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96章殘暴統治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7日 22:21 [字數] 46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結束會議后,還沒有等陳紹走出會議室,王傑便一臉陰沉的走進來,手裡緊緊拽著一份報告,這份報告來至攻朝部隊前線。

當陳紹疑惑結果電報,看完電報內容后,他的臉色也不比王傑好多少。因為報告的內容讓他想起了很多很多。

日本在朝鮮統治時期,男子14歲以上40歲以下一律服兵役,有違抗或反日行為者,殺其家屬及保人。

他們在廣大村鎮實行保、甲政策,即以區為單位組織保,設保長;以村或數村為單位組織甲,設甲長;10家為一牌,設牌長。

讓土豪劣紳充當保、甲、牌長。

保、甲、牌內各戶相互監視,實行連坐。

倘若一牌中發現有一戶有反滿抗日活動,或者與抗日游擊隊有聯繫,就要株連牌內其他九家,叫做「十家連坐」。

當年日本東方會議上,首相田中義一的《田中奏摺》就表示,日軍計劃侵佔東北的目的之一是把東北變成他們擴大侵略戰爭的資源補給地。

成功侵佔東北后,大肆掠奪經濟資源。

他們依照所謂的「日滿經濟一體化」準備方針,完全控制和操縱了東北的經濟命脈。

只不過這個計劃被中華粉碎,田中義一也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然而小鬼子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后,變本加厲的從朝鮮人身上討回來。

日本政府與日本的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川崎等壟斷財團相勾結,把魔爪伸向朝鮮的鐵路、鋼鐵、水泥、電氣、制鋁、化學、軍工、金融貿易和農業等各行各業。使他們的資產由1931年的11億日元增至1937年的21萬億日元,6年時間,猛增近兩萬倍。

伴隨著日本侵略者的瘋狂掠奪,就是朝鮮勞工的血淚和累累白骨。

小鬼子侵略者根本不把朝鮮勞工當人看。

他們把騙招和抓來的勞工投入有鐵絲網和高壓電網的礦里,每天早上3點左右起來,給一碗發了霉的高粱米飯,吃完在門前污水溝里喝幾口水,就被趕著下井了。

礦井條件極差,空氣稀薄,不少人被憋死。

礦里隨時都會發生塌頂和瓦斯爆炸。生命毫無保證。

在這樣的條件下。每天要干12到14個小時。

夜裡睡覺身子必須朝一個方向睡,不準臉對臉,不準睜眼,不準說話。即使在夢中翻個身也要遭到毒打。

一個叫金大章的童工。凍得不行。悄悄向另一個童工說了聲「冷」,小鬼子監工便把二人拖下炕,跪在地下強迫他們相互打嘴巴。

他們不忍心下手。監工便舉起鎬把將二人打得血肉橫飛。

不論颳風下雨,小鬼子監工都不準礦工晚上穿衣服上廁所,即使冰天雪地,也必須光著身出去。

一個老礦工因解手時間長了點,便被監工一腳踢進了冰冷的糞坑,活活淹死。

小鬼子侵略者為了強迫礦工們賣命,施以跪磚頭、凍冰人、弔掛、坐電椅、灌辣椒水、用火爐烤、喂狼狗等種種慘無人道的酷刑。

有個姓李的小夥子剛到方家櫃煤礦時,得了瀉肚病,拉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要求休息一天。

小鬼子監工便領著幾個人來到他住的地方,把大鐵鍬燒得通紅,強按著他坐在上面。

隨著一聲聲慘叫,一縷縷腥臭的青煙升起,這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一會兒便被烙死了。

