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15章激戰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9日 21:14 [字數] 76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東海艦隊母港,琉球軍事基地內。

一支特別的小隊剛剛結束了一天的訓練,隊員們洗簌過後,正聚集在放映廳內,看著最近從軍中放下來的一些紀錄片。

王天助秘指了指電視上正在播放的錄像:趁著二戰的開始,印度洋上海盜開始趁火打劫,特別是在馬六甲外海域。一個月前,曾發生一起海盜佔領中華貨船的事件……

肖密搖搖頭笑道:「這種事在以前每天會發生,每個國家的貨船都被搶過。再說了,就算髮生了這樣的事情,難道會派我們小組去嗎?這概率低的很。」

王天助卻搖搖頭,說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自從戰爭爆發后,戰爭的形態也發生一些轉變,要不然我們在幽靈待得好好的,怎麼會被轉到東海艦隊,還不為了執行一些特種行動。再說了,我們的拿手本來就是劫船和反劫船。放心吧,有我們出場的一天。有時候我就經常在想,等我們那一天退役了,也去當個海上俠盜,專搶美國佬和小鬼子。然後把打劫到的錢財,分給那些已經不在的戰友家中。」

王天助話音剛落,放映廳內的電話響了。

肖密接過電話,不一會他搖頭笑道:「你這個王天助,我說你小子怎麼跟算命先生似的?以後我們不幹了我就跟著你去到處算命好不好?搞什麼劫船,當算命先生,絕對比海盜賺得多。」

王天助聽出了他話的意思,他眯著眼睛問道:「是不是我們有活幹了?」

咳咳!肖密故意咳嗽提高一下語調。「東海艦隊司令部說讓我們準備一下。等下任務就會有專人來下達。」

「哈哈,我就說嘛!世界這麼熱鬧,這麼能把我們忘記了呢1肖密說完,王天助就叫了起來。

很快,任務簡表下來了:青花魚小隊全體成員一起出動,馬上登上直升機,趕往艦隊所在地,接著在艦隊中換乘直升機繼續前往目的地。此次行動目標,一艘中華國產老式貨輪,船上船員未知。武備未知。你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控制全船。不能讓兩個目標人員出現任何傷亡。行動要做到隱蔽再隱蔽,盡量在對方發現你們之前,就把局面控制祝

青花魚小隊收拾完畢自己的作戰裝備后,快速來到機常登機完畢后。在大型運輸直升機的運送下。朝著南方海域前進,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海面上。

按照慣例,作為青花魚小隊的小隊長肖密正在飛機上做戰前情報分析。手頭上的資料有限。只有一些簡單的線索,還有幾張目標輪船的剖面圖。

「行動依舊訓練的原樣,我是行動指揮,王天助是副指揮,第一小組……」

「經過確認,此次的目標有華人,也很有可能有日本人。而我們的終極目標就是控制華人,逮捕華人,然後消滅日本人,當然能夠全部活捉是最好的。」

肖密說完,拿出兩張照片,照片上正是姓李男子和姓王的男子的樣貌。

「記一下他們兩個的體貌特徵。可能他們和現在的樣貌有一些差距,因為這是當初他們在註冊船隻海運時留下的相貌照片。那艘船就是他們所擁有的,根據調查,兩人都在這艘船上。目前,帝國已經懷疑,這兩人已經投靠了日本人。有足夠的證據表明,這艘貨船干過一些走私的勾當,走私的目標就是日本。」

「有問題?」

王天助舉手打斷了他的講話:「那船上到底有沒有日本人?」

「情報來源不精確,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

肖密說完,看了眾人一眼繼續說道:「敵人的數量和武器情況我們都不清楚,但是不排除對方擁有重武器,所以,在行動時,大家要格外的小心。還有其他問題嗎?」。

「沒有了。」

「很好,都好好休息一下。」肖密說完,拿出自己的一把改裝過的四菱軍刺輕輕才擦拭著。

這時候旁邊的王天助忍不住湊過腦袋,小聲詢問道:「老肖,很奇怪,目標的旁邊不是有我們的軍艦在,直接叫軍艦把他們都繳械了,這不是更快嗎?」

「你沒有看到我們命令中,強調了活捉,要是軍艦大搖大擺的上去,或者有什麼異常的舉動,刺激到對方,導致對方狗急跳牆,那該怎麼辦?要清楚,他們此刻是在茫茫大海上,要是讓他們知道怎麼樣都是死路一條,那事情就糟糕了。」擦拭著軍刺,肖密淡淡的回答道。

