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80章崩潰的盟軍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6日 12:14 [字數] 75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乾巴魯的陷落已經成了一場不可避免的悲劇了,在中華傘兵和陸軍合成化機動師強大的攻勢之下,這座孤城已然到了最後的時候。雖然困守在城內的近萬盟軍守軍還在做著最後的抵抗,但誰都知道,這種抵抗已經不在具有任何的意義和價值了。

可是乾巴魯城內,還有一干盟軍指揮官,上至松井石根下至各國軍事主官,此時都被困在城內。而他們的電報發不出去,電話線也全部被切斷小說章節。似忽他們已經消失在蘇門答臘島上,和前方海岸線的防守部隊完全失去了聯繫。

整個蘇門答臘島上,彙集了一百多萬部隊,可到如今,卻一點用處都沒有。中華沒有去和這些嚴防在海岸線上的盟軍死磕,擒賊先擒王,立體投送,斬斷蘇門答臘島上的盟軍指揮中樞。

成百門的火炮將這座已是一片廢墟的城市轟的幾乎是滿是狼藉,整座城市之內根本就無法再能尋得一棟完整的建築物。而空中還不時的有戰鬥轟炸機飛過,雨點樣的投下攜帶著的航彈。

「傳我的命令,告訴部隊,從兩翼壓過去,配合城北方向的二營將敵人向海岸方向擠壓1冒著槍林彈雨、前出到一線指揮的許實佑似乎不顧及那從耳邊咻咻飛過的流彈,指著遠處的煙火生疼之地,對身邊的一營長說到。「不要讓部隊停留下來,繼續向前突擊,掃清殘敵的任務交給三營1

由於城西和城北兩個方向上同時的取得了突破,慌亂不知所然的盟軍部隊只得部分的收縮了他們的防線。可是這樣做已經是太晚了。隨著一個機步連的中華軍隊攻佔了乾巴魯市府附近的要點,整個乾巴魯城內的守御力量已經被完全的切割開來了。所謂的防禦體系完全的陷入在一種支離破碎的狀態之中。而這一切還只是一個開始,悲劇才算是剛剛揭幕。

空襲的壓力給予了盟軍部隊以極大的傷亡,尤其是在乾巴魯市府的戰鬥中,這一點更是讓印尼人付出了極其沉重的代價。由於沒有制空權,所謂的反擊只是一種徒勞的送死行為。而城內大量的印尼人,接連隕落在炮火下。

原本在進攻一座城市時,軍部都會交代小心平民。但此次戰鬥,不知道是軍部忘了,還是故意的。絕口不提這一點。下面的軍官也似忽了解了什麼。進攻起來,絲毫沒有顧忌。

在得知乾巴魯已經大面積失守的消息之後,松井石根已經不止一次的組織反擊。而且這次反擊的力量還是不小,至少有一個步兵師的力量。甚至反擊作戰還得到了大量火炮的支援。

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盟軍武裝的部分作戰部隊還是有著一定軍事素養的。特別是日軍。根本就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勢。

學而不變,是之以呆。儘管日本人擁有著一定戰鬥犧牲精神,可是當中華參戰之後。已經向日本多次說明,獲得一場戰爭的勝利已經不再僅僅是靠勇氣了。論屬世界四大軍事力量,德國軍隊是技術型,玩得便是各種理念、技術模式。俄軍是力量型,直接一熊巴掌拍得對手兩眼金星亂飛。而中華軍隊則是謀略型,所謂『兵者軌道也』。而美國軍隊呢?它們算什麼?此時美國一直都是學生,對戰術戰法還一直在進行摸索。儘管美國是一個善於改變和總結的國家,但是缺少戰爭威脅的美國,在戰術戰法研究方面,落後了世界一大截。在實戰反應方面,差了一大截。

客觀的看法是,乾巴魯市府的反擊作戰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悲劇,但卻也是整個乾巴魯戰役之中,盟軍武裝唯一的一次反擊作戰,也是整個乾巴魯作戰中少有的亮點。

少量的榴彈炮和迫擊炮是整個城市內,盟軍武裝僅存的一點炮兵火力了,能夠從猛烈的空襲和炮擊之中倖存下來,這些火炮本身便也是一種奇了。

特別是美製的120毫米迫擊炮,可是這種火炮的輕便性卻是不錯。炮身置於車軸雙輪運動體上的炮體下架,不僅僅機動性強,而且適合步兵便攜。也正是這種原因,這些120毫米迫擊炮才是得以在中華軍隊的空襲和炮擊之中存活下來。

