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12章展開調查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7日 18:27 [字數] 98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著快步而去的副外相,東條英機心中很滿意。不過今天的會議,除了有慶功的意味外,還有下階段的大本營任務安排。

佔了中華一個大便宜,日本也該做出一些戰略方面的調整,特別是,如何應對中華的報復,這才是會議的重中之重。

「勝利我們應該為之高興,但是,請諸君不要忘記,帝國此刻還面臨著來至中華的巨大威脅小說章節。不說各大佔領區一直都在中華的威脅之下,就是帝國本土,也一樣在中華轟炸機的直接攻擊範圍之內。

儘管帝國已經早在幾年前就把大量的重工業和生產基地遷入地下,但我們無法將所有的國民都遷入地下,所以,在面對中華隨時有可能發起的突然空襲,所有部門都需要做好注意防範突然到來的空襲。

防空部門每一秒都必須處於警戒狀態,陸軍航空兵更需要時刻保持隨時可以起飛攔截。」

防空洞,地下兵工廠,在見識到歐洲大地上爆發的密集空襲,日本也一早便開始將一些重要的工廠和設備都遷入地下,確保在今後戰爭中,日本薄弱的工業,不會被他人快速摧毀。特別是隔海相望的中華,儘管那時候日本還是和中華站在一起,但畢竟不是真正的一條心。世界轟炸機發展速度更是越來越快,長航程高載彈量的轟炸機在中華更是一大堆,日本有這樣的想法,也不算奇怪。

中華的強國姿態一日存在。日本都會不的安生。

會議室內,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原本滿臉喜意的眾人都變得十分嚴肅,氣氛也變得嚴肅起來,眾人都是一副臨危不亂的神情,等待他東條英機接下來要說的話。

這樣的氣氛,眾人的表情,讓東條英機很滿意,他享受此情此景,享受權利帶來的快感。看到整個大本營都在等待自己的話。他有一種異常滿足的虛榮感。

當然。在享受之餘,他也沒有忘記,自己該說的話:「不單單是本土,就是所有的佔領區。必須命令所有的皇軍部隊都必須採取最高級別警戒。防空火力必須二十四小時準備著。

戰爭並沒有因為一次小小的勝利而停下來。在接下來我們更需要做好在各個防線,面對中華大軍最為猛烈的進攻。

只有頑強抵擋住中華的猛烈進攻,才能把這一次勝利的利益最大化。別看美國對帝國的支援物資很多。但是那些東西還達不到日本此時地位所需要的數量。我們必須在美國那裡獲得更多的利益,利用我們的戰績,讓美國心甘情願把石油和鋼鐵源源不斷的運上本土。」

儘管白面白雪皚皚,但東條英機的內心是一片火熱。在他看來,不管日本取得了多大的戰果,只有在完全打敗中華之後,這些戰果才會真正變成日本的。

當然他也沒有自大到主動去進攻中華,至少現在不會。全面的守勢,才是日本現在最好的選擇,利用空間換取戰略的轉變的時間,讓北國之冬為日本創造的機會變得最大化。

「東條君,難道我們不能派遣轟炸機直接去轟炸中華的境內重要軍事設施嗎?為何要等待中華先動手。」這方面,裕仁承認自己不是很懂。

「天皇陛下,這件事大本營參謀部已經詳細策劃有一段時間了,依靠帝國現在轟炸機數量和載彈量,根本無法對中華境內照成太大的影響。除非是再過一個月,美國的b29正式進駐日本的時候,那時候我們才可以直接對中華本土進行有效的毀滅性轟炸。」

其實東條英機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說,因為直白的說出來,也太打擊此時的日本了。那就是為轟炸機護航的任務,進入帝國領空,還是軍事實力強大的中華,沒有戰鬥機護航的轟炸機,就是一個個活生生的靶子,根本沒有半點的效果。

