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紅色警戒之民國 > 第490章截擊之戰(下)爆掉小日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490章截擊之戰(下)爆掉小日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8日 17:57 [字數] 101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空中焰火朵朵,導彈和飛機接觸的一瞬間,什麼都註定了。幾十斤的導彈戰鬥部,只要在飛機內部爆炸,不管是對普通的戰鬥機來說,還是對龐大的超級空中堡壘來說,結果都是一樣的。

高達百米的轟炸機群,密密麻麻的布滿了天空,這也在無形中提高了導彈的命中率。

整片天空,好像是隕石雨墜落地球,噴著尾焰的導彈,直接撞擊在密集的轟炸機機群中小說章節。天空中火光朵朵,轟炸機的零件四處飄散。

幾十斤的戰鬥部是無法將整架轟炸機完全摧毀,除非是多枚導彈一起命中同一架轟炸機。不過多數的轟炸機,只是被一兩枚擊中。當然就算是只有被一枚導彈擊中,也擺脫不了墜落的命運。

龐大的轟炸機在天上冒著黑煙盤旋直墜而下,有的是整個機頭都消失了,有的是被炸斷了機翼,更有甚者,彈道的爆炸引爆了轟炸機本身的彈倉,隨之而來的就是巨大的火光,整架轟炸機直接化成了漫天碎屑。

導彈,自從德國開始在歐洲使用這種革命性的武器時,導彈已經成為世界主流國家的重點研究項目。有一點眼光的人都清楚,導彈這種武器在今後的戰爭演變中,絕對會佔據極其重要的地位。

繼德國之後,中華也開始使用在西方國家看來較為成熟的導彈技術,並且首次運用在空戰上。取得了不菲的戰果,可以這樣說。當初盟軍突襲中華石油基地的時候,正是導彈的出現,配合噴氣式戰鬥機,才讓中華快速取得了制空權,不但減少了很多損失,還將戰鬥的被動性轉變為主動。導彈和噴氣式戰鬥機的出現,對那場石油戰役來說,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從那場戰爭中表現出來的信息,也向全世界說明了,空戰的模式將會有革命性的變化。而德國也開始在空戰中大規模的使用他們自己的空空導彈和噴氣式戰鬥機。更是加快催發盟軍等國迫切需要轉變空軍的戰鬥模式。朝著新型空戰形態轉變。超視距空戰的理念,已經開始深入了盟軍等國的心中。

因為這是一種已經看到實際效果的革命性變化,是中華和德國在盟軍身上實驗出來的成果。追逐新的戰爭模式,避免過度的落後於人。這已經成為盟軍武器科技發展的重心和方向。

趕超中華的軍事科技。趕超中華的戰術戰法。已經成為了美國重要的追趕方向。就像後世的中國,還不是一樣在做著如今美國做的事情。武器科研路上,就好像是一片雷區。中華率先踏步向前。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有沒有躺倒地雷不清楚,但只要中華走過的安全道路,對後面上來的人來說,那就是一條安全大道。中華的武器發展方向,就好像是一盞明燈,指示著他人前進的道路。

不管世人是如何震驚中華科技的發展速度,有一點已經可以確定了,那就是中華的武器發展水平,已經居於世界之巔。成為別人追逐、趕超的對象。

而不管是美國的飛行員,還是日本的飛行員,每一個人都詳細的了解過中華已經使用過的空戰武器。噴氣式戰鬥機和空中對戰使用的導彈,所以,在空中出現大片的導彈時。所有人都清楚,中華已經發現了他們,並且在前面已經布置好攔截部隊了。

當導彈群完全進入盟軍機群后,除刃機之外,剩下直接穿過機群,等待燃料耗盡,然後墜地自毀。只不過事情並非就此結束,第二波攻擊如期到來,這一次導彈群的戰果並沒有上一次那麼大。不過,還是有幾十架因為躲閃不及時的轟炸機被摧毀,在下墜的呼嘯聲中,朝下方的大海中墜落。

這時候,不管是美國的飛行員還是日本的飛行員,都保持高度的警惕。原本龐大的機群,高達四百架的轟炸機,到如今卻只剩下了不到一半。這可是澳大利亞美國近半的轟炸機,要是此行無法摧毀馬尼拉港口的中華物資,那這次空襲行動,只能說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