射程遠、精度高、重量輕,120毫米迫擊炮的優點很是不錯,在幾年前便可以開始生產,從一戰後迫擊炮便被大量裝備到了多國軍隊,這種大口徑的迫擊炮也得到了不少的青睞。而且這種炮管內有40條右旋等齊膛線、炮管外部刻有散熱螺紋、屬於線膛迫擊炮的火炮由於採用迫擊和拉火兩種擊發方式,所以不僅可發射榴彈還可發射許多特殊彈種。

這些120毫米迫擊炮開始轟擊被中華軍隊佔領的乾巴魯市府時,也著實是抖了一次威風。盟軍武裝在炮擊之中拉開他們的反擊作戰序幕之時,先鋒部隊才剛剛攻佔了乾巴魯市府一線,還沒有來得及繼續向前進攻,炮彈便是落了下來。

為什麼盟軍武裝會能夠在極短的時間之內拼湊起一個步兵師的反擊力量?這個問題在戰鬥之初很是困擾了許實佑一段時間。因為從整體的情報資料和作戰過程來看,被困守在乾巴魯城內的盟軍武裝是根本沒有這麼多的機動後備力量的,守御司令部留作為戰略預備隊的那個步兵營已經被數輪空襲給炸得幾乎不再存在了,而這一個步兵師是從哪裡來的呢?難道情報有誤?

情報並沒有任何的失誤,因為對於守御乾巴魯城的盟軍來說,他們的確沒有什麼預備隊了。本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樣的各自堅守著自己的陣地,直至最後被消滅。

可是乾巴魯市府的位置是太過於重要了,這個要點的淪陷直接導致了整個乾巴魯城內的守御力量被中華軍隊完全的切割開來了。各自之間無法相顧。這對於印尼人來說是極其危險的。

於是整個乾巴魯市府附近的守御單位全部被抽調了起來,就這樣七拼八湊出了一個步兵師的力量。不過對於那些盟軍士兵們來說,與其在反擊中被打死,總比如同耗子樣躲在臭烘烘的廢墟之中,直至被中華軍隊打死或活埋要強。至少呼吸的空氣還是很不錯的。

可是事實證明,這樣去做無疑是『飲鳩止渴』,抽出了防禦力量,來搞一次反擊等同於是一次拆東牆補西牆的做法,而且這種做飯在之後的戰鬥之中不但被證明了是無效、浪費有限的兵力的行為,而且還是一次愚蠢不堪的瘋狂。因為正是這次反擊消耗掉了盟軍本就不是很多的力量。從而直接導致了接下來的大潰敗。

不過這個時候。無論是盟軍士兵,還是中華軍隊都沒有考慮到接下來的事情。前者是因為作出了這樣的決定便已經是等同於在做一次賭博,而後者這個時候還搞不清頭緒。

盟軍反擊的炮火的確很是猛烈,好幾門一直都隱藏下來的步兵炮和不少120毫米迫擊炮幾乎是在以最為猛烈的射速轟擊著中華軍隊剛剛攻佔的市府。中華先鋒部隊則不得不匆忙建立陣地。改攻勢為防禦。就地組織抵抗。遲滯盟軍的反擊進攻。並呼叫增援。

身處在指揮車內的許實佑都搞不清這一刻究竟發生了什麼,因為在他的眼裡,盟軍是否尚存在機動預備隊成了一個最大的問題。突然冒出的這一個步兵師是從哪裡來。相關情報急需要核實,同時還要立即組織力量增援先頭部隊。

「其他方向上必須保持足夠的壓力,以增大對小鬼子的壓迫,使得其無法繼續在乾巴魯市府方向形成接應之勢1不管怎麼樣,許實佑是在第一時間內作出了最為合理的判斷,這個時候不管這一個步兵師的盟軍武裝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首先打掉它,才是最重要。

「讓3營2連壓上去,緊急增援1營1連,1營的2連、3連繼續保持原先的進攻1無論如何不能因為盟軍武裝的反撲而遲滯了己方在其他方向上的進攻勢頭,那樣一來,對於中華軍隊來說才是個麻煩。

不管這一個步兵師是不是戰略預備隊,都必須打掉它、消滅它。許實佑立即命令原先作為後續清掃隊的3營派出其作為預備隊的2連,緊急增援1營1連,同時讓機動師派出一部分預備隊前往增援1連的方向。集中一定的優勢兵力,直接在乾巴魯市府的方向圍殲這股盟軍。

