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14章試探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9日 21:14 [字數] 661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中華、日本乃至於全世界的媒體,此刻都已經被中華和日本公布的消息填得滿滿的。

先是日本偷襲中華的攻擊艦隊,接著是日本聯合艦隊被中華戰機狠揍了一頓。

兩個國家,兩個不同的消息,但消息的矛頭都指向了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的死牙了還是沒有死。

這在日本國內,已經成為了一個最主要的話題,這和山本五十六在日本地位有些息息相關的聯繫。在絕大多數的日本國民心中,日本有三個人,一個自然是天皇裕仁,餘下就是東條英機和山本五十六。

這三人可以被稱之為日本的三根頂樑柱,撐住了日本擴張天空。但如今其中的一根頂樑柱危險了,到底是倒塌了還是沒有倒塌了,已經成為了日本國民最為關心的話題。

反之,日本聯合艦隊突襲中華攻擊艦隊的事情,反而不受太大的關注。就連日本聯合艦隊旗艦大和號都被擊沉了,這場戰鬥日本已經站不上勝利者的舞台了。就算是中華攻擊艦隊被打殘了,但日本艦隊卻是連旗艦都被擊沉,旗艦一沉,本身就是一種極大的失敗。說是功過相抵,已經是對日本一種很大的安慰。

要是確認了山本五十六已經陣亡,那對日本來說,這場和中華展開的海上較量,日本就是失敗的一方。軍艦沒了可以再造,但是山本五十六這位被日本國民譽為大和英雄的海軍大將,死了就是死了。對日本國民的打擊,也將十分沉重。原本被提起來的軍心和士氣,也會再一次受到打擊。

憤怒:作為日本最強軍事實力的聯合艦隊,其旗艦大和號被擊沉了。擔憂: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到底是生還是死?報復:日本民眾已經開始聚集起來,準備要求軍方擴大對華戰事,給日本國民一個交代。醒悟:當他們的聲音被戰爭的口號淹沒的時候,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而在中華大地上呢?當晚上的新聞播出后,中華大地沸騰了。不管是北方在家中享受著暖氣看著電視的百姓,還是南方一天勞作下以電視節目放鬆的百姓,中華大地上。到處都是議論的聲音。到處都是聲討的吼叫聲,到處都是請戰的聲音。

憤怒:憤怒日本賊心不死的舉動,為攻擊艦隊死傷的海軍官兵而憤怒,為小日本的小人行徑而憤怒。

擔憂:為陳紹自己的決定而擔憂。為參軍的兒女而擔憂。為千千萬萬子弟兵而擔憂。

報復:必須狠狠的給小日本一個疼痛的教訓。進攻聯合艦隊還遠遠不夠。

……

總之,不管是中華還是日本,國內聲潮一聲接一聲。日本鬼子特有的稱呼,也正式出現在中華大地上,此刻,華人口中已經沒有日本人三字了,以後就是日本鬼子或者小日本鬼子。以至於演變成美國鬼子,紅毛鬼子,英國鬼子,這大概就是所謂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在華人百姓口中,同盟國聯盟已經成為了鬼子窩了。

而中華和日本的這些事情,也在世界上引起了極大的反響。

同盟國是看到了日本的決心,在癱瘓的羅斯福主持下,美國開始決定對日本進行最大力度的援助,日本要什麼,美國就給什麼。計劃中的在日本本土駐紮超級空中堡壘轟炸機的決定,也開始在落實。不但如此,美國也將自己的國內的大量最新研究成果,決定最先提供給日本軍隊。同時為了因對中華在太平洋上戰事的擴大化,美國已經恢復元氣的太平洋艦隊,將不日出航,前往西太平洋和日本聯合艦隊匯合,組成一支聯合作戰的艦隊群,共同應對中華的海軍壓力。

美國的反映,日本最大的戰略意圖已經達到了。

陸地方面,同盟國成員國蘇聯也是一改前態,原本對日本不冷不熱的態度也是大為改觀,開始主動和日本陸軍聯合,共同組建防禦線,制定對雙方真正有益的共同進攻防禦準則。蘇聯人口中暫時沒有出現所謂的歸還佔領區,表現出一副真心合作的態勢。

印度盟軍主力,也開始對被中華的佔領的西緬甸一線,對中華的防守部隊展開更加猛烈的攻勢,企圖援助被中華陸軍包圍的清邁。

日本此舉大力調動了同盟國的戰爭積極性,一些原本消極防禦的部隊,也開始轉入了進攻狀態。這不管是對中華還是德國,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然而在中東地區,也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變化,沙烏地阿拉伯正式同意加入同盟國陣營,開始對和中華有著曖昧關係的伊拉克展開初步的軍事行動。作為世界第一的石油王國,沙特此舉也讓同盟國各成員國大受鼓舞。中東戰事,被點燃了。

