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467章金貴的貨物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17日 03:27 [字數] 329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中興十五年,11月25日。

一艘掛著日本國旗的貨船在海面上迎風破浪,漆黑的海面上波濤滾滾,彷彿潛伏著無數的洪荒猛獸,給人帶來一種莫名的壓力。

艦橋上同樣是漆黑一片,就連探照燈和信號燈也沒有開,好似一副不想讓人發現的樣子。黑暗中,這艘幾千噸的貨船靜靜的前進著,除了發動機的聲音和風浪聲外,顯得格外的安靜小說章節。給人的感覺,好像上面沒有一個活人似的。

這艘名叫大力丸的貨輪,是日本最後一艘向中華購買的幾千噸貨輪。三天前,這艘貨輪趁著夜色獨自從新加坡出港,繞往爪哇海經過巴新前出太平洋,然後再前往日本本土。

特地繞開了中華的所有領土,避開了中華的陸基巡邏機和可能會遭遇的中華海上巡邏艦。為了減少被發現的可能性,這艘貨輪還是獨自出發,並沒有和其他貨船一樣,組成船隊。

從外表看,這是一艘再正常不過的貨船,只不過夜晚的行船,並沒有打開燈光,實在是很怪異。

黑暗中,微弱月亮光倒映出露天船艙上的貨物,一捆捆的貨物隨意擺放在船上,相互間只是簡單的用繩索綁在一起。只不過這些貨物看起來並不多,只是把船上的貨艙完全蓋住而已。

這艘幾千噸的貨船,表面上運載的貨物只有一點點,但是吃水卻很深,顯然是內有乾坤。

而在大力丸的船艙下。情況完全和船上相反。昏暗的船艙被燈光點亮,整艘船都受到燈火管制,就船艙底這裡沒有。並且還不是只亮一個船艙,而是船底的每一個船艙都被燈光照亮。

如果細心一點可以發現,這艘貨船被改裝過,原本空間很大的露天船艙,被改裝成淺淺的一層甲板,船艙已經名存實亡。加裝的甲板下,才是真正擺放貨物的地方。

船底貨艙的燈光並未透到外面,從外面看起來。這艘貨輪只是在黑暗中露出一個輪廓而已。

而就在這些貨艙中。每一個貨艙中,都有三到四個日本士兵把守,他們靜靜的或站或坐待在這些貨物的旁邊。並且在當中最大的貨艙中,還擺放著更多的貨物。特別是最中間。一個被一張大步遮蓋起來的東西。其輪廓好像一個盤坐的人形。

並且這些日本士兵看起來完全和普通的日本士兵不一樣,不說他們頭上看起來很厚實的頭盔,和軍裝難得出現的迷彩。就是他們身上的武器。也完全和其他的日本士兵不一樣。

清一色的百式衝鋒槍,這款由日本自己研製的衝鋒槍,並沒有大規模在日本軍隊中裝備,主要還是限制於日本的工業能力和後勤保障能力。除了一些主力師團裝備了一些配合半自動步槍外,其他的乙等師團很難看到這樣的衝鋒槍。

那些守在貨艙中的日本士兵,清一色的百式衝鋒槍,還有一些從未出現在普通部隊身上的東西。連迷彩服這種東西,都裝備在這些人身上,可見這支部隊的特殊性。

中華有猛虎和幽靈,德國也有自己的特種部隊。當特種戰的模式漸漸出現在世人眼前的時候,每個國家都在發展自己的特種部隊。軍國主義的日本自然也不例外,只不過由於國力所限,日本所擁有的特種兵部隊還都是在德國的幫助下建立起來。

待在大力丸上的這些日本兵,正是日本特戰大隊中的一員。歸屬於特戰大隊中的第二中隊,擁有一百人左右經受過特種訓練的士兵。如今這支特戰中隊,一百來人全部集中在這艘大力丸上,就連駕駛員都是特戰隊員,整艘貨輪上,找不到一個平民,可見日本對這些貨物的重視。

大力丸中最大的貨艙內,特戰中隊的中隊長安倍晉二正畢恭畢敬的站在一個中年人身前。這是這艘船中,唯一的一個非戰鬥人員,但是他並非平民。看安倍晉二的神態,就足夠說明了這一點。

秩父宮親王雍仁裕仁的親弟弟,日本金百合計劃的全權負責人。其實這幾年,這位日本親王一直都對裕仁很不滿,這種不滿也隨著這陣子日本風向的轉變也跟著轉變。

當初訪問德國時,在作為外國來賓出席紐倫堡的納粹黨大會中的表現證明了其日本不結盟方針的想法,並和希特勒在紐倫堡進行了會談。在會談中希特勒在提到蘇聯領導人斯大林的時候,言辭jli地攻擊道:「我憎恨他」。

