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376章獵人、捕食者、獵物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02日 16:41 [字數] 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北大西洋法羅群島海域,一支隨波起伏的艦隊正在飛濺的浪花中悄悄地行駛著,這就是盟軍「巨霸」聯合艦隊的先遣艦隊紅色警戒之民國。訪問下載txt小說..

作為盟軍的前鋒艦隊,之前按照計劃擔任誘敵船隊,它是由一艘級戰列艦黎塞留號,兩艘畏級戰列巡洋艦、兩艘國王喬治五世級高戰列艦、四艘防護巡洋艦、四艘驅逐艦,兩艘輕型航空母艦組成。

這裡要提的是,在歐洲大戰爆以後,鑒於航空母艦除艦載機外自身幾防禦能力,加上印度洋上對ri海戰很不理想,英國海軍總部在作出減少艦載機的基礎上,參照本國巡洋艦的武器系統,特別為其所余的航空母艦額外增加了一套二級武器,即為每艘艦艇加裝了至少6門以上8英寸艦載火炮,用以加強其海上生存能力,這種改裝后的航空母艦也被英國人稱為航空巡洋艦。

旗艦喬治五世號作戰室內,參謀人員伏在海圖板上,不斷用鉛筆標出艦隊前進的航線。艙內異常平靜,似乎正在醞釀著一種一觸即的緊張情緒,這片海域時常有潛艇出沒,不得不讓他們緊張。只有伊恩還泰然自若地在地板上來回走動,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減少了參謀人員的壓力。

隨著沙沙划動的鉛筆,彷彿外面惡劣的天氣已全然不知所蹤,能夠聽到的就只有戰艦破浪行進的聲響。

其實,誰也不知道。他們的指揮官伊恩將軍眼前的心情會與自己一樣,是糟糕透頂!只不過他怕影響軍心士氣,沒有顯露出來罷了。他還在繼續地走著。

眾所周知,海運是英國的生命線,如果海上貿易被中斷,就意味著英國在戰爭中全面告負。可事情已經法按照正常的計劃來進行,中華橫插一杠,已經打亂了整支艦隊的計劃。先遣艦隊也從誘餌變成隨時可能能德國海軍消滅的食物,多疑伊恩才另可讓黎塞留放在後面,自己的主力前進。他要趕去和艦隊群匯合。這樣才能最大的保證先遣艦隊的安全。將這些海軍官兵送回家。

按計劃,這支艦隊應該在十個小時后抵達靠近法羅群島海域,但現在這種糟糕至極的天氣已經嚴重製肘了艦隊的行進度。對於能否按時到達集結地,他是一點把握也沒有。而且。腳下的這片海域很可能已經徹底淪為了德國潛艇的陣地。這是自己根據海軍總部之前的jing告得出的一個結論。這也是他為什麼要把黎塞留落下。他不敢保證,一旦等待黎塞留號,德國的公海艦隊會放過慢吞吞的他們。就算沒有公海艦隊。就憑十節的度,完全就是德國潛艇的靶子。

想到這裡,伊恩不由得揉了揉面頰。

目前,這是他最頭痛的地方。為保持艦隻的整體度,當初,並沒有為前鋒艦隊配置很強的反潛兵力。本來這也沒什麼,憑藉著戰艦的度優勢,他完全不必為它們擔心什麼,因為度就是最好的裝甲。現在他也只是希望黎塞留能夠點修好,立即趕上來。雖然他對法國的級戰列艦的實戰型不看好,但多少也是一個強大的助力。損失這樣的級戰列艦,任何人都會肉疼。

然而,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所設想的意外真的存在,這時的黎塞留號已經被德國潛艇盯上了。

「長官,您的電報,是從黎塞留號上來的1一名通信部的少校急匆匆的走來。

已經修好動機了嗎?還是……伊恩心中慕然一驚!可是,他實在不敢多想下去,趕緊深吸了口氣,說道:「把它念出來吧1

「黎塞留號來電,動機故障導致螺旋槳葉片斷裂,惡劣的海況下,現在黎塞留號已經沒有辦法前進了。」

電報上的字不多,但卻使得伊恩臉色一變,終於還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情況。多年的海上生涯,使他從這封電報中感覺到了一個很危險苗頭。