日本不是拿不出護航的戰機,但是數量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去多了,很有可能回不來,空襲結果再好,也是在大量的消耗日本空軍實力。去少了,一點效果都沒有。別說什麼偷襲了,除非是中華的預警雷達全部停機,那才有可能被得手,只不過這是一件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用空中力量去打擊一個擁有世界第一空軍的國家,有時候這真的是一件只能想一想的事情。

但也不是說東條英機沒有這個膽子,而是手上的力量不足。只要美國的轟炸機部隊大量的進駐日本,再加上美國也會進駐的航空隊,日本也不是不敢去轟炸中華本土。就算不敢去中華大陸,像濟州島和琉球群島也是很不川目標,中華的潛艇基地和東海艦隊母港,就在這兩個地方。

「美國人會答應嗎?轟炸中華本土,儘管戰略意義再重大,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裕仁疑惑道。

「這個不好說,那要戰爭進行到哪一步了,如果到了非炸不可的時候,美國人不答應也不行了。」東條英機也不敢拍胸脯保證什麼,但他相信一點,一旦戰事對同盟國不利到一定的程度,任何顧慮都會消失。

就在東條英機的話音剛落,一個大本營電訊部門的少佐臉色蒼白的推門而入,連最基本的敲門和禮儀都忘記了。

「報告,聯合艦隊第二戰艦戰隊來電,聯合艦隊剛剛收到了中華空軍一款新型戰鬥機的攻擊,聯合艦隊旗艦大和號被擊沉,包括長門號戰列艦和瑞鶴號航空母艦在內的總共五艘主力艦也被擊沉,聯合艦隊此刻已經失去了指揮中樞。」

他的話音一落,會議室裡面所有人都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對這個少佐冒失的動作,惱怒的東條英機正要發火。呵斥他幾聲,但當這個少佐急促將最新電報的內容全部說出來的時候,東條英機已經喊道嗓子眼的怒喝被咽了回去。跨步來到這個少佐前,此刻的東條英機也把什麼狗屁的禮儀甩到一邊,雙手緊急的抓著對方的衣領,吼道:「你知道謊報軍情是什麼罪名嗎?」

「對不起,不過,我並沒有謊報軍情,這是電文原件。」少佐慌亂的道歉了一聲,便立即把手上的電文拿起來。顯示自己並沒有說謊。

他當然沒有說謊。因為這個電文內容是他再三確認的,連續詢問了聯合艦隊第二戰列艦戰隊三次,每一次都是同樣的回答。雖說他很不想出現這的事情,但事實擺在眼前。他不接受也沒有辦法。

一把奪過電文原件。隨後變成東條英機手中滑落。此刻。他的臉上充滿了不甘和難以置信。之前的得意,興奮,到此刻都化成烏有。腦海中只有無邊的羞辱感。

他不是沒有想過中華的報復,但他從來沒有想過,報復會來得這麼快,這麼的不可思議。

新型戰機,超遠距離攻擊,該死,為什麼中華每次都會出現一些讓人難以想象的武器裝備,這到底是為什麼。此刻是東條英機半輩子以來,最不淡定的時候。

既生瑜何生亮。

在日本想要發揚壯大的時候,為什麼中華就會像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擋在日本前進的道路上。兩個富有野心的國家成為近鄰,其本質已經讓他們無法成為同路人。擺在他們眼前,只有強者之路,弱者是沒有資格踏上去的。

