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兩百四十八章員工小鎮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05日 21:45 [字數] 65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軍艦設計人員的工作室中,陳紹待了整整兩個小時。上午十點整,舉行了軍艦的開建儀式,所有的新軍艦都開始鋪設龍骨。

這批軍艦建造完成後,再經過幾年的海試,就會大規模的建造。以配合現在的軍艦,能夠形成更加強悍的戰鬥力。五年,這個時間還算很長,但帝國等得起,陳紹也等得起。歷史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是39年開始的,這個時空呢?

開建儀式結束后,陳紹留下來和許許多多的科研工作人員共進午餐。許多造船廠的工人都被邀請過來,這是一場感謝宴會。主要是陳紹為了感謝那些在造船廠努力工作了十幾年的工人。他們很不容易,十幾年一直都待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雖然有家人陪伴,但總歸不自由。世界上又有幾個人甘願待在一個地方十幾年,一年還難得出去一趟。

陳紹也想給他們自由的生活空間,但為了更好的保密,一些東西並不是想要做就能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想當然,也不能靠主觀意願。

宴會後,陳紹就直接去自己的臨時辦公室。雖然他現在遠在南方,但公事並沒有放下。每天需要他批示的文件,都被快速的送抵這裡。

等他把所有的奏章都批示完畢后,時間已經到了晚上。草草吃了點東西,陳紹把明面上的禁衛都撤掉,帶上帽子和眼鏡,直接走往船廠工人家屬居住的小鎮。

十幾年的發展,原本荒無人煙的地方,成了現如今繁華地段,陳紹用十六年的時間來建設這裡,才有現在的場面。造船廠規模只能用異常龐大來形容。基本上整個防城港的沿海地區都被規劃起來,除了造船廠的員工小鎮外,碼頭旁邊也有一個城鎮,碼頭的開放促使了這裡的繁榮。不過碼頭的佔地比起造船廠來說並不多,整個造船廠不比一個城市的面積小多少,如果要排列世界最大的造船廠,這裡絕對可以排上世界前三。

現在這裡已經停止了建設,規模已經達到了地區的承受能力,在建造下去,建造所需要的鋼材就供應不上去。而且這個地方也不只有造船廠,飛機製造工廠也在這個地方,鋼鐵廠等一些配套工廠數不勝數,到處都是鋼鐵建築。可以說,這裡就是一座純鋼鐵城市。

當陳紹走到很有後世商業街模樣的小鎮時,有些震驚這裡的現代化。比起南寧城,這裡毫不遜色,除了娛樂設施外,這裡比上海看起來要現代化很多。而且夜生活很豐富,街邊有很多的餐館茶樓。陳紹一路走來,發現很多的餐館都已經人滿為患了。可見這裡的消費水平,和消費意識已經很開放了。

這裡面居住的造船廠工人的家屬,在這裡他們不需要擔心沒有房子住,這片土地上的房子,就是他們的終身房產。而且在船廠工作,每個月都有豐厚的酬勞,又不能出去開銷。加上這個地方還住著近十萬的海軍官兵,形成了獨特的海軍經濟,促進了這裡的商業發展。很多家屬都做起了小買賣,專門出售給那些海軍官兵和其他的小鎮居民。

說是小鎮,其實並不小,整個造船廠工人十幾萬,加上親屬,整個小鎮的居民數量已經快突破百萬。有自己的教學體系,從幼兒園再到大學,應有盡有。

職工小鎮並沒有命名,因為很多人都把這裡教成職工小鎮,叫多了,就習慣了。如果說這裡是個世外桃源,也不是沒有理由。至少從地圖上,看不到這個小鎮。這裡有自己的行政單位,但直屬海軍部,有自己的警察,但都是海軍退役士兵擔任。這裡並沒有多少的爭端,外人也進不來,要不是不認識,那不就是很熟悉。很多政府部門的成立都是為了以防萬一,平時也為了能更好的組織百姓。

軍隊不單單需要軍餉和駐地,但大規模的軍隊駐地也可以給本地帶來獨特的經濟體系。海軍士兵的軍餉不低,雖然比起美國而言,差距甚大,但在中華大地上,這樣的餉錢已經是很大的購買力了。正常訓練時,部隊每個星期都有半天的假期,他們可以被允許出軍營活動,假期都不是同一天,所以每天都有海軍士兵出來逛逛小鎮,放鬆放鬆。