——————————

可不管世界再有多大的改變,都和一個人沒有關係。在聽到護航巡洋艦編隊發來的無線電電報時,姓李的男子沉默了,他忍不住把目光放在了春山二苟身上。心中泛起無邊的恐懼,他很害怕,害怕自己的事情東窗事發,這是中華海軍來找他算賬來了。可說到底,以前幫忙日本偷運東西的事情不算,這一次他根本不知道做出了什麼對不起中華的舉動。

可是,之前,每一次看到春山二苟興奮的神情,他便已經猜到,此行神秘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而且能讓春山二苟如此的興奮,恐怕在中華那裡,真的不是一般的壞事。所以,他害怕了,恐懼了,生怕被抓回去審判,生怕死後永遠背上一個漢奸的罵名,最讓他不甘的是,投靠了日本人,到現在儘管金錢已經得到了不少,但他到現在從來沒有好好享受過一次有錢人的生活。因為他根本沒有那個心情去想那些事情了。每一次回到家裡,都是擔驚受怕,生怕警察會出現,將自己帶走。

剛剛他也聽到了廣播,也知道中華攻擊艦隊被襲擊,當他聽清中華艦隊的位置時,他明白了很多。可正是由於他想到了很多,此刻面對中華護航編隊的召喚時,他感覺自己的雙腳已經快不聽使喚了。無邊的寒意,佔據了他的身心。恐懼讓他腦海一片空白。自然的,他便把目光望向春山二苟,希望他給自己指出一條明燈。

此刻他心中最想聽到的是,不要去。開船離開這裡。他實在是找不出一絲的勇氣。單身登上中華的軍艦。

「記住我們之前的計劃的那樣。李桑,不要擔心,大膽的上去。只要你表現得足夠的鎮定,什麼事情都沒有。」壓下心中聽到聯合艦隊被攻擊后產生的怒火,看到姓李男子一臉蒼白,有些哆嗦的雙腿,春山二苟心中十分的不屑:垃圾就是垃圾,怎麼扶持都是垃圾。早知道真該把他們都決解了。

春山二苟很清楚,必須有個人去面對中華海軍,這個人不可能是他自己,因為他不會親身犯險。也不可能是小泉蠢一螂,因為他也不是一個合適的人。最合適的還屬這艘船真正的船長,誰知道冒牌一個會不會被識破。現在什麼事情還不清楚,要是因為自己的決定,反而暴露了自己,那豈不是最大的笑話。

也不難怪春山二苟會有這樣的想法,凡是看到此刻姓李男子的樣子,都明白,以他這樣的狀態,去面對軍人,簡直就是不打自招。可春山二苟也沒有辦法,難道要駕船逃離,別說是這艘破船了,就是一艘完好的日本驅逐艦,他也不敢這麼做。中華驅逐艦的速度,很快就會追上來,到時候真的不死也沒有辦法了。

春山二苟想來想去,還是必須由姓李的男子上去。大不了一旦暴露,就採取玉碎的辦法。

「可、可是春山閣下,我、我一個人上去,要是我、我回不來怎麼辦。」此刻,姓李男子講話的聲音都在哆嗦,也開始變得口吃起來,一句話講得斷斷續續。

「啪啪。」春山二苟拍了拍他的肩膀,忍住扇他幾個耳刮子的衝動,裝作和顏悅色的說道:「李桑,不要擔心,我們的事情絕對不會被發現的,你完全沒有必要擔心,只要你能夠鎮定下來,便可安然回來。再者說,我們現在還不清楚他們叫你過去做什麼,有什麼可擔心的。」

「可…。」張了張嘴,剛蹦出一個字的時候,接下來的話還沒有等姓李男子說出來,就被春山二苟打斷了。

「如果你不能鎮定下來,我就來幫你。」春山二苟已經失去了繼續聽他廢話的耐心了,要是眼前這個男子還表現出一副恐懼的樣子,那他會毫不猶豫的在這裡將他解決了。因為帶著恐懼的情緒上到中華的軍艦上,絕對會將他們暴露在中華海軍眼中,所以,他寧願將他解決了。

「不、不,我自己來。」看著春山二苟危險的眼神,姓李男子心中寒意加重了不少。他哪裡敢讓對方幫忙,到時候一幫還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

