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496章同生共死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01日 18:13 [字數] 800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來吧,到爺爺這裡來。」躲在一棵樹上,三個手持百式衝鋒槍的日本特戰隊隊員慢慢靠近,毒蛇心裡冷冷地道。

「都小心些,他們可能就在附近。」三個日本特戰隊隊員邊走邊搜索四周叢林,殊不知禍已經從天降。

從樹上跳下來直接踹昏一個,順手割斷另外一個脖子,最後一個想開槍,但已經來不及,因為毒蛇的飛刀已經刺穿他的心臟小說章節。三個日本特戰隊隊員瞬間被殺,致死都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清松幹掉三個人後,將身上兩枚手雷拉環取出,抗於一個日本特戰隊隊員的屍體之下,毒蛇幾個起伏便消失於密林中。天黑漸漸放暗,毒蛇的鬥志卻越來越濃,在這無邊的叢林戰場里,他就是死神。

「好手法。」毒蛇離開後幾分鐘,蝮蛇便來到了殺人現場,面對觸目驚心的細線,心態強如蝮蛇也難免背脊發涼。

「果然是隊長,還真有毒蛇的風範。」

左側傳來莎莎的聲響,蝮蛇無聲無消地鑽入了右邊的叢林,一分鐘后,蝮蛇看到五個造型各異的日本特戰隊隊員出現,並發現了地上的三具屍體。蝮蛇知道這五個傢伙要倒霉了。

「山本君。」看到同伴屍體,其中一個日本特戰隊隊員下意識地將屍體翻過來,手雷也在這時毫無徵兆地響起,五個人瞬時就被炸成幾段。

「在那邊。」爆炸聲響起,日本特戰隊隊員響這邊圍過來。

「悲劇。」暗嘆了一聲。蝮蛇尋著毒蛇撤退的路線追尋而去。

「陷阱,木錐,毒刺,割喉……」一路追來,蝮蛇又發現了幾具屍體,他已經從這些殺人手法中判斷出這些都是毒蛇所為。

一直追蹤了半個小時,蝮蛇已經在這片區域內饒了整整一圈,前方的痕也逐漸消失,他知道毒蛇距離他已經很近了,當然鬼子也距離他越來越近了。拔出手槍和軍刺以及一把野戰部隊偵察兵專門使用的匕首。右手持槍。左手軍刺,軍刺橫,手槍居上,雙手交叉。守護胸前。匕首緊咬在口中。蝮蛇小心地穿梭於大樹之間。

咬住匕首是很多偵察兵和特種兵的習慣,因為咬住匕首不但可以多出一把隨時可以使用的殺人利器外,還有不少的功效。

從古到今。中華軍隊裡面的很多傳統,都是實用的軍事經驗。偵察兵在執行任務時,常常咬著匕首、軍刀。這個習慣,在古代戰爭就有。古時候隨便咬,木棍,樹枝,樹葉,現在再讓我們的士兵咬那些不太衛生。而且匕首這樣咬著出刀時候快一些。

閉氣:如果用鼻子呼吸的話,聲音會很大。容易讓敵人發現。尤其是那些剛上戰場的新兵,越緊張出氣聲音越大,自己還不知道。如果嘴裡咬一些東西,那聲音就會很校自己可以試一試。

防止出聲:大部分人上戰場都很緊張,有些人甚至會緊張的牙齒互相打顫,碰撞。這有時是很大的聲音。而且無法制止。咬匕首可以很好的解決,咬匕首更本不可能牙齒碰撞。

防止打噴嚏,咳嗽:現在醫學也無法解釋這一點,但是的確有效,咬了東西就基本不會打噴嚏咳嗽了。

止疼:在潛伏,偷襲,偵查的過程中,被敵人的流彈擊中,擊傷。而你又不能暴露目標,用力的咬一些東西,可以有效的緩解傷痛。不至於叫出聲來,或者難以忍耐。

止渴:越緊張人越覺得渴,一渴人就會心浮氣躁。咬東西可以分泌出大量唾液,不會是人口渴,可以使人鎮定。

此刻蝮蛇露出在外面的就有三把武器,並非是他耍酷,這是在無數訓練中摸爬滾打出來的真理。

突然一聲清脆的槍聲,蝮蛇感覺自己頭皮一陣發麻,就地一個驢打滾躲到一棵大樹后,動作雖然相當快,但後背還是被擦破了一塊皮。有九九式狙擊步槍,這是蝮蛇滾動時做出的判斷。