小鬼子侵略者在朝鮮霸佔了40多處煤礦和大量鐵、金、鎂、油頁岩等礦產。

從1932年到1944年間,掠走煤22300多萬噸,生鐵1100多萬噸,鋼580多萬噸,石油100多萬噸。

在掠奪這些資源的同時,就製造了無數的萬人坑,死者達六七十萬人。

僅在平壤,小鬼子人就留下了30餘個「萬人坑」,殘害礦工30萬人,平均每天有21具勞工的屍體被扔進「萬人坑」,平均每掠奪700噸煤,就累死一個朝鮮礦工。

在順義煤礦,甚至每掠奪走200噸煤,就留下一具屍體。

在仁川煤礦除留下7處萬人坑外,還修建了5座煉人爐,10多萬礦工被化為灰燼。

平壤遼南礦區太信煤礦西南方的李家坡「萬人坑」屍骨密密麻麻,一個挨著一個,一層壓著一層。

在一處約200多平方米的地方,竟埋著三排礦工的屍骨,共179具。

他們肩靠著肩,腿壓著腿,有的頭骨、臂骨、腿骨上留著深深的刀斧砍痕;有的雙腿用鐵絲捆著,有的慘遭電刑,骨頭呈黑色。

據倖存的工人回憶,很多人還未斷氣,就被拖到這裡活埋了。

小鬼子侵略者為了從思想上麻醉、肉體上殘害朝鮮人民,誘騙朝鮮人民廣種鴉片,大批良田變成毒地,到處設有官賣和零售所,僅漢城一市就有零售所730多家。

據1937年敵偽調查材料,朝鮮僅登記吸鴉片有癮者就有590餘萬人,尚未登記及有嗜好者不計其數。

日偽僅1937年從銷售鴉片所得盈利即達1800餘萬元,等於這一年偽滿政府專賣盈利總數的一半。

隨著毒物的充斥,娼妓、賭博、犯罪遍布了各地,極大地摧殘了朝鮮人民的身心健康。

小鬼子侵略者為了永久地霸佔朝鮮,把25萬戶朝鮮族農戶趕走,建立小鬼子移民區,其手段極其無恥和殘忍。

小鬼子特務機關首先收買朝鮮土匪,包圍當地的村鎮,強迫農民在村鎮里建造小鬼子式的房屋,並欺騙他們說。等房子蓋好后,分給他們新地、新農具和種子。

但新房一旦蓋好,就讓小鬼子正規部隊把他們押走。

這些部隊的士兵則被告知說:「這批朝鮮人是已判死刑的土匪家屬,必須趕進集中營,用機槍掃射。」

另一些農民則交給小鬼子步兵中隊供新兵劈刺訓練。

一個名叫奧列格.優爾金斯的白俄大學生,1920年由於仇視布爾什維克,同家人一起逃難來到朝鮮。

奧列格和他的母親把小鬼子侵略者看做是「艱苦樸素的武士」。

後來,奧列格參加了小鬼子特務組織,他的秘密警察教官加藤問他:「你釣魚嗎?」。他說:「有時候去釣。」

加藤便對他說:「沒有人替魚難過,你今後一定要採取這種態度。」

此後。他便參加了一系列殘害朝鮮人的罪惡勾當。

但一年後。他的母親成為小鬼子人的人質,他的妻子成了妓女,他也成了小鬼子人的奴才。

他醒悟后,把所見到的事偷偷寫成文章在中華髮表。但他也隨之消失了。

他在文章中詳細描寫了日軍用朝鮮人做劈刺訓練的血腥場面。

小鬼子兵把「靶子」捆在木樁上。強迫新兵端著刺刀去刺。

一些新兵開始十分膽怯。茫然不知所措,軍官和老兵便對他們又打又罵,或用惡語刺激他們。

於是這些新兵便端起刺刀輪流向「靶子」衝刺。

「靶子」的鮮血濺了這些新兵一身。

劈刺練習直至「靶子」的軀體支離破碎。從捆綁的繩索上掉下為止。

尤其令人髮指的是,小鬼子帝國主義公然違反國際法,在朝鮮朝鮮建立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細菌戰部隊,用朝鮮人做試驗,犯下了滔天罪行。

石井四郎中將本是東京軍醫院醫生,曾專門學習過病理學和細菌學。

為了適應戰爭需要,曾到德國學習和研究細菌武器,回國后極力鼓吹細菌戰。

1933年,石井來到朝鮮朝鮮,組建了進行細菌戰的「細菌實驗所」,又稱「石井部隊」。

1935到1936年間,在石井部隊的基礎上,在釜山以南20公里的平房鎮組建了「關東軍防疫給水部」,又稱731部隊;在漢城市以北10公里的南平道組建了「關東軍獸疫預防部」,又稱100部隊。