春山二苟沒有再說話,船長室裡面,原本也有些害怕的姓王男子,聽到春山二苟的話,也是身心一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姓李男子的面容也沒有那麼蒼白了,神色中的懼意也消退了不少。

「這樣還差不多,你要記住,任何時候平靜的面對,鎮定的回答,才是你活下去的最好保證,我可不希望讓你真的下海去餵魚。」春山二苟不忘提醒了一句。

「我明白了,多謝春山閣下。」姓李男子開口道。此時的他,已經恢復了很多了。

「去吧!我等著你安然回來。」

姓李的男子出現在貨輪的甲板上時,一艘小艇已經在那裡等他了,爬下繩梯,拉著他的小艇在波濤中快速朝著前方一艘新型的省級巡洋艦而去。

當姓李男子下到小艇上時,春山二苟這時候突然想到,要是對方一上去就把自己供出來。那該怎麼辦。而且姓李那個傢伙,還知道一兩個其他為日本做事的華人漢奸,到時候一旦讓姓李男子供出他們,那中華很有可能就是一抓一大片,到時候日本梅機關在中華髮展出來的絕密情報網,就很有可能被中華一舉端掉。

可是現在姓李男子已經登上小艇,還是一艘從軍艦上下來的小艇,小艇上的駕駛員是一個中華海軍士兵。春山二苟已經沒有辦法把對方叫回來了。

不過,春山二苟也只是有一點小小的擔心。在他心中,世界上有三種人最好控制。一種是貪財的。一種是貪圖美色的。一種就是怕死的。

而姓李男子就佔了其中兩個,並且春山二苟一早就看出來,怕死才是他的真正本質,貪財只不過是他的貪念在作祟而已。他相信。有九成機會。姓李男子絕對不敢把事情抖摟出去。因為他怕死,抖摟出去,怎麼樣都是死路一條。

當龐大的軍艦越來越近。姓李男子的心裡也快被提到了嗓子眼,雖說之前他已經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但此時緊張和恐懼再一次的滋生出來,佔據了他的身心。

有些哆嗦的爬上巡洋艦的繩梯,或許在外人看來,有些哆嗦的步伐是因為冰冷的海水和呼嘯的海風,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是看到了艦上那些巨大的主炮和各種武器系統。最讓他害怕的是,艦上的海軍士兵身上的突擊步槍。

在士兵的帶領下,他來到了巡洋艦的建橋上,在指揮部的門口,一個中華國防軍海軍上校已經在那裡等他了。

「你就是後方貨輪的船長?」許偉面無表情,聲音也不含任何的感情。

他是這支護航編隊的最高指揮官,從他接到國防部的一紙電文後,就在考慮該怎麼樣去試探對方。明面上的調查,要是冤枉了好人,這有些不好。所以,他選擇了試探,並且是讓對方的船長來到自己的大本營,看看對方有什麼反映。

這裡距離馬里亞納群島不遠,真正可疑的船隻便是那艘半途加入船隊的老式貨輪,和國防部發來的狀況完全符合。

作為中華海軍的一員,他也十分清楚攻擊艦隊此時的狀況,和所有的國防軍士兵一樣,對小日本充滿了憤恨。當他知道這裡面很有可能會有帝國的敗類參與時,特更是怒火叢生。誓要為戰友們討回一個公道。

「鄙、鄙人姓李,見過長官,鄙人正是後面那艘貨輪的船長。」姓李的男子還是有一些害怕,剛剛開口就有一些口吃。

「你很冷嗎?」。看著雙腿有些哆嗦的姓李男子,許偉眉頭一皺,出聲道。

「不、不冷,只是老毛病犯了。」姓李的男子急忙說道,因為他此刻還穿著一身厚厚的棉衣,說冷有些說不過去。

「什麼毛病能讓你哆嗦成這個樣子?」許偉一點都沒有打算停下這個話題,眼睛死死盯著對方。

「是、是一點小毛病,不礙事的,一會兒就好了。」姓李男子強忍著心中的懼意,不敢和對方對視,將眼睛轉到別的方向,出聲道。

「那就好,你知道我現在找你來有什麼事情嗎?」。看著對方言辭閃爍的樣子,雙眼提溜亂轉,許偉心中暗道:難道真的是這人?

