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三百零九章無法選擇的戰爭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05日 00:09 [字數] 27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陳紹並沒有在指揮中心待多久,很快便回到皇宮。現在已經是傍晚,到了吃晚飯的時間。這些年來,他都會按時去和家人吃飯。如今家庭變大了不少,家也有一個大家庭的樣子,不再是以前一家三口的樣子。偌大的皇宮,也變得更加的有生氣,不再有平靜的感覺。

這些年陳紹很享受家庭溫暖,這是上一輩子他所無法享受到的。身為孤兒,孤單了二十年。在這裡他時刻能感受家人的關心,這對他而言,除了掌握天下大權外,家庭是他最珍貴的財富,且無可替代。

陳紹的腳步聲剛至,一個綁著羊角辮的小女孩便蹦蹦跳跳的跑出屋子,朝他撲來。陳紹微微一笑,撇開心中那些國家大事,抱起小女孩,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笑道:「夢兒,今天有沒有調皮搗蛋。」

「爸爸,夢兒可乖了,今天韻姐姐回來了,陪夢兒玩了一天。」陳夢嘻嘻一笑,也在陳紹臉上親了一口,邀功式的說道。

陳夢,陳紹的最小的一個女兒,也是最後一個。以前在陳紹看來,在這一世發生的一切,彷彿是一場夢境。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境,一切都那麼奇幻。當他融入這個時代時,後世的一切又和夢境一樣。兩邊都有一種夢境一樣的感覺,陳紹有過困惑,但他沒有向任何人說起過。所以他把自己第三個小孩,取名陳夢。就當後世的生活經歷只是一場夢境,這裡才是最真實的。

這裡有家人有溫暖。美麗的妻子,有千千萬萬的百姓,有幾百萬對他忠心耿耿的軍人,偌大的中華需要他去引領。今天的一切,就是當初生活在後世的他都不敢意淫。如今他已經在這裡生活了二十幾年,比在後世生活的時間還長。潛意識中,自己已經把這裡當成原來的世界,使自己完全融入其中。要是紅警基地的存在時刻提醒他,或許陳紹現在已經有點莊周夢蝶的感覺了。

後世他只是孤零零的一個,沒有親友。身為宅男,就連一個真正之心朋友都沒有。事業無成,每天就是工作加玩遊戲。根本無法和現在相比,用手上的力量創造了這一切。陳紹如今也只是把後世當成一場真是的夢境,這裡才是他的家,他的歸宿。

就在陳夢話音剛落,陳韻也走出來,也直接撲到陳紹身上,連著陳夢也抱在一起。隨後笑道:「爸爸有沒有想韻兒。」

「你這丫頭。都這麼大還粘人,小心以後讓你未來丈夫吃醋。」陳紹裝出一副很嚴肅的樣子說道。

「你是我父親。再親昵有什麼關係。再說了,人家現在還小,不去想那些東西。」已經亭亭玉立的陳韻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她和陳韻親昵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哈哈,進去吧!敗給你這個思想簡單的丫頭了。」陳紹哈哈一笑道,隨即便抱著陳夢走進屋子裡。

「人家才不笨,思想也不簡單。」陳韻看著陳紹的背影,嘀咕道,隨即便抬腳跟在後面。

「回來了。」謝雨欣一如既往的三個字。就是這三個可以說一輩子的字,讓陳紹時刻都感受到家人的關心。

「夢兒有纏著你爸爸,快下來,你爸爸累了一天了,讓他休息一下。」劉菲雅走過去想把陳夢從陳紹的身上抱下來。

「媽媽不要,我要和爸爸抱。」陳夢看到自己的母親要來抱自己,急忙開口道。

「菲雅。沒有關係,我抱一下我們的小公主。」陳紹並沒有讓劉菲雅把陳夢抱下去,撇開下身子說道。

「你就這樣寵她,都已經要讀小學了。還這麼調皮,以後還了得。」身為教師的劉菲雅看著陳夢說道。

「妹妹,你是不知道以前韻兒有多調皮,還不是天天粘著他父親。現在長大還不是一樣,這兩個女孩子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性格一模一樣,就跟爸爸親。」旁邊的謝雨欣聽到劉菲雅的話,開口道。

劉菲雅嘆了一口氣,她只是擔心小孩子玩野了,忽略了學習。屋子裡面就陳瑞軍一人安靜的坐在那裡,並沒有插嘴這些談話。

「媽,以後會好的。」一旁的陳韻也開口道。

「現在開飯,不說這些東西了。」陳紹道。

飯後,陳紹看著陳瑞軍做完功課,隨後叮囑姐弟三人少看點電視,早點去休息。隨後陳紹洗了個澡,便來到房間裡頭。此時謝雨欣和劉菲雅都待在房間里說說笑笑,一切看起來都十分和睦。