特別是那些潛艇兵,或者是出遠海訓練的士兵回來后,都有不短的假期。而他們除了有假期回家省親外,就只有來這裡娛樂一下。在軍營中不允許喝酒,但在外面,只要是長期的假期,就沒有這個限制。而時常都有士兵遠海訓練回來,每次回來,都會成群結隊的來這裡喝喝小酒,緩解下幾個月來的寂寞和疲勞。

在街道上散步的陳紹,看到街邊熱鬧的場面,有種回到後世,在城市郊區的群體大排檔上見過。這裡也是一樣,整條街都是餐館大排檔,有些都把桌子擺在店門口。很多身著海軍軍服的士兵十來個人擠在一桌,划拳喝酒,十分的熱鬧。有些士兵的桌上,還很多都是軍官。在軍營里,部隊制度在嚴格的要求著他們,普通士兵見到長官的第一時間就是敬禮。也就是在就餐時,才沒有上下級之分。在軍營里是如此,在軍營外更是如此。

看到許多海軍士兵喝得有些醉熏熏的,有些則是猜拳,猜拳聲聲音一浪高過一浪。看在眼裡,聽在耳中,陳紹並沒有生氣。他很清楚,士兵們不是鐵人,來至部隊的訓練和軍紀束縛,必須要有釋放的機會。陳紹早就知道了這裡的情況,就是全國很多兵營他都清楚,這本身就是他默認的。

在外面喝酒,也不是沒有限制的,只要你的假期有三天以上,除了必須在晚上十點準時回軍營外。其他的並沒有太多的限制,就是喝醉了,只要不是假期的最後兩天,都不要緊。但假期一旦只有半天,甚至是兩天,那絕對不允許喝酒。每次會軍營都會檢查,酒精檢測一個人都沒有放過。超標了,就意味著要倒霉了。退役到不至於,但接下來的訓練會加倍。

而且這一路上,也不是所有的海軍士兵都在喝酒,更多的士兵都是在喝飲料。他們一般都是幾個在一起,並沒有喝酒的那麼多人。陳紹清楚,這些人都是假期比較短的。而那些人數比較多的,應該都是遠洋訓練歸來,來這裡放鬆的士兵。幾個月的遠洋訓練,一上岸就可以得到一個禮拜的假期,也可以申請回家探望親人。

陳紹看了下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從晚飯後,走到這裡,他已經整整走了一個多小時。看到旁邊餐館的門口有一個位置,陳紹摸了摸口袋,直接走了進去。

餐館中,除了門口的位置外,其他地方都已經坐滿了客人。有些是本地的居民,有些則是海軍士兵,在店裡,都比較克制,說話聲也不是很大。

看到有客人進門,在收銀台忙碌的老闆放下手中的活計,迎著陳紹走了過來道:「客官,一位嗎?」

「就一位,你是這裡的老闆。」陳紹道。

「鄙人姓孫,是本店的東家,也是掌柜的。不知道客官需要吃什麼?本店有漁民捕到的新鮮海魚,每一條都是活蹦亂跳的,還有一些拿手的粵菜和閩南菜。」孫掌柜把陳紹帶到那張大桌子上,等陳紹落座后,說道。

「哦,你們這裡還有閩南菜。」陳紹還是第一次在廣西看到有閩南菜系的餐館。

「鄙人就是閩南人,很多海鮮也只有閩南口味燒起來才好吃。」孫掌柜道。

「那就給我來兩個特色點的閩南菜,在給我來條魚就行。」陳紹一直都很喜歡閩南菜,所以一聽到閩南菜,便打算試看看。

「不知道客官這魚是要用煎煮的還是用蒸的,蒸的是要久一點。」

「蒸的。」

「蒸魚,那請客官稍等半個小時,其他兩個菜很快就來。」

……

半個小時后,陳紹點了一點白酒,坐在街邊看著街上的行人,慢慢的吃了起來。菜色和味道都不錯,至少陳紹還覺得滿意。陳紹很少在外面吃東西,除了時間外,很多時候,他也不想裝扮自己。現在是冬季,這樣的裝束也算正常,可到了夏天,除非是有了偽裝的易容術,不然別人還是很容易認出來。

在陳紹的周圍,十幾個禁衛正在四周暗中警戒著。這個地方雖說很安全,但對於陳紹的安全,一點都不敢馬虎。世事無絕對,危機往往在人覺得安全時爆發。

陳紹剛剛動筷沒有多久,十個海軍士兵說說笑笑的走了進來。其中一個還是軍官,而且級別還不低,中校。

和之前的一樣,掌柜的親自迎了上去,看起來雙方還很熟絡。

至少在言語方面十分的熟悉,有說有笑的。

這些海軍士兵和陳紹一樣,也是來這裡吃飯的,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位置了。孫掌柜的也很為難,只能示意自己也沒有辦法。

「劉艦長,實在是不好意思,你們都是我的老主顧了,但本不湊巧,店裡已經沒有空位了。您要是再早到半個小時就好了,現在很多客人都吃了一半,也沒有辦法給您騰出空位。」

「孫掌柜的,本來是想早來的,可臨時有事。要不這樣吧!我們明天再來好了。」姓劉的中校看了下四周,也只能無奈的說道。

「那實在是對不住了,下次您來,一定給您吃好。」孫掌柜也沒有辦法,總不可能叫他把客人轟出去吧!

