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372章日本的暴行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31日 02:31 [字數] 66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另一方面。

德國開始進攻法國的時候,義大利也跟著德軍入侵法國,12天過後法國政府便宣布投降。向軸心國投降的法國一部分領土很快便被納入德國和義大利佔領區,而法國本土則是由殘存國家身分的維琪法國所管理著。

德國侵佔巴黎后,法國即將戰敗時,總理保羅.雷諾辭職,一戰英雄貝當繼任總理。然而以貝當為首的法國政府卻向德國投降,政府所在地遷至法國中部的維希,故名。正式國號為法蘭西國。維希政府在被德國國防軍佔領的法國北部領土,還保有一些權力,但是它主要統治包括其政府駐地維希在內的非佔領區,也就是自由區,約佔法國本土領土面積的五分之二。

德法雙方簽訂停戰協定,法國國會在維希舉行富有爭議性的投票,授予貝當一切立法、司法、行政及外交權力,選舉他為元首。貝當政府改國號,實行法西斯獨裁,國會僅成為諮詢機構。當時除英國之外的國家都承認維希政府為代表法國的政府。

貝當與德國佔領當局合作,以換取軸心國不瓜分法國的承諾。維希當局協助抓捕猶太人和其它「不良分子」,有時,其軍隊也積極地與盟國對抗。最初,儘管新政府即維希政府支持納粹主義,但是其仍然贏得了很多法國民眾的支持,因為他們把支持納粹主義看作是保持法國獨立和領土完整的必要手段。

維希法國的合法性與貝當的領導權一直受到流亡的戴高樂將軍的挑戰,他宣稱自己是法國合法政府的代表。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戴高樂只是一個上校,41年。晉陞為準將,並被保羅.雷諾總理任命為國防次長兼陸軍次長,兩度赴倫敦執行使命。雷諾內閣總辭后,拒絕簽署停戰要求。傀儡維希法國建立后,戴高樂赴英國組織不妥協的抵抗德國納粹的自由法國運動。與丘吉爾首相簽定關於自由法國章程的議定書。在戴高樂的號召下,整個法屬赤道非洲支持自由法國。在倫敦成立帝國防務委員會,任主席。法蘭西民族委員會成立,出任主席。

自此法國分為維希法國和自由法國流亡政府。

法國的快速滅亡讓整個世界都為之震動。然而在遠東地區,日本也是動作頻頻。在德國開始入侵荷蘭時,日本向荷蘭宣戰。並且當即已經準備好的聯合艦隊和日本陸軍,開始登陸荷屬印度尼西亞。除了婆羅洲外,整個印度尼西亞都陷入了戰火。

日本對印度尼西亞的佔領,是第二次對於荷蘭人在印度尼西亞統治的真正挑戰,結束了荷蘭的殖民統治—帶來了大量的、異常的變革以及最終的分水嶺。

因為本土被德國佔領。荷蘭基本沒有能力對日本軍隊的入侵做出任何防禦。在第一次進攻蘇門答臘島后不到兩個月,日本海軍和陸軍便擊潰了荷蘭人和同盟軍,完成了對整個印度尼西亞的佔領。

一開始,大多數印尼人對於日本的入侵非常樂觀甚至開心,認為他們把自己從荷蘭人手裡解放了出來。不過這種情緒這很快就被印尼歷史上最野蠻和毀滅性的殖民統治所打破

從中華撤僑行動完成以來,日本開始全方位的實行「金百合」計劃。而且日本所制定的「掃蕩」工作也如期進行。從東南亞到印度尼西亞地區。日本人開始瘋狂起來,刺刀上的血跡沒有片刻是乾的,流淌的鮮血快鋪滿了整個東南亞,流淌的河水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慢慢的變紅。

並且日本還在東南亞和印度尼西亞建起細菌武器實驗室,利用活人進行細菌武器試驗。

————————

六十年後。幾篇回憶錄見證了日軍赤果果的罪行。

一名緬甸族老人將嘴抵近水煙筒,深吸了一口。又嘆息般地吐出煙霧,然後說:「那年春天,我還不到15歲……」

中興十三年夏天的一個中午,未滿15歲的娘少.沙旺素西正在家中的堂屋裡織著桶裙,嫂子和姐姐則在一旁舂米。突然,幾個端著槍的日本鬼子闖進屋來,姑嫂三人嚇得扔下了手中的活,驚慌失措地呆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如虎似狼的日本鬼子堵住門,嘰哩咕嚕地一陣亂嚷,眼睛在我們姑嫂3人的身上掃了一遍又一遍,最後停留在我身上。日本鬼子把我姐姐和嫂子趕出門,然後用匕首割斷我身上系著的連著紡車的纏帶,把我拉起來,用手在我身上亂抓亂捏,並粗野地剝光了我的衣裙,又把我按倒在地上……不管我怎樣哀叫、掙扎,他們都不停下來,還興奮地狂叫……直到我昏死過去。」

