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502章戰爭的天枰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7日 17:49 [字數] 76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二十分鐘后,春山和小泉蠢一螂和那兩個中華敗類再次回到船長室,四人八目相對。

「李桑,考慮得怎麼樣了?」春山已經沒有多少的時間去浪費了,眼見距離馬里亞納群島越來越近,他已經時刻處於等待中。至於等待什麼,整艘船上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春山君,我們已經商量過了,從此以後,我們會為您馬首是瞻,絕無二心小說章節。」說完這句話,姓李的男子彷彿是放下了一份沉重的負擔,感覺身子輕鬆了很多。

誰說當漢奸沒有壓力,特別是對現在的中華來說,一旦被確認叛國,那下場肯定是無比的悲慘。根據以往中華帝國對那些漢奸的處置情況來看,對於那些叛國舉動的人,從來是最嚴格的處理方式,絕對沒有留情一說。鐵窗、勞役、金豆子。

「很好,李桑、王桑,從現在你們不但是我大日本帝國的朋友,也是我春山的朋友。以後,你們也會為今天明智的選擇感到慶幸。」春山二苟微微一笑,站起身子道。

姓李的男子和姓王的男子兩人對視了一眼,並沒有因為春山二苟所說的話而感到高興。不過兩人還是擠出一絲笑意,算是回應了春山的話。做出這樣的選擇,其實是兩人可以說走投無路了,因為叛國的舉動他們已經做了,不管再如何贖罪,中華帝國的法律也不會饒恕他們。還不如從此投靠日本,不但有大量的金錢還能繼續逍遙生活。

就在兩人打算再次出聲。用言語保證自己的衷心的時候,船長室裡面傳來滴滴聲。並且在這艘貨輪前進的航道前,一抹光束劃破夜空,照射在貨輪上,讓船頭照得如同白晝。

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一切,除了春山外,其他人都多少有了一些慌亂。

「還愣著做什麼,趕快回話。」春山看到姓李的男子愣住后,厲聲道。

「是、是。」姓李的男子,快速走到電台的旁邊。拿起發報機。滴滴嗒嗒的按著。

遠處海面上,一艘中華海軍制式城市級巡洋艦太原號上,在指揮塔上,通訊官來到艦長的身後報告道:「報告艦長。對方是帝國的貨船。有我們海軍的識別代碼。」

「問一問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艦長開口道。

「是。」沒過多久,那個通訊官再次回來說道:「艦長,他們說是前往南美洲的貨船。因為導航儀出現故障,才會進入這片海域,對方還請求我們,讓我們帶領他們走出這裡,回道正常的航道上。」

聽到這裡,艦長的眉頭一皺,命令道:「靠上去,登船檢查。」

這時候副艦長不解的開口道:「艦長,這樣似忽有些不妥,畢竟我們是正規海軍,而對方又有識別代碼,我們這樣的登船檢查,有些逾越的嫌疑。」

「你說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只不過你不認為對方來這裡來得太突然了嗎?還說什麼導航儀出故障了,這也太湊巧了吧!別忘了我們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在主力艦隊到來之時,我們絕對不能有任何的疏忽。」艦長道。

「我明白了,那我親自帶人上去一趟。」副艦長道。

「不,我要親自上去一趟,你負責這裡,注意我的手勢。」艦長道。

「還是我去吧,你是艦長怎麼能夠離開指揮崗位。」

「我是艦長,全艦都要聽我的。」

既然艦長都這麼說了,副艦長也就不再堅持,聳聳肩說道:「好,不過只要你不回來,我是不會採取任何行動的。」

「再說吧1艦長並沒有在意這些,既然都已經決定了,也沒有必要再拖下去。「傳達我的命令,來二十個士兵,帶上武器,和我一起登船檢查。」

而在貨輪上,得到中華海軍驅逐艦想要登船檢查,所有人心中都是一跳,這次就連春山二苟也不例外。

「不要慌亂,按照之前計劃的那樣,越慌亂我們被發現的危險性就越大。」春山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必須沉住氣。慌亂緊張只會讓自己更快暴露。