現在他只有兩個選擇,一是立即命令先遣艦隊掉頭,把黎塞留號拖著慢慢前進。可這樣不但不耽誤匯合的時間,也很有可能會被德國潛艇現圍攻,甚至會讓德國公海艦隊追上,到時候整個先遣艦隊就完蛋了。二是,先遣艦隊繼續前進,保住這些有生力量,把黎塞留號拋在後面,結果如何只能看天意。這樣就能最大的可能去保存先遣艦隊的實力。

「給黎塞留電,讓他們抓緊時間修理,一旦海情有所緩解,便立即13#56看#26360網,白天我們會派艦載機給他們護航。」

」」說句實話,在他的私心裡,對於這種命令,還是非常抵觸的,但疑,這是現在唯一正確的決定。

「將軍,是否向……」通信部少校提醒道。

伊恩回過神來,淡淡地說道:「把這一情況及時向福布斯將軍彙報。」

「是的,長官1少校嘴上很回答道,但是腳底下卻沒有絲毫的移動。在仔細觀察了一會後,他才小心翼翼地說道,「長官,您確定要這樣嗎?福布斯將軍那裡……呃,我想您應該明白我的意思的。」

這時,伊恩的眉頭皺得緊了,幾乎要皺到了一起,眼睛死死地盯著地板。對於少校的抗命,他沒有動怒,因為他知道,這是好意。他狠狠地一拳砸在了艙壁,泄盡了心中的怒火后,這才帶著一絲奈的神色說道:「去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難道要為了一艘黎塞留號,將整支先遣艦隊至於危險地帶嗎?我想福布斯將軍會理解我的。」

「是1少校也在暗中輕輕地吁了口氣,能夠像伊恩說的那樣當然是最好的,敬禮后,他迅離去了。

德國方面。接到了中華送來的情報,在故意傳出錯誤的情報后,公海艦隊秘密朝著先遣艦隊撲去,潛艇部隊也開始向先遣艦隊位置聚攏。

藉助艇內先進的聲納設備,幾艘潛艇漸漸的接近了英艦的具體位置,已然早有準備,正嚴陣以待「獵物」的來臨。

戰鬥的號角來得很。

「準備……1號魚雷……放1德國一艘潛艇里,艇長德里幔下達了攻擊的指令,第1條533mm魚雷飛離開了射管。

5秒鐘后,第2條魚雷也射了出去……2o秒鐘后。第3條魚雷……

在不到1分鐘之內。總共4條威力強大的魚雷在夜色的掩護下,悄聲息地向盟軍先遣艦隊奔去。

與此同時,遼東號也已經安靜的待在這片海域,看著德國潛艇的表演紅色警戒之民國。

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未現敵情。但漆黑的海域總是在伊恩的心中留有一股揮之不去的yin霾。加上黎塞留號的狀況。危機感始終雲繞在他的腦海中。踱出作戰室,他慢慢走到指揮台上,開始審視著邊的黑暗。

凝視著周邊的模糊的黑影。伊恩暗自盤算。法想象要是萬一自己要面臨著整個德國公海艦隊的攻擊,就算主力如期趕到,這支艦隊只怕也剩下不了多少了,聽天由命這句字眼閃過了他的眼帘。

艦隊還在正常行駛著,航空巡洋艦也在小心地穿梭著。

突然,一聲轟然巨響傳來,外圍一艘防護巡洋艦舷側緊跟著升起了一道兩人余高的烈焰,在一陣劇烈的抖動之後,海風夾帶著一股刺鼻的氣體,撲面而來,真是嗆人肺腑!