就在盟軍戰機因為導彈的出現,一片混亂的之際,遠方的四個艦載機中隊已經完成了戰術機動,按照預警機上面安排的進攻方向,各中隊的隊長在帶領隊員們調整方位的時候,也開始進行戰術安排。

不管是中華的陸基空軍部隊,還是海軍航空兵部隊,只要是戰鬥機飛行員。認真對待每一次的飛行,是他們能成為優秀飛行員甚至是王牌飛行員的基矗

中華現役空軍,都是老飛行員,每一個飛行員的平均戰機訓練總時間,都是在兩千個小時以上。如果不是財大氣粗的中華,就算是美國,也很難養得起如此規模而又每天高強度訓練的空軍部隊。

每一次的升空訓練,就算是戰鷹2g型戰機,所消耗的航空燃油和彈藥以及飛機損耗,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更何況整個空軍體系中,有多少的飛行員,有多少的訓練任務。這可比造飛機貴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每一個成熟的飛行員,不管是在哪個國家,都是寶貝。

總有很多人認為在軍隊中越是老牌越有架子,其實並不是這樣,能在戰場上活下來的人,運氣只是打到你身邊的炮彈是啞彈這樣的狗屎運,而更重要的是任何一名老兵都會認真對待著每一次的戰鬥。只有在戰鬥中時刻保持著良好的警懼性和永遠不鬆懈的意識才能活的更久,沒有人會輕敵,也沒有人會自大,輕敵的人和自大的人終究會有一天成為別人書寫功勛篇章的閃亮配角。

這一點特別適合在空軍身上,因為他們的每一次戰鬥任務。都關乎著今後戰爭的走向。因為制空權,已經成為一種比制海權更加重要的戰略目標。特別是科技含量越高的戰鬥,制空權的重要性,會更加突出。

「都是老夥計了,廢話我也不多說,此次任務就是堅決不能放任何一架敵軍飛機進入馬尼拉領空。在隼鷹中隊成功的時候,優先幹掉他們的轟炸機。還有一點所有的飛行員都要注意,日軍零式活塞螺旋槳飛機相對於噴氣式戰鬥速度小轉彎半徑小,它們可以利用這點與噴氣式飛機周旋。雙方以機槍或航炮交火,噴氣式飛機未必就是天空中的絕對殺手。

在訓練的時候。我們的教官已經讓大家明白這個道理。注意高度。不要和鬼子在低空糾纏,多在高空進行絞殺。我們的飛行速度很難降低到與螺旋槳式接近,注意失速前飛機的抖動,儘可能的不要失速。別到時候鬼子沒有打下來反而自己栽了下去。」

在導彈發射之際。海鯊不忘再次叮囑著自己手下這些天之驕子們千萬不要冒功貪進。雖然駕駛著更新式的戰機。但是這並不代表著敵軍就失去了它們原有的優點。

「明白1海鯊中隊的無線電頻道中,傳來了其他成員的齊聲回答。

「大家按照預定的第三號截擊預案,注意對方近距離的纏鬥。」

「明白1

當負責吸引敵機離開的隼鷹中隊從一萬兩千米高空。朝著下方盟軍機群俯衝下來之時。密集的機炮子彈傾瀉在盟軍已經殘破的隊伍中,幾十條彈道隨著戰機的移動,在天空揮舞出一道弧形彈痕。

十幾架轟炸機瞬間就被密集的航炮掃中,不是機頭和機艙被損毀,就是機翼上的發動機被摧毀,有甚者因為機翼中彈,導致機翼斷裂,直接墜落。

二十四架海鷹如同一把尖刀,從敵軍機群的上空直直下扎,並且貫穿整個機群,出現在機群的下方。

「先生們,是中華的噴氣式戰鬥機,為了美利堅的榮譽,戰鬥吧1

在引發騷亂的同時,近百架美國戰機壓下機頭,朝著隼鷹中隊撲去,順著對方離開的線路,朝著西面追了過去。對這些美國大兵來說,和敵人實對實的較量,比什麼都重要,什麼護衛,什麼任務啊!早就被他們拋到腦後了,他們此刻的眼中,只有擊落敵機獲得榮耀,其他的事情,和他們沒有半點關係。