聽到春山二苟的話,兩個華人的情況才好了不少,最少臉色已經逐漸恢復了正常。而旁邊,春山不斷和小泉蠢一螂打眼色,兩人用眼神在商量著什麼。

隨著貨輪和驅逐艦的距離慢慢的靠近,最終兩艘船緩緩的靠在一起。雖說比起貨輪肥胖的身軀,狹長的驅逐艦看起來要小上一號,但驅逐艦上面的雙聯裝105主炮和近防防空密集陣給貨輪上的眾人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準備的太原號驅逐艦艦長帶領二十個全副武裝的水兵,在兩船靠近的時候,便立即登上貨輪。

「你們四個跟我來,其他人仔細搜索船上的各個角落,在盡量不破壞貨物的情況下,把整艘船里裡外外搜一遍。一旦發現有任何可疑的東西,立即前來報告。」

帶著四個水兵,艦長剛走了幾步,就看到迎上來的姓李男子。

「諸位同志幸苦了,鄙人是廣德號的船長,姓李,不知道同志們為何要登船檢查,我們船上一概證件齊全,關稅也是足量上交,船上絕對沒有任何貨物是來路不正的。」姓李的男子,一靠近艦長等人,便立即開口道。

「李先生,你好,我是驅逐艦太原號的艦長,劉長生,本次登船檢查是例行公事,希望你們能夠好好的配合。」艦長劉長生開口道:「能否把所有船員的證件和船隻的所有證件都準備好,等下我們也要檢查一下。」

「這些沒有問題,只不過還請諸位同志手下留情,船上的貨物比較貴重。我怕無法向貨主交代。」姓李的男子看了一眼在船上檢查的水兵,特別是看到水兵身上的武器,心中就忍不住哆嗦起來,幸好天色還十分暗,非自然光下形成的陰影,他的樣子並沒有被發覺。

這是一艘比較老式的中華自建貨輪,布滿了中華的建造格局的風味。不需要船長的帶路,太原號驅逐艦艦長劉長生直接來到貨船駕駛室,此時裡面三個駕駛人員正在操縱著這艘貨輪。

劉長生輕車熟路的來到導航儀前,的確。眼前導航上面的指南針正在飛速的轉動著。已經失去了基本的指向功能。

「為什麼指針壞掉了,還繼續出海。」這是看到導航儀后,劉長生的問話。

「劉艦長明鑒,出海前還好好的。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剛到公海。這東西就失靈了。我們也搞不好,這才偏離了正常航向。」姓李的男子回答道。

「你們船上難道沒有指南針嗎?就算沒有這個儀器,依靠指南針也不會偏離航道這麼多。難道你們不知道嗎?現在是戰爭時期。太平洋上到處都是日本和美國的潛艇,你們膽子是夠大的。沒有結隊出行,利用帝國給予的保護,就敢一個人上路?」

一連串問出的問題,這才是劉長生打算上船檢查的原因,如果是和平時期,單艘的貨船行駛在大洋上是沒有沒有什麼奇怪的,但如今戰爭爆發,太平洋上潛艇數量誰都說不清。如果沒有護航的反潛驅逐艦和護航航母,這樣的貨輪是絕對沒有辦法獨自出行。

中華的潛艇部隊,日本美國的潛艇部隊,三個國家的潛艇遍布大洋,只要是帝國的船隻在沒有驅逐艦保護的情況下,在大洋上行走,多半是死路一條。別以為換個國旗就可以了,要知道,大洋上對立方的潛艇都有。假如因為換了敵國的國旗,被自己國家的潛艇摧毀了,這才是悲劇。

而且不管是中華的船隊還是美日的船隊,基本上都有大量的反潛驅逐艦在為其護航。這是大西洋上破交戰給所有國家做出的表率,特別是日本,更是建造大量的驅逐艦,為自己的船隊護航,島國在戰爭期間,註定要如此。

比起戰列艦、航空母艦這樣的大塊頭,一兩千噸的驅逐艦就算是日本,短時間內,也可以建造一大批。所以,在大洋上潛艇漸漸多起來的同時,各國的驅逐艦也變得越來越多。

就像中華,就是最初的第一代城市級反潛驅逐艦,因為價格的關係,到現在還在繼續建造中,作為大型遠洋船隊的護航力量。特別是那些成建制的大型船隊,只要運輸的貨物足夠重要,可以向海軍部申請大型的巡洋艦或者護航航母陪同驅逐艦為船隊護航。更有甚者,甚至可以申請到航空母艦戰鬥群為其護航的程度。

