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499章尖刀連突擊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4日 19:51 [字數] 66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陳慶濱不等碎木和殘屍落盡,手持換好彈匣突擊步槍,起身快速跑到缺口前,縱身跳入工事,衝進鬼子指揮部。他落地蹲身,突擊步槍扇形盲射,防止有未死的鬼子反撲上來。他的擔心有點多餘,未死的鬼子已被震暈,幾乎連爬都爬不起來,何談反撲。他起身逐一點射清除殘存鬼子,專瞄頭胸,一擊致命,快速有效。

後面戰士這時也先後鑽進來,散開搜殺鬼子,擴大突破範圍小說章節。鬼子指揮部是延伸到地下的多層建築,每層大約有十幾個房間,相互之間已打通,便於互相支援。陳慶濱等人突入后,日軍指揮部其它房間的鬼子立馬趕來支援,想擊退中華國防軍,重新堵住缺口。

陳慶濱帶人守住兩側入口,堅決阻擋鬼子反撲,等待後續部隊他們從缺口處進入,然後再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清除。

增援鬼子想要將進入的國防軍趕出去,瘋狂衝擊陳慶濱和李奇把守的通道,雙方在狹窄的空間內jli交火,互相投擲手雷,爆炸聲不絕於耳,煙塵瀰漫。陳慶濱和李奇交替射擊,始終保持壓倒性的火力,反撲的鬼子根本無法靠近。

鬼子看到突入指揮部的國防軍人數不多,隨即發起自殺式衝鋒,先用手雷開路,接著一擁而上,狂吼著壯膽。鬼子手雷接連爆炸,陳慶濱和李奇被迫後退,煙塵四起,雙目難睜。

兩人不敢大意,同時舉槍對準彌散的煙塵掃射。鬼子中槍倒地聲不斷響起,可狂吼聲卻毫不減弱,瘋狂至極。

突擊步槍的射速高,陳慶濱首先打完彈匣,快速更換之際,李奇的突擊步槍彈匣也告罄了,火力出現間斷,危機立現。

數名鬼子高速衝出嗆鼻的煙塵,轉眼出現在兩人身前,鋒利的刺刀直捅上來。近身搏命。陳慶濱反應快。拔出手槍就打,彈殼飛跳間,前沖的鬼子身中數槍,頹然栽倒。步槍脫手。刺刀刀尖堪堪停在陳慶濱的腳尖前。僅差一毫米。

李奇的動作稍慢一些,不及更換彈匣,便順手大力投出滿裝彈匣。猛砸沖近的鬼子。他當面的鬼子手持削尖的木棍,見彈匣飛來,本能抬臂格擋,卻沒擋住,沉重的彈匣直接砸上胸口,吃痛後退。

李奇趁機拔出大號的匕首,彷彿開山刀似的大匕首,在李奇壯碩的身材中無形中小了一號。跨步上前,一刀捅入鬼子小腹,刀尖透背而出,鮮血滴濺。

李奇體壯如熊,此刻殺性大起,推著中刀的鬼子就往前沖,完全一副拚命的架勢。陳慶濱攔不住李奇,也沒法攔,只好緊跟而上,緊握手槍,從旁掩護。後面的鬼子已不多,見有人反衝過來,刺刀木棍一起朝來人扎去,全部命中,幾乎洞穿。

被李奇一刀貫腹的鬼子本就處於瀕死狀態,如今又被自己人一通兇狠刺扎,慘叫聲中,垂頭斷氣。不等後面鬼子抽拔刺刀木棍,李奇突然放開死去的鬼子,搶身上前,揮刀猛砍。

陳慶濱后發先至,搶在李奇之前殺入敵群中,突擊步槍斜掛胸前,右手拔出他自己特製的匕首,左手手槍,刀槍齊出,連砍帶打,痛宰鬼子。

據守指揮部是東南亞派遣軍的精英部隊,隸屬於第十四方面軍的第五師團,身經百戰,太平洋戰爭戰初期曾橫掃東南亞,囂狂不可一世。如今碰上比他們更勇悍的陳慶濱和李奇組合,立時氣奪,幾無還手之力。