不過,那些日本戰機飛行員並沒有和這些美國飛行員一樣,嚴格的命令,讓他們很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如今的任務。只不過現在這些日本飛行員,此時正回味在剛剛的震驚中,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噴氣式戰鬥機,所有的日軍飛行員,都瞪大了雙眼。

不得不說,當中華的噴氣式戰鬥機再一次的登台亮相還是非常成功的。外形優美流線的線條,有別於目前主流戰機的外形設計,發動機所產生的那種嘶鳴呼嘯聲都讓所有人為之側目。

「聯隊長閣下,我們是否追擊。」

回過神來的日軍飛行員中,突然冒出一個躍躍欲試的聲音。

「八嘎,記住你的任務,一切以摧毀馬尼拉港口的中華物資為第一,為了帝國的聖戰,個人榮譽算得了什麼。」日本陸軍航空兵聯隊長野田嫁雁聽到這樣的問題后,頓時在無線電中怒聲道。

同時他也對美國飛行員如此毫無法紀的行動,感到無邊的憤怒和不屑。之前在導彈中,他們已經失去了不少的戰鬥機,而且身邊還有一百多架轟炸機需要守護。

剛剛就是豬都看得出來,這是中華的調虎離山之計,沒有想到,這些愚蠢的美國佬,居然真的追過去。對此他也只有在心中暗罵:一群愚蠢的美國人,除了有錢點之外,他們的軍隊根本就是一群毫無紀律百姓。

雖說野田嫁雁挺看不起美國軍隊的,但有一點也必須要承認,那就是日本到現在還只能生產出川崎中型轟炸機,就連像飛行堡壘這樣的轟炸機,日本此時一架也沒有,更別說是美國的超級空中堡壘了,乃至於中華更加強悍的轟炸機。不然的話,日軍現在也不需要依靠美國的轟炸機去轟炸馬尼拉。

「嗨!卑職明白。」

「諸君。我們的任務不是殺敵,為了菲律賓上的十幾萬帝國勇士,我們必須將這些轟炸機護送到馬尼拉。我相信,中華的戰機已經在我們的頭上了,諸君,為了帝國,為了聖戰,準備戰鬥。天皇陛下,板載。」野田嫁雁再一次說道。此時他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上空。觀察有可能出現的任何黑影。

「天皇陛下。板載。」

而在美國的轟炸機部隊中,空軍戰鬥機們去追中華戰機的舉動也引起了轟炸機部隊的謾罵聲。

「該死,他們這是要到哪去?」

「一群混蛋,整天只知道個人榮譽。一點也不顧及我們。」

「我相信。中華的戰機已經就在前面。現在那些自大的傢伙們離開了,難道要我們指望這些日本人嗎?」

「先生們,到最後還是要靠我們。哦賣糕的。十二點方向,發現中華戰機,速度好快。」

「我這裡也有,九點方向也有中華戰機,他們已經向我們撲來了。」

「三點鐘方向也有,該死的任務,我們被中華噴氣式戰鬥機包圍了。賣糕的,為什麼我駕駛的不是戰鬥機,而是笨重的轟炸機。」

……

美國的轟炸機部隊的頻道中,已經被無數的罵聲和一聲聲驚叫聲充斥著。而且所有轟炸機上面的防禦機槍,除了機腹下的和機尾上的,其他方位的機群都同時開火,朝著遠處接近中的海鷹3噴氣式艦載戰鬥機射擊。

頓時整片天空到處是飛舞的彈幕,層層疊疊,特別是b29超級空中堡壘,真不愧有空中堡壘的稱呼,全身上下七八個機搶射擊孔,到處都在噴洒著子彈。之前隼鷹中隊來得太快了,轟炸機裡面的機槍手並沒有足夠的反映時間,這次他們可以說是嚴陣以待,在老遠只看到中華戰機的身影后,便開始胡亂射擊起來。也不管射程是否足夠。

其實這正是這些機槍手恐懼的直接體現,轟炸機內部機艙內延伸出來帶有耳機的頭盔,讓他們清楚的聽到飛行員們的驚呼聲。從之前看到中華密集的導彈群,在看到噴氣式戰鬥機的猛扎突襲,都讓他們感到無邊的恐懼。要不是這是在萬米的高空,恐怕他們已經逃出這個小盒子了。