「那掌柜的您忙您的,我們就先走了。」

就在孫掌柜整把他們送出店門時,坐在桌子上的陳紹開口道:「掌柜的,這位同志,如果別介意,可以我和湊一桌。反正桌子這麼大,我一人用實在是有些浪費。」

他們的對話都被陳紹聽在耳中,看到他們要離開,陳紹想也不想的邀請了一下。陳紹之前也想看看這些士兵會是什麼反應,沒有仗勢欺人,陳紹對此很滿意。

「這位先生,我們今天可以喝酒,也都是粗人,怕會吵到先生。」帶頭的中校對陳紹的提議也頗為心動,只是他也知道等下喝起酒來是什麼德行。再看看陳紹一身的打扮,加上那副眼鏡,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文化人。他自己也怕會嚇到陳紹。

「不要緊,我以前也在兵營受訓過,何況我也很喜歡熱鬧,很難得有機會坐在一起。」陳紹道。

「那我們就打擾了。」中校說完,帶頭坐了下來,而他就坐在陳紹的旁邊。其他士兵也沒有客氣,也都坐了下來。

「先生好像很面熟,看起來很像一個人。」中校點完菜,等掌柜的走後,對身邊的陳紹說道。

「很多人都這麼說,諸位看起來似乎很疲憊啊1陳紹含糊了一句,又把話題轉移掉。

「是啊,訓練剛剛回來。」帶頭的中校說道。他並沒有去在意陳紹轉移話題的舉動,看起來很像,但他並不認為自己有那麼好的運氣能和那位坐在一張桌子上。

「哦,怪不得,剛剛看你和掌柜的熟悉,你們經常來嗎?」陳紹想了想問道。

「差不多一年來個四五次,只要有假期,我們都會過來。」中校道。

「看起來你們認識了很久一樣。」陳紹道。

「呵呵,我來這裡很久了,這店開張到現在,我有時間就會過來。剛剛先生說到自己受過訓練,難道是退伍士兵?」中校笑了笑道。

「也算是吧!當初也吃了幾年的軍營伙食。」陳紹道。

「哦,在這裡退伍士兵可不多,你是那個兵營的?」中校道。

這時候,夥計已經把碗筷杯子拿了上來,還拿來了幾瓶白酒。

「我不是海軍,可以說算是陸軍。」陳紹很難得第一次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去接茨士兵。

「我一休息都會來這個小鎮,還是一次碰到陸軍的退伍士兵。我以為這個小鎮都是海軍,沒有想到,原來這裡也有陸地猛虎啊1中校很豪爽的拍拍陳紹的肩膀,說道。

遠處幾個禁衛正要走上前來,不過被陳紹的眼神阻止了。如此良好的氛圍,哪能被打破。

「是啊!在這裡是經常可以看到你們這些海底蛟龍,為了我們自豪的軍隊,必須來一杯。」陳紹說完后,起身,拿起自己的酒,正打算給他們每個人倒了一杯。

「別,我們喝我們自己酒,您的酒就省下來,你也喝我們的。」中校邊說邊要奪過陳紹手中的酒瓶。

陳紹躲過對方的手說道:「這不要緊,喝誰的都一樣。」

「哪能一樣,你退伍了,現在也算是百姓了,你既然當過兵,也清楚我們部隊的紀律,不拿百姓一絲一毫的東西。你這樣子,我們就是在犯紀律。」中校多次搶奪酒瓶,都沒有得逞,只好用手擋出自己的酒杯,開口道。

其他九個海軍士兵,也一樣把酒杯擋了起來。

「在我看來,就算是退伍了,也還一直是軍隊的一員。因為我心繫我們的軍隊,也從沒有認為自己不是個軍人。再者說了,我的酒已經開了,我自己一人也喝不完,等我這瓶酒喝完了,再開你們的。」陳紹道。