東條英機就是一直想要去當這個王者,但每一次在他看到成為王者希望的時候,中華就會出手,毫不留情的把他踹醒,他恨啊!恨的牙痒痒。

他的心中,從來沒有這麼去怨恨過,但是中華,讓他嘗到了怨恨的滋味。

在他得意非凡,自我感覺掌控一切的時候,被人從神聖的高台上,一腳踹下。這就是現在的東條英機。

「東條君,是不是真的。」

背後傳來裕仁有些冰冷的問話聲,猶如外面凜冽的北風夾雜著北國飄雪侵襲身心,讓東條英機回過神來。道:「天皇陛下,這是真的,是通信部門再三確認的消息。」

「怎麼會這樣,剛剛不是還好好的,這又是為什麼?」裕仁和大本營會議室裡面的所有人都有一些愣愣出神,這樣的消息被確認,他們何曾能夠接受。

「撿起來,念。」少佐的耳中傳來東條英機寒意十足的聲音。

「哈伊。」少佐連忙彎腰撿起電文文件,正聲念道:「…,我聯合艦隊在中華戰機的猛攻下,損失慘重,聯合艦隊旗艦大和號在中華戰機第一波攻擊中被擊沉,全艦上下加上聯合艦隊司令部成員共三千人,除了獲救二十三人外,其餘全部玉碎。包括,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海軍大將,聯合艦隊參謀小澤治三郎中將在內,聯合艦隊司令部成員,全部遇難。

戰列艦長門號,…,航空母艦瑞鶴號…,巡洋艦金剛號…,驅逐艦初雪號…,共計四十艘海軍艦艇在中華的戰機攻擊下被擊沉。聯合艦隊指揮系統完全喪失,艦隊損失五分之一。

但是,請帝國大本營放心,聯合艦隊旗幟仍在,海軍根本還在,聯合艦隊十萬海軍精英,依然戰意十足。不過,懇請帝國大本營,儘快任命新的聯合艦隊司令,組建新的司令部。」

少佐的話在大本營中回蕩,所有人都靜靜的站在那裡。

山本五十六死了,聯合艦隊司令部隨著大和號被擊沉,也隨之覆滅。從二戰爆發以來,這是日本第一次嘗到什麼叫痛心。

死了一個大將,一個中將,還有許多少將和佐官。別說二戰以來,就是只從民治維新到現在,日本也從來沒有一次性死過這麼多的軍方高級將領。並且其中還有一個被譽為日本海軍之魂的山本五十六,這對日本海軍乃至日本國民和政客來說,不亞於一個晴天霹靂。

山本五十六在日本國內有著極高的聲望,不單單是在海軍裡面。還包括整個日本社會。而就是這樣一個可以說得上是大和民族英雄的人物,被對方連人帶艦幹掉了。這如何對國民交待。

「這件事情,暫時不能宣傳出去,馬上給聯合艦隊發電,立即鎖定消息,絕對不能讓山本五十六的死訊被傳出去。」東條英機已經開始想要彌補了,現在只是希望一切都來得及。

一個小時后,中華帝國漢奸紫禁城邊鍾南海里的國防軍指揮中心內,一場會議也在此召開。

凡是留京的軍方將領,都接到了開會的通知。指揮中心的會議室裡面。已經坐滿了一屋子的將軍。從少將到大將,應有盡有。

陳紹一身戎裝靜靜在首位上閉目沉思,會議室里人頭涌動,但沒有人出聲去打攪他。

會議室的正前方。一個巨大的顯示器坐落在牆壁內。此刻。巨大的顯示器中正播放著日本聯合艦隊艦載機偷襲攻擊艦隊的那一幕。雖然這是一場無聲的記錄,但會議室里的眾人,從畫面中不斷激起的水柱。和時不時被航彈擊中的艦艇以及布滿天空的戰機,他們彷彿也聽到了那些隆隆的炮聲和不間斷的呼嘯聲。

所有將官的臉色也都變得異常難看,有著更是捏緊拳頭,眼中殺機閃現。儘管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樣的畫面說明了一切,因為他們都清楚,這不是電影。

這場紀錄的時間不是很長,當畫面結束的時候,會議室裡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閉目的陳紹身上。後者彷彿是感覺到他們的目光,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起身,整理了下身上的軍裝和佩劍,掃了一眼會議室裡面眾人的神情,身子前傾,雙手握拳,撐在會議室的會議桌上。