從來沒有一刻能讓他們如此清楚的感受到死亡的威脅,恐懼瀰漫他們的身心。當看到中華戰機的身影后,最直接的反映就是用手上的武器逼退對方,保住自己的安全。這是一種人類自身對危險來源的本能,讓危險儘可能的遠離自己。至於什麼所謂的是不是在射程之內,就不是他們現在能夠有心去在意的。

見到中華戰機的第一眼,野田嫁雁也第一時間在無線電頻道中怒吼:「為了聖戰,為了天皇,板載。」喊完之後,拉升機頭,朝著對面的中華戰機衝去,零式戰機的尾翼上,十顆閃耀的金星,已經有了擊落十架敵軍戰機的戰績。預示著這位日本陸軍航空兵聯隊長,是一位日軍航空兵王牌的戰鬥機飛行員。

「板載1其他日軍戰機也吼叫著,朝著最近的中華戰機衝過去,空戰就此展開。

「第一、第二小隊和我纏住零式,第三小隊攻擊對方的轟炸機。」

下達了戰前的最後命令,海鯊輕輕一推節流閥,海鷹一號隨之一陣,速度再次快了三分,無視美軍轟炸機上射出的機槍子彈,朝著對面的零式戰機撲去。

雙方戰機快速的相互接近中,就在距離快要達到航炮最佳射程的時候,雙方十分有默契的同時急轉爬升。雙方的飛行員都是一愣,都沒有想到對方和自己的打算是完全一致的。

不過速度更快的海鷹3戰機雖說在爬高的時候,速度略慢於零式,但在速度方面,足夠彌補這一個小小的缺點。很快,中華的戰機爬升到日本零式的頭上。而日本的零式,此時爬升的速度一緩,隨後停止爬升。

萬米的高空,已經是零式的極限了。此時就連野田嫁雁差點忘記,戰場本身就萬米左右,再爬升那對零式來說,不但會有很多不確定性的危險。而且飛機各方面的性能,也會被高空限制。

一般日軍空軍和美國之前的空戰,都是在三千米到六千米之間展開,而中華的戰機都喜歡在六千米到八千米之間,更高也無所謂。這也早就了,日軍航空兵第一次和中華空軍遭遇,就遇到了升限很高的對手,忽略一些基本的情況,也情有可原。

既然對手上不來,那海鯊們就不再客氣了。

「別管那些零式了。改變計劃。高速接近對方的轟炸機編隊來一次聯合突擊,等零式回來之後,再收拾他們。」海鯊很快就打定了主意,計劃是死的。人是活的。已經爬升到一萬兩千米的高空。這裡已經是零式和外貿型戰鷹2絕對無法抵達的禁區。他們也有機會越過對方的防線,去收拾盟軍的轟炸機部隊。

下達完命令的海鯊再一次將節流閥向前一推,其他的戰機飛行員同樣如此。所有的海鷹3直接進入了亞音速。

「咻咻咻」的聲音不斷從野田嫁雁的頭上掠過,海鷹3們快速從日本零式戰鬥機機群上空飛過,朝著零式後面的轟炸機部隊飛去。轉眼間,零式機群後方的天空只剩下一些黑影。

「八嘎,欺人太甚,趕快回去支援轟炸機部隊。」野田嫁雁咒罵道,隨即連忙調轉機頭,加到最快的速度,朝著後面的轟炸機部隊飛去。

此時野田嫁雁心中充滿被無視的羞辱感,他完全沒有想到,中華的空軍絲毫不講武道精神,竟然撇下對手,去欺負「弱斜的轟炸機。他的心中已經被中華空軍的這種舉動,氣炸了。

不錯,在他看來,一旦在空中,只要是轟炸機對上戰鬥機,那轟炸機就是弱小的一方。就算像超級空中堡壘上有很多的自衛武器,但還是無法改變其弱小的本質。臃腫的身材,笨拙的動作,在空中,就是戰鬥機的活靶子。

