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紅色警戒之民國 > 第兩百二十八章你爸爸有沒有納妾?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兩百二十八章你爸爸有沒有納妾?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9日 07:08 [字數] 67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老師,你認為帝國執行的教育方案還有什麼欠缺的地方嗎?」看到劉菲雅一副思索的樣子,陳紹現在還不想暴露自己,已經摘掉了帽子,沒有帽子的遮掩,這樣就比較容易看出來。////所以陳紹問出這個問題,轉移下對方的注意力。

陳紹的話打斷了劉菲雅的思緒,現在如今她越看陳紹就越覺得像那位,不過這個猜想她並沒有說出來。

「陳先生看起來很關心帝國的教育問題啊1劉菲雅並沒有立即回答陳紹的問題。

「身為帝國的公民,關心自己的國家是理所應當的。教育是國之根本,加上韻兒正是學習的黃金年齡,所以才會冒昧問一下劉老師的看法。」陳紹道。

劉菲雅想了想說道:「帝國很重視孩子的教育,正如陳先生所說的那樣,是國之根本。帝國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又是帝國皇帝親自擔任教育大臣的職務,這也能足夠證明帝國對國民教育的重視程度。就像我們學校,不但有教授小學生,每個禮拜的禮拜六和禮拜天,也有開放,讓社會上的高齡國民進來學習文化知識。他們很多都是三十多歲,到如今都想來讀書習字,對那些誠於求學的對象,我們學校有專門的老師教導,和小學生一樣執行全部免費的政策。盡量使更多的百姓能夠掌握多點的文化知識。」

「這樣會不會增加你們學校的負擔?這個做法是你們學校才有的嗎?」陳紹內心跳動了一下。

「除了一些教學用品的損耗外,並沒有其他的負擔。教育資金每個月都能如數的到賬,並不影響學生的吃飯和學習問題。只是苦了校長,每個月都要去教育部門,懇求多發點粉筆,本來都是定量的,現在加上兩個禮拜天的用量,每個月下來都不夠用。至於其他學校自然也有這個做法。只是這陣子快過年了,學校才宣布停止了。」劉菲雅道。

劉菲雅的話讓陳紹陷入了沉思,以前在西南時。這個就很普遍,那時候很多百姓都是白天工作晚上去學習。如今看到這樣的學習熱潮已經波及全國了,說心裡。陳紹很高興。國民富強,文化知識也是強的一部分。只有國家的國民素質上去了,這個國家的國民才能說這個強字,因為強字並不是軍事實力強大了整個國家就強大。

「為什麼拿不到粉筆,還要去懇求?」對劉菲雅話中的那段校長去求粉筆,引起了陳紹的注意。

「唉!我聽校長說,整個漢京大大小小的學校不計其數,他們都和我們學校一樣,粉筆也很多都不夠用,這東西就是再節省也不夠用。而教育部門也是極力周濟。但需求量還是很大,每個月都是一副僧多粥少的局面。」劉菲雅搖搖頭嘆了口氣道。

陳紹直接愣住了,粉筆這東西怎麼會缺呢?而且自己為什麼都沒有接到這樣的奏章。粉筆這東西又不是什麼複雜的東西,根本沒有絲毫的製造難度,別說供應全國的一個月的粉筆了。就是一次性製造個一兩年的用量都沒有問題。

看到陳紹聽到自己的話陷入了沉思中,劉菲雅並沒有再說話,不知不覺注視著思考中的陳紹。陳韻也很乖巧的坐在一旁,看看自己的爸爸,再看看自己的老師。宿舍中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良久,陳韻的肚子響了起來。陳韻開口對陳紹說道:「爸爸。我餓了。」

這時候陳紹才反映過來,抬手看了下手錶,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之前在街上玩玩鬧鬧的走過來,到現在時間不知不覺的已經過去了兩三個小時。早上也只是吃了點稀飯的陳韻,一路上蹦蹦跳跳的,肚子不餓才怪。

陳韻的話讓劉菲雅回過神來,想起剛剛自己一直盯著一個男人看,心臟就不由得快速的跳動起來,本來就有些紅潤的臉上,一下子也變得更紅了。不過看到陳紹並沒有注意到她時,緊張起來的心也放鬆了不少。為了緩解心中的尷尬,在陳紹還沒有開口之際,劉菲雅立即開口道:「稍等一下,老師去給你下碗麵條。」