但鬼子也相當凶頑,死頂不退,抽不回步槍就赤手空拳撲上來拚命。李奇只是力氣大,揮刀劈砍沒有技巧,僅砍倒一名鬼子,隨後就被另外兩名鬼子抱住,扭打在一起。

陳慶濱力量和技巧兼具,悠長的匕首過處,衝上來的鬼子不是斷臂就是裂胸,其中一人還被削掉半塊臉,露出森白的面骨,十分恐怖。

不一會兒的功夫,陳慶濱身前的鬼子全倒了,非死即重傷。他開槍擊斃重傷的鬼子,掉頭去支援李奇,近前不開槍,直接用刀豁開兩名鬼子的脖頸,動脈立斷,鮮血飆射,噴濺老遠。

李奇也被噴了一臉鮮血,推開鬼子屍體起身,吃驚地看著眼前一地死屍,半天說不出話來。在他來到這個尖刀班擔任班長的時候,陳慶濱就有單人劈殺多個敵人的事,但一直不信,今天總算是親眼見識到了,真他媽夠狠的!

李奇不由得沖陳慶濱豎起大拇指,「班長,厲害,小鬼子遇到你,活該倒霉1

陳慶濱還刀入鞘,迅速更換突擊步槍和手槍彈匣,「你也不錯,快換彈匣,裡面還有不少日本佬1

李奇撿回扔出的滿裝彈匣,熟練更換,咧嘴笑道:「怎麼樣,比比誰殺得多?」

陳慶濱聳肩道:「賭什麼?」

李奇興奮道:「一箱啤酒1

陳慶濱毫不猶豫說道:「兩箱如何,敢不敢?」

李奇瞪眼道:「兩箱就兩箱,不敢是婊子養的1

兩人相視而笑,身後傳來腳步聲,在尖刀班的後面,尖刀連的少校連長快步走來,後面跟著不少尖刀連的戰士。陳慶濱他所在的尖刀班正式隸屬於512師三團的尖刀連,一共三個排,十個班。尖刀連裡面的戰士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的好手,也一直都是特種部隊優先挑選隊員的地方。當然裡面不少戰士的技戰水平,有些都達到了兵王的標準。只不過是人各有志或者目標更高。

連長走近,簡單詢問一下情況,隨即將國防軍戰士編成兩組,分頭搜剿指揮部內的鬼子。

陳慶濱和李奇本來就是一個班的戰士,當然是繼續搭檔。一組十五人,由一名少尉率領,搜剿東側幾個房間。

尖刀連連長率領另一組搜剿西側房間,並叮囑所有人,若發現鬼子佐級軍官,盡量捉活的,不能和士兵一概殺掉。

整個指揮部別看露在外面的地盤不多,但是在裡面卻是大有乾坤,通道交錯,房間密布。給尖刀連的尖刀兵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陳慶濱這一組人領命搜索東側通道房間。逐一清除房間內負隅頑抗的鬼子。戰鬥相當jli。尖刀兵利用手雷開路、突擊步槍跟進掃射的戰術,連續攻佔東側靠前的兩間房屋,然後分左右突擊,合圍敗退的鬼子。鬼子缺乏自動武器。步槍無法和突擊步槍火力抗衡。加上國防軍大量使用手雷開路。根本就沒有近身肉搏的機會,很快就龜縮在最靠里的三個小房間內據守頑抗。鬼子指揮部的各個房間均已打通,原是為了調兵方便。現在卻成了他們最大的麻煩,國防軍可以利用這些通道快速推進,令鬼子防不勝防。

鬼子防守兵力損耗殆盡,只能龜縮最後防線抵抗,已然沒有退路了。其實就算能衝出去,外邊也全是國防軍,再假如僥倖逃到外面,面對進攻繼續開進的國防軍,也是無路可走,早晚一死。

殘餘鬼子似乎很清楚自己的處境,也沒有逃生的打算,據守房間不出,準備儘快可能多殺一些中華士兵。

尖刀連逼近三座房間,分頭進擊,但都被鬼子頑強堵了回來,投擲手雷的效果也不明顯。因為鬼子用沙袋在房內堆起了兩道護牆,手雷能越過第一護牆,卻被第二道護牆攔阻,儘管當場爆炸,可威力都被沙袋吸收,可無法殺傷躲在護牆后的鬼子。