「哦。」王天助也不再說話。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乘坐的直升機很快就來到了太平洋上東海艦隊中的旗艦大漢號上,沒有一刻的停留,換乘另外一架夜鷹運輸直升機,繼續朝著目標前進。

此時時間已經到了凌晨,正是一天當中,人最困的時候。漆黑的貨輪船頭甲板上,突然冒出兩個黑影,船頭貨物堆積的陰影中,兩個黑影翻身上船。緊接著又是兩個黑影,同樣的地方,同樣的黑影。十二個青花魚小隊成員已經全部上船,至於他們乘坐的直升機,為了不被發現,在船道前給他們放下后,便離開了。

一行十二人悄悄的在貨物中小心前進,此時,在他們眼中,已經出現了不少在船上走動的人影。並且開始有人影在朝他們接近。

肖密聽清楚了,這次來的是兩個人,看來他們都是兩個人一隊。

腳步聲越來越近,看來是往這裡來的。肖密把手裡的軍刺握緊,警惕地聽著外面的動靜。

貨物堆積的拐角中,一個提著強光手電筒的人轉了過來,接著令一個人也走了進來。兩個人一前一後。顯得很放鬆。

肖密猛的上前,左手一把攥住後面那個人的脖子,右手捂住他的嘴巴。那人顯然是訓練有素,他在被鎖住喉嚨的時候,立刻把脖子往下縮,用腳踩向下想要踩住肖密的窩。

可惜沒踩到,他的掙扎就要驚動了前一個哨兵。王天助看后,也急忙出手,手上的匕首直接貫穿對方的咽喉。

肖密這時猛的用力,只聽見「嚓」一聲脛骨被擰斷的聲音。那人就像一團棉花一樣癱軟在肖密的懷裡。不一會,他聞到了一股難聞的臭氣,他知道那人已經死了,這是他死前大小便失禁的表現。

前面那個哨兵在此時也被王天助解決。屍體被快速的隱藏起來。這一次。肖密失手了。他本來是要敲暈對方。但對方的身手出乎了他的預料,他失敗了,在發現身形不是目標的身形后。他下了毒手。

隱藏好兩人的屍體,一行十二人正是分開,從船首兩側,搜索前進。

剛剛小心走出了拐角,迎面而來一個手持一把王八盒子的平頭看到肖密后,愣了一下。在他反映過來后,已經晚了,肖密雙腿一用力,一下竄到他面前,瞬間,他的左手就已經攥住了那人手裡正欲擊發的手槍,他用腦袋狠狠地撞擊了那人的鼻樑,那人覺得一陣暈眩。此時,肖密把右手的軍刺橫過來,向那人的太陽穴扎去。力道不小,軍刺扎進了那個平頭的腦袋裡,平頭像一堆軟泥一樣癱倒了下去。

「啪啪。」兩聲槍響打破的此刻的黑暗,很快,在另外一邊就出現了一陣激烈的槍聲。

「該死,怎麼會暴露。」肖密暗罵了一聲,收起軍刺,拿出自己的突擊步槍,他清楚,這場任務在一開始時,就已經可以說是失敗了。因為他們的行動已經暴露。

激烈的槍聲不單單引起了警覺中的春山二苟和小泉蠢一螂,也驚動了船隊和護航巡洋艦編隊。

「趕快靠上去,命令所有的士兵,拿起步槍,準備登船戰鬥。」巡洋艦編隊指揮官許偉也知道青花魚小隊的任務,雖然他不清楚為什麼青花魚小隊會暴露,但此時已經不重要了。擺在眼前的是,必須要儘快控制局面。

「通知以他貨船,不要慌亂,繼續前進。」

渦輪增壓,兩萬多噸的巡洋艦煙囪散發出一股黑煙,轉舵,快速朝著貨輪撲去。

而在貨輪上,已經拿出武器的春山二苟和小泉蠢一螂正在船長室朝著貨輪的船首望去。而姓李的男子和姓王的男子,此時正蹲坐在船長室中。

其實在姓李男子從巡洋艦回來之後,身為一個老特務的春山二苟開始做著準備。這艘船,必須全部由他來控制,華人他打心底信不過。本著這樣的思想,在他放出藏在船中的特務時,這艘船已經被控制住了。