「八嘎1遠處一片叢林中,一名日本狙擊手悄悄的隱藏在這裡,看到蝮蛇躲過了他的狙殺,心中惱怒不已,十字准心死死的盯住蝮蛇躲避的大樹。

「就差一點,真是危險,也不知道中隊長是怎麼通過這裡的。」背上傳來火辣辣的痛,蝮蛇邊轉移陣位邊判斷鬼子狙擊手的位置。這個對他來說並不困難,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狙擊手。不過在他心中,也對這個鬼子狙擊手感到由衷的佩服。畢竟他已經是小心再小心了,但還是差點被對方找到狙殺的機會,剛剛生死就在一線之間。

「十一點方位,很近,差不多就六十米。」這是蝮蛇根據剛剛對方射擊后的估計,要不是身位狙擊手的他,有著很強烈的危險意識,恐怕此刻已經倒在對方的狙擊子彈之下。如果剛才是換成毒蛇中隊其他的隊員,那恐怕很難在對方的狙殺下生還。

拿出一顆煙霧彈,蝮蛇估摸著鬼子狙擊手的大概位置扔了出去。大量的煙霧快速的出現在叢林中,很快就遮擋住了日本特戰隊狙擊手的視線。

暗自數到五秒,蝮蛇敏捷的閃出了大樹,藉助剛剛印在腦海中的地貌,朝著鬼子狙擊手的隱蔽點快速前進。

「八嘎壓路。」罵了一聲,鬼子狙擊手從土坑裡爬出來向背後的小斜坡滾下去。只見叢林中,一片枯黃的草地自己移動起來,並且順著小斜坡下,滾下去。

成功為自己掩護,煙霧中隱約見到一個移動的物體,蝮蛇當然不會放棄機會,提著手槍衝到小斜坡不遠處,猛烈速射。遺憾的是叢林里樹木太多,加之鬼子狙擊手逃跑的過程中左右晃動,就連蝮蛇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擊中。

一個彈夾很快打完。待蝮蛇換上新的彈夾后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斜坡下一片較高的灌木叢讓他眼皮狂跳,在他自身本能驅使下開始後退的同時,果然斜坡下的灌木叢噴出一道火舌,子彈狂飛而來,蝮蛇不得不再退到剛才的安全點。

就在這時候,斜坡下遠處突然冒起道強光,直接照射在蝮蛇的眼中。

「這是?」被強光照射了一下,順著燈光,蝮蛇看到了已經潛伏到兩個鬼子身後的毒蛇。

之前蝮蛇的一切行動都在毒蛇的眼中,從他到達這一區域到現在。閃避狙擊手。躲避斜坡下的攻擊,這一切都在毒蛇的注視下。原本他也是要想辦法提醒下蝮蛇,但是害怕讓他分心,導致對方的狙擊手得逞。他選擇了相信蝮蛇自己的本領。他做對了。

現在既然蝮蛇已經躲開了對方的狙殺。而蝮蛇周邊暫時也沒有危險。利用叢林中折射下來的光線。用鏡子將光線反射到蝮蛇的臉上。此時,兩人算是取得了聯繫。

對於兩人的動作,被夾在中間的兩個鬼子此刻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實現已經被斜坡擋住了,也看不到蝮蛇。同時也因為害怕蝮蛇的突然進攻,都全神貫注的防備前方的斜坡,忽略了後方的毒蛇。

