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87章氫彈、中子彈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3日 14:28 [字數] 86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中華大西北,羅布泊核物理實驗室上面的大型飛機跑道兩旁,眾多穿著白大褂的科研人員老早便以等待在這裡。

許久不見仰光的科研人員,臉上都浮現出一種仿似病態般的白色。

在愛因斯坦和張靈浦等人的帶領下,守衛這個秘密基地的禁衛立在機場的兩邊,準備迎接他們的最高的領袖。

此刻,機場上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十分的激動,這是他們第二次面見帝國的最高領袖了,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就在這萬眾矚目的時刻,天空中傳來了巨大的嗡鳴聲,一架龐大的藍白相間巨無霸,緩緩的降下高度,機頭微抬,緩緩的降落在跑道上。跑道旁邊兩架環球霸王轟炸機,比起剛剛降落的飛機來說,小了整整一個機身。

這架藍白相間的巨型飛機,便是陳紹的座駕,全中華僅有一架的空軍一號。

巨型飛機整整滑行了三公里遠,這才緩慢了降低到跑道速度,通過一個大型的弧形轉彎,空軍一號緩緩的拐過頭來,前進至愛因斯坦等人眼前。

當艙門打開,一輛樓梯車停靠在艙門下時,陳紹的身影也出現在了所有人眼前。

「諸位又是幾年寒暑過去了,大家都幸苦了。」陳紹一下來,就親切的和那些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以及守備軍人張靈浦等人一一握手。

「不幸苦,能讓陛下百忙趕來。我們深感榮幸和自豪。」

一行人說說笑笑走進了位於地下深處的秘密基地控制中心,此時在這裡。已經彙集了秘密基地里大部分的人員。陳紹上台做了下簡短的發言,便結束了這場間斷的歡迎儀式。

「不知道實驗進行的怎麼樣了?」這次來到羅布泊自然不是來遊玩的,結束了發言,陳紹很快就問出了此行他來這的目的。

「這五年來,我們已經進行了共計八次核彈實驗,以及三次氫彈實驗,均已成功完成預定的實驗數據結束實驗。這一次,是我們進行第四次氫彈實驗。也是實驗氫彈中,當量最高的一枚氫彈。」愛因斯坦回答道。說起這五年的實驗,這位大鬍子的臉上,難免露出了一絲自豪的神色。

「哦,這一枚實驗氫彈的當量是多少?」陳紹有些好奇。

「準確的來說,今天會進行兩枚氫彈的實驗,其中一枚當量達到了一百五十萬。另外一枚的當量只有一千噸的tnt當量?」愛因斯坦很自信的說道。

「什麼?」聽到前面的一百五十萬噸當量的氫彈,陳紹還很自然,可當聽到後面的一千噸,陳紹也變得十分的激動,連忙問道:「是不是真的把中子彈搞出來了?」

「不錯,托陛下鴻福。第一枚氫彈實驗我們在四年前就完成了試爆,如今,我們已經製作出了兩枚千噸集樣彈。」愛因斯坦道。

「哈哈1聽到愛因斯坦的回答,陳紹忍不住笑了出來,轉頭對跟在身後的張靈浦說道:「很好。讓實驗馬上展開。如果中子彈實驗成功了,把另外一顆中子彈樣彈送往二炮基地。我已經為這枚樣彈找到了實驗的場地了。」