帶頭少尉很是著急,親自帶人往裡沖,馬上被鬼子機槍封堵回來,兩死一傷。他自己也被擊中腿部,失去行動能力,被迫退出戰鬥,指揮權交給了陳慶濱。

陳慶濱也想不出太好的進攻辦法,調一具火焰噴射器上前噴燒,雖然把第一道沙袋護牆燒塌了一個缺口,可燃料用光,無法補充,對第二道沙袋護牆還是無可奈何。

李奇急了,端著自動步槍猛射沙袋,試圖打開一個缺口。可惜第二道護牆是兩層沙袋,子彈無法穿透,白白浪費彈藥而已。陳慶濱制止李奇盲目亂射,命他守住當前出口,自己帶入繞行至另一側房間,希望能找到突破的辦法。

防守指揮部東側房間的鬼子還剩十幾人,分別據守兩個房間,負隅頑抗。陳慶濱越來越了解鬼子死硬到底的戰鬥作風。

此時的日軍完全和後世塞班島和硫磺島的鬼子也一脈相承,不過那時候是美國海軍陸戰隊面對的戰鬥,現在則是崛起的中華。

他帶人靠近另一側房間,發現正門被沙袋堵死,旁邊牆壁上開有一個不大的進出口,內有沙袋掩體,設置一挺輕機槍封鎖,強攻傷亡太大。手雷炸不開塞堵正門的沙袋,陳慶濱想起了炸藥包,可再三詢問跟進戰友,誰也沒有攜帶,無奈攻擊暫停。

陳慶濱正撓頭之際,一旁有戰士遞過來一枚圓筒狀手雷,彈體上有黑色字母銘文,不過銘文已經磨損很嚴重,外繞一條紫色色帶,入手頗沉,重量大於普通手雷。

陳慶濱看不大清彈體上的銘文,那名戰士上前解釋,說這是一枚手投鋁熱劑燃燒彈,威力不小,可以用來試著攻擊鬼子房間內的工事。陳慶濱沒投擲過燃燒彈,不懂得方法和要領,搞不好會誤傷了自己人。

他將燃燒手雷還給那名戰友,命他上前投擲,所有人後退一定距離,擊中火力壓制鬼子輕機槍。尖刀連最基本配備都是突擊步槍,強大的火力瞬間朝鬼子工事集中,馬上形成飽和攻擊,鬼子輕機槍完全沒有還擊的機會。

手持燃燒彈的尖刀兵戰士迅速靠近牆洞,拔掉拉環,並未延時,即可投入,轉身飛退。

燃燒彈的延時為兩秒,隨意拔掉保險拉環就要投出,千萬不可猶豫,不然投擲者會反受其害。燃燒彈飛入牆洞,落地的剎那起爆,焰流迅速擴散,燃燒溫度瞬間高達2000℃,可引燃一切人和物。

鬼子的慘叫和冒起的濃煙一切湧出牆洞。火苗吞吐,相當猛烈。燃燒彈的燃燒時間為3045秒,而且可以在水中燃燒,也就是說用水澆不滅,足夠小鬼子們受得。

不久,牆洞內火焰漸漸熄滅,鬼子的慘叫聲也漸漸不聞,代之而起的是嗆鼻的焦臭味。陳慶濱快速沖至牆洞前,突擊步槍掃射開路,彎腰鑽入。工事後的鬼子被燒得慘不忍睹。機槍手上身焦黑。跟滾燙的機槍粘連在一起,真可謂生死與共。

另外幾名鬼子也有不同程度的燒傷,一人燒瞎雙眼,滿屋嚎叫亂跑。另兩名鬼子胸腹大面積過火。躺在地上翻滾。可就是撲不滅。最後一名鬼子傷勢不重。正在尋找可以給同伴滅火的工具,面部被熏黑,看不出表情。