「有些人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可以高速你們,剛剛的畫面發生在四個小時以前,太平洋戰區所屬的攻擊艦隊,在馬里亞納群島受到了日本聯合艦隊大批量的艦載機突襲,攻擊艦隊損傷近半,艦隊官兵也死傷超過兩萬。

這件事情的發生,我想追究一個人的責任。這個人歷經多次戰爭的勝利,已經變得有些狂妄自大,驕傲佔據了他的所有思緒,輕視對手如無物。」

說到這裡,陳紹看了一眼會議室裡面的眾人,肅聲道:「你們說,對這樣人,需不需要罰?」

他們不知道陳紹說的是什麼人,但是看到陳紹鄭重的神情,他們不敢違心。齊聲道:「該罰。」

只有少數的幾個人知道,但是他們的聲音跟沒有起到什麼作用,聽到會議室裡面回蕩的「該罰」兩字,包括蔣百里、蔡鍔、陳福欽等人,臉上都露出了苦笑。

「既然如此,那好,我做出最好的決斷,判處中華國防軍最高統帥陳紹,一個月的禁閉,從明天開始實施。」陳紹說得很嚴肅,也很認真。

而會議室裡面,除了蔣百里等人外,其他的將領。他們多數來至拱衛京師部隊的軍事主官,本來對這件事情就不清不楚的,現在聽到感情陳紹口中的那個人竟然是自己,一時間都有些反映不過來。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國防軍的那些軍方巨頭也都起身,宣布自己的罪狀。

「我蔣百里在帝國戰略決策方面出現了嚴重的疏漏,謹以此罪責,我宣布蔣百里被判關禁閉一個月。」蔣百里率先起身道。

「我蔡鍔……」

「我陳紹寬……」

就在陳福欽也要站起來的時候,耳邊傳來陳紹的聲音:「你們都進小黑屋,那誰來命令中華國防軍接下來的戰鬥任務。我之前就說過,此過,主要責任在我,和你們沒有多少關係,在我不在的這一個月里,你們要好好給我讓小日本感受一下,中華的怒火。」

此事罪責大部分都在陳紹身上,全因為他沒有發現國防軍體系中,包括他在內出現的極度輕敵苗頭。既然有錯就要受罰,這是陳紹自己的責任。一個月的禁閉,其實已經可以把人憋瘋了。他也只有用這樣的手段,來讓自己好好清洗下頭腦。

陳紹的話讓會議室裡面所有人都不知道說什麼了,儘管蔣百里等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口中還沒有一字都沒有蹦出來。他們不知道怎麼去勸說陳紹,因為嚴格說起來,他們也有不小的責任。而且陳紹又把話說得這麼死了,堅定自己接受禁閉的事情,了解陳紹性格的他們也實在不清楚該怎麼說了。

而且正如陳紹所說的國防軍必須有人坐鎮,大家都去關禁閉了,那戰爭還要不要打下去了。到時候,整個中華國防軍體系就會亂成一團,結果只會讓別人撿便宜。

不過,會議室裡面也不是沒有人敢開口說話。身位禁衛集團軍司令的黃白。可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一個月的禁閉,可不是那麼好受的。

「陛下,我堅決不同意您的決定。一個月的時間太長了。三天差不多了。」

聽到黃白的反駁。陳紹並沒有生氣,而是很平靜的說道:「一個月的時間不長,這是應該接受的教訓。後悔可以醒悟。遺憾無法彌補。這是對我自己的一個警醒。」

「但是…」黃白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陳紹打斷了。

「沒有但是,這件事就這樣決定了。」說到這裡,陳紹話音一轉,滿臉殺意的怒聲道:「不過,對於膽敢捋虎鬚的小日本,在我不在的一個月內,我要看到日本為此付出幾倍的代價。」