「是。」張靈浦沒有多問什麼,直接轉身去安排。

十分鐘后,地面上跑道上停靠的兩架環球霸王依次升空,朝著隔壁深處飛去。

控制中心內的大顯示器上,兩架環球霸王運輸機平穩的在八千米的空中飛行著。當抵達目標區域上空后,當中的一架環球霸王彈倉打開,裡面一顆偌大的炮彈清晰可見。

「實驗一號呼叫基地,我們已經抵達實驗區域上空,請指示。」控制中心的無線電中,傳來了實驗機的詢問聲。

「氫彈數據連接完畢,試驗彈單體結構正常,小型核彈引爆裝置運轉順利,可以隨時引爆。」

「試驗一號,這裡是控制中心,允許投彈。」

隨著投彈命令的下達,實驗一號機腹內的氫彈在掛架鬆開后,直直朝下面的荒漠墜落。天空中的環球霸王,在投彈完畢后,加大馬力,快速離開了這裡。

空投下的氫彈,在距離地面還有三千米的時候,裝在上面的降落傘自動打開,墜落速度快速的下降。十幾秒后,當核彈距離地面還有三百米的時候,隨著控制中心工作人員的操作。

荒漠上空突然暴起猛烈的強光,不到兩秒的時間,驚天的爆炸在荒漠中驟然響起,強烈的火光衝天而起,橘紅色的火焰遮蓋了整個天空。隨即一朵巨大的蘑菇雲衝天而起,伴隨著一道迷人的光暈,以超過音速的速度,向四周擴散而去。

荒漠中,無數的塵土衝天而起,光暈急速的擴散中,摧毀了地面上所有的不平之處。天空中的雲層在不斷的翻滾著,巨型蘑菇雲也在不斷的膨脹著。此刻,就連距離試驗場有三百公里的控制中心,能夠深刻的感受到地表的震動。

控制中心面的眾人,儘管已經看了很多次這樣的實驗,對核彈氫彈的效果也有長足的認識,但是每次看到毀天滅地的力量展現在自己的眼前,都無法控制住心中的機激動。

歡呼聲在控制中心再一次的響起,隨著一次次實驗的進行,距離實戰型核彈的成型,已經不是問題了。只要給他們時間,他們就能夠在短時間內製造出幾十枚核彈。

如果把這些核彈都湍大城市中,所產生的破壞將會是史無前例的。

當外面的蘑菇雲開始緩慢的消散時,另一架環球霸王也投下了兩枚中子彈試驗彈中的一枚,順利在小型核彈爆炸中被引爆的中子彈,也預示著此時的中華已經能夠生產三個種類的核武器。

第一代核彈。第二代氫彈,第三代中子彈。此時的中華已經具有後世美國到了六十年代所具有的核力量了。

如果這裡的實驗被世人所知。或許戰爭會因此而消失,只不過這裡方圓幾百公里都被中華軍隊嚴格的控制起來,或許只有當中華願意公開這些東西的時候,世人才會知道這個地方。

晚上,陳紹和基地裡面的所有科研人員以及守軍部隊,進行了一場大型的慶祝聚餐活動。

興緻十足的陳紹面對敬酒,一一來者不拒。當聚餐結束后,回到空軍一號休息室的時候。東北戰區傳來了最新的戰報。

————————————

被中華軍隊包圍起來的平壤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平靜,大出盟軍的預料,中華軍隊並沒有進攻平壤的意思,當中華後續的二線部隊抵達平壤的時候,作為主要進攻部隊的現役軍隊,擺道繞過的平壤,深入朝鮮腹地。朝著三八線進攻。

多田駿早在中華軍隊圍困平壤的時候,便早已離開。此時他就待在仁川,指揮者朝鮮的關東軍進行作戰。而三八線作為日軍防守的第二條防線,也是整個朝鮮中,最重要也是最堅固的防線,現在也成為了日軍唯一的指望。

因為他們已經無法後退了。櫻花遍地,景色秀氣的國土如今化為了焦土,天皇失去了雙腿,國家中樞差點癱瘓。現在,大日本帝國的皇冠也隨時會被中華摘齲他們已經後退了很多步了。現在所有的日本人已經快無路可退了。

進攻的中華軍隊,可不管日本人會有怎樣的想法。因為這和他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擺在他們眼前,只有進攻再進攻。

三百多門自行加榴炮發出陣陣夏雷一般的咆哮,榴彈燃燒彈高爆彈霰彈鑽地彈窒息彈甚至剛剛研製成功的溫壓彈冰雹一般落下,把每一個有日本關東軍士兵身影出沒的山頭打成如噴發的火山,數十輛203毫米二十四聯裝自行火箭炮換上了普通炮彈,瘋狂地傾泄著鋼雨,密集的炮彈像流星雨一樣劃過天際,把天空都打成了紫紅色,如同一爐流淌的鋼水。

