韻身前的碗里。

此時的陳紹很顯然是經過化妝的,額頭前的頭髮披在眼角上。加上一副厚重的眼鏡,給人一種老學者的感覺。只要不是很注意去看,根本不會和帝國高高在上的皇帝聯繫在一起。而且臉上貼著一條假傷疤,讓人一眼看去,很容易忽略對方的長相。

身邊的謝雨欣也是特地裝扮過,一身樸素的衣服,沒有任何裝飾品,看起來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主婦。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他們瞬間就會被認出來,因為在餐館大堂的正中間,偌大的相框內正是他們兩人的相片。

「嗯1陳韻低著頭,慢慢吃著碗里的東西。一身潔白的海軍軍裝,是這裡五個人中最顯眼的。

「韻兒,別再任性了好嗎!當初你說要當兵,我和你父親同意了,說你要來海軍,你父親和馬上就給你安排。可是這一次,媽媽求你,不要再讓媽媽為你擔心了好嗎?」一旁的謝雨欣看著不說話的陳韻,邊說眼淚邊滴下來,「之前,敵人空襲到來,媽媽聽到你就在海軍艦隊中,你可知道,媽媽那兩天茶飯不思,晚上噩夢連連。答應媽媽,這一次你就待在海軍總部里,不要出海了,好嗎?」

陳紹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摟過謝雨欣,拿起紙巾擦去謝雨欣眼角的淚水。此時,雖然陳紹的臉色還算平靜,但是心中卻絲毫不平靜。可他並沒有說什麼,因為他知道,這是身為父母的對子女的情感。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爸爸1陳韻的眼角還是控制不住的留下了淚水,起身慢慢跪在陳紹和謝雨欣的跟前。

「起來吧!這裡是公共場合。」看著陳韻的舉動,陳紹搖搖頭,輕聲道。

「我知道自己很任性,身為人子,讓你們如此為我擔心,實屬大不孝。可是,帝國近千萬的軍人,他們哪一個不是有親人朋友在牽挂,請原諒女健!背略喜揮釁鶘恚而是噙著淚水緩緩的開口道。

「好了,起來吧,都這麼大了,還落淚,看來軍隊的磨練還不夠嚴格。」這樣的氣氛,讓陳紹覺得很難受,不得已他只有拿出自己的威嚴,去打破現在憂傷的局面。

「是。」陳韻起身。

「繼續吃東西,你弟弟已經在年頭進部隊了,夢兒和你二姨去基層慰問傷兵了。從你進部隊以來,我們好不容易有機會坐在一起吃頓飯,別打破好好的氣氛。」陳紹輕輕抿了一口飲料,壓住心中的情感,出聲道。其實他很想不顧一切,命令自己的女兒。但是他做不出來。

「老公,你怎麼就不說句話,我……」謝雨欣拉了拉自己的丈夫,想要讓他採取直接的手段,只不過的她的話,剛剛說出口,就被陳紹打斷了。

「雨欣。我自私不起來。這是韻兒自己的選擇,她已經不是小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想去限制她。也不想用強制的手段去約束她,我雖然是一個父親,可是也是帝國的領袖。」陳紹緩緩的閉上眼睛。她不敢看自己妻子期盼的目光,再一次開口道:

「雨欣你放心,如果說,韻兒是第一線作戰部隊,那我就是違心一回,自私一次,也不會允許她的請求。戰爭模式已經改變。韻兒她不會有事的。」

謝雨欣還是一臉的擔心,一想到自己的女兒跟著艦隊,到大洋深處和敵人作戰,心中如何能放心得下。

「可是……」

「你相信我嗎?」陳紹打斷了謝雨欣的話。

「我相信。」看著陳紹的眼睛,謝雨欣點點頭。

「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的路,讓他們自己去選擇。我保證,這一次不會有危險。」

謝雨欣只是無奈的點點頭。

陳韻一直都沒有說話。她的心中充滿了愧疚,對自己父母的愧疚。近一年的軍旅生涯,讓她明白了許多道理,當初在空軍的時候,她就被那些飛行員忘生赴死的精神所震撼。她成熟了,也明白了很多,所以她再一次做出了選擇。

可每一次的選擇。她都知道,自己在給父母增加心裡負擔,可她還是無法說服自己。因為自己也是軍隊的一員,所有的戰友同樣是身為人子。別人可以為帝國出死入生,她怎麼能夠退縮。