怎麼回事?是觸礁了嗎?唔!不對,伊恩連忙捂住了口鼻。豎起耳朵,他隱約間聽見遠處傳來了一陣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天啊!敵襲。」

當他睜大眼睛,感覺不妙時,又是一陣劇烈的爆炸聲,緊接著,猛烈的火焰衝天而起。很明顯,又有一條魚雷命中了巡洋艦左舷後部。

驟然間,剛才還一片濃黑的海域亮如白晝。

伊恩極目眺望,只見遠處的巡洋艦已完全被濃煙包圍了,從不斷伸縮的火焰中,他看到了已經猶如死魚般飄浮在海面上的艦艇,毫疑問,巡洋艦已受重創,船體嚴重傾斜了。

「長官,有潛艇!有潛艇1一名少校連滾帶爬地跑了過來,禮儀已然不復,「在水中,我誓,不!我敢肯定是德國人……」

「轟顱…」還不等他把話說完,又有魚雷命中了水面的目標。與上兩次所不同的是,這一次輪到獨角巨人號輕型航空母艦面臨厄運了。其他的德國潛艇也開始出手。

一切來得太突然了,而且是毫前奏,所有的防備措施都為時已晚!現在,伊恩所能做的,就是用悲憤的神情繼續看著事情的展。

「知道了,該死的,我知道了,上帝啊,為什麼會這樣1他不斷用腳踹著扶欄,吱吱作響。

「長官,您看,哦!不1少..」」校神經質似的吼叫了起來,拚命地指著遠處。

伊恩連忙順著他指定的方向望去,原來在附近的洋麵上,強烈的求生yu望促使著一些落水的官兵不住地揮舞著手臂,妄圖能夠得到救援,但人類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似乎顯得那麼渺小力,往往一陣狂風襲來,海面上就掀起了一道道驚心動魄的滔天巨浪,僅僅幾秒鐘就吞噬了海面上所有的飄浮物。

這種情況令身為艦隊指揮官的伊恩痛苦萬分,他不忍再次目睹這個慘劇,轉目他瞧,但所見所聞又令他的心中再次一沉。獨角巨人號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火勢在不斷地蔓延著,也許只要幾分鐘的時間,火焰就可以燒到機庫甚至葯艙了。萬一機庫或葯艙被引爆,整艘艦艇連同所有的英國士兵將全部化為灰燼!他顧不上多想,急忙喊道:「,,立即給獨角巨人號艦長信號,讓他穩定士兵的情緒,不要亂,然後,再想法撲滅這個該死的大火,去,去。」急促的話語,證明了他心中的焦急。

但此時,前衛號的信號燈光卻收效甚微!因為獨角巨人號已經完成亂成了一鍋粥。驚叫聲、爆炸聲交織在一起,混亂不堪,根本就沒有人願意去理會艦長那聲嘶力竭的叫喊。

「啟動放水閥放水、放水,哦,見鬼,放水呀1眼見情況危急,伊恩拚命地揮舞著手臂喊道。

火舌還在繼續呈現蔓延之勢,「拚命」向前衝去。

不一會兒工夫,大火就燒到了葯艙,剎那間。隨著一聲山崩地裂般的巨響。這艘13ooo噸級的獨角巨人號上的炮塔被掀了起來,猛地抖動了一下艦身,它便傾覆在海水中。接著,龐大的船身很就被翻滾的巨浪吞沒了。當然與它一同下沉的。還有幾百名已死或者負傷被困在艦內的英國官兵。

在水中。德國潛艇內,大夥都在屏息地等待著戰果的來臨,靜悄悄的。

「兩艘軍艦中雷。第一艘鍋爐已完全停止工作,聽不到螺旋槳的聲音了。嗯,可以確定被重創,嗯,嗯,嗯……好極了!現在海面上生了大爆炸,嗯,有船隻在下沉,估計是獨角巨人號1整個艇內都在回蕩著負責監聽聲納信號的士兵的聲音。