叢林集團軍陸航團戰鬥航空營偵攻中隊的四架雌鹿攻擊直升機掩護著六架夜鷹運輸直升機從戰地之後爬升而起,急匆匆的趕往那片煙火裊繞之地。這六架夜鷹所搭載的兩個機動步兵排便是許實佑能夠給前線最大的支持。

而且這兩個排還是師部營的警備部隊,情況不明之下,許實佑說什麼也不會動用作為全團預備隊的機動步兵2營1連。寧可動用肩負著軍事警務糾察和師部警衛任務的警備糾察隊,許實佑也不會冒然將他手裡的最後一張王牌投入進去。更何況,市府方向的作戰也並不是那麼緊急。

不過兩個排的兵力對於許實佑來說,雖是杯水車薪,但也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總比『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要強上百倍了。而這個時候,守御在乾巴魯市府方向的1營1連卻是陷入在苦戰之中。「不惜代價,將盟軍武裝吸引在市府方向。」這是許實佑給1連的命令。

命令雖是有些近乎於殘酷,但1營1連的戰士們也知道,老長官這倒命令其實是在避免部隊遭受到更大傷亡。因為只有將敵軍吸引在這個『魚鬧團里才能夠集中兵力,圍殲反撲的盟軍武裝,而且將敵人吸攏過來,也是更便於發回炮兵和航空火力的優勢。

瓢潑樣的彈雨幾乎將市府大樓廢墟外的那片空地給打得如同沸騰的水鍋一樣,啾啾橫飛的子彈在那狼藉一片的街面之上不斷的濺揚起點點的白煙,交織的火網之間滿是密布的死亡。

中華軍隊雖是遭到猛烈的反撲。但卻是陣腳絲毫不亂,匆匆組織起來的火網頃刻之間便把進攻的盟軍武裝給籠罩在其中。

35毫米榴彈接連而下,轉眼之間便把那片街面給炸得火光四起、濃煙滾滾,而貓身衝鋒的盟軍士兵,有高傲的法國人,號稱紳士的英國人,世界拯救者美國人,也有埋頭猛衝的日本人。沒有例外,在督戰隊下,這些雜亂的反擊部隊。在這片火網之間疊屍累累。火力絲毫不弱於希特勒撕布機的班用機槍狂亂的叫吼聲之中,竄飛的子彈如同一道道火線一樣瘋狂舔舐過那三三兩兩躍進爬行著的盟軍士兵的身體。

連屬機炮排的60毫米迫擊炮更是如同下雹子樣的將致命的炮彈給轟落下來,步兵戰車上30毫米機炮不停的怒吼著,彈起的彈殼「叮噹」作響。到處都是那綻放的火光而騰起的煙塵。沒有能夠想象那是怎麼樣的一種場景。戰爭的狂熱讓所有人都是為之而瞠目結舌。被炮火和殺傷榴彈給炸得血肉橫飛的盟軍士兵躺得滿地都是。

死屍之間到處都可見垂死掙扎著的傷者。他們在痛苦不堪的呻吟著、哀嚎著。呼喚著那些頭盔上塗有紅十字標記的醫護兵,此起彼伏的哀鳴讓所有人都難以去迴避。可是他們中的很多人卻是根本就無法等待來『天使』,因為這些在屍堆之間掙扎的人群儼然成了最好的靶子。

紛射的5.8毫米、7.62毫米子彈、30毫米機炮在人堆之間撕開可怕的血霧。子彈打入人體的悶聲讓人感到那股子從腳底湧上來的恐懼。60毫米迫擊炮彈砸落之處更是一片的血肉飛濺。甚至許多屍體都被翻犁了一遍。而那些堅守在陣地上的中華軍隊依舊在不斷叫罵著、傾瀉來更。哀鳴著的盟軍士兵除了不斷還之彈雨之外,便是匆忙的尋找他們的隱蔽。

一輛被擊毀的輪式裝甲運輸車之後居然躲庇著十來個盟軍士兵,這輛中華的裝甲運輸車是在盟軍剛剛開始反擊之時,被一枚飛竄而來的反坦克火箭彈給擊毀的。不過由於車輛沒有發生殉爆,所以裝甲車的車體並沒有遭到太大的破壞,只是如同一艘擱淺的輪船一樣,癱死在這片街道上的空曠之處。

也正是因為這樣,這輛裝甲運輸車的殘骸才是成了盟軍士兵們的庇護之所。這個街道面實在在太空曠了,除了路邊的一些斷壁殘垣的廢墟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藏身之所,面對著中華軍隊的瘋狂掃射,倒霉的盟軍士兵幾乎是毫無辦法。

