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90章慘戰!!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3日 16:37 [字數] 76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PS:呼叫月票支援,排名還在十萬八千米之外,請求大家的月票支援!!!

華麗拜託大家了,請大家抬起支援貴手,幫幫華麗。

————————

與此同時,楚雲飛和程輝也在大開殺戒——他們已經衝到了那道還沒有峻工的防線,自行火箭炮和自行加榴炮同時發出怒吼,威力巨大的炮彈像隕石一樣無情地砸在熱火朝天的工地,三八後方上騰起一團團一排排黑紅的火球,不知道多少工兵和朝鮮民夫徹底消失在那狂暴的爆炸波中,在爆炸的火光中,那一張張寫滿了驚詫與不信的臉是如此的蒼白和絕望,慘不忍睹。

坦克群風馳電掣,衝上還很簡陋的外圍防線,直接從高射機槍和高射炮身上輾了過去,用車載重機槍朝奔逃的人群瘋狂潑灑彈雨,甚至用坦克炮轟,所到之處,血流成河。

日本關東軍軍快要瘋了,把僅有的幾輛坦克開了過來,亡命地沖向坦克群,頃刻之間就被打得渾身噴火,炮塔飛起十幾米高,像是被斬首一般。沒有人能從燃燒著的鐵棺材里爬出來,被125毫米高壓滑膛炮直接命中,根本就別指望能有一個活的了。

空中突擊師殺紅了眼,哪裡人多就往哪裡沖,機槍機關我一秒鐘也沒有停過,仁川平原頓時屍橫遍野,一片血海,仁川精心構築的三八線後續防線尚未完成就被撕成了一張破布,仁川。徹底暴露在中華軍隊的刺刀下了。

空中突擊師在大平原是橫衝直撞,日本關東軍人的一切防禦都被他無情地輾碎,兵鋒直指仁川。

在楚雲飛的命令下,整個空中突擊師像一頭髮了情的公牛,認定仁川猛衝,甚至有人喊出了打到對馬海峽去的口號,真的是膽大包天。日本關東軍軍倉促部署了幾道防線,頑強抵抗,卻哪裡擋得住這股狂暴到極點的洪流?

而在三八線,戰事也直趨白熱化。十四集團軍經過一輪苦戰。終於撕開了日本三個師團的防線,殺到了三八線城下。殺紅了眼的黃百韜下了死命令:「把所有炮彈全部打出去,三八線一幢房子都不能留1

早已血染征衣、煞神附體的將士們忠實地執行了司令員的命令,集中三百餘門大口么重炮對三八線實施無差別覆蓋式炮擊。三八線在不到半個小時內落彈數萬發。整個城市一片火海!本就傷亡慘重的日本關東軍被這一輪炮火打得血肉橫飛。幾乎被活活打殘了,而這隻不過是個開始而已,此後整整十二個小時。中華軍隊都沒有發動正面進攻,只是不斷地將手裡的炮彈砸進三八線去,存心要用炮彈將裡面的人砸個精光!

空軍也頻繁出動,把一枚枚威力巨大的航空炸彈丟下去,炸得日本關東軍軍叫苦連天!更讓這兩個師感到難以接受的是,他們竟然沒有援軍了,所有的援軍都讓那個該死的空中突擊師給拖住,在空中突擊師的猛烈進攻下,仁川師能不能守住仁川都成了大問題,還談什麼增援他們?

又是一場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直到徹底失敗的苦戰。

黃百韜下令:「兩天之內務必全線攻下三八線1

多田駿也不斷給防禦三八線的三個方面軍下達死命令:「各部必須死守陣地,如果不能取勝,全體守軍將自裁以死以謝天皇1

一個是志在必得,一個是無路可退,這就註定了三八線這座城市的命運將是慘烈無比。

率先發起進攻的是141軍,這支部隊在當年對日作戰中,奔襲兩百多公里一直打到了濟南南,解放了一百多座城市,有著極其豐富的城市攻堅經驗。

為了速戰速決,141軍連毒氣都用上了,在軍長的命令下,短短十分鐘之內,數千發特種炮彈冰雹一般砸進了三八線,騰起一股股黃色煙霧,大半個三八線都被這股不詳的煙霧籠罩,不少日本關東軍士兵不慎吸入了一點,馬上渾身脫力,倒在地上陷入甜睡中,隨後狠狠捅在他們身上的刺刀讓他們再也沒有醒過來。