此刻,微微的寒風吹拂著灌木叢,似乎不想吵醒這個沉睡的孩子一般。靜,出奇的靜,安靜到人能聽見風聲。

然而蝮蛇接下來的動作打破的這一片區域的平靜,一顆高爆手雷飛落到斜坡下,接著又是一顆高爆手雷,緊接著還有兩顆手雷飛落下去。

「!!!1四聲爆炸聲,震徹叢林,驚動了無數冬季出來覓食的小動物。四個坑洞出現在斜坡下的灌木叢,硝煙還未散去。那兩個躲在下面的鬼子特戰隊隊員,連忙往一旁翻滾,有準備的他們躲過了看似突如其來的手雷,但此刻他們的身後,還有一條噬人的毒蛇。

毒蛇在手雷出現的那一刻,全身彷彿化成了一條已經蓄勢完畢的眼鏡蛇,超快的攻擊,電光火石間,毒蛇從隱藏點突然竄起來,雙臂中,兩把黝黑的手槍已經對準了因為躲避手雷而滾動的鬼子狙擊手。

左右開弓,四顆子彈毫不留情的竄入對方的身體中。幹掉了最危險的狙擊手,毒蛇的身體毫不猶疑的矮身再次消失在灌木叢內。

「春山君,八嘎壓路。」那個一直躲在灌木叢內的鬼子特戰隊隊員,看到之前還在和他用眼神交流的戰友,瞬間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此刻他也忘記了隱藏自身,怒罵的同時,手上的百式衝鋒槍朝著身後毒蛇剛剛出現的地方,快速的掃射著。

戰場上生死都在一瞬間,特別是特種作戰,越是冷靜就越能笑到最後。憤怒可以使人的情緒完全失去控制,即使再理智的人也有被憤怒沖昏頭腦的時候。可以說,憤怒是一種具有毀滅性的力量。中國有句俗話說,「小不忍則亂大謀」,但話雖這麼說,真正能做到又有幾人呢?憤怒總是會讓我們犯一些很低級的錯誤,那麼憤怒到底是一種什麼情緒呢?什麼情況下會使其難以控制?

一般來說,當一個人的強烈願望受到限制時就可能激發他的憤怒情緒。在社會生活中,被欺騙、受到侮辱、被干擾、或被強迫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等都會誘發憤怒。同時,持續的痛苦也可能會轉化為憤怒。憤怒是一種可怕情緒,其產生和熄滅往往只在一念間。與其他不良情緒相比,憤怒爆發猛烈,最難以自控。一個人受到侮辱時產生的憤怒最為jli,並多以衝動的形式表現出來。有時憤怒者根本不會做過多思考就採取了發泄性的行為。

此刻這位日本特戰隊隊員短時間就被憤怒的情緒佔據,看到戰友的死亡,受到了憤怒情緒的支配,瞬間就忘記了前面還有一個極其危險的蝮蛇,忘記是誰扔下來的手雷,是什麼導致了他戰友的死亡。

聽到槍聲的第一時間,蝮蛇立即跑到了斜坡邊,手槍對準下面那個亂噴火舌的傢伙。「砰!砰1兩槍,第一顆子彈擊中了對方的右手。第二顆子彈則是對方的左手。因為瞬間的劇痛,百式衝鋒槍直接掉在地上。

毒蛇此時也再次鑽了出來,同樣是兩槍,直接打在對方的雙腿上。短短的一瞬間,對方的四肢已經被廢掉了。

蝮蛇看到毒蛇出手后,便成斜坡上滑下來。此時那個日本特戰隊隊員還在掙扎的要去拿起那把百式衝鋒槍,沒有痛呼聲,沒有恐懼,只有滿臉的瘋狂。就在他的右手就要再一次碰到那把衝鋒槍的時候,已經到來的毒蛇。直接一腳踏在對方右手的傷口上。隨後還重重的碾壓了幾下。