最主要的是,野田嫁雁他感覺到自己被赤果果的無視了,如果被重視的話,那對手應該早就和自己接火了。這對所有的日軍飛行員來說都一樣,無邊的屈辱包圍著所有的日軍飛行員,基本上沒有一個日軍飛行員不為中華空軍的此舉感到極度憤怒的。

然而就算他們急速趕回轟炸機編隊,但一切都已經晚了,進入亞音速的海鷹3,在零式距離轟炸機編隊還有一定距離的時候,海鯊中隊已經攻擊完畢,並且在盟軍的轟炸機編隊四周,到處都有中華戰機的身影。

此時已經有最少二三十架轟炸機被直接摧毀,轟炸機身上的防禦武器,如同虛設一般,根本沒有對快速噴氣式戰鬥機造成多大的阻礙。不過也幸好有這些防禦武器,不然的話,此時這些轟炸機,很有可能已經被摧毀了一大半。畢竟效果再小,也能發揮一定的作用不是。

「追上去,黏住他們,幹掉他們。洗刷他們給打日本皇軍帶來的恥辱。」眼見海鯊中隊已經從空中突擊了一次,此時海鯊中隊的所有戰機都待在轟炸機編隊之下,差不多也就在七八千米的高空中,野田嫁雁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立即吼道。

隨之,七八十架零式戰機直接向海鯊中隊撲去,在地球引力向下的自動加速下,這些零式都達到了最極限的速度。鋁木木質結構的機身,在極限高速下,發出輕微的嘎吱聲。然而此時,已經被激怒的日軍飛行員,誰也沒有去關注這些東西。

就算零式戰機的速度再怎麼藉助外力提高,但快不過噴氣式戰鬥機。況且,海鯊中隊們已經料到,對方一定會追上來,他們在一輪對轟炸機的攻擊之後,已經做好應對的準備。

就在雙方的距離再一次拉近的時候,海鯊們已經差不多掉頭完畢,面對著撲來的零式。

「主機,僚機注意配合,記住不能和對方進行近距離的纏身格鬥,發揮、利用我們的優勢對敵。我正式命令,為了帝國的榮耀,為了六萬萬同胞,為了我們海鯊的榮譽,幹掉前面的小鬼子。現在,各機自由接戰。」

下達完命令的海鯊首先咬上的就是野田嫁雁。不是野田嫁雁走運,而是野田嫁雁座機尾翼那十顆代表自己擊落戰績的金星。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讓海鯊知道在這些日軍戰機中野田嫁雁的水平最高。

身位中隊長的海鯊,自然率先去和對方戰績最高的傢伙過過手,看看對手到底有幾分料。

雙方的戰機再一次在相遇,而野田嫁雁也盯上直奔他而來的海鯊一號。

而當野田嫁雁抽空掃了一眼海鯊中隊所有戰機身上的噴塗時,沒有絲毫閃耀的金星,讓野田的瞳孔感到一陣的刺目,心臟也象被尖刺狠狠的給扎了一下的劇痛起來。

原來自己的對手是一群雛鳥,而自己還被這樣的雛鳥無視了。這是野田嫁雁最直接的反映。隨之而來的是。將要化成實質的怒火,和眼中閃現的冰冷殺機。

野田嫁雁沒有猶豫一拉節流閥將零式的速度開至最大,作為老牌飛行員他也駕駛過中華出口日本的外貿型戰鷹2,他當然知道中華戰機的各方面基本的數據。也明白中華戰機的特點。雖說中華戰機普遍比較快。但是如果憑藉著零式超強的靈活性進行規避。那麼還是有很多機會躲避掉致命的追擊。

就算是對上噴氣式戰鬥機,野田嫁雁也並沒有多少擔憂。因為在他看來,中華的飛機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飛機的空重,比世界上的任何現役戰機都重很多。而零式輕便,再經過多方面的實驗,在近距離纏鬥下,零式的性能優於中華出口給日本的戰鷹2,並且零式的纏鬥優勢,還遠遠的高出戰鷹2。

再說中華噴氣式戰鬥機雖然動力出色,但是在空重上要遠遠大於零式,和螺旋槳飛機一樣,相同速度短距離短時間加速度上小零鳥要佔據上風。最後一點,野田嫁雁並不相信,中華的噴氣式戰鬥機的技術成熟度,比螺旋槳飛機還高。

