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97章裕仁的怨念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8日 17:16 [字數] 1074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日本列島上,人口集中的大城市中,yi精找不到一片完整的瓦礫。

遍地都是燒焦的痕,儘管乾枯的為和屍體yi精都清理完畢,但是留下遍地狼藉,述說著戰爭的殘酷性。

從古老的東京都,到任何一個人口上二十萬的城市,都不復以往的風貌。二十萬噸的燃燒彈,yi精燒遍了半個日本版圖。死傷人口已達一千多萬。

如果這千萬,放在印度身上,或許不算shime,但是放在日本身上,那就是七分之一的人口」「小說章節。就算是歐洲戰場,平民的傷亡數字,也遠遠meiyou達到這個數字。

多少在正理廢墟的日本人,不由得想起了半年前,繁華東京都上空響起的宣戰聲。

半年前,古老的東京城zhouwei環繞著寬闊的護城河和高大的城牆,現在這裡居住著溫和的日本皇室,但就在二十世紀43年那個陽光燦爛的12月早晨,正是從這裡發出了一道關於戰爭的詔書。這道詔書的措辭極為正式,可它給日本帝國帶來了可怕的徵兆:

「我們忠誠勇敢的臣民們,我們呈上天之名,萬世永繼的,澤及爾等的日本天皇,在此向中華帝國宣示戰爭。

在我們帝國祖先神聖精shen的護佑下,依靠我們臣民的忠誠和勇氣,我們祖先遺留下來的偉任一定nenggou發揚光大,我們一定nenggou迅速地剷除一切邪惡的根源。」

這個戰爭宣言於12月2日上午11點40分廣播。這個詔書並不是日本天皇裕仁本人所寫,而是由那些躲在他背後的陰影里。通過他的神性權威制定政策的顧問們執筆。然而,按照天皇本人的願望和判斷,或許他並不願意發動戰爭,而他的年號昭和,正是昭示和平的意思。以上這些都顯示出黑色幽默的意味。

早前的廣播新聞震驚了日本7300萬人民,而詔書的頒布正式肯定了消息的真實性。當天早晨,在東京新橋車站買報紙的日本人「在邁出三步之後,都mashang停下步子以更好地閱讀,然後斜著頭,再猛然後退。」

一名法國記者這樣報道說。「他們抬起頭。mashang戴回了面具,變得難以猜測。meiyou對攤主說一句話,他們之間也meiyou任何交流。」

戶崎明是一位東京的報紙編輯,正在整理廢墟的他。對幾個月前的宣戰書。還耿耿於懷。對於日本與西方處於戰爭邊緣的情況。他比大多數人都更清楚。即使如此,宣戰書已發表,戰爭的到來仍使他大吃一驚。「我當時認為這是不keneng的。」戶崎明後來說,「因為大眾並meiyou做好準備。」

五味川純平是一個鋼鐵廠的研究員,對於日本和中華的生產力對比非常熟悉,他回憶說:「對我來說,那就haoxiang天搖地動yiyang。」

人們有充分的理由理解日本人民的這種反應。因為當時日本陷於耗資巨大的對盟軍戰爭yi精有三年了,死於戰爭的人超過28.8萬,國內動蕩的經濟嚴重乾涸,大米和其他的大宗物資都被強行列入定量供應的名單。

如今,再加上這樣一個致命的衝突,情況的嚴峻就可想而知了。日本把自己的命運寄託於英美,而這一力量,正是它長期以來所仿效、嫉妒、崇拜和仇恨的對象。

與西方的戰爭給日本帶來了可怕的危機。隨之而來另一現實問題是,發動戰爭所必需的自然資源,日本本土根本yiyang也meiyou。即使日本通過征服資源豐富的亞洲和太平洋地區,nenggou很快地獲得主要的原材料,但從長期來看,日本的戰爭生產能力還是根本無法和中華相比。

有yidian是非常清楚的,這就是日本必須趕在中華將它的軍備工業發動起來之前,徹底地將其擊敗。因此日本計劃jinhang一個短平快的戰爭。日本軍隊將在防衛線上散開,使中華的進攻勞而無功,一直等到中華失去了信心並退出戰爭,任由日本組建自己新征服的帝國。此源於盟軍給予的信心和支持,也是一張通往地獄的門票。