戴著防毒面具的戰士們貓著腰跟在裝甲車後面,以連為單位像尖刀一樣插入城中,日本關牡諞壞婪老吆芸煬捅煌黃屏恕5是日本關東軍軍也不是什麼魚腩之旅,很快就在遭到毒氣彈攻擊所引起的混亂中反應過來,集中兵力發起了反擊,迫擊炮炮彈像雨點一樣落下,圍著裝甲車爆炸,子彈颳風似的從各個火力點狂掃出來,攻城部隊舉步維艱。

第十四集團軍另外兩個軍,也就是142軍、143軍做得更絕,他們同樣是以連為單位穿插推進,卻不像141軍那樣有板有眼的硬攻,而是讓尖刀連把日本關東軍軍火力點的坐標發回來,炮兵發射氣爆彈,將那些火力點全部炸成粉!

所以這兩個集團軍的部隊打得好像沒有那麼強硬,往往是還沒有出現傷亡就開始後撤了,撤出一段距離后,炮兵開火,一發炮彈砸下去,乳白色汽霧騰衝而起,將嚴陣以待的日本關東軍士兵陣地籠罩,感覺不妙的日本關東軍士兵正要撤退,桔紅色火海閃過,爆炸波層層擴散,橫掃一切,沙袋和士兵像樹葉一樣被吹上了半空。

躲在地堡里的士兵更慘,爆炸波從射孔狂沖而入,狠狠搖撼著整個堅固的工事,裡面的士兵整班整班的七竅流血地倒在了陣地上,就算沒有被震裂內臟,他們也挺不過接下來這幾分鐘——氧氣都被抽空了,除非他們個個都是瑜伽高手,能在水下閉氣數分鐘,否則還是難逃一死!

幾個回合下來,日本關東軍軍已經傷亡慘重。而日本關東軍平民的傷亡更是大得嚇人。這些平民是日本關弊鞫芘朴玫模希望中華軍隊會顧及大量的平民,不敢採取火力覆蓋,劃掉中華軍隊的火力優勢,甚至藏兵於民,給予中華軍隊大量殺傷,就像戰爭初期做的那樣。

就因為這種絕對不能拿上檯面的理由,數萬平民沒有疏散,相反還被集中到容易遭到炮火覆蓋的幾個戰略目標附近。只是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付出了不少傷亡才打到這裡的中華軍隊根本不在乎那些平民的死活了。炮兵埋頭悶裝猛打。炮彈成群落下,平民頓時陷入呼天搶地中,在紛飛的彈片中血沫飛濺,死不瞑目。

日本關東軍軍三個方面軍的司令官痛苦地咬住了嘴唇。中華軍隊那兩個軍那點小花招並不是什麼新奇的戰術。只要部隊靈活機動。效果是很有限的。只是……他們還有靈活機動的空間么?沒有,三八線就這麼大,他們的防線上的人也就這麼多。只能死守每一個點,與中華軍隊死拼——準確點說是與中華軍隊的炮兵死拼!

整個城市都打成了一片火海,一架架戰鷹從陰霾的天空掠過,一枚枚滑翔式航空炸彈從掛架上脫落,在偵察兵的指引下飛向目標,一聲聲巨響之後,一個個正在拚命傾泄金屬風暴的火力點化為一團灰白的扁平的蘑菇雲,原址變成了一個池塘大的深坑,什麼都沒有剩下來。

在這種數萬人的大會戰中,制導武器發揮出極其重要的作用,那一劍封喉式精確打擊比鋪天蓋地的炮火還要讓日本關東軍軍難受,每一聲爆炸都意味著一批士兵或者一個重要目標的毀滅,他們就是要像剝竹筍一樣將日本關姆老咭徊悴愕陌開!

反覆廝殺,反覆爭奪。每一條街道,每一幢建築物,甚至每一個房間,都在上演著一場場慘烈的血戰。

經過四個小時的血戰,141軍在強大的炮火掩護下,將日本關東軍一個方面軍砸得粉碎,總共十六個連成功插入敵軍防線中,像一把把尖刀一樣切割著日本關東軍人本就脆弱的防線。