天空中,戰鷹-3再次出現在戰場,為轟炸機護航,用導彈將一切膽敢靠近轟炸機的飛行物全部擊落。在戰鷹-3的保護下,速度相當緩慢、容易遭到龔機大搖大擺的在戰場上空來來穿梭,把一枚枚低阻航空炸彈不要錢似的丟下去,在地面植出一片片由鋼鐵和烈火構成的叢林。不必擔心遭到日本關東軍防空炮火的反擊,因為日本關東軍的雷達早就讓入侵者戰鬥轟炸機給幹掉了。

極其兇猛的炮火沒完沒了的砸下來,縮在防炮洞里苦苦忍受著對方的蹂躪的日本關東軍士兵在心裡發出一聲痛苦到極點的呻吟:「我的天,就算是跟蘇聯打也沒有見過這麼兇猛的炮火1的確如此,就算是蘇聯陸軍在戰場上也不敢這樣揮霍無度吧?中華軍隊顯然是將美國的精度打擊和蘇聯的大炮兵主義揉合起來,形成了一套獨特的戰術,而日本關東軍很不幸地成了他們的試驗常

這裡是三八線外圍,日本關東軍心裡的最後防線。三八線以北層巒起伏,叢林密布,三八線以南稻田成片,水網縱橫,雖說現在都是白雪一片,但地形並非改變。

仗打到現在,日本關東軍軍在北部的防線已經被全部撕碎,正規軍加上地方部隊損失超過二十五萬人,血都快要流幹了,但是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殺得性起的中華軍隊集中四個師兩個山地旅的龐大兵力向三八線發起猛攻,頗有不將龍旗插滿朝鮮誓不罷休之勢。

這是日本人心中的最後屏障,日本關東軍軍只能拼出最後一點精血來死守。現在戰局已經極度惡化,形勢到了哪怕最堅強的人也會感到絕望的地步——在東線,就算是在美國的幫助下,也無法突破中華的防禦。

在西線,有著「平原猛虎」之稱的第13集團軍已經兵圍平壤,切斷了平壤和南部關東軍的聯繫,每一個日本關東軍人都有一種大廈將傾無力回天的感慨。當然,束手待斃不是日本關東軍人的風格。連遭慘敗的日本關東軍軍還是振作起來,以關東軍陸軍為核心重建了被扯得支離破碎的朝鮮防衛集群。等到三八線戰役打響,他們手中已經重新擁有八十萬大軍。

日本眾多師團聯手發動了一次大規模反擊,一度迫使主攻三八線的東北戰區第十四集團軍後撤,但是他們連化學武器都用上了,最終還是沒有能夠撕開第十四集團軍的防線,迅速穩住陣腳的第十四集團軍發起兇猛的衝擊,只一拳就將這些師團付出八千多條人命才搶到的一點主動權砸得粉碎,只能退到山上去死守。

東北戰區第十四集團軍隨即開始逐個拔點。在這白雪皚皚山區與日本關箍異常殘酷的拉鋸戰。

作為主攻方向的第十四集團軍司令黃百韜連連冷笑。日本關東軍人的戰術運用得很成功,給部隊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但是在戰略上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一直打到現在,日本關東軍軍都是消極防守,依靠一個個孤立的戰略點死守,互不相援,而且點多兵少。一個點被突破就意味著整條防線都被突破,沒有機動兵力可以堵塞缺口。在擅長穿插迂迴的中華軍隊面前,這樣的防線簡直就是兩面透風,可笑的是吃了一次又一次的虧,日本關東軍人還是改不過來!

這一次黃百韜和張自忠都不打算再玩那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穿插戰術了,集中占絕對優勢的兵力和炮火正面強攻。一壓到底,你有千條計,我有壓路機!說白了,他們的如意算盤就是用炮彈換人命,就算是一百發炮彈換日本關東軍軍一個。也在所不惜,穩紮穩打。步步為營,壓得日本關東軍軍叫苦連天。

事實證明,根本不用一百發炮彈換一個,很多炮彈在偵察兵的指引下從堡壘的射孔里鑽了進去,轟一下一個班甚至一個小隊就去見了天照大嬸,日本關東軍軍倚仗的堡壘群幾乎成了水泥棺材,那我不呆在裡面了,我到外面去行不行?當然不行,暴露在野外死得更快,那鋪天蓋地狂砸下來的炮彈可不是鬧著玩的,就算是躲在反斜面也不日本關東軍,那些簡易制導的空投航彈正等著大開殺戒呢。河內很快就發現,他們將兩個師的精銳送上了絞機。