那些毫不知情的華人船員都被集中看押起來,而那兩個漢奸則是被嚴令在船長室內,一刻都不能出去。

這才有青花魚小隊上船后,遇到的巡邏隊伍,也才有人敢拿著手槍巡邏。

「你親自去,快點決解他們。」春山二苟對身邊的小泉蠢一螂說道。

看著離開的小泉蠢一螂以及遠處靠近的巡洋艦,春山二苟清楚,原本的擔心已經變成了事實,不過他沒有多少怨嘆,因為這樣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除非聯合艦隊就在他們身邊,否則這裡就是他們的墳常

死,在春山二苟來說,不可怕,只不過是有遺憾而已。眼見美好的前途就在眼前,但他已經沒有機會去享受了。

不過他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人,就算是死,他也不會真的去自殺剖腹,而是拉著敵人的一起死。並且,有一件事情,需要他現在去辦。為了梅機關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情報網,他必須要把船長室的另外兩個人解決掉。

來到蹲坐在一角的兩人身前,在兩人疑惑的眼中。抬槍射擊,子彈將姓王男子的頭部貫穿,微熱的腦漿和血水從彈孔中噴出,帶著恐懼和不甘的雙眼,倒下了。

「太君,饒了我吧,我不要錢,我把自己的積蓄都給你。放過我吧-」姓李男子心臟狠狠一跳,急忙撲過去。保住春山二苟的雙腿,也不管春山二苟身上沾滿了姓王男子的腦漿和血水,使勁的求饒道。

「李桑,你們的死都是你一手造成的,要不是因為你被中華海軍看出了端疑,其實你們都不用死的。不過…」說到不過兩字,槍聲再一次響起,子彈從姓李男子的後腦貫入,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春山二苟沒有任何的停留,奔出船長室。朝著下面激烈的槍戰位置跑去。他沒有選擇任何的逃跑手段。因為這片海域,就是給他一艘軍艦,他都跑不出去,任何逃跑手段。都是白整。

船中的戰鬥異常的激烈。並不清楚目標已經死亡的肖密抱著自己的突擊步槍正猛烈的噴著火舌。他的身後。肖密和王天助以及另外四個隊員擺成一個雙箭隊形向前攻擊前進。

「十點鐘方向,四個敵人,快點解決他們。」到現在,肖密已經沒有想到什麼任務了,此刻他們只有儘快幹掉所有的反抗力量。反正對方是手持槍械的敵人,絕對不會有誤殺無辜的出現。

「靠近我,形成交叉火力,壓制對方。」這是對王天助的說的話。

噠噠噠!肖密和王天助此時接近敵人只有十幾米,開到最高射速,兩把突擊步槍形成一個交叉火力,子彈打出一個個長點射。最高射速的突擊步槍射速極快,短暫的時間內將一個彈夾就打了一半,地上散落一地的彈殼。三個剛剛要冒頭還擊的日本特工,直接被打成了篩子。

「左翼清除!安全1肖密平端著突擊步槍,對著後面報告。

「右翼清除!安全1王天助報告。

聽到身為尖兵的正副隊長的安全報到后,後面的隊員到了交戰區。

砰砰!看到隊員上來,肖密還沒開口布置下一步的命令,急促的槍聲就響了起來,兩顆子彈貼著他的頭皮飛過來,肖密立刻縮了回去,子彈遇到艙門彈跳起來,一顆跳彈蹦到了王天助的耳朵上,脖子被擦了一個口子,滾熱的鮮血順著脖子流了下來。

「媽的,差點讓這些王八蛋給老子爆頭了?」王天助罵的同時,手裡的突擊步槍已經推上了槍膛,幾乎同時,他對著開火的方向打出去一個短連射。

「貼近,快速消滅對方。」肖密一邊還擊一邊大喊。

他們前面,近十個特工排成一個縱面的進攻隊形向前進攻,清一色的百式衝鋒槍,火力很強勁,幾乎沒有間歇。駕駛室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挺九九式輕機槍已經架到了那裡。機槍突突的吐著火舌,子彈如下雨一般落下來。