陳慶濱突然沖入房間。傷勢不重的鬼子立即有所反應,抄起步槍瞄準射擊。陳慶濱更快,根本不瞄準,抬槍一梭子子彈打過去,打得鬼子冒血後退,直至撞上牆壁,方才癱倒斷氣。其他尖刀連員也隨後鑽入,開槍擊斃三名重傷的鬼子,結束他們的痛苦。

這才是真實的戰場,你死我活沒有任何商量餘地,誰心軟誰就先死,遠比任何文字和影像所記錄的更加殘酷。

清楚完房間內的鬼子,陳慶濱帶人繼續攻擊下一個房間,也是東側最後一個房間。隔壁房間一被突破,殘餘鬼子便心慌了,但無力增援,躲在護牆后負隅頑抗。

兩個房間相互貫通,沒有沙袋阻擋,攻擊路線順暢。陳慶濱迅猛前沖,搶先抵達頭道沙袋護牆前,和鬼子隔著兩道沙袋護牆對攻,子彈交織如雨,刺耳的槍聲回蕩不絕,面對面都聽不清說話聲。

鬼子火力太弱,只有一挺輕機槍,反擊微弱的可憐。陳慶濱不願和鬼子糾纏,下令投擲手雷,直接將鬼子轟出護牆,繼續躲這隻有死路一條。五六顆手雷不分先後投入第二道護牆后,都經過延時,數量又多,鬼子根本無法撿拾反擲出來。鬼子臨死反撲,紛紛翻出護牆,手持刺刀尖木棍,高喊著沖向尖刀連的戰士拚命。

手雷轟然起爆,房間內頓時硝煙瀰漫,細碎的破片破空亂飛,方都很危險。陳慶濱帶人躲在沙袋護牆后,手雷破片對他們構不成威脅,而反衝的鬼子則十分暴露,紛紛被破片擊中,倒地掙扎。

有一名鬼子中佐很機警,手雷起爆時,人及時倒掩蔽,逃過一劫。此刻趁煙塵瀰漫之際,抽出身佩九八式將佐軍刀,跳上陳慶濱等人藏身的護牆,揮刀下劈,十分兇狠。

手雷破片呼嘯停止,有尖刀連戰士迫不及待地起身,抬頭看到鬼子中佐,刀光已臨近,本本能抬手格擋。軍刀相當鋒利,一閃而過,帶走那名隊員兩左手個手指,墜落地面。

尖刀連戰士隨即後退,捂著斷指處咬牙強忍,五官幾乎擠到一起去了。陳慶濱離得不遠,馬上揮動突擊步槍槍托,準確砸中鬼子中佐小腿,將他放倒在護牆上。

鬼子中佐被砸倒后,忍痛翻滾到護牆外側,掙扎欲起。陳慶濱越牆追擊,不開槍,直接用槍托猛砸正欲起身的鬼子中佐。鬼子中佐腰背連遭槍托重擊,頓時趴在地上起不來,卻仍奮力翻身,想用軍刀揮砍陳慶濱的雙腿。

他剛轉過臉來,軍刀還來不及抬起,眼前黑影乍現,面部立時挨了陳慶濱重重一靴底,眼冒金星,軍刀脫手。陳慶濱想起剛剛連長的話,沒殺鬼子中佐,只收繳了他的軍刀和配槍,然後命人把他捆起來,堵上嘴,嚴密看守。

至此清剿任務基本結束,房間內沒有能站起了鬼子,李奇等人也從另一側出口鑽進來,一起搜索戰場,確認安全。有些受傷的鬼子未死,躺在地上不斷呻吟,失去了反抗能力。

陳慶濱這次沒有自己補槍,讓尖刀連戰士仔細給鬼子屍體檢查一下,遇到還能喘氣的,一概送他們上路。然後再給他們進行救治,等待處理。

西側的槍聲也漸漸稀疏,似乎有向屋頂轉移的跡象,看來尖刀連連長的清剿工作也很順利,大概接近尾聲了。

陳慶濱下令仔細搜查所有房間,確定沒有藏匿者。並提醒尖刀連戰士,鬼子十分凶狡,當心他們發起自殺式攻擊。

在場的尖刀連戰士都是一路血戰過來的,不用說也清楚鬼子的死不徒意志,誰敢不小心。片刻后,有數名搜索隊員在一處房間內發現了地下室入口,連忙呼叫陳慶濱過去查看。陳慶濱帶著李奇前往查看,發現地下室入口從裡面插死了,相當牢固,說明下面有人躲藏。