「哦……」歡呼聲響了起來,就連艇長德里幔也情不自禁地揮動著手臂,高叫了一聲:「好1

跟著高興了一陣后,艇長忽然問道:「幾時可以完成射管內魚雷裝填工作?」

「大概還有1o分鐘左右1有人立即應道。

「潛艇立刻下潛至12o米深度1在這樣的天氣下,德里幔並不認為重創的艦艇還可以繼續存活下去。豐厚的戰果,不論對方是否擁有反潛能力,他都覺得沒有必要再待在這裡。同時,讓潛艇隨時處於安全潛航深度是他多年來養成的一種習慣。

在一連串的重複命令過後,cao作人員開始運作潛艇……

海面上,獨角巨人號還在繼續傾斜、燃燒著,當海水逐漸淹沒艦上的火焰時,出了令人刺凰弧鄙,它似乎正在向人們宣誓著自己的悲慘命運。

「長官,派艦艇去求援吧!不然他們都要完蛋了。」

伊恩輕輕地掃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用鋼纜去拖住獨角巨人號,以阻止其繼續傾斜?然後再讓德國潛艇像靶子一樣把它擊沉?」

「呃……」少校顯然沒有想到這一點。

伊恩猛然神情一暗,他深知眼前的局勢並不樂觀,危險依然存在著,而作為指揮官,本身的職責也不斷告誡自己:不能再有婦人之仁了!咬了咬牙,他斷然喝道:「命令艦隊繼續前進!不得停航1此刻,也許只有他才能作出這個驚人的決定,而作出這一決定對他來說似乎太痛苦了,雖然他的內心也在哭泣著,但他的眼中卻沒有淚水,因為他已經哭不出來了。

少校先是一臉驚恐地望著他,過了一會兒才聲嘶力竭地叫了起來:「不!長官,你不能這麼干!下面還有我們的士兵在等待我們去救援!這樣做等於是在謀殺!你,你沒有權力……」

「夠了!少校!請注意你的言辭1

也許是意識到了自己的莽撞語氣,戈德溫少校沒有再作任何回應,只是默默地望著自己的上」紅色jing戒之民國第376章獵人、捕食者、獵物」司;在他的思想中,他始終認為,論在什麼時候,沒有比人的生命有價值的東西了!因此,他急需一個解釋。

「也許你並不適合當一名軍人1在說出這句話后,伊恩停頓了一下,最後望了一眼還在火海中掙扎的英國士兵,然後才慢慢說道,「作為艦隊的指揮官,我的責任決定了我現在的顧慮,所以,我必須從全局出1

戈德溫少校依舊沒有說話,只是他的眼神卻直視著伊恩。

沒有在意,伊恩繼續解釋道:「你能告訴我,在這片廣闊的海域中有多少艘德國潛艇嗎?當然,你不能,因為你一所知!在我們的腳下或許就有一艘,甚至多。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貿然停車,也許只有上帝才能知道會生什麼後果。艦隊已經受不起損失了,我不能冒這個險。現在,我所能做的,就是利用度,用我們唯一的優勢衝出這片該死的海域。保護我們大多數人的生命。」

深深地注視了一眼附近的海面,戈德溫少校用一種悲哀的語氣說道:「我想我明白了,長官1說完,他還用手指輕輕掉了眼中滾動的淚珠。

「那麼,請執行我的命令吧。」說著,伊恩邁著堅定的步伐重走入了作戰室。

「是的,長官1

經過兩個小時的燃燒,獨角巨人號傾斜加劇,甲板幾乎碰到了海面,它再也經受不住了。終於沉入了冰冷黝黑的北海海底。不多時。炮塔底部的葯也在水下生了大爆炸,鋼鐵的碎片從水底激射而出,爆炸的氣浪裹挾了還在附近掙扎的水兵。

然而事情並沒有結束,也不會這麼就結束。在先遣艦隊的後方。黎塞留號在德國潛艇的圍攻下。冒著熊熊烈焰。船體嚴重的傾斜,落水的水兵時不時被海狼捲入海底。儘管上面的水兵已經在不斷的撲滅著火焰,但在八個小時后。因為船體進水嚴重,到慢慢的沉沒,成為二戰以來第一艘沉沒的級戰列艦。