陳紹話中的殺意,讓會議室裡面眾人心中一凜。

「不用陛下擔心,我們一定會讓小日本付出絕對的代價。」蔡鍔出聲道,幽幽聲中流露出堪比寒冬的冰冷。

「以前我們真的是太仁慈了,帝國一直以禮待人,以德治國,讓全世界有點忘記帝國也是從硝煙走過來的。」陳紹再一次開口道:「現在我命令,今後只要是帝國的敵人,只要是敵方戰鬥人員,國防軍上下將不再有任何的憐檁之心。同時,馬上開啟帝國二號武器庫,裡面的所有武器可以隨意使用。讓所有的敵人,在帝國的鐵蹄下顫抖,讓全世界都看看,惹火中華的結果。為了帝國的未來,就算是讓全世界都變成焦土又何妨。」

帝國二號武器庫,這個名詞只要是國防軍將級軍官,沒有一個人不知道的。帝國總共有三個武器庫,分成一、二、三,三個號碼。三號武器庫是常規武器,國防軍團級主官以上都知道。二號武器庫是大殺傷性武器,裡面每一件武器,都是威力巨大的殺戮武器,甚至包括生化武器。而一號武器庫,中華帝國上下,知道裡面是什麼東西的人,只有那些軍銜達到上將的國防軍將領才有資格知道,裡面的東西很少,但都是核武器。

三個號碼,三個級別,代表了國防軍最強裝備所在。

陳紹的話音剛落,響起了敲門聲,隨後王傑拿著一個磁帶推門而入。

「這是回程黑鷹大隊送來的戰況磁帶。」王傑關門后,開口道。

「放。」陳紹說完,做回自己的位置,他很想看看日本聯合艦隊在最先進的黑鷹戰機下,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在王傑的操作下,大型顯示器上,便開始播放從黑鷹戰機上錄製下來的戰鬥畫面。可以看得出來,磁帶的放映速度被降低,這也是必然的,因為飛機的高速下,不放慢一點,很多東西也都是一閃而過。

畫面中,隨處可以看到防空火力射出的火光在屏幕上閃過,隨著戰機靈活的機動,畫面也不時翻轉著。

大和號的覆滅,長門號被擊沉,強大的攻擊能力,讓日本聯合艦隊短時間內便死傷慘重。如果不是出動戰機數量有限,並且空艦導彈也不是很先進,恐怕要全殲整個聯合艦隊也不是難事。

五分鐘的視頻很快就過去,當顯示器的屏幕再一次變成黑色,王傑收起磁帶,開口道:「情報部門發來最新消息,在日本和同盟國德國媒體上,都出現了我們攻擊艦隊損失嚴重的文件,估計在過一會兒,廣播上就會出現日本偷襲我們攻擊艦隊的報導。」

「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日本此次偷襲本來就十分具有戰略意義,極力的宣傳,屬於十分正常的事情。要是日本不打算宣傳,這裡面才有問題。」蔣百里開口道。

對日本接下來的打算,這並不是什麼秘密。黑鷹戰機的出現。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應對日本的這種必然舉動,用來反制日本的媒體宣傳。

「馬上把這份磁帶修飾一下,交到帝國中央電台,在晚上的新聞中,將這些畫面撥出去。同時在帝國和各大宣傳媒體上,也做一次詳細的報導。」陳紹道。

「我馬上就去,不過,陛下,日本聯合艦隊旗艦被摧毀,我們是不是要試探下山本五十六的死活。」王傑剛剛抬起的步伐又停了下來。道。

山本五十六是日本聯合艦隊的旗幟。只要能夠確認山本五十六被中華戰機炸死,跟著大和號一起沉入大海,那對日本的打擊將是十分嚴重的。

「這件事情我覺得很有必要,畢竟死的是一個大將。又是日本海軍的一號人物。確認一下最好。」蔡鍔開口道。

「就這麼辦。該試探的還是要試探,你們決定吧1陳紹說道。他對此事並不是很看中。

王傑臨走前,將一份文件留在了陳紹的身前的會議桌上。這是一份初步調查資料。攻擊艦隊的行動不算聲張,本來就是去偷襲馬里亞納群島上的日君機場和地面重要的防禦設施。但是,日本卻能發現攻擊艦隊的位置,這裡面可有得琢磨了。