「啊1劇痛傳來,這個日本特戰隊隊員終於沒有忍住,喊了出來。只不過臉上瘋狂的神色依舊。

此時蝮蛇也來到了這裡,看到對方臉上的神色。一怒。重重的一腳踢在對方的腦袋上。這個日本特戰隊隊員直接暈了過去。

「帶上他,我們先回去。」毒蛇開口了。

咬著匕首的蝮蛇沒有說話,直接把對方的皮帶接下來。將對方的雙手緊緊的綁在一起,隨後將其扛起來。就算對方已經四肢中彈並且被踢暈,但蝮蛇還是沒有絲毫的放鬆,在將對方的身子和自己進行零距離接觸的時候,一定要保證對方絕對沒有絲毫危險性。這是每一個特種兵所應該具有的準則。

順著沿路返回,不多時,兩人就回到了周圍毒蛇中隊建立起來的防線,也是此刻這片區域內,能夠說得上比較安全的地點。

之前三個小隊完成了對這裡的包圍后,毒蛇和蝮蛇一前一後,進入了這篇叢林,主要目的還是為了探查對方的布置情況,他們也只是在外圍走了一圈,但也可以說是收穫不菲。不但帶回來了一個俘虜,還順帶幹掉了七八個日本鬼子。一寸收穫一抖汗,這一路上,他們也時刻處於危險之中。一個不小心,恐怕小命難保。

將俘虜直接丟在地上,插回軍刺,拿起嘴巴上的匕首,直接一刀插進對方的大腿中,握住刀柄的右手,用力一牛

「啊1在巨痛下,這個日軍特戰隊隊員直接被痛醒。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你們的指揮官是誰?是誰策劃了這次的襲擊?還有你們的編製。」冰冷的聲音從蝮蛇嘴裡傳出來。

劇痛中的日本特戰隊隊員無視了蝮蛇的話,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臉上照樣被瘋狂的神色布滿,冰冷的眼神一一掃視著周圍毒蛇中隊的成員,緊咬牙根。

「哼!很好,我很喜歡硬漢,我們來試看看,誰能堅持下去。」拔出匕首,蝮蛇冷冷一笑,直接拽著對方的,拉到一旁的大樹邊。

毒蛇中隊的其他隊員聽到蝮蛇的話,頓時感覺到渾身一陣冰涼。他們無不為這個小日本接下來的遭遇感到一絲的同情,落在蝮蛇的手中,絕對比死還難受。因為蝮蛇不但是一個強悍的狙擊手,同時也是一個手段非常高明的刑訊高手。

果然,不出所有隊員的預料,沒過多久,那個小日本渾身好像打擺子一樣,眼中充滿了痛苦的神色,並且在十二月的天氣下,還渾身汗如雨下。可就算如此,對方竟然出奇的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所有隊員很快就把注意力轉移開,繼續進行他們的警戒任務。這裡的安全,可都是由他們來保證的,短暫的分心已經是極限了。

而毒蛇也沒有去看蝮蛇那裡的情況,而是拿著一根小樹枝,在地上畫著什麼,而且還時不時的思考一下。

十分鐘后,當蝮蛇一刀幫助小日本永遠擺脫痛苦之後,他便立即走到毒蛇身邊,道:「問出來了,對方完好的時候,有六十人,算上被完幹掉了十人,現在還有五十人。對方的指揮官是藤田正二,畢業於德國慕尼黑特種兵學院,並且裡面所有的成員,都是畢業於慕尼黑特種兵學院。

對方的指揮部在距離我們兩公里的一出亂石林中,佔據了那片區域的各個自製高點。我們之前去的地方,只是對方的外圍防線,還沒有真正進入對方嚴守的中心地帶。

還有一件事很有趣,本來他們就打算要突圍了,後來看到我們傘降的過程。他們的指揮官藤田正二決定留下來,打算會會我們。」

「對方的具體防守情況呢?」從背包中拿出一份手繪的地圖,毒蛇問道。

「問不出來,他只是外圍警戒的,裡面的具體情況他也不清楚。」蝮蛇回答完,還補充了一句:「放心吧頭,在我的銀針之下,對方就算是鐵人也會乖乖的交待。」

「我不是在懷疑你的刑訊手段,而是在想對方會怎麼布置。」毒蛇看著手上攤開的地圖,頭也不抬的說道。

「其實。頭。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現在又不是騎士決鬥的時代,這裡是戰常直接呼叫直升機過來,把那一片炸平。不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蝮蛇不以為意的說道。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優勢不用那不是英雄。而是傻逼。