陳紹並沒有在說空話,他一直都當自己是軍隊的一員。以前在廣西時,他就經常和部隊在一起訓練,而且也訓練了有些年頭了。而且他現在還是三軍的最高統帥,名義上也是軍人。

「呃1陳紹的話讓中校一時間都不知道怎麼回答。擋住酒杯的手,也放到一邊,其他士兵也是如此。

「乾杯1等陳紹把所有人的酒被斟滿后,所有人都站起來,舉杯同聲道。

陳紹把自己的三盤菜推到桌子中間,有些感慨道:「真懷念以前在部隊的日子,只是現在很難有機會再回到那種時光了。有時候手癢了,都找不到對手。」

「你是來船廠當技師的?」在中校看來,陳紹的打扮很像那些來造船廠當技術工的技師,再聯想到陳紹的話,隨即問道。

「也可以這麼說,每次看到我們中華那一艘艘軍艦,我心裡就很自豪,自豪我們祖國的強大,自豪我是中華子民。」陳紹說得有些激動,其實這十幾年來,陳紹很少放縱自己。本來是要來散散心,隨便看看這裡百姓的生活面貌。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隱瞞身份,和這些士兵一起喝酒時,會是如此的放鬆。此刻,陳紹彷彿也感覺到自己不再是帝國的皇帝,和千千萬萬普通人一樣。

只不過陳紹放鬆了,但周圍那些禁衛都沒有放鬆,反而更加的警惕起來。陳紹可以放肆,但他們不可以。不過他們也很驚訝,原來陳紹也有這一面。

在兩人說話時,夥計已經開始上菜。又開了兩瓶酒,把各自的酒杯都斟滿。

「嗯,不單單你自豪,我們都很自豪。我們還軍有軍艦,陸空兩軍也不差,三軍都是好樣的。特別是你們陸軍的身手,拿一個出來就能幹翻我們幾個。我們海軍中,除了那幫陸戰隊,掄起格鬥,我們絕對會被*得很慘。」中校回想其陳紹剛剛躲避他搶奪酒瓶的動作時,有些感慨的說道。

「執行的任務不一樣,哪能這麼比。我們很多人還一上船就暈了,身手再好,一旦暈船,也是軟手軟腳,到時候也是任你們宰割。不過你剛剛那句,我們都自豪,說得很好。祖國強大,每個華人都會為之自豪。為了這句話,必須再干一杯。」陳紹說完又站起身子,拿起酒杯。其他人見狀,也都戰了起來,第二次碰杯,還是一干到底。

「大家也別拿我當外人,都吃菜,把我當成你們的戰友就行了。」看到菜都上了不少,許多士兵都只是看著他和中校聊天,並沒有動筷子。陳紹可不想破壞他們來放鬆的氣氛。

「對,大家都隨意,我提議為我們這個剛剛熟知的戰友,每人最少敬一杯。」中校也開口道。

「好,我先來。」陳紹旁邊的另一個士兵開口道,隨即把酒杯斟滿,又把陳紹的酒杯斟滿。

呃!這下子陳紹也無法推脫了,他並沒有拒絕,舉起酒杯,和對方碰了一下,直接幹了。幸好都是小酒杯,一杯酒並沒有多少。再者說了,陳紹都想好好的放肆一下,也不差這點酒。

一圈十杯下來,讓陳紹有種回到後世喝酒的感覺。雖說每年陳紹都有不少的時間和士兵們聚餐,但氣氛再活躍,也沒有今天如此讓陳紹感覺良好。畢竟身份擺在那裡,如果說陳紹只是個團長,那和士兵就很容易打在一起,可當士兵們和陳紹喝酒時,根本不可能會完全放開,更別說叫陳紹乾杯了。就是蔣百里他們,只要不是在特定的場合中,也不會有這種舉動。

這時候,菜也都上齊了,有了一圈的敬酒下來,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在氣氛達到高潮時,陳紹還把外衣脫掉,在酒精的作用下,完全和這些士兵們融入在一起。只不過他還時刻警醒著,帽子一直都戴在頭上。

這頓酒雖說也只是喝了一個小時,但陳紹已經差不多到了醉酒的邊緣,其他人也都還很清醒。在時間的催促下,為了能保證在十點前回到軍營,九點半時,這頓酒在陳紹和中校掙著付錢時結束了。書*書*屋,書*書*屋手打,書*書*屋提供本書txt下載。

看著漸漸遠去的十個海軍士兵,陳紹嘴角微微一翹,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痛快的喝酒了,雖說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但這頓酒會永遠記在陳紹的心中。

向四周警戒的禁衛傳遞了下自己沒有事的手勢后,陳紹慢慢的往造船廠走去。

ps:上一章章節排序沒有搞對,應該是第兩百四十七章。!~!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