要知道,在菲律賓周圍海域,已經變成了中華的高度警戒範圍,別說日軍偵察機了,就算是日軍的潛艇,也不可能會突破驅逐艦的防護圈,發現行駛中的攻擊艦隊。

但是,日本海軍航空兵的偷襲是正直奔著攻擊艦隊而去,很明顯,這是已經知道了攻擊艦隊在那個位置。可到底日本是怎麼知道的呢?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是擺在陳紹面前,必須要儘快解決的頭等大事。

戰爭打的是金錢,也有一句話,無情報不戰爭,只有料敵先機才能掌握主動,不管是古代戰爭,還是現代戰爭,都是一樣。

情報工作,一直都是中華另一條戰線,戰況jli,各國的間諜特工都在不斷的較量著。發生這樣的事情,很顯然中華並沒有事先得到情報,濱輕軌自己的情報還被日本獲得。這是一個十分不好的苗頭。

陳紹也有一絲的遺憾,埋在日本軍中最有價值的間諜君山易被調離了日本大本營參謀本部,不然這樣龐大的軍事行動,應該不難知道。

陳紹不相信是日本特工滲透到中華軍隊中,也不相信是太平洋戰區司令部中的計劃書被日本特工看到。可事情已經發生,就表示,一定有什麼環節出現的問題。

要不然,日本就是千里眼,順風耳。當然,事實結果,日本肯定不是。

陳紹並沒有急著去翻看文件,他看出來,有些將領比較疑惑畫面中出現的新式戰機。陳紹沒有打算繼續隱藏起來,而是打算好好的為黑鷹造勢。因為在日本和同盟國中,過不了多久,他們也會看到這些戰機的樣子。因為在聯合艦隊,絕對不可能沒有錄像儀器,在黑鷹戰機出現的那一刻,它們已經不是秘密了。

既然不是秘密,那又何須保密。

「這是帝國最新式的噴氣式戰鬥機,屬於第四代戰機,代號黑鷹。科技含量很高,致使產量不是很多,也是一款可以說是全天候的作戰飛機。目前這些戰機都歸屬於空軍總部直接統轄,因為存在繁複的後勤問題,這款戰機無法在短時間在全軍裝備,所以,你們也就不要期待了,短時間內,這款戰機只會作為戰略支援戰機。各部隊的主力空軍,還是我們的第三代戰機。」

看得出來,會議室裡面的眾人臉上有些失望,不過陳紹並沒有打算再解釋什麼,而是把話題一轉,「攻擊聯合艦隊的戰績大家也都看到了,說實話,我很滿意。不過只是今天滿意,我希望在我禁閉出來的時候,你們能給我更大的驚喜。

最後說一點,我希望大家能夠吸取我的教訓,在今後不管是對誰戰爭中,都能時刻記起我所犯的錯誤,不要到時候,走上我的老路。我可以告訴你們,到時候,不管是誰犯了,我都會嚴懲不貸。

現在,除了蔣百里和蔡鍔以外,其他人散會。」

結束了會議。會議室中只剩下陳紹等三人,當會議室的大門被最後走出去的陳福欽關上后,陳紹便翻開了桌子上的文件,仔細的看起來。

蔣百里和蔡鍔雖有些疑惑陳紹留住他們兩人有什麼事情,但看到陳紹正在專註的看著手上的文件,兩人並沒有出聲去打攪。

這份文件夾中,記錄著攻擊艦隊前往馬里亞納群島這一路上遇到了任何狀況,文字不是很多,除了有一艘因為迷失航向的貨輪和攻擊艦隊的太原號反潛驅逐艦遭遇外,並沒有其他什麼大事。