聽到蝮蛇的話,毒蛇愣了一下,隨後苦笑了一聲道:「本來我還想好好表現一下。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這麼辦。」

「通訊,打開電台,聯繫戰鬥直升機過來,看到黃色煙霧后,對黃色煙霧區域進行火力覆蓋。同時命令蛇小隊,火力攻擊一開始,就立即展開進。」下達完命令后,毒蛇對蝮蛇說道:「開拔,為直升機進行火力指引,我們先向前推進。」

已經確定該怎麼做了之後,所有人都開始行動起來,朝著毒蛇和蝮蛇探測過的地方潛伏前進。

很快,一行人便來到了毒蛇之前所在的斜坡下。不過這一次,他們並沒有停留,而是繼續朝著前方挺進。

一路上,在二十四雙眼睛不斷的搜尋下,逐一拔除了那些隱蔽起來的日軍特戰隊隊員。半個小時后,在付出一些傷口的情況下,他們終於來到了距離中心亂石林還有五百米的一個小山坡下。

一行毒蛇疑惑的看著眼前異常安靜的亂石林,不過,再疑惑現在也只能繼續下去了。

破障手拿出了肩上的火箭筒,對準遠處的亂石林,將黃色信號彈射出去。隨著一聲沉悶的聲響,黃色的煙霧漸漸的在那片區域升起。

天空中的戰鬥直升機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信號,四架準備火力支援的直升機,快速朝著這裡奔來,在距離還有兩三百米的時候,兩組火箭炮發射巢發出了怒火。

頓時整個亂石林變成了一片火海,劇烈的爆炸聲不斷從裡面傳出來,塵土枯葉四處飛揚。

藤田正二在聽到螺旋槳越來越近的第一時間,便躲進了山洞中。就在他進入山洞之後,外面便陷入了一片火海。爆炸中,還隱約聽到了哀號聲。

眼中的怒火好像要化成實質,藤田正二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精心構建的五百米防禦圈,迎來的不是中華的特種兵,而是對方的猛烈炮火。