「還不知道長官喚鄙人來做什麼?」姓李男子急忙反問道,同時心中也在不斷的祈禱,千萬不要問道那裡去。

「我想知道,為什麼你們一直吊在船隊的後面,而不進入我們的包圍圈,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海上到處都是潛艇,不進入我們的保護圈,難道你們想要成為潛艇攻擊的目標。」邊說,許偉邊把注意力放在的對方的臉色上,當他看到對方的神情隨著自己的話語,僵硬的表情逐漸露出喜意的時候,許偉已經可以得出一個結果,對方心裡有一隻鬼,而且還不是一隻小鬼。

「不好意思長官,是我們輪船的速度本來就是這麼多,因為動力系統的老化,更夠堅持在海上航行,已經很不容易了,我們也是極力跟在你們船隊的後面,也十分害怕自己掉隊。」姓李男子開口道。此刻他心安了不少。

不過,他的話音剛落。許偉並沒有說話,而是拿出自己的手槍,「嚓」拉開保險,他的身後也閃出了兩個手持突擊步槍的水兵。三人都沒有把槍指向姓李男子,只不過三雙眼睛都死死的盯著姓李男子的眼睛。

特別是許偉冰冷的眼中涌動著一種看著死人的殺意,更是讓姓李男子看著為之膽寒。這是一雙從戰場上鍛煉下來的眼睛,帶著冰冷的殺意。姓李男子根本不知道出現了什麼狀況,心中寒意湧現:為什麼已經要轉變的形式,發生了這樣的突變,為什麼對放會有這麼大的反映。還將槍都拿出來。難道這條老命這的要在這裡結束不成。早知道。當初就別這麼貪心,小康生活已經很不錯了,為什麼還要去追求什麼貴族生活,真的是財迷心竅。

此時他的心中有無數的後悔。但後悔了之後。已經沒有挽回的機會了。不過。儘管心中再恐懼,雙腿哆嗦得也越來越厲害,但他還是盡量讓自己表現出一副鎮定的樣子。

只不過他不知道。自己閃爍的眼睛,已經深深出賣了他。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他的眼中已經把一切都暴露了。

「長官,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盯了半響,姓李的男子已經受不了現在的氣氛,連忙開口道。

「哦,沒事,你可以離開了。」關掉保險,收起步槍,示意身後的警衛可以離開了,許偉開口道:「回去后,我會派遣工兵過去維修貨輪,這樣的速度你們怎麼能夠跟得上我們。到時候,我們也不可能在大海上等你們。」

「不、不用了,我們的工人已經在維修了,問題已經找到了,恐怕現在也差不多快好了,就不需要麻煩長官您了。那、那長官,我可以走了嗎?」。許偉已經很不想在這裡待下去了。特別是聽到要派遣人員上艦,更是讓他的身子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既然你這樣說,我也不想去強加要求你什麼。不過,我只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要是在兩個小時內,你們的船隻還沒有修好,那我就會立即派人上去。請。」對著旁邊向去的樓梯,許偉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後者連告別的話語都沒有,連忙快步走下樓梯,也不知道是哆嗦久了還是因為太過於恐懼,下樓梯的時候差點滾下去,走在巡洋艦的甲板上,身體還有些蹣跚。

看著坐船離開的姓李男子,許偉微微一笑,掃了一眼剛剛姓李男子所站的位置下。臉上露出一絲的殺意,轉身進入巡洋艦編隊指揮室。在他身後的樓梯鐵板上,有攤水漬在海風的吹拂下,在鐵板上流淌。

「向國防部發電,對方的確有問題,請示下一步該怎麼辦?」

滴滴嗒嗒的一陣聲響,許偉也很快接到了國防部的命令,命令只有短短的四個字:持續監視。

而在後方的貨輪上,當姓李的男子一回到船長室的時候,整個身體直接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剛剛那一趟行程,對他來說,不亞於去刀山火海走一遭。太折磨人了,特別是許偉的眼睛,更是讓他到現在還感覺到通體冰寒,不是在外的寒冷,而是在內的冰冷。

「什麼事情?」原本看到姓李男子回來有些放心的春山二苟,看到癱坐在地上喘氣的傢伙,眉頭一擰,道。

「是、是問我們為什麼沒有跟緊船隊,我按照……。」掙扎的從冰冷的甲板上爬起來,喘了幾口粗氣后,姓李男子開口將剛剛發生的事情訴說了一遍。不知為何,他並沒有把許偉拿出武器的細節說出來。或許是因為恐懼讓他忘記了說,或者他不想在春山二苟眼前暴露太多自己懦弱的一面。

「如此說來,他們都沒有對你做什麼了?」春山二苟聽完姓李男子的話語,再一次放下心來。根本沒有什麼事情,或許是自己剛剛在疑神疑鬼,也或許是自己緊張過度了。

不過,本著一個情報人員的直覺,不得不讓春山二苟開始做一些準備。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