結束了這場有些壓抑的家庭聚餐,陳紹並沒有繼續和陳韻在一起,當他們把陳韻送到剛剛啟用不久的海軍基地大門口后,在謝雨欣依依不捨的目光中,陳紹命令司機開車離開。

海軍基地大門口,看著遠去的轎車,陳韻終於沒有忍住哭了出來,抽泣中,向遠去的轎車,敬了個軍禮。隨後,擦去淚水,義無反顧的走進海軍基地。登上一架已經準備好的艦載直升機,朝著遠處的大海飛去。

轎車內,謝雨欣也沒有忍住,趴在陳紹的懷裡默默流淚。

陳紹眼角也是淚花隱現,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的思念。

轎車從空軍基地另一邊大門駛入,徑直來到了空軍一號跟前。扶著謝雨欣走下轎車,兩人走上了放下樓梯的空軍一號。

作為全球最先進的移動指揮平台,就算陳紹來到了地面,只要不是漢京,那他都會在空軍一號內辦公。就像這一次來到青島,他並沒有選擇在青島政府機關工作,而是直接到空軍一號中遙控近千萬部隊的行動。

等陳紹安置好謝雨欣卸下偽裝來到空軍一號的指揮中心時,蔡鍔和蔣百里、陳紹寬、錢鵬飛等人已經在此等候。

蔡鍔和蔣百里這兩位如今已經有著六旬高齡的帝國大將,精神頭還十分的旺盛。兩人是同年出生,又同是當年的陸軍三傑,關係一直都很不錯。

當年要不是陳紹剛好搞出了青霉素,恐怕蔡鍔早在當年就已經救不回來了。中華國防軍作戰部部長,也就不是今天的蔡鍔了。

「怎麼都在這裡,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看到幾個人似忽在等自己,陳紹有些奇怪的問道。

幾個人相互看了看,最後蔣百里出聲對周圍的工作人員命令:「所有人都出去。」

等指揮中心面的工作人員都出去,並且關上機艙的艙門后,蔣百里才對陳紹開口道:

「陛下,您真的答應公主的要求?我等請陛下三思,雖然神話級航母很強大,但是戰爭不是兒戲,一旦有什麼意外,那……。」

聽到蔣百里的話,陳紹頓時鬆了口氣,看到自己的部下高出這樣的陣仗,還以為是前方部隊出什麼事情了。當他聽到蔣百里的話,陳紹心中嘆了一口氣,擺擺手制止了蔣百里,道:

「百里。松坡還有紹寬和鵬飛,你們從西南的時候都一直跟在我身邊,雖然前後加入的時間不一樣。這裡面,鵬飛是最早的,接下來是百里兄和松坡兄,最後是紹寬。你們四個跟著我的時間,最短的也有二十二年了。我的性格你們也都十分的清楚。這件事情就不需要多說了。」

「可是,公主的身份如此高貴,怎麼能夠親身犯險。更何況,打仗是男人的事情,公主一個女兒身,這……。」

蔡鍔還想讓陳紹改變下決定。儘管陳紹說得很清楚了,他也懂陳紹的意思,但是他還想爭取一下,畢竟此事非兒戲。

「我記得,松坡兄和百里兄,家中的兒子和孫子,都加入了軍隊。同樣紹寬和鵬飛的兒子女兒,也都在軍隊中。許多都上了前線,給帝國立下不少功勞。這些晚輩都是好樣的,你們的無私,也是好樣的。

去年十一月份,百里兄的三子,受到榴彈的攻擊,如今還在醫院裡養傷。今後將要在輪椅上生活一輩子。松坡兄,蔡永仁是您的大兒子,如今他卻躺在烈士公墓中。紹寬,去年攻擊艦隊事件,其中被擊沉的一艘巡洋艦中,我知道您的女兒也在上面。錢鵬飛,……。

不單單是你們。還有陳福欽等國防軍高級將領,家中的白綾未撤,就連維仁和鍾離的兒子目前也在東北戰區前線和敵人浴血奮戰。

今天我說這些,不是在揭你們的傷口。而是想問你們,你們後悔把子女送上戰場嗎?」

「不後悔。」幾人同時回答道。儘管他們經歷了人生最大悲之白髮人送黑髮人,但他們從未有一刻後悔。

「擁有你們這樣的部下,我陳紹一直都覺得很欣慰,也為帝國有你們感到驕傲。我以你們為榮。」陳紹走過去依次擁抱每一個人,此刻,他不再是帝國的皇帝,和他們一樣,都是身為人父。