當然這跟貨物的價值有著很大的關係,比如一般的石油運輸團隊,中華默認的做法就是一艘巡洋艦和兩艘驅逐艦。全部以十萬噸的油輪甚至是十五萬噸的油輪組成的大型船隊,護航航母必將隨行,並且還要加上巡洋艦和驅逐艦防空反潛編隊。如果油輪船隊的規模更大的話,則可以申請航母戰鬥群為其護航,或者申請就近的海軍艦隊為其護航。

這樣的場景在太平洋上不常見,但是在印度洋上,中華印度洋艦隊在尋找日本南雲忠一艦隊的同時,我一直在為往返中東的油輪船隊護航,防止被日軍的潛艇或者南雲忠一艦隊有機可乘。

太原號為什麼直直奔著這艘貨輪而來,這是潛艇發現的,轉交給最近的驅逐艦。太原號因為開道的原因,距離這裡是最近的,所以便趕到這裡。而在太原號後面,一支龐大的海軍編隊正向這裡駛來。在這支海軍編隊的四周,像太原號這樣的驅逐艦,足足有十二艘,隱蔽的潛艇也有十幾艘。都是為這支海軍編隊提供反潛保護。

正是因為任務的艱巨,劉長生不得不提高警覺度。凡是不合理的東西,都需要再三的確認。

面對劉長生的問題,姓李的男子並沒有慌亂,因為在之前春山已經把所有的東西都向他做了交代,這些問題並沒有難住他。

「回劉艦長的話。指南針是有,但黑暗者茫茫大海上,效果也不是很好,這才照成了這次的失誤。再者說,我們是屬於個體戶,要申請大型船隊的保護,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就算申請通過了,也需要一個統一的時間出行。這次貨主又要求趕時間,現在戰爭時期。要賺點錢總需要冒險。所以我們就獨自上路了。總不可能讓帝國的海軍為我們單獨護航吧1姓李的男子說的時候,露出了一臉的為難。

「這件事姑且就算了,不過有一點忠告希望你記祝不要為了錢什麼都不顧了,別忘了家中的親人。有時候平安比什麼都重要。特別是對你們這些海上漂泊的商人。戰爭時期多回家陪陪家人。千金難買團圓意。」劉長生日有所思的說道。

對方的解釋,讓劉長生打消的疑慮,在海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而且向姓李男子所說的情況。劉長生已經見識了不少,很多為了多賺一點錢,都是選擇獨自冒險上路。貨主為了早一點拿到貨,通常都會加價,等待船隊集合完畢,肯定會浪費一定的時間,這也就是他們冒險上路的緣由。

這個在中華是很常見的事情,有時候這些為了生活而打拚的行船人,劉長生在無可奈何的同時也十分的佩服他們打拚的盡頭。而此時,很顯然,劉長生已經被姓李男子當成那種人了。所以,並沒有打算太過去為難他們。

「鄙人明白,趁現在還能動彈,不多賺點錢怎麼能行。」姓李的男子也有些盼望,聽到劉長生說到家人,他的心中莫名泛起一陣悲哀。

「把準備好的證件都拿出來,我們看一下。」此刻檢查貨物的水兵正集合在船頭,他們向劉長生示意了一個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的手勢。

「是。」轉身從船員中接過一疊小本子,交到劉長生手上。後者仔細翻看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任何問題。隨後便把這些小本子交還到姓李男子手上。

「這樣吧!這裡很不安全,我們降速,你們跟在我們後面,我們會把你們帶到安全的航道上去,到時候會聯繫船隊,讓你們加入進去。你們是去南美地區,按照行程安排,正好有一個船隊也要去南美,到時候你們就和他們一起走。」看來看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不地方,劉長生開口道:「記住,最好跟在驅逐艦的身後,不然的話,要是遭到攻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那就麻煩劉艦長了。」姓李男子,趕快拿出一包香煙,遞到劉長生的跟前,不過被拒絕了。