從那以後,日本鬼子就經常來找沙旺素西,直接在馬背上或村寨外面施暴,沙旺素西稍有不從,就會遭到毒打。

「後來,日本鬼子索性把我抓到日軍的軍營,一同被抓去的還有同村的其他漂亮姑娘。我們被關在兩間簡易的木屋內,成了固定的慰安婦,由日軍鬼子日夜輪班看守。每天晚上我們都要遭受日本官兵姦淫,遇到輪姦時至少是二三個,多時有四五個不等。」

在軍營中,她們白天給日軍食用的大米挑砂子,收拾房子,夜裡則供日本兵發泄性慾,有時白天也會遭到日軍官兵的強暴。

「3個月後,日本鬼子奉命把我押送到百里之遙的慰安所。在慰安所里,我被關在盒子式的第二層木樓上,樓下還關著其他姊妹。由於當時我年紀小,不來月經,姦淫我的日軍鬼子人來人往,整夜不斷……我還聽到姊妹們的呼救聲和啼哭聲,也聽到日本鬼子嚎叫和狂笑聲。」

一年後。沙旺素西從慰安所又被弄回軍營,關在一間房子里。相連的房子里還關住著同村的其他姑娘。軍營離沙旺素西家所在的村莊僅一里之遙,不時傳來村裡的雞啼牛哞聲,可沙旺素西卻無法見到家人的面。秋去冬來,家人送衣裙添換,也只能通過看守遞進來。

「我在日軍不同地方的慰安所中遭受非人的折磨近2年之久,從未滿15歲的黃花少女到渾身創傷的17歲的大姑娘,其間受到數以千計的日軍鬼子蹂躪,直到帝國進攻緬甸。打敗了日本鬼子,才得以逃離魔窟與親人團聚。」

————————

一名參加過抗擊日本軍隊登陸蘇門答臘島的荷蘭老兵回憶道:

「當年我在駐印尼步兵七師第三營營部當勤務兵。隨部開赴雅加達戰常然而日軍攻勢太猛,我和我的戰友很多都退回雅加達城內防守。不到一天的時間,日本鬼子又開始進攻雅加達了。日本鬼子攻入雅加達后,城裡各部隊突圍的突圍,撤退的撤退,市面混亂不堪。我和六個戰友。與部隊失去聯繫,即隨人流向下關方向奔逃。

當我們來到日本鬼子進攻方向的另一邊城門時,城門口被人流堵的水泄不通。有的人在擁擠時被絆倒,人們就從他身上踩過去,再也起不來了。看到這情況,我們六個相互用綁腿把彼此的手臂綁在一起。相約如果誰倒了,兩邊的人就把他拉起來。就這樣,我們六個人一道硬擠出了雅加達。

我們利用高高的甘蔗林作隱蔽,在甘蔗林高一腳低一腳地向前奔逃,當我們逃到一座橋前。日本鬼子已在離橋不遠的高地上,架了幾挺機槍。把橋封鎖住了。許多想衝過橋的人,都被打死在橋頭、橋尾,血流滿地。我們乘敵人掃射停歇的片刻,衝過橋,往城外的一座大山跑。

天黑了,殺人的槍聲越來越近,我們六人沒命地跑上山,蹲在坑裡,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天還沒亮,日本兵搜山時發現我們,把我們押至雅加達街心的一個空場地里,背靠背,手臂對手臂地綁起來。此時,場地上已站滿了象我們一樣被綁著的人,而且還有許多人陸續被日本鬼子趕到場上,捆綁起來。

後來,我們隨著這一大群人,被趕到我們原先駐地的營房裡。這所臨時之營房共有七八排,全是竹泥結構的棚子,裡面塞滿了被抓來的人。我們在裡面,連飯也不給吃,到了第三天,才給喝水。日本鬼子稍不如意就開槍殺人。到了第五天,我們被餓得肚皮貼著脊背,都只剩一口氣了。

很明白,日本鬼子要把我們活活餓死,有不少大膽的人,認為餓死不如拚命,就暗中商定以放火為號,各房的人一起衝出去。那天晚上,有人燒著了竹屋。火光一起,各屋的人都一起向外衝去。當大家推倒營房竹圍時,見竹圍外是一條又寬又深的溝,人們急忙跳下溝,泅水或者涉水逃命。

可是,溝外卻是一堵絕壁,大家都傻了眼。這時,日本鬼子的機槍向人群掃來,血把溝里的水染得通紅。逃命的人又被押回房裡。因為房子被燒掉了不少,只得人人靠,人挨人地擠著,象塞人罐頭一樣,透氣都十分困難。