炮火來得快,也去得快。硝煙還未散去,毒蛇中隊的進攻已經開始了。

蝮蛇奔跑著,「嚓」微弱的金屬撞擊聲傳出。蝮蛇的左腿像踩上沙子一樣陷下去一塊。

「我踩地雷了1突然間,蝮蛇停下步子,一聲驚呼!偵察兵出身的他,憑藉著腳底微弱的感覺,踩到什麼絕對能判斷出來。

毒蛇蛇心裡一震!但迅速揮手說:「停止前進,原地防禦1

剎那間,依託樹林里植被的環形防禦成形。毒蛇中隊特種兵們手上五花八門的槍口指著前方的硝煙瀰漫的亂石林,以防敵人突然的攻擊。

毒蛇蛇放下槍,悄悄地向站著不動的蝮蛇走去:「怎麼個情況?」

頭皮發麻手心發涼出汗,心臟猛烈的跳動著,腎上腺素迅速提升到最高負荷狀態。一系列身體變化讓蝮蛇渾身上下的汗毛全豎起來了,別倒在勝利的前夕埃

「估計是反步兵壓發地雷。」蝮蛇判斷道。

破障手掏出工具也靠了過來,說:「頭?怎麼樣?要不我來。」

毒蛇拔出匕首一把推開破障手說:「你大爺的!滾到一邊去,別添亂。給我注意防守,別讓對方有機可乘。」

小心翼翼的毒蛇扒拉開浮土,露出反步兵地雷軍ls的外殼,嘴角一笑道:「你大爺的,真走狗屎運啊1

蝮蛇無奈的苦笑。

一聲槍響,破障手看著手上的子彈孔,嚇出了一身冷汗。剛剛就是移動到這裡,就中了一槍,要不是運氣好,恐怕這一槍就是他的心臟了。

其他特種兵看到破障手受到攻擊,也為他捏了一把冷汗,結果很幸運,只是手臂上中了一槍。不過,這一槍也激怒了毒蛇中隊所有的隊員。頓時,猛烈的反擊就此展開。

霎時間,繼炮聲之後,這裡再一次被槍聲充斥。

毒蛇盯著地雷喊:「給我頂住嘍!他大爺的,來得真快。」

蝮蛇看著毒蛇蛇,又望望前方閃擔骸巴罰暫時別管我,先把這些小鬼子幹掉。」

毒蛇笑了笑道:「你大爺的!真會挑時候踩地雷,先保住你的小命再說吧。」

「你別動!這地雷,一旦壓發被解除保險裝置,只要壓力消失就會觸動引信爆炸,而唯一的辦法就是插回保險銷,阻止擊發彈簧的複位。但,只要你不動,他大爺的不會炸。」毒蛇一邊說,一邊用匕首挖開地雷的周邊。毒蛇把匕首慢慢插入蝮蛇的軍鞋,直到匕首貫穿整個鞋面,憑藉著參戰多年的經驗和感覺,毒蛇壓住了那敏感的一點。

蝮蛇看著和遠處小鬼子對射的戰友,道:「你們的風格哪去了!他娘的給我進攻,別因為我,耽誤了正事,快點1

毒蛇還在忙活:「你大爺的!別說廢話,別到時候讓老子跟你陪葬。」

毒蛇解開蝮蛇的鞋帶,又從身後拿出一雙備用的軍鞋:「慢慢抬起來,穿上那隻鞋。」

蝮蛇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沒有磨嘰,慢慢地拿出腳,然後閃到一邊穿鞋。穿完鞋,隨地撿起一根樹枝扭了扭:「想辦法插進去,阻止擊發簧複位。」

毒蛇死死壓著匕首兩端,握著刃的那邊已經有了血跡:「怎麼插?動一下,都玩完。走1

蝮蛇淡笑,然後一隻腳踩住了匕首的一端:「這玩意殺傷力不大,我數一二三,咱倆一起鬆手!要生一起生,死也要一起死。不過要是能和頭一起上路,我也不會寂寞。」

毒蛇說:「我還有老婆孩子,你啥也沒有。老子才不會去陪你。」一顆流彈從毒蛇鋼盔劃過,金屬漆被摸出一道銀白色的道道,偽裝網斷了一塊。然而毒蛇還是一動不動。

蝮蛇固執的說:「你嗎的,頭,同生共死忘了嗎?」

毒蛇傻笑道:「你真傻。」

蝮蛇:「一1

毒蛇閉上眼睛,雙手用力,兩腿彎曲。

「二1

剛到二,毒蛇就動了,一把將蝮蛇撲到壓在身下。就在毒蛇起身將蝮蛇撲到的瞬間,地雷壓發裝置彈了起來。然而一秒過去了,三秒過去了,十秒過去了。

被壓在身下的蝮蛇忍受著感動說道:「頭,你好重,壓死我了。」在突然被毒蛇撲到,蝮蛇明白了很多,很多。

「我日,這小鬼子也太沒有用了,什麼工業能力,竟然是一顆鴨蛋。」毒蛇很平靜的起身,一副罵罵咧咧的樣子,其實他此刻的心裡有著不為人知的感覺。死亡就在一瞬間,如果不是啞彈那結果…。

「他嗎,再次呼叫火力支援,給是乾死這些小鬼子。」這是蝮蛇的怒吼聲,徹底回過神來的他,真的怒了。

一個小時后,當硝煙散盡,他們在山洞裡找到了藤田正二的剖腹后的屍體,瞪大的雙眼,死死盯著那本華麗的筆記本。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