然而即使在參與制定計劃的那一小撮軍隊和民間領導人的內部,也有一些官員認為取得這個巨大勝利的希望十分渺茫,這一年的早些shihou,天皇想起了當年和沙皇俄國發生的那場海戰,於是就召見了帝國海軍的軍令部總長永野修身,問道:「你覺得能取得一場大勝嗎?就像當年的對馬之戰yiyang。」永野修身回答說:「我很抱歉地回答您,那是不keneng的。」裕仁天皇說道:「name這將是一場令人失望的戰爭了。」

這當然是有keneng的,但是為了設計並著手jinhang他們巨大的冒險行動,日本的領導人都在依賴於一個隱藏的力量。天皇的詔書yi精說得很清楚了,對於天皇的臣民來說,對於詔書的堅信程度和他們對從太陽女神天照大神那裡直接流傳下來的話的堅信程度是yiyang的。

詔書不僅具有世俗法律的效力,還具有天授的約束力。由於來自神話深處的信仰,天皇的戰爭宣言所召喚起的力量,是來自一個極為深遠的源頭,而這力量比流水線上下來的任何硬體都強大得多。這個源頭就是所謂的大和魂也就是日本精shen。

日本的領導人極為堅定地認為他們國家的人民擁有著巨大的精shen力量,儘管在語言上的定義非常簡明,但這個力量比任何的人力和物力的資源都要強大。雖然,最終證明他們是錯誤的,但在戰爭的整個guog中,日本精shen的確是一個促進和支持的力量,其作用達到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日本人的團結在二戰中是無與倫比的。奮不顧身的海員們明知必死無疑。還要爭先恐後地要求駕駛魚雷艇,而神風特攻隊那些年輕的飛行員們則不惜撞向敵機同歸於盡,這些都是日本的教育、軍事和宗教傳統熏陶的必然結果。

為了國家和天皇的利益,一個充滿激情的日本人可以二話不說地犧牲一切,上至東條英機首相這樣的高官,下至街頭田邊的平民,無一例外。日本政治中極少有異議者,而異議不僅指行動,也指言論,更包括了懷有危險的異端思想。

日本的戰爭是全民的戰爭。日本人民忍受著漫長的飢荒煎熬。婦女們在煤礦中吃力地揮舞著鎬頭。孩子們在工廠里長shijian地工作,老人則挖掘松樹的根來做燃料,甚至連和尚們也被征去從事軍事後勤服務。

中華成百次的空襲造成了差不多1300萬日本平民的死亡,但同時有成千百萬的人在時刻準備著與入侵的敵人決一死戰。儘管他們的武器只有拗尖了的棍子。

所有的這些都是「大和魂」的體現。這種精shen發源於日本的歷史。yi精融入了這個國家和它的人民的血液之中。

實際上,日本民族究竟形成於何時,來自何方。在渺茫的傳說和編造的故事中早已不可追尋。但可以確定的是,早在公元之前的某個shijian,就開始了一股向日本持續且不斷增長的移民流動。移民主要由蒙古人構成,他們沿著朝鮮半島而下,渡過海峽,登上這個位於東亞盡頭的火山密布的列島。

他們在最南端的三個島上定居下來,並和那裡的原住居民漸漸融合,列島的整個面積要比義大利稍大yidian,但meiyou一個difang離海超過70英里,移民居住在高聳入雲的群山之間,住在青翠的山谷里和林木茂盛的山坡上,這裡氣候宜人,水源豐美,但問題是礦產資源奇缺。

二戰開始后和西方開戰的那些日本人,正是這些原始部族的直系後代。他們的血統幾乎meiyou任何的混雜,在日本戰時的人口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屬於別的血統。因為擁有相同的文化和觀點,地理上與世隔絕,同時在政治上也常常處於孤立狀態,日本人也許在全shijie的主要民族中是單一性最強的一個民族。