兩分鐘后,劉長生等人回到了驅逐艦上,等驅逐艦掉頭完畢,這艘貨船跟在驅逐艦的身後,慢慢朝著來路返回。

貨輪上,看到劉長生等人離開了,姓李的男子,直接癱坐在駕駛艙中,大口的喘著粗氣。之前他差點被那些問題嚇壞了,幸好沒有露出什麼馬腳。此刻的他,后怕不已。

之前一直安靜待在這裡的春山開口道:「李先生,您沒有事吧1說完上前把姓李的男子攙扶起來,又說道:「怎麼那麼不小心,在這裡都會摔倒,我扶你回去休息。」

聽到春山的話,姓李的男子此時才感覺到駕駛室裡面那些船員疑惑的神情,慌亂中,幸好因為春山的動作,打消了船員們的疑惑。

「那就麻煩您了。」

兩人很快便回到船長室,此時小泉蠢一螂和姓王的男子都一臉憂色的待在這裡,看到兩人回來后,臉色這才變得正常起來。

「現在都沒事了,你們三個沒事都別出去了,給我安靜的待在這裡。」春山邊說邊隱晦的向小泉蠢一螂示意一個小心看守的眼神。話剛說完,還不等姓李男子開口,他便走了出去。

「小泉君,春山君這個時候出去做什麼?」春山離開船長室,姓李的男子只能無奈的問旁邊的小泉蠢一螂。

「這個本人也不清楚,請王桑和李桑安全的待在這裡,只要完成了這件事,皇家說過的賞賜絕對會兌現。」

說到賞賜,兩個人的臉色頓時一紅,這是激動的表情。做這些,還不是為了那些黃白之物。頓時把所有的疑惑都拋到天邊,而是一臉興奮的和小泉蠢一螂聊了起來。就連本來打算髮問的問題也被咽下肚子。

另一邊走出船長室的春山二苟沒有停留。直接朝著貨船最高處,也就是駕駛艙的上層甲板走去。之前一直跟在姓李身邊的他,已經做好只要對方敢透露一個字,他就會立即決解他,然後和中華的水兵拼個你死我活。當然這樣的結果是最好的,姓李的識相,不但給了他很大的幫助,也避免了此次任務的流產。

來到了貨輪的最高處,春山二苟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前面領航的驅逐艦上,而是拿出一個微光望遠鏡趴在甲板上。在海面上搜索著什麼。

這一趴就是兩個小時。就算兩個小時過去了,春山二苟並沒有因為有些僵硬的身子放棄繼續觀察,而是一直不停的關注著。這是關乎他前程的大事,也是關乎日本在這場戰爭中。是否更夠快速取得戰爭主動權一個很關鍵計劃。他失敗不起。也不敢失敗。

冬季的海風呼嘯,刺骨的寒風夾雜著濕重的水霧不斷的侵襲著他的身體,但這樣的天氣並沒有真正的影響到他。僵硬的身子還是穩穩的趴在甲板上。

太陽從海平面緩緩生氣,驅散了夜晚的冰冷,濕度也霧氣也逐漸在陽光下消散。雖說冬天的太陽並沒有太多的溫暖,但在冬季中,一縷陽光也能夠帶來無邊的暖意。

兩個小時的努力,春山二苟也盼來了自己一直所期望的東西。此刻天空已經逐漸放亮,在遠處的海平面上,朝陽懸空在他的身後,在他的望遠鏡中,海平面上,突然冒出來幾根桅杆以及纖細天線。這些桅杆和天線隨著貨船的前進,變得也越來越清晰。

熬夜之後,春山二苟也害怕自己看錯,放下望遠鏡,揉了幾下眼睛,再次拿起望遠鏡,盯住剛剛發現狀況的方向。結果還是一樣,海平面上,的確出現了幾根桅杆,並且這些桅杆正向貨輪反方向的位置移動。

幾分鐘后,遠處海面上,組建露出了兩艘巡洋艦的身影,之後更是時不時的出現一些艦艇的身影。

春山二苟此刻心中激動無比,這就是他所期盼的東西。同時他也是慶幸不已,幸好自己手上的望遠鏡是從美國高價買過來的高檔貨,否者很難發現遠處海平面上的軍艦,更別說那些桅杆了。