傾聽著那震耳欲聾的炮聲,看著戰機從天際劃過,楚雲飛重重地踹了一腳一輛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小日本破皮裝甲車。這輛裝甲車被空中突擊師雌鹿武裝直升機的一顆反坦克火箭炮擊中,爆炸引起大火將它燒得焦黑變形,醜陋到極點,看著就來氣。

當然,楚大少將火氣這麼大,倒不是因為這輛裝甲車礙眼,而是主攻三八線沒有他的份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輛裝甲車將是空中突擊師所取得的最後一個戰果。他妹子的,一路廝殺才打到這裡,全師傷亡超過百人,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來到這裡,就是為了聽個響,湊個熱鬧?他奶奶的!他惡狠狠的瞪著三八線方向,那狼一樣的目光讓參謀們心裡不由自主的泛起一絲涼意!

第十四集團軍142師師長程輝抱著鋼盔走過來,笑:「楚兄,你看上去火氣挺大的埃」

楚雲飛說:「打從不讓我主攻三八線開始,我的心情就沒有好過!見鬼了,什麼玩意嘛,好不容易打到這裡,卻只讓我看熱鬧1

程輝說:「楚兄不用著急,你們這個師可是全軍精銳所在,前指怕你們傷亡太大,傷了元氣。別忘了,你手下每一個兵幾年之後都將是其他集團軍里的基層軍官,前指能讓你們繼續去死拼嗎?」

楚雲飛氣急敗壞的叫:「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想過沒有,一批不敢捨命死戰的軍官能帶出什麼樣的兵?如果空中突擊師沒有那種背水一戰的瘋狂,給我們再充足的經費也沒用1

程輝笑笑,丟給他一支香煙,自己點了一支,坐下來吸了一口,說:「你還算好了,至少空中騎兵還能參戰,而我,整個機動師都讓前指放了大假,那些團營長們一個個怒氣衝天,差點沒把我拆了。」

楚雲飛揉著香煙,咕噥:「他妹子的。前指到底搞什麼鬼?不是跟他們說過,想要撕開日本關姆老摺?罩型換魘和快速反應部隊才是最好的選擇嗎?用傳統打法只會讓我軍遭受更大的傷亡啊1

程輝說:「傳統打法?也不盡然,至少有很多新的戰術,至少前指對機動師的運用就越來越純熟了。你不知道吧?聽說東北虎在公路線上幹掉了美國人一個營的部隊1

楚雲飛翻個白眼。

程輝嘖嘖稱讚:「那幫傢伙真夠牛叉的,區區幾十個特種兵,不到四個小時就將一個美國步兵營給打得連渣都不剩,很難想像他們的戰鬥力到了何種程度1

楚雲飛哼哼一聲:「讓老子的部隊上的話,別說一個營了,日本關東軍猴子就算是來一兩個師團也照樣得被乾死!東北虎那幫傢伙。倒是出風頭了哦1

面對這位怨婦一般的空騎兵師長大人,程輝只能苦笑。

正在指揮東北虎給美國人製造麻煩的肖金騰猛的打了個噴嚏,搞得正在遙控橡膠球的兵都扭過頭來看他,笑嘻嘻的問:「怎麼了,隊長,是不是嫂子在家裡挂念你了?」

肖金騰說:「閉嘴,專心打仗1

也算美國部隊倒霉。他們本來在友軍面前路一手,可是,還沒有等他們抵達戰場,沒想到一頭撞上了東北虎的獠牙,發現情況不對時,已經脫不了身了。

東北虎特種部隊一大特色就是怕死。一個個把自己隱蔽得好好的,打死也不露面,但是他們招來的炸彈和炮彈像長了眼一樣落在美軍的集結地域,哪裡的大堆士兵,哪裡就是一片火海!幾個回合下來。美軍算是明白了,人家根本就沒有打算跟他們打。一門心思想要用炮彈將他們炸光!趁現在還來得及,美軍發起波浪式衝擊,多波次交替推進,企圖用人海戰術推平這些特種部隊的防線好逃出生天。