遼東號核動力潛水艇內,許巍和潛艇兵們正在享受美滋滋的正餐。核動力潛艇排水量大,攜帶的東西也就多了起來,一ri三餐方面都很豐富。只不過有一點很可惜,除了出海的前幾天有鮮蔬菜外,此後他們會很難吃到鮮蔬菜,除非有秘密補給船到來,否則,只能吃泡菜。

「艇長,德國潛艇部隊收穫很不錯,不但把黎塞留打了個千瘡百孔,還擊沉了一艘巡洋艦和一艘輕型航母。不過有些可惜,盟軍的先遣艦隊利用度擺脫了德國潛艇,想不通,他們也不是沒有反潛艦隻,為什麼不留下來把德國潛艇清理掉。」一名通信兵一臉興奮的說道。好像他話中的戰果是他們擊沉似的。

「答案很簡單,他們不知道這裡有多少德國潛艇,生怕被大量的德國潛艇圍攻。這是在保存有生力量,一點也不奇怪,換成是我,我也會這麼做。」許巍並沒有對盟軍這樣的舉動感到奇怪,海況如此糟糕,加上夜色瀰漫,而先遣艦隊也才四艘驅逐艦,一旦德國的潛艇數量多了,那先遣艦隊的損失會大。

後者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隨後許巍命令道:「立即13#56看#26360網,跟在盟軍先遣艦隊後面,明天就該我們出手了紅色警戒之民國。」

當盟軍先遣艦隊遭到德國潛艇襲擊的時候,福布斯正率領規模宏大的艦隊,在距先遣艦隊192英里的海域上破浪前進。

沒有多久福布斯便收到了先遣艦隊搜到德國的襲擊,損失了一艘巡洋艦和輕型航母,同時也受到了黎塞留號被德國潛艇攻擊的消息。

到此刻,福布斯也明白,德國公海艦隊已經現了先遣艦隊的蹤跡,很有可能現在德國公海艦隊已經朝著先遣艦隊而去。這讓原本保留實力的計劃再次受到了影響,他不清楚,這一路過去,會不會遇到德國的公海艦隊。一旦雙方遭遇,那這場世紀大海戰將法避免。並且也是一場比ri德蘭海戰規模還要大上好幾倍的大海戰。

2o分鐘后,他收到了倫敦的情報,因為海軍部情報局的專家們6續破譯了德軍一系列的線電通訊信號,其中最重要的二份情報是,德國潛艇在現英國艦隊后,請求德國海軍部調遣艦隊攔截與德國海軍部要求飛艇部隊前去重核實那裡的情況。可並沒有得到德國公海艦隊前往事海域的情報,而是收到德國公海艦隊繼續朝德國駛去,看起來好像要回港似的。

」紅色jing戒之民國」在伊恩暴露位置后,德國公海艦隊並沒有乘勢出擊,對此似乎動於衷,這完全不符合他們的作風!福布斯一頭霧水,百思不得其解:德國海軍為什麼沒有出擊?他們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呢?難道和自己的打算是一樣的嗎?擔心雙方交戰導致損失太大被中華撿便宜,可是,這可能嗎?

經過一番思索,福布斯的jing神忽然一震,腦中漸漸得出了一個答案:難道,德國人還未現自己主力的真正位置或者他們對這個情報的準確xing還持有懷疑的態度?對,一定是這樣!看來。他們並非不願立即出擊,而是不敢在沒有真正明確對手之前貿然出戰,他們的目的應該是想核清這支艦隊是否有後援,然後再作出決斷。此時,他已意識到,或許還有機會在不和德國公海艦隊交戰的情況下把先遣艦隊救回來。想到這裡,他不由得長長舒了一口氣。