不過這樣的隱蔽所更是能夠招引來中華軍隊的火力,本來戰車被擊毀了就已經夠是讓1營1連的官兵們惱火的了。而現在,這些雜種居然還利用己方的戰車殘骸來作為自己的掩護,躲在車體之後,躲避那瓢潑樣而下的彈雨。這怎麼會不能夠讓中華士兵們氣憤的呢。

匆匆調整了方向之後,機炮排的兩門60毫米輕型迫擊炮便是對這輛被擊毀的中華裝甲運輸車開始了炮擊。第一輪的兩枚炮彈都失地了,並沒有擊中這輛戰車的殘骸,不過也是將躲在車輛后的盟軍士兵們給嚇得夠嗆。可是還沒有等到那些倒霉的盟軍士兵作出決定,是否該是離開這個已經很是不安全的『隱蔽地』的時候,第三、第四枚炮彈便落下來。

裝甲車的殘骸被擊中了一枚炮彈,而另一枚炮彈更是直接在車輛后的人群之間炸開,不過這還不僅僅是悲劇,炮兵連的十二門輪式120毫米迫榴炮轟來的一排炮彈才是這些盟軍士兵們的夢魘。將那輛輪式裝甲運輸車直接炸成零件狀態之時,紛落的炮彈也是直接將這些盟軍士兵給吞沒在烈焰之中。

殺傷是極其令人感到可怕的,尤其是那輛輪式裝甲戰車被兩枚120毫米榴彈給直接命中之時,紛飛的車輛裝甲碎片轉眼之間便成了可怕的金屬破片,在四下飛濺之間,這些破片帶來的殺傷效應和那些炮彈皮沒有什麼兩樣,照樣可以使得那些可憐的盟軍士兵血肉橫飛。

作為給予1營1連的炮火支援,炮兵連和1營的重迫擊炮排在戰鬥之中發揮出了極大的作用。那些輪式120毫米迫榴炮與1營重迫擊炮排的81毫米迫擊炮一起,帶給了盟軍士兵們的是如同陷入在煉獄之中的噩夢場景。

合成化的炮兵最大優勢便是能夠在第一時間之內,將步兵作戰單位所需要的炮火送抵到他們所需要送抵的地方。擁有著高度機動性、高射速的輪式120毫米迫榴炮之間便是可以在短短几分鐘之內,對任何步兵所需要的目標進行轟擊。

而機動步兵營的重迫擊炮排更是如此,他們的炮彈永遠都是下屬各連、排最為直接的火力掩護著。雖然81毫米的殺傷效應有限但是其所具有的戰地支援性卻是誰也無法取代的。

幾乎就在此時,機動步兵師支援炮兵營的155毫米52倍口徑車載式加榴炮武器系統也對盟軍武裝的炮火進行了成功的壓制。當第一排155毫米炮彈帶著刺耳的尖嘯從天而落,並炸起衝天而起的火光的時候,一直瘋狂『叫囂』著的盟軍炮兵啞巴了。

火炮一直都是中華的戰場上必不可少的重武器,這種履帶型車載加榴炮,也就是俗稱的自行火炮。這款戰鬥全重達到四十噸的大傢伙。每一架鯤鵬運輸機。也只能一次性運來一輛。

而看到自行火炮的那一刻,所有苦戰中的中華士兵精神開始振奮起來。這東西一出現,就說明,坦克已經不遠了。因為自行火炮。一般都是和坦克部隊一起行動的。

盟軍摳摳搜搜保存下來的火炮。在極其精確的炮火壓制之中。眨眼便是灰飛煙滅,第一輪炮火轟擊的火光還沒有泯滅,第二輪的炮彈便是又一次齊刷刷的砸落下來。

除了120毫米迫擊炮的車軸炮體下架上的橡膠輪胎還在那片煙火之中熊熊的燃燒著之外。炮手已經和他們的火炮一起成為了煙火之中的過去式。

被炸得宛若稀爛泥樣的屍體和七零八落分散的金屬零件似乎在訴說著120毫米迫擊炮根本就不是155毫米榴彈炮的對手,拿著這種不成對比的火炮去和擁有著更大口徑火炮的對手搞火力掩護,壓根就是一種不理智的行為。

然而這個時候沒有誰去估計火炮的殘骸們似乎在想要『訴說』著什麼,對於正陷入在廝殺中的中越兩軍士兵們來說,殺死對方才是最重要的。不過似乎在這一點上,也是中華軍隊更勝一籌。他們本就佔據著地利之勢,而且又擁有著極其強悍的火力和戰鬥意志。