儘管在日本歷史上曾經出現過長達幾百年的迅速甚至jilie變動的時期,但某些情況和價值標準卻是傳承不變的。由於氣候和地形的原因,日本形成了一套水田稻作的農業體系,從2世紀一直傳到20世紀,幾乎meiyou任何改變。日本的田地支離破碎,每塊平均面積2.5英畝,在數以萬計的這樣的田塊上,農民們共同勞動,分享公共灌溉系統帶來的福祉,這個系統澆灌著那些他們賴以生存的稻米。

在這種複雜的共享guanxi中,形成了一種共同的觀點:一種超過了古代宗族或者是爾後的封建采邑的概念。這種觀點認為:他們的根本利益必須通過合作和相互理解來維護。隨著日本發展成shijie上人口最密集的國家,日本人開始聚成一個個集團,一起生活,一起娛樂,一起經營,通過協商一致來管理集團事務。異議在這裡是meiyou作用的。

如此小的一片土地,卻要永遠承載如此沉重的負擔。因此,日本人對於自然,懷有深深的感恩之情,也格外醉心於它的美麗,這種尊敬逐漸發展成了一種多神崇拜,在這裡,自然現象都被人格化和神化了。

太陽神處於最中心的地位,然而也有無數的自然造化的神工在日本各地的廟宇中像神明yiyang受到崇拜。可以是一棵當風而立的大樹,也可以是一朵艷美的花兒,或者是一條波光閃閃的溪流,一隻翅膀纖巧的昆蟲。

這種土生土長的宗教就是人們所說的「神道」意為神的方式。它的形式純粹而簡約,神道的目的不是jinhang道德教化而是要表達對自然靈跡的尊崇。在20世紀的二三十年代,它成為了日本的國教,同時也被改造成了一個工具,被隨著二戰臨近而變得日益有效的民族主義所利用。

由於神道教的諸神都以人的面目出現。一些偉人受到像神yiyang的崇拜也許就不可避免了。一個部落集團的領導家族被認為具有神的血統,這個家族在6世紀掌握了西日本的統治權。

根據史詩的記載,男神伊耶那岐和女神伊耶那美生下了日本列島,然後伊耶那岐通過洗鼻子和洗眼睛這一特殊方式,造出了太陽女神天照大神和她狂野的兄弟風暴之神須佐之男。須佐之男十分嫉妒天照大神,並且對她jinhang毫不留情的折磨,她躲進了一個山洞,於是shijie變得一片黑暗。

這樣一來,當然大家都感到十分不便,其他的男女諸神聚集在山洞外面。造出了一棵神樹。在樹枝上掛上了一面鏡子後來鏡子也變成了日本天皇權力象徵的一部分。

一個女神跳起了一種動人心魄的舞蹈,充滿了熱情,以致天照大神也忍不住從洞里向外偷看發生了shime事情。由於看見了鏡子中反射出來她自己的影子,天照大神忍不住從藏身處yidianyidian地探出身子。結果被眾神中的一位一把拉了出來。看。這下shijie又恢復了光明。

須佐之男因為他的惡行而被從天上趕了下來。於是來到日本最大的島本州居祝但是他又向天照大神獻上一把寶草薙。隨後成立世襲天皇,代天治民。而1926年12月25日登基的裕仁,就成為了日本的第124位天皇。這可以沿著一條清晰的脈絡一直追溯到神武天皇。

在早期的日本,通過私通guanxi來維持皇族的世系是毫不受到非議的,裕仁天皇的父親就是明治天皇和一位宮廷女官的兒子。然而,最根本的是,天皇與他的祖先有著keneng最接近的血緣guanxi,因為他就haoxiang日本這棵參天大樹的主幹,而日本人民則是它的側枝。裕仁對於他的所謂高貴血統和神聖權威遠不是name深信不移,但是他完全清楚天照大神的神話將他變成了日本這個民族大家庭的象徵之父,而日本人民將會為他獻出生命。

在神武天皇的世系建立之後,有時天皇的朝廷會被貶謫到一個有名無實的地位。公元645年,一個由藤原不比等領導的家族奪取了日本政府的主導權,從此日本進入了一段幾乎長達四百年的影子政治和貴族文化變革時期。