「長官,這已經是伊恩將軍第三次來的『請求指示下一步行動』的電報。」見到他還是一付默默聞的樣子,一名參謀人員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福布斯回過神來望了望他后,才開腔說道:「能夠判斷出伊恩那裡有多少艘德國潛艇嗎?」

「呃1實在想不到他會問這種問題。那名參謀一下子噎住了。所幸旁邊有人很應道:「大概有二到三艘左右1接著。那人又繼續補充說道,「這是根據伊恩將軍事後推測得出的,因為它們的攻擊力度始終集中在我方的航空母艦和巡洋艦身上。」

「哦,有意思的德國人!這麼就看出了伊恩艦隊的弱點。」福布斯輕聲說道。

「長官。我認為這並不重要!既然已被德國人現了。那麼我們是不是要提前和德國人決戰了。這不符合司令部的命令。」站在福布斯身旁的一名參謀開口說道。

「不1福布斯斷然否決道:「德國現在還不知道我們現在的位置,我們也不能讓先遣艦隊完蛋,不然我們對德國公海艦隊的優勢將會越來越校為了保持以後繼續對德國公海艦隊的力量優勢。必須保證先遣艦隊的安全。」

「那您的意思是我們主力艦群將繼續前進,支援先遣艦隊?」先前的那名參謀小心翼翼地說道。

「我反對!這樣做太危險了1后一名參謀立即緊跟著說道:「要明白,他們的位置已經暴露,如果選擇繼續前進,天亮后,很有可能遭到德國艦隊主力的攔截,到時候全面的大海戰將爆。華人有一句話說得好,『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這不正好符合我方在先前計劃中所預期的那樣嗎?到時候順手把德國公海艦隊全殲。」前者開始爭鋒相對。

「但它的前提必須是前鋒艦隊能夠堅持到我主力趕到!可是,在先前計劃中,我們並沒有把整個德國潛艇的戰鬥力計算在內。現在先遣艦隊已經損失了一艘謂戰列艦,一艘航母一艘巡洋艦,並且誰知道在這段時間內,又會損失多少?就怕到時候是我們艦群面對德國公海艦隊和數量眾多的潛艇,到時候被全殲的就是我們。一旦這樣的事情生,誰去保護英倫三島的安全,到時候德國6軍登6,沒有海軍去阻止,我們將在這場戰爭中承受失敗的苦果。」後者堅決反駁道。

「情報上不是說,德國公海艦隊並沒有行動嗎?按照我們的度,絕對比對方,哪裡會出現你口中事情。」前者也不示弱。

一時間,附近人員分為了兩派,他們為了各自的立場都開始試圖說服對方,以期決定艦隊的下一步走向。

「那也只是你個人的觀點!因為你只是一名英國皇家海軍的軍官,哪怕身份再高,你也不能代表德國海軍的意志!不是嗎?」

「雖然我們並不能代表什麼,但我們卻能夠從獲悉的情報中對德國海軍未來的動向做出判斷1

「你認為這現實嗎?要知道,情報也有不準確的時候!如果它失去了即時xing,那麼,也就意味著它同時也失去了應有的準確xing;況且,戰場情況瞬息萬變,僅僅根據情報就做出判斷是遠遠不夠的1

……

戰爭的間隙,正是轉換思路的良好時機。福布斯認為重要的是,要對一切可能xing加以探討,使任何引人注目的、可供選擇的方案成為決策的依據。在這些過程中,最好的方法往往不是聽取上級的訓導,而是廣」娛樂秀」泛地聽取隨行人員之間的意見。現在,他已經從這些意見中獲得了很好地啟。

「好了,各位1福布斯輕輕敲了敲桌面,止住了已有些忘形的參謀們,接著,他又環視了一下四周,然後。語調緩慢地說道,「如果,先生們,我是說如果伊恩的判斷是正確的話,那麼,我們就有理由相信,德軍並沒有現我主力艦隊的真正位置。也就是說,我們的行動並沒有被終結,應該繼續實施下去,直至將先遣艦隊救出1