說完也不等陳紹拒絕,直接起身走到裡面的一個獨立的小廚房,走的速度還很快,好像要逃離這裡一樣。其實她是害怕被陳紹看到自己的面容,她自己都可以感覺到,自己臉上燙燙的。

坐在對面的陳紹愣了愣,本來他還想開口告辭。現在看到劉菲雅如此好客,還沒有等自己答不答應,就去忙活了,一時間也不好意思拒絕。

「爸爸,我們不回去吃飯嗎?」陳韻道。

「既然你老師去下麵條了,你就先吃一點,下午我們就不回去了,爸爸帶你去玩怎麼樣?」陳紹本來就決定擠出一天的時間來陪陪自己的女兒,再聽到剛剛劉菲雅的話,陳紹決定中午乾脆不回去了。

「可媽媽呢?就一個人待在家裡。」陳韻雖然很高興陳紹的決定,但還很關心隻身在家的謝雨欣。

「媽媽肚子里有小寶寶,不能陪韻兒出來玩了,我們就讓她在家裡安心休息怎麼樣?等下你和老師待在這裡一下,我出去打個電話通知你媽媽,告訴她,下去爸爸帶你去玩。」陳紹道。

「嗯1陳韻點了點頭。

就在陳紹和陳韻聊天之際,在小廚房裡的劉菲雅邊煮麵邊回想起剛剛陳紹沉思中的面容。一想到這裡,劉菲雅臉上的紅潤之色又增添了一些。在她的心中,這樣的經歷還是第一次碰到。本來是想見見陳韻的父母,建議他們多擠點時間出來,好好的陪陪孩子。之前看到陳紹時,還只是感覺到熟悉,而且很平易近人。可當陳紹思考問題時。那種專註的神情,原本看起來平易近人的面容也變得很有威嚴,讓人有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不過這些都不是劉菲雅關注的,她關注的是,陳紹無形中散發出來的氣質。就連劉菲雅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去描述,很認真的神情,看起來很有魅力。雖然看上去很有威嚴。但在她看來,還是有種忍不住去親近他,了解他的感覺。很吸引人。

等劉菲雅端著麵條走出來以後,她的臉色已經恢復了很多,紅潤減去了不少。一碗雞蛋面。加上些許青菜,看起來挺不錯的。

劉菲雅把麵條端到陳韻的跟前,手中的筷子遞給陳韻道:「陳韻,你小心點吃,有點燙。」

「嗯1接過筷子,便小心翼翼的吃了起來。

「劉老師,韻兒先待在你這裡一下,我先出去打個電話。馬上就回來。」陳紹起身開口道。

「沒有關係,陳韻就交給我好了。」劉菲雅點了點頭。

「那就麻煩了。」陳紹就拿起掛在小勾子上的帽子,向劉菲雅點了點頭。戴起帽子走了出去。

等陳紹走了有兩分鐘后,劉菲雅想了想,對正在吃麵條的陳韻問道:「陳韻,你爸爸是做什麼的?」

「工作啊1陳韻很隨意的答道,她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什麼人。但從小陳紹就教育她,在外面不要告訴別人自己的爸爸是做什麼的。陳韻從小就很聰明,這些東西她現在也微微有些明白了。

「是什麼工作,怎麼那麼忙,都沒有時間陪你。」陳韻的回答不清不楚的,劉菲雅也只好繼續問道。她現在很想知道陳紹是做什麼的,就連她自己都不清楚這是為什麼,為什麼那麼在意一個見面不到一個小時男人。

「就在我家不遠工作,天天都很忙,我長這麼大,也沒有陪我和媽媽出去玩幾次。(最穩定,」陳韻邊吃麵條邊說道:「特別那個姓王的大叔,經常在我爸爸的休息時間來打攪,每次都是拿著一大堆文件給我爸爸簽字,而且每天都是急匆匆的,我都沒有看到他休息過。」

「哦,那個人是你爸爸什麼人?」陳韻的話讓劉菲雅有些搞不明白陳紹到底是做什麼的了。

「這個我知道,是我爸爸的秘書。每次他一來,我就不能和爸爸玩了。現在媽媽又有了小寶寶,每次做完功課,都好無聊。」陳韻說起王傑,就嘟起了嘴巴。在她印象中,王傑就是破壞者,每次她和爸爸玩得正高興時,王傑就會過來,搞得陳韻現在最不想看到王傑。