參加這次會談后,秩父宮親王雍仁就曾經說過:「希特勒是個政客,難以讓人信任」。在以後也一直沒有改變日本不結盟的想法,作為親英美派,和對日本不結盟消極反對的昭和意見對立。

日本和德國結盟並且得到中華的支援,表面上看是前途光明,但暗地裡則是危機四伏。這些天來,和德國結盟以及靠近中華的副作用終於凸顯出來。在雍仁看來,這時候再改變風向,也並非那麼完美,要是和第一次世界大戰一樣,就不會有今天的尷尬了。就算結果是一樣,但其中的本質已經改變了。

可他不想想,要是當初不和德國結盟,怎麼進攻盟軍東南亞地區,怎麼拿下荷蘭的印度尼西亞,怎麼獲得現在廣褒的土地。要是當初不和德國結盟,他的金百合計劃,會有今天的收穫嗎?

現在雍仁不需要再去考慮那些東西了,金百合計劃到現在已經進入了一個大收穫的階段。只不過為了不刺激同盟國的成員國,金百合計劃已經暫時停止,當然是在真正的收成之後。所以,趁著把金百合計劃的一部分成果運回東京的時候,他也踏上的回國的道路。

因為在東南亞地區,隨著金百合計劃的暫停,再也不需要他了。他的親哥哥裕仁也答應他,到時候會讓他再次回到軍方。作為回報,他將成為主力師團師團長,以前軍中的少將軍銜,也會提高一級。

雖說金百合計劃是整個日本皇族收益,但雍仁更希望領兵作戰,特別是領兵對中華作戰。

這艘大力丸上的貨物,是這次金百合計劃中最大的收入,裡面擺滿了無數的珍寶和各種名貴物品。將這艘幾千噸的貨輪的吃水線壓得深深的。

「親王閣下,目前我們已經來到了巴士海峽前,再過兩天,就可以抵達東京了。」安倍晉二畢恭畢敬的對雍仁說道。

「我知道,告訴上面的人,一定要小心再小心,雖說我們現在還沒有完全和中華翻臉,但也要注意一點。」手上拿著幾張幾天前的報紙,雍仁頭也不抬,坐在船艙內的榻榻米上,開口道。

「嗨,卑職會讓他們注意的。」安倍晉二再次開口道,眼角飄到了雍仁手上的報紙內容。

這些報紙是在他們啟程時帶上來的,也算是雍仁排解旅途的無聊。

「現在全世界都罵成一團,還真是混亂。」雍仁看著報紙,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至從中華的宣傳部開始反擊的時候,全世界的媒體風暴便席捲開來。德國義大利和那些僕從國的報刊開始聲援中華,而同盟國陣營也一致對外,雙方在報紙上互相攻擊,誰也不讓步。

「不過,帝國和同盟國之間的談判估計也進行得差不多了,報紙上也開始偏向於同盟國了,看來距離正式宣布選擇陣營時候不遠了。」雍仁再次開口道。

「親王閣下,有個問題卑職很疑惑,為什麼帝國會那麼著急,就因為中華那位的一句話,這是不是太兒戲了?」安倍晉二忍不住問道。當初因為陳紹的一句話,日本就變得風聲鶴唳,實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就算日本真的有參與刺殺,也沒有必要如此吧!

「帝國已經沒有辦法了,別看我們之前表面上風光無限,但是暗地中,已經達到了帝國的極限了。而且身邊還有態度不明的中華,兩國間雖說關係還行,但中日之間早晚有一戰。中華這種不明朗的態度,實在是讓人擔憂。」對於安倍晉二的問題,雍仁淡淡的說道:

「不過這還不是最關鍵的,還因為美國已經漸漸的喘過氣來,他們的海軍實力在快速的恢復,德國在莫斯科的戰況也變得越來越不利。而我們限於國力,也已經沒有多少戰爭底氣了。要是這時候中華調轉槍口,那帝國就真正的危險了。

別小看中華那位的那句話,其實意思相當明顯了。不管他的目的是什麼,中華都會很快對我們動手,所以,帝國必須儘快做出新的選擇,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至於我們為什麼那樣做,搞出一副草木皆兵的樣子,其實就是在向盟軍釋放信號。果不其然,盟軍需要我們,那帝國新的機遇就來了。帝國最大的敵人,只有中華。」

雍仁的話說得很詳細,這些情況都只是他的猜測。因為他不是當權人,東條英機和裕仁做出的決定,他也無法去改變。但當從全局考慮的時候,明白這些事情並不困難。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