沒想到他們沖得越猛,炮火就越猛,很多炮彈都是直接砸在士兵們頭上,將他們成堆炸飛,更多的炮彈就在他們衝擊的鋒線上壘出一堵滾動的火牆,只要被這堵火牆撞中,就得粉身碎骨c不容易有零星的士兵衝破了炮火攔截,殺上東北虎特種部隊的陣地,還沒等他們開上幾槍,狙擊手射來的子彈就掀開了他們的天靈蓋!這哪裡還是打仗,簡直就是一邊倒的屠殺,炮兵對步兵的屠殺!

幾次進攻都失敗了,美軍兩個營傷亡近半,無力再攻,只得固守待援。可是東北虎特種部隊開始進攻了,還是一副怕死鬼的樣子,利用地形畏畏縮縮的推進,本來美**隊還看得好笑,但是很快他們就要哭了。

東北虎特種部隊還是沒有跟他們直接交火的打算,空中的中華戰機和後方的火炮部隊就是他們的後盾,前面的尖兵發現一個火力點就發信號,不是重炮的炮火開火,就是制導航彈怪叫著砸下去,一炸一大片!

發現零散的美國士兵,不用說了,那是狙擊手的美味,試問這仗還怎麼打?最要命的還是東北虎特種部隊手裡的單兵地雷和橡膠球,在這種積雪遍地的地形里威力倍增,不管你多小心,總是難以擺脫踏雷達命運!

橡膠球更是可惡,像狗皮膏藥一樣黏過來,踢都踢不開,事實上也不等你踢它就爆了,一個個機槍火力點就這樣被它們炸掉,機槍手死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東北虎特種部隊的進攻無疑是緩慢的,但是被他們掃過的地方絕對是寸草不生,只有彈坑無數!

手裡的香煙被揉得粉碎,可是楚雲飛還是惡氣難消。他臭著臉嘀嘀咕咕的誹謗著前指,因為他知道諒山一役將是最後的戰役,打完這一仗就該撤退了,再不上戰場,以後就沒有機會啦!該死的,他讓日本關東軍損失三萬人的目標還差得遠呢,不讓他上戰場,那他怎麼去實現這個目標?

轟!!!

一聲悶響,塵土飛揚。那是閑得無聊的空中突擊師士兵在強制拆除日本關東軍的違規建築,幹得熱火朝天,一大票閑得發慌的傢伙開著坦克四處亂竄,看到土坯房子就直接輾過去,要是堅固一點的。他們就用炸藥炸,反正一幢房子都不能留。更遠一點。更多的士兵正在扒鐵路,把鐵軌拆下來裝車運回國,看他們那個勁頭,拆得比打仗還凶呢。楚雲飛萬分鬱悶:「真沒有想到我一手訓練的精銳居然要改行當城管了1

程輝嘿嘿一笑,不說話。城管是什麼東東他還不清楚,據當年最高領袖開玩笑說,那是我國未來最恐怖的軍隊了,一拳就能砸穿主戰坦克正面裝甲。可以在瞬間扔出比火箭炮團齊射還要密集百倍的磚頭,將敵軍集結地域徹底覆蓋,而且個個駕駛技術一流,可以開著摩托車在任何地形進行高速穿插,將敵軍撞倒撞飛撞暈撞死撞殘撞成白痴撞得不能人道,如果給他們配備一支衝鋒槍的話,他們將在巷戰中成為任何敵人的噩夢……反正挺玄乎。嗯。別說,空中突擊師還真的當城管的潛質。

他慢慢的將肺葉里充滿尼古丁的煙霧吐出來。程輝苦笑:「朝鮮北部現在都快要變成無人區了,按你老人家的建議,大軍一邊進軍一邊驅逐居民,將他們一古腦的趕向南方,搞得南方人滿為患。遍地餓蜉,都成了人間地獄,你還想怎麼樣?」