「長官。請恕我直言1有人立刻接過了這個話題。「作為最高指揮官,您必須以一個完整的戰略層次為思考點!就如您剛才所言,這也僅僅只是您基於伊恩將軍的推測和情報部門的情報而做出的判斷,並不是您親眼所見;萬一。實際情況並不如想象中的那樣。皇家海軍的榮譽就將在您的手中喪失殆盡1

他的話音一落。似乎寂靜全部降臨到了此處,所有的聲音都被一掃而空,只留下一臉驚詫的眾人。

福布斯面含著微笑。似乎不以為意,他說道:「我不得不佩服您的勇氣,以及您比犀利的說辭1

反駁福布斯之人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向前欠了一下身子,他緊盯著福布斯的雙眸,沉聲說道:「現在,不僅僅是我,而且所有的海軍官兵都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我想您應該明白。」

「你的心思我了解,但是,請不要忘了,這已經足以說明一切1說著,福布斯高舉起手中來自倫敦的電報,大聲說道:「德國潛艇就是由於數量太少的緣故,法真正做到監控整片海域,所以,他們才會請求德國海軍部的支援。況且,根據海軍部的情報顯示,到目前為止,德國艦隊主力還依然並未向先遣艦隊地方靠近。現在,我們給了他們一個絕好的機會,可對方依然沒有動,顯然是在顧及什麼。當然這個什麼不是我們,之前德國艦隊一樣也是擺出一副決戰的樣子。我相信,德國和中華的關係肯定出現了點問題,很有可能是中華出售飛機給我們而照成的,現在中華遠洋艦隊到來,德國人的想法也和我們一樣,生怕中華是來這裡撿便宜的。所以,趁著這樣的時機,必須盡把我們的先遣艦隊接回來,要知道那可是一支不弱的力量,不能就此放任不管,這樣也會打擊我們的士氣。」

說到這裡,福布斯再不言語,他迅俯下身子,開始仔細研究面前的海圖。

附近依然寂靜聲,時間也在慢慢地消逝著……

福布斯再沒有猶豫,迅抬頭下令:「立刻電告伊恩,計劃不變,繼續前進。讓他們用度拜託德國的潛艇,另外,向海軍部請求盡查明德國艦隊主力在未來24小時內的準確位置1

「是的,長官1眾人齊聲應道。

「先生們,在明天,或許會風平浪靜,大家一起安然回家。但也有可能,迎接我們或許是一場英國海戰史上僅次於ri德蘭海戰的偉大的戰役,是一場輝煌的勝利。就像拿破崙時代一樣,德國海軍也將在我們的手中終結。如果明天天亮,真的遇到了德國公海艦隊主力,我們的艦隊將不遺餘力將其圍殲!我是一名英國人,也是一名軍人,和你們一樣是盟軍的一員。所以,我相信你們,同時,加相信皇家海軍。」說著,福布斯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絲霸氣。

「盟軍萬歲,皇家海軍萬歲。」

看著眾人狂熱的眼神,福布斯心中不由得充滿了一股自豪感。此時,他期待著,就算違背了盟軍司令部的命令也在所不惜。杞人憂天不是軍人的使命。

而福布斯不知道的是,之前他計劃用先遣艦隊當魚餌,引德國公海艦隊上鉤。現在德國公海艦隊卻利用這支先遣艦隊,將英國主力艦群引來。捕食者和獵物的身份在形中變換著,這點是福布斯絕對沒有料到的。

不過,一個是捕食者,一個是獵物,在他們相互算計的時候。在他們的身後,還隱藏著一個狡猾的獵人,正在看著雙方的表演,手上的獵槍,不停的在他們雙方身上轉換著。

ps:上一章,黎塞留號的度是三十節,寫錯了,大家知道就好了。九千字大章,華麗現寫這種謀略方面的東西,真費勁。

上一章把劉安順改成許巍了,由書友大叔客串,大家知道就好了。未完待續。

bsp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