成排的流星雨從夜幕之上劃過,在城南的方向炸起熊熊而起的火光。那是機動炮兵連的那些105毫米12聯裝便攜火箭炮、170毫米8聯裝便攜火箭炮所帶來的『夜景』。從乾巴魯被圍困的昨天起,這些令人感到胃底抽筋的火箭炮就似乎沒有停止過它們的『怪嚎』。沒日沒夜的將火箭驅動榴彈飛砸下來。

而且這些該死的遠程火箭炮都是躲在遠離戰場的大後方,轟擊距離可以達到四五十公里的射程優勢完成可以使得這些『戰爭之神』在遠離戰場的發射陣地潑灑它們的『鋼雨』。

盟軍的災難還沒有結束,在這裡出現了本不該出現了中華皇家空騎兵師的入侵者戰鬥轟炸機,一個大隊的入侵者戰鬥轟炸機它們的精確轟炸,在航空炸彈轟然爆裂而起的火光之間,盟軍武裝的這次反撲完全的陷入到失敗的境地。

儘管軍官們在揮舞著手槍,小日本的軍官也在揮舞著武士刀,告訴著那些膽小如鼠的士兵們「堅決不許後退」,可是一些盟軍士兵已經開始不再理會軍官們的呵斥,而是不斷三兩成群的逃離戰常

而那些試圖維持軍紀的軍官們也是好不到哪裡去,在狙擊手的槍口之下,他們中的盡責者紛紛被飛射而來的狙擊彈給敲開了腦門。膽小的一些軍官也是和那些士兵們一起,開始逃離這片戰常已經有人開始扒下自己的軍服,高舉起雙手,尋求淪做戰俘的生路。

然而對於這些盟軍士兵們來說,這個時候已經晚了。無論是繼續進攻,還是逃離戰場,或是投降成為戰俘,都已經是太晚了。因為中華軍隊根本便是沒有給予他們機會。

許實佑在濟南保衛戰之中的傑出作戰指揮能力再一次的被淋漓盡致的發揮出來,軍校畢業沒多久便是趕上第一次對日戰爭的許實佑並不是和平時期晉陞的那種軍官,而是實實在在從戰火中煉出來的一塊火熱的精鋼。這塊精鋼只要有人想去打造,無論在什麼樣的崗位,他都能夠成為一個好刀刃。

當1營1連遭到盟軍武裝的反撲之時,許實佑並沒有直接增援1連,而是下令1營的2連、3連繼續保持原先的進攻位置,同時讓3營作為預備隊的2連直插盟軍的后翼。直截了當的一刀洞穿了整個乾巴魯市府方向的盟軍武裝的心臟。

因為許實佑知道,就那一個步兵師的盟軍武裝兵力是根本啃不下1營1連這個硬骨頭的。而且無論在炮火還是在空軍對地支援方面,優勢都在中華軍隊的手裡。

而這個時候,配合1連最好的方法,便是直接從側翼位置上鏟斷盟軍武裝力量的根基。也就好比一個大力士,無論他怎麼再有力,只需抽空了他的借力點,讓他發不出勁頭來,那便是了。

而當叢林集團軍陸航團戰鬥航空營偵攻中隊的四架雌鹿攻擊直升機掩護著六架夜鷹運輸直升機在側翼位置上機降下兩個機動步兵排的兵力的時候,整個市府方向的盟軍武裝的反撲便是徹底的崩潰了。

對盟軍來說,這就叫禍不單行。戰場中,再一次傳來的履帶的嘎吱聲,讓人絕望的坦克炮管出現在奔逃的盟軍眼中。在威武的主戰坦克帶領下,後面跟著眾多的傘兵輕型坦克。

這樣的坦克部隊在野戰平原上來看,根本不算什麼。可此時對盟軍士兵的精神意志力來說,這些坦克的出現,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前所未有的超強空地聯合打擊下,盟軍士兵開始崩潰了。除了大量的日本人之外,許多人都開始下跪舉槍投降。

雖說投降的士兵沒有迎來子彈的招呼,但也沒有人去搭理他們。轟隆隆的坦克從這些降兵身邊經過,一個接一個的中華士兵從他們身邊跑過。只留下一個個鄙視的眼神。

面對糜爛的局勢,所有的情形已經很明顯了,大局已去。

當中華軍隊正式將日軍司令部和新東亞大酒店佔領的時候,俘虜營多了許多西方面孔的軍官俘虜。

讓忻可惜的是,他只得到了一把大將的指揮刀。松井石根在他進入日軍司令部的時候,已經自裁。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