而這份文件中。還標明了。發現那艘貨輪的具體情況,並且上面還有太原號艦長等人的原話。一時間,陳紹也看不出什麼來。

「留下你們兩個,是打算讓你們其中的一個到基層去一趟。慰問那些受傷的海軍士兵。漢武大帝號是開不回來了。我也已經命令章雲把漢武大帝號就地鑿沉。戰爭之初。我們就折損了一艘航母,二十艘護航艦隻,這是一個糟糕的開頭。松坡兄。百里兄,要不是我放不下,有時候我真想把自己關一年,一個月,根本無法為自己的決定贖罪。」放下文件,陳紹顯得有些落寞。

「其實陛下已經做得很好了,試問人在世上孰能無過,一輩子沒有過錯的人,那已經不是人了,而是神了。」蔣百里勸解道:「其實這件事說到底,我身為國防軍參謀總長,我的責任也很大,我們都有些驕傲了。如果要計算過錯,我也一樣跑不了。」

「百里兄的話正和我意,帝國發展到今天的地步,陛下的功勞堪比三皇五帝,被譽為奇的中華,其實真正的奇就是陛下您。您都這麼自責了,我們兩人一個是參謀總長,一個是作戰大臣,那我們兩個更是無地自容了。」蔡鍔也開口勸解道。

「你們兩個。」陳紹苦笑的搖搖頭,其實他也發現了自己的問題,也發現了獨裁之下免不了發生的結果。不過對於,蔣百里和蔡鍔兩人的勸解,陳紹心中也好受了不少,「現在不要說這件事情了,漢武大帝號沉沒,這個番號繼續留著,等我們明年下一艘國產核動力航空母艦下水時,就叫漢武大帝號。讓漢武大帝號上倖存的海軍將士,進入海軍學院深造,學習核動力船舶使用維護技術,明年漢武大帝號核動力航母,繼續交給他們使用。」

說到這裡,陳紹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放在蔡鍔和蔣百里身前,繼續說道:「你們兩個幫我看看,這裡面有沒有問題。關於日本海軍是如何確定攻擊艦隊位置這件事情,我們必須要儘快查清楚。」

兩人沒有矯情,拿起文件仔細看了起來。率先看完的蔣百里開口道:「這裡面最可疑的還是那艘貨輪,出現的時間太是時候了,而且也可以確定,對方很有可能也看到了我們攻擊艦隊的位置。不過,根據調查船員的身份,也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難道那真的是一個巧合嗎?」

蔡鍔也把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那艘貨輪上,只不過他有不同的觀點:「按照太原號上船檢查的結果,這艘貨輪是要到南美,但是馬里亞納群島群島,那裡偏離前往南美的航線太多,他們講述的理由其實很勉強。根據調查的結果,船主是一個擁有豐富行船經驗的老水手,就算是導航儀出現問題,依靠指南針,也很難會出現如此大的偏差。」

「看來看去,也是這個最有嫌疑,你們兩個有什麼建議?」陳紹一時間也下不定決心,他現在正在要不要對這艘貨輪進行調查的問題上左右徘徊,因為一旦出現偵查方向錯誤,會離真正暗中敵人越來越遠。所以,他不得不謹慎。

「既然有了一絲方向,我建議,馬上讓軍情局的人員,對這艘貨輪展開全方位的調查,從貨主到所有的船員,一點蜘絲馬跡都不能落下。」蔣百里道。

「不錯,這是最明顯的線索,我們沒有理由就這麼放之溜走。」蔡鍔出聲道。

蔣百里和蔡鍔都同意先調查貨輪,陳紹也就沒有再多想,查一查再說,「既然如此,那就這樣決定了。至於你們誰要下基層,你們兩個自行決定。從明天開始,一個月之內,所有的軍事方面的問題,你們自己決定。就不需要經過我了。」

ps:九千字,終於完成了。過兩天,華麗應該就回廈門。不過休息一天後,就會立即去上班。到時候更新時間,再次盡量回到原來的軌跡。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