子彈里啪啦的射來,打得船體火星飛濺,壓制火力讓肖密他們抬不起頭來。那些雇傭兵們趁機向前躍進。

肖密側過腦袋,用手裡的突擊步槍還擊了一下,可一會就打出了一個彈夾。

這時,進攻的日本特工變換了隊形。

他們分成了三個小組,第一組四人正面接戰,兩側各有兩個小組分別朝兩翼前進。第一組的四個人減慢了行進速度,依舊在原地不斷射擊,以便提供壓制火力。

第二組的幾個特工迅速補上,接著又立即分開兩組越過第一組的四個人,前往支援原先前往兩翼的第一組人員,第三組人員補上第一組接戰位置后,立刻頂補第一組最早接戰的兩人,他們補充兩翼的火力。

「媽的,趕在關公面前耍大刀,還想要三面攻擊1肖密大聲叫道,「命令狙擊手和機槍手開始還擊,給我教一教這幫孫子,這樣的戰場下,該怎麼打。」

另外一組隊員已經準備好,在暴露的時候,他們已經按照指定的戰術戰法,不需要命令,便找到了自己的合適的戰鬥位置。一挺班用機槍被架起,兩把裝有紅外夜視狙擊步槍。

配合夜視觀察手,在班用機槍時不時曳光彈的引導下。突擊步槍和狙擊步槍強大的火力便正式發揮出來。三十發的彈夾一個接一個,密集的子彈朝著正在轉變陣形的日本特工撲去。

「打掉對方的機槍。」肖密再一次開口道,不過這一次是對身邊的王天助說的。

「看我的。」王天助應了一聲,半跪在地上對著正要對他這一面前進的人一陣射擊,槍的后坐力震得他耳朵上的傷口一抖一抖,鮮血又流了出來。但這毫不影響王天助的槍法,他抬手就是一槍,一個傭兵當場被打爆腦袋,猛的一下子栽倒在甲板上,險些絆倒了後面的那個人。

隨後。王天助快速轉換扣動扳機的手指。放在了突擊步槍下榴彈發射器的扳機上。對著貨輪駕駛室上的輕機槍,扣動了榴彈發射器的扳機。粗大的火光從槍頭部位一閃,榴彈被射出,瞬間貨輪駕駛室上。便發生了猛烈的爆炸。爆炸是位置正好是剛剛特工輕機槍的所在。

端掉了日本特工的輕機槍。青花魚小隊進攻起來就順利了很多。很快。他們已經推進到貨輪的中間部位。

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沒了一挺輕機槍,可還有另外一挺。在貨物堆積上。同樣是一挺九九式輕機槍被加起來,擋在了肖密等人眼前。

不過,事情和之前又有一些不一樣,之前對方處於高位,居高臨下,機槍手的位置比較靠近裡面,下面的人很不好瞄準。但眼前的這一挺輕機槍就不一樣了,直接放在貨物上,展現密集火力的同時,這個機槍手也被死神盯上了。

砰砰砰!三發子彈旋轉飛出槍膛,鑽進那個機槍手的腦袋裡,機槍手當場倒下去,灰白的腦漿濺的到處都是。

肖密看到距離對方已經不遠了,一把扔出一個破片雷,轟隆一聲,手雷雖然沒殺傷敵人,但卻迫使前進的幾個特工倒。

利用這個間隙,肖密和王天助一躍而起,衝出貨物掩體。兩支突擊步槍吐著火舌組成一個扇面,幾個倒還沒來及反應的特工被當場打死。

一個特工倒射擊,一個短點射,一發子彈打在肖密的左臂上,他的胳膊上被帶出一個雞蛋大小的肉塊。

肖密左手忽然失控,他還沒來得及栽倒,王天助就沖了出去,「啪啪」連續射擊,幾發子彈旋轉鑽進那人的腦袋,那個特工的腦袋爆出一團血花倒了下去。後面的青花魚其他隊員則是快速的跟進,佔據有利的射擊位置。

幾個特工看勢頭不對,變掩護邊向後面的船艙里撤退。肖密可不想放過這樣的機會,忍著左手的劇痛,半跪在地打出一個短連射,子彈呈一個扇面飛了過去,三個人先後被擊中,那幾個雇傭兵接連著踉蹌倒了下去。