第六天早上,天還沒有亮,日本鬼子就把我們都趕到院子里,把所有的人臂彎對臂彎地用布條捆綁起來。等到全部人都綁完,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

然後,日本鬼子用刺刀逼著這一大群人排成隊,向城外大山方向走去。當時,人們已餓得一點氣力也沒有了。日本鬼子在隊伍兩側,看誰走慢了,就給誰一刺刀。

走了十多里,天已經黑了,日本鬼子改道把我們趕到離大山不遠的一處空場地。六天六夜沒有進食,又走了許多路,一停腳步,大家就癱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一時間,場地上黑壓壓地坐了不知多少人。

雖然如此,求生得慾望使人們覺察到日本鬼子要集體屠殺。我們相互用牙咬開夥伴身上繩子的結頭,準備逃命。我們還沒有全部把結咬開,四面探照燈全亮了。漆黑的夜,突然而來的明亮。使人頭髮昏。接著,四周架起的幾挺重機槍和三面高地上的重機槍,一齊瘋狂地向人群掃射過來。

大屠殺開始了!

槍聲一響,我們趕快趴在地上。只聽見印尼人的尖叫聲,哭喊聲,子彈聲。許多人紛紛中彈倒下,屍體把我們壓在底層,他們的鮮血染透了我衣裳。我憋著氣。動也不敢動。

二十多分鐘過去,槍聲停歇,我戰戰兢兢地摸著身邊的戰友,拉拉他,低聲問:「你怎麼樣,受傷沒有?」

他說:「沒有,你呢?」話音未落。機槍聲又響了起來,我嚇得伏在死人堆里,一動也不敢動。

等到第二天掃射停止,我發現之前的戰友一點動靜也沒有,就緊張起來。我用力搖他,他還是不動。當我摸到他頭部時。才發覺他頭上中了一彈,鮮血直往外涌,嚇得我連忙縮進死人堆里。

過了許久,聽不到槍響了。

我想:要趕緊離開這裡,才得活命。我慢慢地、輕輕地從死屍中探出頭來。前頭屍體七橫八豎。擋住了我。

我想:向前爬,日本鬼子一定會發覺。就用腳勾住後面的屍體,慢慢地一點一點向後縮,縮到了死屍堆邊,我再也不敢動了。

探照燈早已熄滅,黑沉沉的夜,淹沒了大屠殺慘絕人寰的現場,旁邊的甘蔗林在大風下莎莎作響,真象是凄慘的哭聲。不知過了多久,我才聽到日本鬼子收拾東西的聲音,接著便是他們走的聲音,汽船也突突地開走了,我才大著膽慢慢地連走帶爬,向大山伸出爬去。我爬到一個窯洞邊,只見窯洞口橫七豎八地躺著被日本鬼子殺害的戰友。我也顧不得許多,爬進了能避風的窯洞里。

迷迷胡胡地等到天亮,又迷迷胡胡地待到中午。當我看到有人往窟洞里望的時候,我還以為是日本人,嚇得我急忙裝死。最後才發現,是自己原先被打散的戰友。他們把我救出來,之後在蘇門答臘島上,一起過上了流亡的日子。

直到中華帝國將蘇門答臘島上的日本鬼子趕走,我們才得以重見天日。」

——————

日軍在東南亞和印度尼西亞犯下的罪行磐竹難書,就像後世日軍在中華大地上犯下的罪行一樣。

當陳紹看到這一封封來至東南亞地區的日軍罪證時,心中總是泛起無邊的憤怒。獨自一人時,心情也變得極其糟糕。因為只要一想起這些畫面,他就會聯想到後世侵華戰爭日本鬼子的暴行。

儘管這個時空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中華兒女也沒有遭受到那樣苦難。但陳紹畢竟生活在後世二十年,在他眼中,歷史已經發生了,已經有那麼多的人死在的日軍的手上。這筆帳也要算在日本頭上,雖說那是後世日本犯下的,但這個時空的日本也一樣。

「在後世,我沒有機會看到贖罪的日本,但心中的怒氣和後世千百萬同胞的血債,就讓我在這個時空從日本身上討回來。」

陳紹的決心和對日本人的殺戮之心,前所未有的濃烈。

後世,中國人在美國還有一定地位。但在亞洲,中國人最沒有地位,別說日本人,就連印尼菲律賓人也瞧不起我們。為什麼?在美國方面,中國軍隊的武力讓美國切身領會到了新中國的力量,加上美國不斷渲染中國威脅論,使得中國人在美國那裡有不小的地位。