這兩支細菌部隊以活人代替動物進行試驗,專門培植、製造鼠疫、霍亂、壞疽、傷寒、結核、破傷風、鼻疽、牛瘟等疫病細菌。

為了建設731工程,動用了朝鮮3000多名勞工。

工程竣工之時,為了掩蓋其罪惡勾當,將全部勞工秘密殺害。

為做試驗死在這兩個部隊的朝鮮人、蒙古人、美國人、朝鮮人和蘇聯人不計其數。

僅在731部隊這個秘密魔窟,1942年11月到1945年8月的近3年時間,就有三四千人在試驗中喪生,死後即被投入煉人爐。

石井把抓來的人統統稱為「原木」,進行編號。

以他們進行的試驗名目繁多,手段極其殘忍。

有的是把細菌液注入人體,推進透明的隔離室里,在外面觀察「原木」病變情形;有的是讓「原木」飲用染菌水和口服染菌食物,然後觀察他們的病變情景。

還進行毒氣試驗,凍傷治療試驗,真空環境試驗,及活人解剖。

石井對菌液注射實驗特別重視,每天都指使部屬對「原木」進行試驗。

他們把「原木」的衣服脫光,關在透明的隔離室,強行往他們身上注射鼠疫菌液。

數小時后,這些人便淋巴腺紅腫,面部和胸部變成紫黑色,其餘部位皮膚呈暗紅色。

這些「原木」在極其痛苦中死後,便被投入煉人爐滅跡。

他們把成熟的西瓜、甜瓜等水果注入傷寒菌液,測量細菌繁殖程度,然後讓「原木」吃。

在透明密閉的試驗室內進行毒氣試驗更是滅絕人性,一次就能奪去十幾個到幾十個人的性命。

一天,石井指使部下把母女二人投入密閉室,然後讓毒氣滲入。

小女孩突然從母親懷裡抬起頭,瞪著一雙不解的大眼睛,痛苦驚慌地四處望。

母親拚命保護孩子,她們很快就被毒死了,母親在臨死前的痙攣中還死死地抱著孩子。

而進行試驗的小鬼子人則手拿秒錶,冷漠地觀察全過程。

為了試驗凍傷防治,石井部隊把「原木」在嚴寒的夜晚趕入曠野,讓他們把雙手插入冰水木桶里,甚至將他們的雙手放進特製的透明冰箱里觀察凍傷情況,並用棍子敲打看是否已經凍硬。

石井部隊里,最繁忙和最血腥的是活人解剖。

不論男女老幼、有病沒病均在解剖之列。

尤其是解剖兒童和婦女的慘景更是目不忍睹。

一次,日軍為了搞到健康、新鮮的標本,把一個12歲的男孩活活解剖了。

日軍將這個男孩強行按在手術台上,用扣帶把四肢緊緊扣住,消毒和注射了麻醉劑后,一刀就把他的腹部切開了,然後按腸、胰腺、肝、腎、胃的順序取出各部內臟扔進鐵桶里,最後裝入有福爾馬林液的玻璃容器內。

取出的內臟有的還在福爾馬林液里不停地抽動著,然後又從小孩的耳朵到鼻子橫切一刀,掀開頭皮用鋸子把頭蓋骨鋸成三角形,把頭蓋骨掀開,把腦子取出來……手術台上只留下少年的四肢、一具空殼和一灘鮮紅的血。

他們還懷著報復心理,把當初蘇聯一名高級將領的情人活活解剖,把其各個器官製成標本。

為了試驗細菌彈的殺傷力,日軍把「原木」綁在野外的木柱上,把他們的褲子脫下,露出屁股,把菌彈投在附近,讓彈片扎進「原木」的肉里,然後觀察其感染情況及死亡時的慘狀。

日寇為了消滅朝鮮的抗日力量,在朝鮮的哈爾濱、浙江寧波、湖南常德、四川重慶、浙贛鐵路一線、晉冀魯豫和晉綏邊區投放了大量傷寒、霍亂、鼠疫等細菌彈,造成嚴重瘟疫,殘殺了無數朝鮮人民。

而在後世,這些苦難實則由東北無數的同胞來承受。國無主權,何談民生。

陳紹煽翅膀,歷史的改變,讓中華大地免受了這些無邊的苦難。可是,小鬼子的暴行卻時刻沒有停止。

救世主,陳紹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什麼狗屁救世主,他只是想讓中華兒女,少受一點災難。面對報告上,記錄的一條條消息,陳紹憤怒之餘,也只有為這些無辜的平民報仇而已。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