王天助天助快速跑過去,拿著給這些人一個個挨著補槍,那些特工的腦袋上挨個爆出一個個血花。

「老肖,甲板都清除了1王天助收起手槍,指著肖密的傷口,「你沒事吧?」

肖密看了一眼肩膀的傷口,「沒事,止住血就行了。」

「我看你在抖,是不是失血多,導致體溫下降啊?」王天助問道。

「我沒事,失血過多的人都會覺得冷,現在止住血就行了。百式衝鋒槍,還真他嗎是小鬼子,一定要好好算這筆賬1肖密咬牙說道,疼是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對小日本的殺意。

就在這時候,黑暗中的樓梯下,閃出一個黑影,對這半蹲著的王天助就是一槍。恰好,此時的王天助剛好要起身,原本瞄準腦袋的一槍,打在了他的胳膊上。好傢夥,正副隊長都傷在手上。

「混蛋。」

「砰1

還沒有等轉身過來的王天助把偷襲著幹掉的時候,在後面的狙擊手已經替他效勞了。而且使用的還是一把反器材狙擊步槍,威力巨大的狙擊步槍子彈,直接把那人的腦袋轟沒了一半。從半個腦袋中,隱約可以看出是小泉蠢一螂的樣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隱藏在暗中還不只是小泉蠢一螂一人,春山二苟也正好藏在這裡,看到自己帶來的特工都完蛋后,就連沒了半個腦袋的小泉蠢一螂也倒在了自己的腳下。

怒由心生,憤怒的他,直接閃身出來,對著剛剛轉身過來的王天助抬手就是一槍,這一槍不偏不倚剛好打在了王天助的肚子上。

春山二苟看到得手的時候,正想繼續將手槍對向肖密的時候,只見漆黑中,一個快速消失的輪廓一閃,一把四菱軍刺直直的貫穿了他的腦袋。春山二苟挺屍倒下,他的手槍只射出了一顆子彈而已。

肖密出手了,他直接甩出了自己的軍刺。在小泉蠢一螂被幹掉的時候,他就拔出了軍刺,沒有想到還有一個人,正好隨手將軍刺甩出去。

「老王,沒事吧1用右手扶起王天助,肖密急切的問道。

「沒事,沒有傷到要害,幾個月後,老子還是一條好漢。」王天助很虛弱的說道,那槍打到了他的肚子,不過沒有傷到他的要害部位,短時間內說不上致命傷。

這時候,其他隊員也都過來了。留下兩個為肖密和王天助做止血的處理,其他人繼續執行清掃任務。

而此時,巡洋艦已經到達這裡,二三十個海軍士兵拿著武器,登上了這艘貨船,配合青花魚小隊,做最後的清掃任務。

「趕快把他們兩個送到軍艦上的醫療室。」踏上貨輪的許偉看到王天助和肖密的狀況后,立即命令道:「命令軍醫,馬上準備手術。」

許偉和肖密被送走了。不過許偉並沒有離開,此時,船上已經沒有戰鬥了。

「報告艦長,在多方的搜查下,在最底層的船艙中,發現了十幾個被關押起來的華人船工,目前他們已經被控制起來。」

「報告艦長,在船長室內,發現兩具屍體,其中一具是本船的船長。」

「報告艦長,在一個秘密艙室內,發現一個大型電台。」

兩聲緊接的報告聲,讓許偉有些無奈,到底還是死了。

「把船上的屍體都好好保存起來,拍照記錄。還有立即將這些船員和那個電台都送上軍艦看管,給吃給喝不要怠慢。」

許偉做完最後的交代,踏步來到一具頭上插著一把軍刺的屍體前,連看都不看一眼對方死後瞪大的雙眼。伸手在對方身上一通亂摸,隨後在對方的上衣兜里,掏出一本綠色的小本子,小本子上,還著一朵菊花。

「日本帝國梅機關作訓部主任,春山二苟。」

ps:多寫了一千字,今天一萬六,感覺好累。明天還要上班,暈死了,不想繼續碼字了。從早上十點到現在,還沒有出去吃飯過,肚子已經抗議好幾次了。算了,明天的更新,等明天晚上下班后,再來做打算。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