而在亞洲,二戰中的日本人在各處大量地屠殺了中國平民,而不要負任何後果。日本的大屠殺在事實上樹立了華人的劣等性。

世界是殘酷的,對這種殘酷性,華人領會最深。

甲午戰爭之前,華人還基本上只是賠錢消災,之後,就陷入了日本人無休止無限度的殘害虐殺之中。從旅順的屠殺開始,到四千萬男女老幼喪身日本人的屠刀之下,華人變得連豬狗都不如。

沒有人會去殺豬狗比賽,沒有人會去把懷孕的母豬母狗開腸破肚取樂,也沒有人把小豬小狗頂在刺刀上玩玩。即使有人這樣做了,他也一定會受到大家的嚴厲譴責,他也必定會被視為變態,兇殘甚至瘋狂。他也一定會被警察帶走加以管束,甚至打入大牢。

日本人對華人這樣做了。而且是大規模的,次數以百萬計。他們還拍下照片寄給其家人欣賞。我們今天看到的那些日本人大屠殺的照片大多是日本兵的記念照。裡面中國婦女兒童赤裸的屍體密密麻麻堆在地上,有的腸子流一地,有的孕婦被剖肚,胎兒流到外面,更多的是無數中國男人被砍頭拋屍…

日本人對此沒有負任何責任和後果,除了華人沒有任何其他人指責他們,日本人連向華人道歉也不屑。可是還有華人不斷跟日本談日中友好。說:「你們日本害我們這麼苦,我們不記前仇,但你們總該有所歉意吧?」

日本人不耐煩了,他們的回答很乾脆:「呸!你也配我道歉?1

南京大屠殺,日軍屠城數十日,殺華人三十餘萬,對別國人士秋毫無犯。日本人在菲律賓印尼大量屠殺華人。對當地回教居民卻頗為禮遇。你如果把這些事告訴誰,聽者不見得會對日本人有甚麼反感。那些對華人不友好的人反而會幸災樂禍。華人的劣等性就這樣被日本人樹立起來了。

人心就是這樣。

在這個強權世界,一個民族樹立對另一個民族的優越性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對另一民族的平民進行不須承擔後果的屠殺,就是把另一個民族變得豬狗不如。

日本人對華人已經多次這麼做了,所以華人在日本人眼裡是最不屑的,日本的年輕人。從書里讀到其父輩大量屠殺華人的事,能把華人放眼裡?

美國人在日本人眼裡地位崇高,因為美國人對日本平民進行了較大規模的屠殺而不須負任何責任。從美國轟炸日本的第一天開始,其打擊對象就主要是日本的平民。

在東京,美國的轟炸機一次投下上千噸燃燒彈。燒死倭人數萬,然後。放兩顆原子彈,更是滅殺了無數的倭人。

美國的態度是,你日本太歲頭上動土,炸我珍珠港,我要你得到十倍的懲罰。這樣,日本人感到他們的命在美國人手裡是不值錢,他們取美國人一條性命,結果要十條命來賠,也就是說,美國人比日本人高等十倍,所以日本人對美國人特服,打心底里服。

日本人取華人四千萬條命,沒有得到任何懲罰,直到今天還在津津樂道是為大東亞共榮,是先輩的榮光照耀。

為什麼還有靖國神社的存在,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無恥的日本高官口出狂言。或許很多人都會說:「他們是在撈取政治資本。」

但為什麼日本不敢說到美國頭上,為什麼不敢宣揚當年b-29在東京的轟炸?為什麼不敢說那兩顆原子彈?這樣的政治資本更加充足。

道理很簡單,人弱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弱者和善良的悲哀。

加上美國不斷在遠東地區製造矛盾,讓遠東各國無法聯合到一起,這才導致後世那種局面。

所以,華人感到屈辱,感到不平,感到被看不起。

在以前的西方國家,當處決殺人犯的時候,要請受害人家屬前去觀看,因為後者往往只有在親眼目睹兇手被處死後才能擺脫心理上痛苦的陰影,得到正義的鼓舞,重新開始健康向上地生活。

同樣,如果不擺脫那種屈辱的感覺就沒法昂首闊步地過日子,華人將生活在恥辱的折磨之中,更無法為人類文明做出新的貢獻。這是精神上的障礙。

物質上,華人祖先積累的財富正在被日本人享用不盡,而中華則面臨高增長的結束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危機。這些問題的解決,只有一個方法。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讓日本懼怕中華,讓今後所有的日本人提前中華就膽顫心驚渾身發抖。用絕對的武力碾碎他們的武士道,打破他們的自信,砸碎他們的理想,讓他們永遠活在深淵之中,在顫慄中忍受死亡的恐懼。

PS:華麗想說,以上觀點是本書主角的觀點,和華麗本人無關,河蟹啥問題的,別再來找華麗了。華麗已經受夠了不斷的警告簡訊,話說,能不能消停一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