「既然你們能夠如此無私,怎能讓我自私。」這是陳紹給他們的回答,也是對自己心中牽挂的回應。

「可是身份不同,堂堂帝國的公主,……」

陳紹寬是他們當中壓力最大的,因為陳韻是如今海軍的一員,這一次整編艦隊,她也在其中。最想讓陳紹改變主意,非他莫屬。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陳紹接過去了。

「公主也是人,和你們的子女以及天下所有百姓一樣,都是人。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這是我們的責任,並不是說我們比百姓高貴。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如今已經不是什麼封建時期,更何況陳紹一直都在追求一種平等,就算階級的存在是人類發展自然的天性,但他仍然希望階級層次能夠無限的被削弱。

「我等明白了。」聽到陳紹有些嚴肅的話語,四人相互一望,不再說什麼了。

「不說這些不愉快的話題了,說說艦隊準備的情況。」陳紹道。

「是。」這是陳紹寬的事情,聽到陳紹的問話,立即回答道:「經過幾天的準備,從北海艦隊和東海艦隊抽調的航母戰鬥群已經抵達青島,漢武大帝號核動力航空母艦和中興號核動力航空母艦組成的聯合航母編隊也在既定海域和皇家太平洋艦隊匯合,目前正朝青島軍港而來。等明天太平洋艦隊正式授旗儀式開始時,便能準時抵達軍港。」

「軍港準備工作進行得怎麼樣了?」陳紹道。

「根據陛下的指示,從建國之初,確定在青島建立一個大型綜合軍港時,青島軍港的建設工作就已經展開,除去前期兩年的勘察設計和準備外,帝國用了十四年的時間來修建這個軍港,動用人力超過百萬,工程器械超過五萬,共耗資超過五百億。終於在去年建成完工。如今的青島軍港,已經成為帝國最大的海軍軍港。而且按照陛下修建的標準,這也是全世界第一個能夠同時停靠超過五百艘軍艦的軍港,其中最大十個停靠點,還能夠停靠十萬噸級航空母艦。」

為了建造這個軍港,陳紹每年都會送來大批的工程師,這些工程師都是紅警基地生化巢里出來的,他們被分配到每一個基本建設單位。不單單是監控修建的質量,也是設計修建工作的主力軍。

這個軍港陳紹寬敢稱為世界第一個,自然有他的道理,因為全世界沒有一個軍港,有這樣的規模和能力。

青島軍港碼頭採用技術含量高、施工難度大的突堤式結構,能夠有效利用水域面積,提高碼頭的艦艇駐泊能力。該軍港可以同時停靠多艘大型軍艦。航母軍港防波堤也是全世界最長,能抵禦百年一遇的颱風。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航空母艦的軍港和普通軍港完全不一樣,特別是核動力航空母艦停靠的軍港,更是和常規動力的軍港完全不同。航母軍港通常應具備四大功能,即龐大的艦艇駐泊空間、健全的後勤保障體系、良好的日常維修能力以及便捷的生活保障設施等。如果是停靠核動力航母,那這個軍港還必須具備灌注核燃料的設施,以及核廢料的處理工廠。

首先要擁有駐泊一支甚至多支航母編隊的空間。航母軍港碼頭大多建成能插入水域深處的突堤式碼頭,從而儘可能多地布置各類軍用艦船。

要具備健全的後勤保障體系。航母軍港能夠對多艦種、艇種、機種和龐大數量的艦員提供保障及服務。

要具備良好的日常維修能力。航母每年有1/3的時間處於維護狀態,因此航母軍港必須擁有成套的修理設施,能夠完成艦載機以及母艦的艦員級維修和小修。

要具備便捷的生活設施。航母編隊在母港休整時,官兵需要便捷的生活保障設施,官兵的生活消費支出會帶動當地的消費水平,形成獨特的航母經濟。

其中最難的就是核燃料處理,在青島附近人跡罕見的深山內,為了核動力船隻產生的核廢料,特地修建了一個核廢料封存點。

海軍經濟區是為了艦隊龐大的海軍官兵服務,裡面各種商品應有盡有,儘管目前這個商機還未完全的體現出來,一旦航母開始進行輪休的時候,這裡的經濟就會飛速的提高,成為地區新的經濟推動力。

而且在這裡,陳紹還特地修建了幾個造船廠,這些造船廠都是為了艦艇維護和修建的,不會有生產任務。還有三座維修工廠以及四座大型空軍基地。

這一切都是為了核動力艦艇服務。

用十四年的時間來修建這樣的一座軍港,時間已經不算長了。因為這是第一次修建如此巨大的軍港,很多東西都是第一次摸索,單單水泥,就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實驗和改進,才真正有合格的水泥派上用常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