日本關東軍軍像眼裡進了沙似的,以三倍兵力和十倍瘋狂發起反衝擊,甚至組織了敢死隊。那些敢死隊都在當過好幾年兵的老兵油子,身上插滿彈匣,肩上掛一筐高爆手雷,凶神附體似的嚎叫著朝各個連隊的防線衝來,一邊掃射一邊投彈,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有不少朝鮮偽軍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舉著炸藥包沖向中華軍隊的坦克,企圖與這些鋼鐵巨獸同歸於荊然而中華軍隊的火力何其猛烈,連高平兩用重機槍都架上了街頭,在機槍射手打肺里擠出來的嘶吼中,一條條彈帶飛快地縮短,五光十色的曳光彈在空中布出一張炫目的近乎奇幻的死亡之網,完全遮住了地面,被捲入這張大網裡的人只有被絞得粉碎的份。一次次亡命衝擊,一次次被打退,街道上布滿了碎屍,牆壁上濺滿了碎肉和花花綠綠的內臟,滾燙的鮮血順著街道流淌,交匯成一條條血河……

黃百韜紅著眼睛怒吼:「壓上去!輾碎他們1

多田駿眼球充血,放聲狂叫:「不能再退了!再敢後退一步,一律執行戰場紀律1

中華軍隊一邊射擊一邊狂嗥:「日本關東軍鬼子,放馬過來吧,讓我們看看王牌部隊的鬼子跟普通鬼子有什麼不一樣……你們是王牌,老子就是專吃王牌的王牌1

不得不說,從蘇聯戰場上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日本關東軍在巷戰和陣線防禦戰方面還是很有心得的,火力配置合理,各個堡壘環環相扣,布置巧妙,解放軍將士打得相當吃力,往往是在強大的炮火支援下,苦戰數小時才能向前推進一百米,而那一百米基本上還是爬過去的,攻下一個堡壘才發現前面還有一大群堡壘,被猛烈的火力壓得趴在地上抬不起頭來。

對付這種蜂窩大陣,噴火槍和噴火坦克最管用,一條條火龍張牙舞爪的撲過去,渾身是火的日本關東軍士兵狂叫著從堡壘里衝出來撲到積水裡打滾,幾聲槍響后,世界清靜得多了。這種已經有幾十年歷史的武器給日本關東軍軍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當看到一條條火龍在雨幕中閃現的時候,每個人都不寒而慄。

第14集團軍向日本關東軍軍兩個方面軍防線的接合部——三八線上順義城發起猛烈進攻,拿下了這座小城,日本三個方面軍的聯繫就被切斷了,戰局將明朗化。

因此第14集團軍一口氣投入了一個步兵師和一個重炮旅,數千發炮彈砸下去,三八線順義城已經變成了廢墟,該步兵師踩著炸點猛衝上去,順利殲滅了日本關東軍軍,佔領這座小城。

日本關東軍軍如芒刺在背。迅速調集數個聯隊發起兇猛的反攻。穿著深黃色軍裝的日本關東軍士兵像老鼠一樣從各個你意想不到的角落鑽出來,轉眼間便跟步兵師絞在了一起,炮兵無法開炮支援。

步兵師苦戰良久,最終還是寡不敵眾。被迫撤退。只不過日本關東軍人也別高興得太早。就在他們準備鞏固防線的時候。這邊的重炮群又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怒吼,大口徑重炮炮彈成群的砸在破破爛爛的防線上,面色慘白的日本關東軍軍血肉橫飛。

一通炮火覆蓋后。步兵師又沖了上去,更加順利的佔領了三八線順義城,而日本關東軍人也是鐵了心要奉陪到底,不到十分鐘便組織了反擊,兩支同樣頑強同樣兇猛的部隊在密得睜不開眼的雨幕中殺得兩眼發紅。對這個接合部的進攻很快就演變成每一個將領都敬謝不敏的拉鋸戰,反覆拉鋸,反覆爭奪,每一次廝殺過後,都扔下一大片屍體在大雨中泡得慘白腫脹。

面對慘重的傷亡,黃百韜怒火衝天,陰沉著臉說:「請求空軍支援,炸平三八線順義城1

作戰參謀跟空軍聯繫,通話結束后表情怪怪的說:「空軍答覆說他們很難再向我們提供足夠的支援了。」

楊軍長納悶了:「為什麼?」

作戰參謀說:「他們另有任務!空軍說現在只能抽調一個中隊的巨靈神轟炸機出來支援我們,如果使用常規武器肯定沒有辦法達到我們需要的效果……」

楊軍長說:「那就讓他們使用雲爆彈和集束炸彈1

巨靈神作為一款大型軍用飛機,火力兇猛,但是速度相對緩慢,很容易遭到攻擊,為了掩護強五,炮兵朝日本關惱厥凳諢鷓怪疲將日本關東軍軍數量不多的防空武器通通趕進了防空洞,巨靈神擦著衝天而起的火球,像一群飛翔的死神,降監在戰場上空,數門雙聯裝機炮同時開火,密集到極點的炮彈匯成一道道熾烈的火流,像鐵掃把緩緩掃過,將每一個暴露在掩體外面的日本關東軍士兵撕裂。