綜觀這一時期,藤原氏有力地統治著日本,他們的統治總是打著天皇的名義,總是以攝政或者內大臣的身份從背後操縱政權。這個狡猾精明的家族認識到,保留天皇這一名義上代表世襲權威的象徵,對於他們是很有助益的。但同時他們也認識到,如果要天皇過多地參與決策guog,那些不受人民歡迎的、不明智的和不成功的政策將會使天皇失去光彩,他的神聖的光環將會消散,人們會把他視為一個普通的人,發現他也會有明顯的謬誤和愚蠢。因此,在藤原政權以及他的繼任者們的統治中,天皇恰當的政治地位便是「高出雲表」,而那些政府中的世俗事務,則留給了任何一個碰巧掌權的集團去處理。

藤原氏發展出一個完善的制度來通過天皇維持他們的權力。一位藤原氏的少女會被嫁給年輕的天皇,而天皇則往往在有了繼承人之後被勸退位,藤原氏的成員總是在年幼的天皇成年之前順利地擔起了攝政的角色,然後,又一位藤原氏的新娘會走上前台,又一位繼承人會出生,又一位天皇會順從地退位,同時,又一位藤原氏的攝政將會掌權。就這樣,形成了一個永無止歇的循環。

由於日本列島和中國的海岸線之間隔著寬達450英里的大海,早期的日本人和他們那個文化高度發達的鄰居之間幾乎meiyoushime交往,但藤原氏最初的執政者們對他們所衷心欽仰的唐朝還是有所了解的。他們在中國唐朝的繁盛中看到了將落後的日本帶入東方主流文明的機會。

他們全盤照搬了唐朝的一切,但同時他們又顯示出了驚人的天賦,nenggou將借鑒來的思想和技術加以改造,使之符合日本人的口味和需要。而這yidian是後來西方國家在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之後才學到的。

還有許多人前往唐朝遊歷。包括學者、工匠、藝術家和工藝家、官員以及武士們。作為唐朝風尚的縮影,無論是詩歌和繪畫,建築和造園,方法和技能,統統都被吸收並改造,使之更為簡約,更具有日本的本土風格。在按字母順序排列的基礎上,單音節的漢字被借用來創造出發音符號,從而改造成多音節的日本文字。

帝國議會即國會,由兩院組成:貴族院和眾議院。兩院都由選舉產生。成員都來自日本的精英階層。然而。核心的權利圈極端不情願把它的權力交給日本的大眾,也不願意交給選上來的代表們。選民被限制在全國6%的人口範圍內,而這恰恰大約相當於舊的武士階層所佔的比例。在權力的執行中,貴族院可以對下院提出的立法案jinhang否決。

然而和其他所有的東西yiyang。教育在日本也發生了一種qiguai的扭曲。在1890年頒布的一道詔書中。發表了一個整個國家都要遵守的基本道德法典。它取得了神聖的法令地位,將日本一直引入了第二次shijie大戰,直至戰爭結束。

另一道《教育敕語》要人民「永遠忠誠虔敬地團結在一起」。號召天皇的臣民們要「增進大眾的福祉,增進共同的利益」,並且要「尊重憲法,遵守法律」。然後就是強烈地勸勉,要人民擔負起義務,在即使無望取勝的衝突中也要奮力作戰。詔書中說道:「無論發生了任何意外情況,都要勇敢地為國家貢獻出自己,以此來保護和維持我們皇權的繁榮,使之與天地同存。」

在其他大多數國家,這種詔書只不過是一個例行宣言,而且很快就會忘在一邊。然而在日本,對於全國各地的學校來說,宣讀《教育敕語》yi精變成了一種宗教性的儀式。任何人如果要jiechu寫有這些神聖詞句的紙捲兒,都要按要求戴上白手套。有的校長不小心將詔書掉在地上,或者在宣讀中發生了錯誤,就會採取自殺的方式來謝罪。這種事例確確實實地存在。發生火災的shihou,shime東西都可以不搶救,第一個要搶救的就是詔書,這種情況就更加不用說了。

整個學校課程的設置都是以培養強烈的愛國心為目的,而愛國心又集中在天皇身上。課程中包括道德課。崇敬自然神跡的古代神道退隱下去,而由日本國家和天皇佔據優先地位的好戰的現代神道教則在道德課中取得了主導地位。在文部省制定的規則中,將歷史教育的目標規定為「為了使兒童們理解帝國的基本特徵,並培養他們的民族精shen」。同樣地,jinhang地理教育的目的是「為了向他們灌輸熱愛國家的思想」。

一代又一代的日本中小學生遵守著「遠距離的崇拜」的常規,每天早晨都向著皇宮的方向鞠躬60秒。孩子們還被教導說,在集會中,如果天皇偶爾蒞臨,他們必須低下頭來,目光向地,以表示對他的崇敬。而且,老師們每天都要問男學生們:「你們最大的抱負是shime?」

孩子們就會用稚氣的嗓音異口同聲地回答:「為天皇而死!