畢竟噴氣式戰鬥機出來的時間太短了,很多東西都需要時間來磨合。

只是這一次野田失算了,現在作為截擊者的不是螺旋槳式的戰鷹2戰鬥機,而是加速性能更好噴氣式海鷹3戰鬥機,它的低速飛行時速就已經達到了零點五馬赫,如果野田嫁雁降低速度降低高度藉助地形躲避殲殺還是有相當大的可能躲過一劫,可是它好死不死的選擇了加速。

當然他也不是想要和對方比速度,而是想要快速接近對方,和對方近距離纏鬥。他座機上的金星,其實就是利用快速接近敵機,纏鬥下來的戰果。毀在他手上的十架戰機,無一不是美國性能最好的野馬式戰鬥機。

雖然戰機的慣性和機體重量使得操縱噴氣式戰鬥機和這些慢速的螺旋槳式戰機交戰時要更小心一些。但是高速時的優勢還是放在那裡了,海鯊輕巧的駕駛著飛機牢牢的將野田嫁雁給套進設計圈內,瞄準緊緊跟在野田嫁雁旁邊的僚機,手指輕輕的扣下駕駛桿上的扳機。口中還念念有詞:「這個對手我喜歡,找死就要像這樣的。乾淨利落!不過先收點利息。」

一陣速射機炮的聲音過後,海鯊一號上的兩門二十五毫米速射機炮、輕易的將鋁木製作的零式打成空中碎片。

二十五毫米機炮上的炮彈由於彈丸體積較大,彈丸內部裝填了總重量百分之五的高爆炸藥,這使得炮彈打中目標后產生二次殺傷效應。

雖然在德國同行之中,德國人為了提高不多的彈藥的高殺傷性變態般的往彈丸中裝填了超過百分之二十的裝葯,但是這樣做的後果就是降低了生產速度和生產成本,同時也造成彈丸飛行過程中重心不穩的飄忽。

而中華的戰車工廠也可以將炮彈內裝填更多的炸藥,但是考慮到綜合效費比。百分之五的裝填量還是如今生產速度、效果、成品率等各種要求下個非常好的折中點。而且還有一點,中華彈丸里裝的是高爆tnt炸藥,那是比德國使用的火藥還要暴烈的炸藥。

殲殺野田嫁雁的僚機,海鯊沒有脫離戰場,而是正為野田嫁雁的末日準備著。

現在他的戰績正式破零,如果按照擊落五架敵機算小王牌的戰功評級的話,那麼他再擊落下九架敵機后,就是真正的王牌飛行員。

要知道。和日本鬼子作戰能有空戰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小日本那點點可憐的戰機根本就不夠中華空軍飛行員們瓜分的,而美國空軍雖然數量很多,但是現在派往這裡作戰的飛機並不多,真正對比起中日兩國戰場飛機數量比是,能打下五架戰機當上王牌飛行員就已經很不錯了。

「八嘎,八嘎壓路。」僚機瞬間就被對方幹掉,野田嫁雁更是怒火中燒,快速的纏著海鯊一號。

然而海鯊在躲避著野田嫁雁的同時,還不時的四下查看一下空中戰常發現基本上日軍戰機都在和中華戰機在天空中絞殺著。雖然日軍戰機數量較多。可是經不住中華戰機這樣高性能、優異飛機的反覆絞殺,天空中一架架的日軍戰機成為了一隻只冒著煙火的空中火雞向地面上栽落下去。

野田嫁雁也看到了這一幕,只不過他已經沒有時間去管這些了。死死的盯著海鯊一號,緊咬牙根。

就在他正好瞄準海鯊一號的時候。對方直接一個加速。然後空中團身。一個大角度的旋轉,出現在野田嫁雁的另一側。後者不敢多做考慮,急忙操縱飛機進行規避對方的正面。

「想跑?」已經打算幹掉對方的海鯊已經沒有心情再看下去了。對方的飛行技術,他已經了解了一個大概。貓戲老鼠的遊戲,結束了。

調整飛機的航向和飛行姿態一頭猛追了上去,飛機的發動機很快便將海鯊一號加速到零點八七馬赫的時速。

零式戰機上的野田嫁雁也可能聽到了身後那海鷹3噴氣式戰鬥機特有的轟鳴聲,回頭看到高速接近的海鯊一號,雙方的距離在眨眼間已經靠近了一大半。頓時嚇得他亡魂大冒,雙手一推操縱桿,本能做出壓低空中的高度躲避海鯊一號的殲殺,純粹的下意識。其實此刻也不容他多想了,時間稍縱即逝。不過他的反映還算可以,還真的避開了海鯊一號的正面。