此刻就連空軍都打紅了眼,將轟炸機上面的防空機炮當成了對地攻擊武器,為的就是更多的去幫助地面上的部隊。

就算躲在掩體里也不見得安全,一發機炮炮彈爆炸威力不怎麼樣,但是每分鐘幾千發接連不斷的爆炸將是極其致命的,別說被彈片打中,就算是爆炸產生的高溫和轟擊波也能把人灼傷、震死!不少日本關東軍士兵在掩體里躲得好好的,卻一個接一個口吐鮮血,奄奄一息。

一些日本關東軍士兵被那綿密的爆炸震壞了心智,衝出掩體狂叫著朝在天空中肆無忌憚的強擊機拚命掃射,他們的身體就像一塊被扔進開水裡的冰,轉眼便消失在那一片片密不透風的火網之中……

掃光了炮彈后,巨靈神意猶未盡,一連投下機腹內所有的五百公斤級航彈,三八線順義城成了重災區,連挨無數航彈。

幾聲悶響像悶雷一樣滾過,那些正在苦苦忍受著強擊機的蹂躪的日本關東軍士兵只覺得一股螺旋狀氣浪劃過,肺葉里的空氣不聽話的被一古腦的抽了出來,任憑他們張大嘴巴拚命呼吸甚至摳破氣道和食管,也無法再吸入哪怕一縷氧氣了。最終,這些士兵面色青紫,眼球暴凸,倒在了陣地上……

就在空中突擊師、機動師在仁川防線大開殺戒的時候,仁川也亂了套。中華軍隊一支強大的生力軍繞過關東軍死守的三八線防線,成功迂迴到仁川防線的噩耗傳來。如同晴天霹靂,震得所有人眼冒金星,天旋地轉,都分不清東南西北。

中華軍隊竟然還有這麼一手,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現在大家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了。

亂,真的很亂,有人強烈建議,司令部再一次后移,趁現在還來得及。有多遠躲多遠。有人則怒吼著與道都共存亡。真的是太亂了,亂得就像一個被人捅爛了的螞蟻窩!

多田駿緊急召開軍政會議,商討對策。現在仁川兵力還有不少,兩個主力師團加上三支獨立旅團。再加上一些地方朝鮮偽軍、警察。怎麼說也有七八萬人。其中光是兩個師團就有四萬多人,齊裝滿員,兵力並不算少。但並不意味著可以放心,畢竟這是在自己的司令部旁邊打,而且仁川內部有不少日軍的兵工廠,關東軍許多武器裝備,都是仁川裡面兵工廠提供的,對關東軍來說,仁川尤為重要。在這裡就算贏了也是慘勝。

中華軍隊覺得划不來的話,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了,可是他們呢?整個仁川都得被炮火轟平,那些兵工廠和配套工廠,沒有幾年是恢復不了元氣了,後果之嚴重,也只有他們心裡清楚。

因此不等他講完具體情況,一位少將就跳了起來,情緒激動,放聲叫:「我們不能在仁川跟中華軍隊開戰,絕對不行!一旦戰火蔓延到城裡,我們就算能取勝,仁川也毀了,到時候我們拿什麼東西去和中華繼續打下去。」

「放屁,東西沒了可以再建,但要是仁川被中華佔領了,還不是一樣,這些兵工廠,照樣不是我們的。」第153師團師團長板元橫崗中將,忍不住起身怒斥道。

多田駿並沒有發表意見,聽著下面紛紛的議論聲,他感覺自己第腦袋大了不止一圈。剛剛接到中華軍隊出現在防線內部的消息后,他便馬上和岡村寧次通了電話,但還是千篇一律的回答。

堅持,這不是一直在堅持嗎?守住三八線,說得輕巧,沒有和中華交過手,如何能夠理解中華軍隊的可怕。

多田駿沒有否認自己的內心,因為不管承認還是不承認,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得到大量美國武器支援的關東軍,在中華軍隊面前,還是得不到太大的優勢,這叫他如何堅持下去。

一個月的時間,自己真的能夠堅持到嗎?多田駿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因為他沒有足夠的信心了。

此刻的東京卻是雨雪交加,狂風呼嘯。首相東條英機的面色跟天色一樣的陰霾,像一頭被困在籠子里的野獸一樣在地下室里走來走去,煩躁不安。

如果蒼天是觸摸得到的凡人的話,他準會用武士兵一刀將它的頭顱砍下來!他真有想不明白,為什麼他現在會這麼倒霉,中華為什麼非得跟他過不去!