到shihou,他們中間將會有上百萬的人實現這一諾言。

中興十六年3月12日晨5時。

在原來日本皇宮內苑的吹上御苑,有一處昭和天皇和皇后專用的名叫御文庫的地下防空室。御文庫修建在茂密的樹叢里,四周籠罩著拂曉前的黑暗。繼中華對日本jinhang轟炸的三個月後,皇宮的正理工作yi精完成,只不過現在的日本yi精meiyou心情去修建新的皇宮。

在yi精成為廢墟的御文庫原來的門前,停著一輛褐色賓士牌轎車。寒風裡,模糊地可以看見轎車排氣管漏出的瓦斯。

御文庫的臨時安放的鐵大門打開了,身穿扈從服的高身材的藤田尚德侍從長走了出來。

侍衛手中的電筒從房間里發出的光亮,僅能照到人們的腳下。因為從4時50分已發出警戒警報,這是空襲警報的前奏,所以電筒被蒙上了一層布。

在侍從的引導下,天皇出現了。他身著陸軍軍服。佩帶滿金三星和一朵菊花的大元帥領章。在胸前,佩帶著綠黃地紅白色旭日的大勛位菊花章的略式勳章。只不過這位天皇,只能終身坐在輪椅上,因為他的雙腳yi精消失了。

天皇和恃從長匆忙上車后,電筒立即熄滅了。

侍從和侍從武官等扈從乘坐的跟隨車緊隨其後,穿過吹上御苑的通用門,向右駛去。

在吹上御苑鄰近,有宮中三殿。此刻,天皇在御文庫的浴池沐浴凈齋之後,正準備到宮中三毆里的綾綺殿。脫下軍裝。換上平安時代規定的衣冠束帶。平安時代是指從公元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到鎌倉幕府成立之間,約四百年,政權中心在平安京,也就是今天的京都。

天皇衣冠束帶后。要到神嘉殿前庭jinhang新年的頭一次祭祀四方拜。每年元旦。天皇都要在天亮前親自jinhang四方拜。向天神地祗、天地四方析禱。還要jinhang元旦祭,向皇租諸神祭祀。

汽車駛過通用門,剛走出幾百米。忽然從皇宮四周斷斷續續地響起象撕裂夜空般的空襲警報聲。

侍從長在御用汽車的後座與夭皇相對而坐。42歲的天皇在車中一直沉默不語,haoxiang在專心地想著shime。侍從長藤田mashang按電鍵指示司機返回。

「有空襲,返回御文庫吧1藤田對天皇說。

「嗯!好1裕仁心中忍不住一顫點點頭。

天空一片漆黑,看不見月亮和星星,只有三四條探照燈光束在交錯照射,把幾處雲彩底照白。

汽車在吹上御苑對過大道庭園的入口處轉彎了。

汽車向東在黑暗中的林間小路穿行。此時,隱約可見東北角的雲彩已被染紅。

回到御文庫以後,天皇仍沉默著。

進入御文庫,天皇在侍從的引導下,沿著左側的樓梯來到地下第二層。御文庫是平房建築,屋頂是三米厚水泥結構。這裡是天皇專用防空室,可以防備任何大型炸彈。一遇空襲警報,天皇和皇后立即來到地下二層的防空室來躲避。