陳慶濱讓人用手雷炸開堅固的木門。隨後小心探頭查看。可下面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有戰士取出L形軍用手電筒,高舉著向下探照,當即招來步槍射擊。子彈差一點傷著人。

所有人全部避開地下室入口。直接往下面投擲兩顆手雷。爆炸氣浪反衝而出,下面立時沒了動靜。但地下室里依舊十分昏暗,冒險下去太過危險。誰知道裡面躲著多少鬼子。

陳慶濱也不想讓戰士們白白送死,這裡的戰鬥基本結束了,這時候挨槍子實在不值得。他命隊員們把身上的剩餘的手雷都搜集起來,每兩個一組,連續往地下室里投擲,不信炸不死躲藏不出的鬼子。

一共搜到十七顆手雷,前兩組投出四個,最後一組三個連投。七顆手雷連續爆炸,震得房屋顫動,塵土紛落。好在這幢建築是鋼筋混凝土結構,十分結實堅固,手雷又是在地下室爆炸,沒有坍塌的危險。地下室煙氣散盡,陳慶濱當先而入,後面有人高舉手電筒照亮,順著階梯直達地面。地下室血腥味極濃,同時還夾雜著惡臭,幾乎令人難以呼吸。手電筒光過處,滿眼鬼子的屍體,都是些重傷員,被送至地下室安置,現在全被手雷炸死了。

鬼子真是凶頑,傷員也不肯投降,儘管很愚蠢,但不得不承認他們決死的意志。

地下室不大,卻安置了三十多名鬼子,空蕩蕩沒有任何掩蔽物,近十顆手雷扔下,倖存者微乎其微。但陳慶濱還是帶人搜索了一遍,在里側牆角處竟發現了幾個女人的屍體,其中有一人還有呼吸。他連忙帶人將女人抬出地下室,平放在地上檢查,發現身中數顆手雷破片,但致命傷被刺刀捅的,位於腹部。

醫護兵馬上上前,取出急救包給她止血,雖然救活的可能性不大。女人身穿鬼子的軍裝,面容憔悴,明顯是營養不良,但長相頗為秀氣。

此時已處於彌留之際,眼睛似睜還閉,嘴唇微動,像是要說些什麼。

陳慶濱俯身將耳朵貼過去,但什麼也沒聽到,女人已然沒有力氣說話了。他看這女子像是東南亞人士,不可能是隨軍家屬,那就一定是慰安婦了。地

下室里的那幾個死去的女人也應該是慰安婦,可憐到頭來竟被她們服侍的對象所殺死,由此可見鬼子的瘋狂程度,連自己睡過的女人都殺,哪裡還有半點人性!

收拾起心情,看著地上的女人慢慢的斷氣,陳慶濱也只能輕輕一嘆,讓戰士們將裡面的女人屍體都抬上來,交給後方統一安置。只能等待戰後,讓當地的居民再來辨認她們的身份。

尖刀連將這個指揮部全部收颳了一遍,最高的軍銜是陳慶濱擊倒的中佐,也就是一個大隊長級別的鬼子。這個指揮部只是一個大隊的指揮部,當然陳慶濱已經很滿意這樣的戰果。

地面的進攻還在繼續,坦克已經推進到日軍陣地的中心位置,這時候忙碌不停的空軍也抽空來這裡幫忙,對已經暴露出來的日軍暗堡進行定點的清除。為地面的裝甲部隊開路。

之後的戰鬥陳慶濱等人補充好彈藥后,繼續沖在進攻部隊的前列,為後面的部隊指引進攻方向。

當一天的光陰悄然流逝的時候,五穀聯隊向清邁的第十四方面軍發去了訣別電文。五穀大佐拔起自己的佐官刀,帶著聯隊指揮部剩餘的幾人,抱著玉碎的決心,朝著中華前進中坦克發起衝鋒。過不了多久,他也只是一捧黃土罷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