東南亞沒了,印度尼西亞朝不保夕,太平洋諸島一一被中華軍隊攻破,偌大的版圖每天都在縮減著。

強大的聯合艦隊,就連旗艦和艦隊司令部都被中華戰機幹掉了,可那是雖敗猶榮,咱也認了。

日本本土被燃燒彈炸平,死傷幾百萬人,連天皇都被炸沒了雙腳……我再忍!雖然後果是極度嚴重,整個國家幾乎陷入崩潰了,但時間一長傷口總會慢慢癒合。

東瀛被打得這麼慘,雖然是自己找的,但是他這個首相還是得出來收拾殘局,誰叫他是首相呢?受氣埃想要對國民有個交待,必須想辦法將中華的氣焰給打下去,當然,要是能在中華的背後插一把尖刀就更加完美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當盟軍共同拿出一套報復方案的時候,中華又有了大動作。日本帝國頭上的皇冠,中華已經伸手來摘了。而小日本的小胳膊小腿,根本擋不住中華的巨手,眼看整個朝鮮在短時間內,居然被中華快攻佔了一半土地,東條英機心裡那個的煎熬啊!

如果日本再失去了朝鮮,那他這個首相不用當了,唯有剖腹自裁。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出路就三條:

第一:儘快往朝鮮增兵,尤其是航空兵,有多少拿多少上去,不說反敗為勝,最少也要保住朝鮮!

第二:承認戰敗,直接投降,保住現在僅有的地盤,在情況徹底失控之前結束這場戰爭!

第三:讓北方的盟軍部隊來一個圍魏救趙。

日本大本營參謀本部的參謀對這三條路子進行了深入的探討,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增兵不現實。兵倒是有,問題是來不及了。就算來得及,還怎麼把士兵們投送到朝鮮去?讓他們划臉盆過去嗎?再者說,中華的海軍已經把對馬海峽封鎖了,想調兵上去也很難。

投降也是扯淡,這場戰爭已經不是一個投降能夠結束的,一旦日本向中華投降,那就連同盟國都會反過來攻擊日本,到時候日本會死得更快。

最後一條是最合理,但也是現在不可能實現的,因為同盟國已經在之前就告知過日本了,借著中華對朝鮮的進攻,只要朝鮮的關東軍能夠擋住中華一個月,那北方盟軍就可以完成所有的準備,對中華東北方面的軍隊展開致命的一擊。

本身就是策略的一部分,怎麼叫其他人幫忙。所以,第三條只是奢望,最主要還是要看,是不是能夠擋住中華軍隊一個月。

分析再分析,研究再研究,大本營最後悲哀的發現,自己居然把自己逼到了無路可走的絕地!東條英機猶豫再三,無可奈何的說:「現在只能聽天由命了1

這不是變相放棄朝鮮嗎?局勢已經很明朗了,要想完成一個月的準備,那朝鮮也要完蛋了。

參謀總長第一個跳了起來,叫:「不,絕對不能放棄朝鮮!這可是先輩好不容易奪過來的1

東條英機氣惱的說:「那你說現在怎麼辦!我能有辦法還會在這裡和你們廢話嗎?」。

參謀總長道:「可是一旦朝鮮被中華佔領,那我們將會全面陷入被動,琉球群島和朝鮮會對我們形成可怕的夾擊之勢的。」

「只要戰爭未失敗,帝國就還有希望1東條英機道。

海相欲言又止,最終嘆息一聲,不吱聲了。沒辦法,海軍現在還在太平洋深處和美國艦隊進行聯合作戰的準備,此時正是兩支海軍磨合的重要時機。他這個海相,在地面戰上也說不上話,還是乖乖當個聽眾好了。

倒是外相說了心裡話:「怕就怕中華得寸進尺……他們占著那麼大的優勢,又跟我們有著太深的仇恨,想要他們放棄一場即將到手的大勝和一個絕好的報復我們的機會,難,難啊!恐怕到時候,帝國的形式會更加的艱難。美國本土遠離戰場,蘇聯有巨大的防禦縱深,唯獨我們,什麼都沒有。」

頓時,大本營陷入了一片靜寂,外相的話,說到所有人的心坎里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