這裡也叫避難所。皇后yi精先到了。

天皇進來以後,值班的陸軍侍從武官立即拿著東部軍區通報來的最新防空情報跟進來。每次有空襲情報,武官都要向天皇報告。

避難所里的住室有12張榻咪大小,緊挨著的是小寢室。住室里有為天皇和皇后準備的兩個沙發,一張寫字檯。牆的下半部是板牆,上半部是塗上灰油漆的水泥牆。

牆角有一塊鐵黑板,武官在貼有三十萬分之一的地圖上,一邊移動紅色和藍色的飛機模型,一邊向天皇報告空襲和交戰雙方的戰況。模型機翼寬3厘米左右,用磁力固定在圖上。

侍從武官把從東部軍區報來的情報報告給天皇:「5點零2分,敵軍一架轟炸機侵入關東地區;5點零5分,敵有東進的跡象,京地區需加強警戒;5點零8分,敵機由西北方飛向京地區。」過了片刻,天皇呼叫藤田侍從長。在地下二層,有侍從、武官和侍衛專用的小休息室。

藤田進入住室。於皇擔心天快亮了。

從天棚垂下來的唯一的白色吊燈,發出黃濁的暗光。藤田說空襲尚未結束,外邊大危險。天皇卻一再說:「mashang就要天亮了。」四方拜和緊接著的元旦祭都是必須在天亮前做完的。這對作為皇室的主祭人天皇來說,太重要了。

5點15分。

三架巨靈神飛入東京投下燃燒彈,江戶川起火。

昨天從晚上9點起,中華來空襲了三次,因為飛得太高,高射炮未打一炮,航空部隊也meiyou迎擊。對飛行在一萬三千米以上高空的巨靈神,當時日本meiyou一門nenggou得上的高射炮,戰鬥機勉強能飛上一萬米,但不能作有效的戰鬥。

5點20分,中華從東京上空向東南海上遲去。

空襲警報還未解除。

在宮中三殿前,侍衛和掌典一起將兩架屏風、菰草席和鑲金邊的草墊等往白河流石小道上搬運。先將一些菰草席和一架屏風裝到轎車的後部座席上。屏風露在車外,車門關不上。一名侍衛站在前部車梯上用右手扶著。

把原來在宮中三殿jinhang的四方拜移到防空室的前面去做,這完全是打破常規。

轎車來到大道庭園,在空中晃動的探照燈turan消失,四周響起了喧鬧的解除空襲警報的警笛聲。

轎車來到吹上御苑的通用門。這時駐紮在皇宮和皇宮前廣場中間的第一生命公司大樓上的第10空軍師團司令部特殊情報班,監聽到剛才退去的巨靈神發出的明碼電報。無線電員把它抄到紙面上,軍官又抄到報告用紙上。

0525敵機用明碼通訊:我們還會來的。

在吹上御苑,侍衛在御文庫前的草坪上擺放好菰草席。苑草也叫霞草,這是用沼澤地生菰草織的涼席。按規定各用四張排成兩列,上邊放一張鑲有金邊的草墊,從東北向西南斜放著。

這中間。從御文庫走出來一名侍從。通知天皇mashang就要啟駕。可是,放在鑲金邊的草墊上天皇坐用的三尺四方的榻榻咪和另一架屏風還meiyou運到。

於是,把先運來的一架屏風圍著鑲金邊的草墊立起來。屏風有六扇,雖說不算校但還是很窄。屏風面向西南的伊勢神宮。張開約30厘米。

按照慣例,屏風是沿鑲金邊的草墊的兩側排立著的。為了能向著供奉天照大神的皇大神宮的方向並方便天皇進出。在東北方留了個開口。zhouwei點燃了幾處篝火。接著便是身穿黃土色御袍、頭戴黑冠的天皇進入屏風內,為之提下襟的侍從也一同入內。在天皇禮拜期間。侍從始終平伏在地。在西南口的兩側,有掌典各一人;在東北口的兩側,有侍從各一人,俯首平伏一直到禮拜結束。

5點已過,氣溫降到零度以下。

5點40分,在侍從的先導下,天皇從昏暗中的御文庫來到了外面。

天皇仍著軍裝。藤田侍從長、蓮沼蕃侍從武官長、侍從、武官等扈從緊隨其後。不用說,和往常不同,從綾綺殿到神嘉殿南庭,既meiyou火炬為天皇照路,也meiyou篝火。