陳紹進來后,兩個女人都停止了談話。

「他們還在看電視,有沒有叫他們早點休息。」謝雨欣開口問道。

陳紹點了點頭道:「你們剛剛再說什麼,有那麼好笑嗎?跟老公分享一下。」

「你一邊去,我們在說女人間的話題,你一個大男人瞎打聽什麼。」劉菲雅聽到陳紹的話,臉色忍不住紅了一下,隨即便開口道。

「呵呵1陳紹一笑,並沒有作答。歲月流逝,從當年的新婚燕爾,到如今都可以算是老夫老妻了。只不過兩個女人容易害羞的樣子並沒有改變多少。陳紹很喜歡這一點,每一次兩人的嬌羞,都能引起他身為男人的本能反應,夫妻間總少不了情趣。

「這兩天沒有看到你有多少笑容,今天笑得這麼多,是不是問題決解了。」謝雨欣感覺今天的陳紹和前幾天的不一樣,臉上的笑容多了很多。

「嗯!事情已經差不多了。」陳紹很清楚謝雨欣在問什麼,他點了點頭道。

「那我們傷亡大不大。」劉菲雅也開口道:「要是世界上沒有戰爭,那該多好。」

劉菲雅一想到戰爭的場面,無數人妻離子散,多少家庭白髮人送黑髮人,心中就是一陣不忍。

「戰爭不是帝王的遊戲,我也不希望戰爭,不希望國民遭受戰爭的苦難。但身在這個大世,我們都無法選擇,全面戰爭早晚有一天會來臨,到那時候戰爭就不是想和不想的問題,而是必須的問題,誰都無法躲避。」陳紹聽到劉菲雅的話,忍不住把目光望向西方。那裡的天空已經是戰雲密布,這場戰爭一開始就不是他說得算了。他只是在儘可能的為中華佔據戰爭的先機做準備,或許他可以把這場戰爭推遲爆發時間,但他更不想把戰爭留給後代。現在不發生戰爭,以後也會發生戰爭,總有一天會來臨,無法躲避。

既然無法避免,還不如順其自然,反正他也做了足夠的準備。有信心重整世界格局,讓中華未來幾百年的時間都能屹立在世界之巔。

當然在陳紹心中,還有一個意思。那句「戰爭不是帝王的遊戲」,是因為陳紹從來不把這一切看成是一場遊戲。遊戲失敗可以重頭再來,現實失敗,將會失去一切,沒有存檔,沒有回檔,結局無法挽回。而那句「我也不希望戰爭」,也並非陳紹虛偽,在說謊。要是世界一片和平,陳紹也不會去發動戰爭。只不過這個條件,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而這個想法,也只是他心底的一點幻想而已。

這個時代的重大的問題不是演說和決議所能解決的……這些問題只有鐵和血才能解決。而戰爭是人類生活中一種具有頭等重要意義的生物法則,它是人類社會中不可缺少的起調作用的東西。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可憐萬里關山道,年年戰骨多秋草。」謝雨欣忍不住念道。

「戰爭是死神的盛宴。」劉菲雅也開口道。

聽到兩個妻子在那裡多愁善感,陳紹何嘗不明白這些東西。只不過心中的野望,和世道的選擇,都讓他只能這樣走下去。

「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靠的不是夢想,它最終總要訴諸血和鐵。一個國家只有在戰爭時期才會處於和睦狀態,一次正義的戰爭能在高尚的國度里喚起神聖的愛的力量。就是戰爭將領在中華頭上,對各自陣營而言,都是正義的。中華不想消逝在歷史的滾滾洪流內,只能用實力證明自己的力量。」陳紹從沒有一次這麼有耐心說這些,隨後他又開口道:「世界局勢虎視眈眈,就像這次蘇聯人的舉動,如果不做出反擊,現在的蒙古很有可能被野心份子分裂,到時候中華又會回到幾十年前的黑暗時代。這點是我們所不能忍受的,戰爭也只是想給後世華人帶來更多的和平和發展機遇。

為了華人後世百年榮譽,我甘願頂上一個戰爭罪人的罵名。不管後世如何看我,稱我為暴君也好,稱我為歷史罪人也罷,我都無怨無悔。」

「你不會的,我相信後代會理解你的選擇。」謝雨欣走到陳紹跟前,緊緊的抱住他,說道。

「老公,我相信你,我和姐姐無法給予你幫助,但身為你的女人,都會在後面默默的支持你。」劉菲雅也走過來抱住陳紹。

陳紹第一次在家人面前說這些,他又何嘗不是在說服自己。畢竟戰爭會死人,而是很可能是死很多人,幾萬甚至是十幾萬幾十萬中華大好男兒會倒在戰場上。他在說服自己的良心。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