楚雲飛發狠有捶著地面,說:「我看那個河內,還是太整潔太美觀了!要不我們合夥。繞過三八線直取仁川?」

程輝嚇了一跳:「繞過三八線直取仁川?你可別亂來,這裡頭水深著呢。沒準你這一打,打亂戰區的戰略部署!這個責任你背得起嗎?」

「算了,我也就說說。」楚雲飛並沒有真正的膽量去違抗上級的命令。

「報告1就在這時候,一名通訊兵急匆匆而來:「攻朝總司令部來電,命令空中突擊師和第七、九機動師,繞過敵軍防線,縱深穿插,直撲仁川。」

「不是吧1

「楚兄,你也忒變態了吧1

聽完命令,兩人都同時驚呼了起來,想什麼來什麼啊!這也太湊巧了吧!難道是和司令員心有靈犀,楚雲飛忍不住想到。

三個小時后,空中突擊師和第七第九快速機動師這三支機動部隊合兵一處,浩浩蕩蕩的殺向仁川!而兩個機動師的兩個炮兵團共計六千三百人則成了這支部隊的后腰,他們裝備的最新型155毫米自行火炮和203毫米自行火箭炮將是整個攻擊群的重要火力支撐,用楚雲飛的話來說,等打到仁川,想轟平小鬼子的司令部就看他們的炮兵營了!

當然,空中突擊師的炮兵也不弱,就是沒有辦法像機動師的炮兵那樣做到一劍封喉罷了。用空中突擊部隊去強狗朗匱廈艿某鞘,那是對空中突擊部隊最大的浪費,清楚地知道這一點的楚雲飛不打算再大規模出動直升機了,小鬼子不是一直自稱步兵世界第三嗎?就用兩個機動師跟他們練練!彈藥和油料一直都很充足,至少打平仁川不成問題,既然一切都沒有問題,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干他娘的去!

等到部隊出發了,作為第九機動師師長韓飛和第七機動師師長程輝才明白這小子根本就是早有預謀,他連路線都衙了!輕步兵在前,機械化部隊在後,沿著一條偵察兵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勉強可以通行坦克的林間小路前進。

估計小日本做夢也沒有想到中華軍隊居然敢讓坦克穿越樹林、雪地,不聲不響的插向仁川吧?楚雲飛一再強調行動要保密,不要隨便去招惹零散的日本關東軍,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所以整支部隊乾脆採取無線電靜默,等到了仁川再跟前指聯繫也不遲嘛。

此時三八線戰徹打得難分難解,日本關東軍是寧死也不肯再退一步,而中華軍隊則對三八線志在必得,兩支軍隊在這片紅土地迎頭碰撞,殺得血肉橫飛。

關東軍部隊還組織了數次不計代價的發動反擊,均被中華軍隊粉碎,而中華軍隊每前進一步也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黃百韜對此十分焦慮,因為此時蘇聯人在三北地帶小動作不斷,中華軍隊實在沒有太多的時間跟日本關東軍在朝鮮纏鬥了,必須儘快結束這場戰事,以便集中全力就付北方盟軍的挑釁。

黃百韜一直在研究著該在哪個方向重點突破,以撕開日本關東軍這混凝土一般的防線。有人提出直接用蛙跳的方式將機降步兵整營整營的送進三八線,給日本關東軍來個中心開花,這一方案被幾個軍長一致否決,三八線以北仁川城中還有兩個師團的日本關東軍精銳,不是那麼好打的。再說打到現在,一直當尖刀在用的機降步兵損失不小,不能再讓他們去執行這種高戰損的任務了,會傷部隊元氣的!

其中一個主意最毒,也最有效:給日本關東軍放毒氣!反正日本關東軍在幾天前反攻時也不是沒有用過毒氣,我們頂多也就是回敬他們一下罷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放毒氣……這個嘛,可以考慮,日本關東軍又不是沒有挨過化學武器的攻擊,不差這一次啦f百韜頗為心動,不過當他聯繫帝國國防部的時候,被拒絕了。理由國防部並沒有說明,而黃百韜也只有死了這條心。

不得已,他也只有派出空中突擊師,在兩個機動師的掩護下,循著一條被偵察兵查探出來的小路,直撲日本關東軍的大後方。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無彈窗小說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