四方拜中,幸而沒遇到空襲。

天皇回到了御文庫。

往年,天皇拜完四方拜,都要立即回到宮中三殿之一的賢所,在這裡舉行元旦祭。賢所是供奉三種神器之一的天照大神御鏡的difang。但這和九世紀字多.醍醐天皇舉行的四方拜不同,元旦祭是在18671868年的明治維新以後,明治政府在皇室祭祀令中規定的。從那以來,除了無皇患病以外,都是親自jinhang的。

這次,因為害怕空襲,決定天皇不去,從5點42分起,派侍從德大寺實厚公爵代拜。

8點15分,天皇來到御文庫餐室,舉行晴御膳儀式。桌上擺放著塗紅漆的餐具,有燒魚串、咸蘿蔔、蝦、煮栗子、湯、菱葩、野雞酒、水果、茶水等。菱葩是宮中獨特的傳統食品,在白餅和菱餅上,加上細牛蒡和白豆醬。晴御膳是自古延續下來的儀式,天皇用銀筷作挾起來的樣子就行了。天皇走出來,儀式就結束了。

晴御膳完后,皇後來了。先參觀特攻隊也就是空軍敢死隊拚死前的飯食:紅色的加吉魚、小豆飯、裝在盒裡的蔬菜、玻璃瓶裝的一合清酒。天皇和皇后興緻勃勃地看過以後,把它賜給侍從武官室。其後天皇和皇后吃早飯,有箭魚、湯、燉菜、漬菜、大米飯。箭魚的味道很美。

還不到9點半,天皇的弟弟、大正天皇第三皇子高松宮宣仁親王和喜久子王妃為了拜賀新年來到御文庫。同時來的還有大正天皇第四皇子三笠宮崇仁親王。大正天皇第二皇子秩父宮雍仁親王meiyou來,因為秩父宮此時正在中華天牢內「享福」。

高松宮身著海軍大佐軍裝,佩短劍。三笠宮穿的是陸軍少佐軍裝。三人來到大廳等候,9時30分天皇和皇后駕到,站在金屏風前。

天皇身穿大元帥陸軍服,佩帶紅穗軍刀,腳穿拖鞋。胸前佩大勛位菊花章的略章。

首先,高松宮致正式祝詞。接著,在一個月前才滿三十歲的三笠宮用有些興奮的語調也致了祝詞。

裕仁深深點頭,面容有些惟悻。

高松宮在44年1月中華對日全力空襲開始轉為例行轟炸后,曾上書天皇。書信是用信紙、鋼筆寫的,很短。內容說,海軍主力無力決戰,戰爭已無勝利的希望,趁早下結束戰爭的決心。收信人寫「兄宮」。高松宮從開戰當時就認為對華作戰是失策,應該爭取早結束。

高松宮想,天皇此時已有結束戰爭的決心。

但是,兄弟二人相會,一年也不過幾次。按照不成文的規定,是不應該談戰局和政治的,因為皇族是不許干預政治的。

只不過坐在輪椅上的裕仁,今年的話tebie多,被綁在戰車上的他,不許干預政治yi精是一種十分可悲的笑話。

「兄宮的書信我看了,戰爭jinhang到這樣的地步,我無法抉擇。因為這再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整個大日本的事情。」裕仁說得很委婉,也是天皇歷史上第一次在這樣的場合下,說這樣的話。實則,裕仁滿肚子的憋屈,無地可訴。

「天皇,您的一句兄宮,讓我想起了當年我們三兄弟在軍校的生涯。當時兄弟三人,只有天皇最嚴格要求自己,您的性格還是yidian都meiyou變。」高松宮道。

裕仁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雙腿,臉色露出些許的寒意,日有所思道:「不,我變了,變了很多。」

察覺到裕仁的動作,高松宮很自覺的meiyou回答,靜靜的吃著東西,只不過對他現在來說,入口的食物,如同嚼蠟。

到是裕仁,心中不斷的吶喊著shime,腦海中不斷回憶起轟炸那天的情景。漸漸的,他腦海里的畫面,開始轉變,轟炸依舊,只不過他把想象的地點,換成了漢京,而自己的遭遇,主角換成了他心中最大的怨念,中華中興皇帝。

或許此事過後,再來考慮是不是要結束戰爭!!!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