其實此刻這艘貨輪距離遠處行駛中的中華海軍編隊最少有二十海里,要不是因為春山待在貨輪的最高點,他也沒有辦法看到遠處的中華海軍編隊的周圍護航艦隻。

此刻他已經沒有必要再看下去了,悄悄的爬下最高層的甲板,不顧身上到處傳來的麻痹感。快速的回到船長室,在另外三人疑惑的眼中,拿出紙筆畫著什麼。

一分鐘后,春山一臉微笑的說道:「任務完成了,現在按照中華驅逐艦的要求,我們大大方方的加入到他們的船隊,一起去南美各國遊玩一趟。一路上的花費,我請客。」

其他三個臉上也露出了興奮的神色,他們不清楚所謂的任務是什麼,但只要有春山的話,知道此刻已經真正安全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馬里亞納群島以東的太平洋上,大片群島中,在距離最東邊的塞班島再以東幾百海裡外,一支龐大的艦隊正靜靜的待在這裡,保持十節的速度朝著馬里亞納群島推進。

這就是消失在中華眼中的日本聯合艦隊,他們並沒有像中華預測的那樣,前往美國近海地區躲避中華的海軍的鋒芒,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大膽接近中華海域,出現在馬里亞納群島附近。

至於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理由很簡單,因為馬里亞納群島此刻還在日本的手中。就算聯合艦隊被中華髮現,上面的陸基機場依然健全,日本的陸軍航空兵依舊可以給艦隊提供一定的保護。

這個大膽的決定可謂的冒險至極,沒有一定的膽量,任誰也不敢做出這樣的決定。因為這裡距離中華的台灣,也不是很遠,完全在中華陸軍戰機的極限打擊範圍之內。

剛好這樣的打算正是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的決定,而東條英機也同意了這樣的決定。其他人除了裕仁外,也只有情報部門梅機關少數幾個人知道。

其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中華進攻菲律賓好像一把鋼刀砍向日本的咽喉,切斷了日本本土和東南亞佔領區的聯繫,並且中華的進攻鋒芒開始分散,逐漸佔領菲律賓群島,切斷了日本和東南亞佔領區的直線聯繫。

一旦讓中華完全佔據了菲律賓,那日本只能繞行澳大利亞,和東南亞佔領區取得聯繫。這就大大增加了日本方面的補給負擔,還有,航線一長,什麼問題都會出現,夜長夢多。

加上此刻中華已經開始對泰國清邁進行了猛烈的進攻,東南亞的天空已經被中華的空軍布滿,日本的航空兵在東南亞地區已經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就連印度尼西亞上的日本航空兵機場也在中華戰略轟炸機部隊的打擊中。大量的中華空軍不間南方日本勢力圈,打擊日本的戰爭能力。

東南亞地區距離中華本土太近了,中華又是初次參戰,勢頭正旺,日本陸軍根本擋不住中華的狂轟濫炸。當然這裡面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中華的空軍都大量的往西南方向轉移。導致這片地區中華空軍的常備力量有所減少,特別是那些長航程的轟炸機,這裡已經很少見了。

利用這樣的機會,盡量打通通往東南亞佔領區的通道,這就是擺在日本海軍面前的首要任務。不過,就算沒有這些因素在內,日本海軍也沒有退縮的意思。

躲在美國的東海岸,這是一個很好的保全手段,但這裡面有很多不得不讓日本面對的東西。比如說,中華的海軍直接進攻日本本土。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日本要同盟國看看,日本的軍方第一實力的海軍戰鬥力。獲取更多的物資支援,讓美國為日本運來更多的軍用材料或者是成品。

這是一場關乎全方位的行動,日本就是打這樣的逆向思維。

聯合艦隊旗艦大和號戰列艦上,山本五十六靜靜的站在建橋上,他在等待一個人的消息,為了這個消息他已經等待了十幾個小時了。此刻的他,心中就如同破濤洶湧的海面,此起彼伏。

就如同偷襲美國的珍珠港一樣,此次行動的心情和當初一模一樣。他已經不敢去考慮失敗了,只要成功了,那日本的海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片海域中。因為力量的天秤開始會傾向於日本,對中華海軍,日本不再有任何的畏懼。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