「靠,高度太低了!算你跑得快1

海鯊現在有些後悔,後悔自己剛才還是有些衝動的將飛機的速度提的太快,現在對方的速度已經很低了,自己要想再低下去的話已經來不及,而且即使來的及這麼低的速度很有可能會讓自己失速。而且現在海面上有不確切的亂流,低速下遇見亂流的後果是不堪設想。想到這裡的海鯊突然有了靈感,他沒有降低飛機的速度,反而打開飛機加力閥。

新鮮的燃油直接噴射到燃燒室中猛烈燃燒起來,轉化成更加猛烈的推力和黑煙,得到額外加力的戰鬥機以更加恐怖的運度向那架受傷的敵機撲去。

得到加力的飛機速度立即達到了零點九三馬赫,飛機外部的局部氣流速度已經達到音速產生了局部激波。飛機氣動阻力劇增,而這時海鯊打開的加力閥還沒有關上,飛機繼續以更高的加速度飛行。在這麼短短的一瞬間,聲波使得流經機翼和機身表面的氣流變得非常的紊亂。

飛機開始產生抖動操縱變得困難,同時機翼開始下沉、機頭下栽。這就是所謂的「音障」問題。由於聲波的傳遞速度是有限的,當物體速度加速到與音速相同之時,聲波開始在物體前面堆積,如果物體有足夠的加速的便能突破這個不穩定的聲波屏障衝到聲音的前面去,也就是衝破音障。

海鯊當然不是第一次衝破著障,雖然他被強大的加速度給死死的壓在座艙的椅子上,但是他仍舊能熟練的控制住戰機,操控著戰機向那架日軍戰機身邊近距離的掠過去。

沒錯,就是掠過去,由於接近音速飛行時堆積起來的聲波屏障還有前方的空氣不能像平常一樣通過機身擴散開來,於是氣體堆積在飛機的周圍向一堵牆壁一樣,而此時當海鯊駕駛的戰機從野田零式戰機上方不足三十米的距離掠過時,他駕駛的飛機時速才網突破了一馬赫。噴氣式戰鬥機突破音障之後。從飛機最前端起產生一股圓錐形的音錐。對於已經比自己聲音還要快的海鯊來說這樣的聲音並不算什麼,而且這樣的音錐也對經過加固的噴氣式戰機不算什麼,但是對於身下的日軍那架戰機來說卻如同經歷五雷轟頂般的慘狀。

這種圓錐形的音錐震波對於旁觀看來說就如同在它耳邊爆炸一般,這種巨響又被稱為音爆或聲爆。強烈的音爆不僅直接震破了那架日軍戰機飛行員的耳膜讓它雙耳劇痛,也衝擊著它的五臟六腑使其七竅流血。

更要命的是海鯊駕駛著飛機從它身邊高速飛過,所引起的氣流就足以讓野田嫁雁和它的飛機卷的失控,更何況強烈的音爆在低空近距離內還可以對地面建築物產生損害,更不用說距離如此之近的鋁木製零式。

「哇哈哈哈哈!用尾流和音爆擊落敵機我是第一個。」

看著在空中解體的日軍飛機,海鯊拉起機頭,在適應了過載后爽聲開懷大笑起來!他這個獨具特色的攻擊方式也將成為歷史上不可抹滅的濃重一筆,而野田嫁雁這個日本王牌飛行員,為這一筆增添了不少的光彩。

半個小時后,從婆羅洲起飛的戰機聯合隼鷹中隊消滅完被吸引走的美國戰鬥機機群后,當大量戰鷹2g型螺旋槳戰鬥機和隼鷹中隊出現在戰鬥空域后,這次截擊任務已經沒有太多懸念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