秘書,這個詞讓劉菲雅的思緒有些混亂了,這時候國內除了政府部門外,好像也沒有聽說過哪裡有這個稱呼。不過劉菲雅還是想不到那裡去,雖然看起來這個陳紹很像帝國皇帝,而且名字也一樣,但她還是覺得只是巧合而已。畢竟一個在他看來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一個只是普通學生的父親,這個太沒有可比性了。

「你媽媽她漂亮嗎?」劉菲雅又問道。

「嗯,和老師一樣漂亮。」陳韻道。

「你沒有姨娘嗎?」陳韻的話讓劉菲雅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喜悅,不過面對這個還是三妻四妾的時代,劉菲雅又開口問道。

「沒有啊!晚上睡覺前,還經常聽到,媽媽叫爸爸再找一個姨娘,可每次爸爸都沒有答應。」陳韻想了想又開口道:「我爸爸的那些部下,每個人都有好幾個老婆,特別是我認識的那些小哥哥,他們家裡姨娘都好幾個。算來算去,我們家裡的人是最少的。」

陳韻後面那句話中出現的部下,把劉菲雅的心又勾起來了,不過她並沒有繼續去問這些問題。這些問答中,她已經得到了很多答案。陳紹的身份並不簡單,很有可能是政府的官員。還有陳紹很愛他老婆,在這個妻妾成群的社會,能獨守自己的原配而沒有納妾的男人,實在是太少了。特別是陳紹這種看起來並不像是沒有錢的人來說,更是難得。

「你喜歡你爸爸再找個姨娘嗎?」劉菲雅問出這個問題后,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要問這樣的問題。

「想,以前家裡就很冷清。現在搬到漢京來,房子實在是太大了,更加的冷清了。很想爸爸再找一個,這樣就可以多個人來陪我玩了,而且多生一些小弟弟小妹妹,這樣就不會無聊了。」陳韻說的時候,一臉希翼。就好像看到好玩的玩具一樣。她一直都很羨慕孔文鴻他們家裡一大堆小孩子可以一起玩。不過那些小孩子,都不敢和自己玩。這讓陳韻十分苦惱,一直盼望著。自己家裡也有一妹謾

「你們以前住在哪裡?」劉菲雅很驚訝陳韻的回答,看起來真的很不一般。

「南寧,那裡風景可漂亮了。晚上街上都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燈,一閃一閃的很迷人。」陳韻道。

這時候劉菲雅已經可以確定,陳紹絕對是帝國的高官,不過他長得和皇帝實在是太像了,就是連名字都一樣,這些都讓劉菲雅感到很奇怪。

「陳韻,你媽媽叫什麼?」劉菲雅想了想問道,就算之前她再不相信一個帝國的皇帝會把自己的女兒放到普通學校和其他百姓子女一起上學,但經過這些談話,面對陳韻透露出越來越多的線索。讓劉菲雅不得不往那裡想過去。現在只要確認陳韻的母親叫什麼就知道了,而且很重要的一點,現在帝國的皇帝也一樣只有一個皇后。

——————————

對於屋子裡的對話陳紹並不清楚,在走出校門后,在一個沒有人的角落。陳紹招來了隨身暗中保護的禁衛,吩咐他會皇宮通知皇后,他們中午不回去。

禁衛領命走後,陳紹大量起學校的周邊環境。看起來還算不錯,這是陳紹第一感受,剛剛下完雪。空氣也還可以。沒有後世那種喧囂塵起的感覺,也沒有後世那些無數的汽車的尾氣。

幾個月來,陳紹都一直都沒有時間去注意漢京的面貌,今天是他第一次如此認真的觀察這個帝國首都。

陳紹慢慢的往回走,來到學校的大門口時,看到那個瘸腿的中年人正在那裡掃著積雪。

走到中年人面前,陳紹從口袋裡拿出一包煙來,抽出一根遞到中年人面前。

雷英看到遞到眼前的煙時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映過來,停下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去接煙,開口道:「這怎麼好意思。」

「這麼冷的天還要在這裡看門,一根煙不算什麼。」陳紹道。

雷英點了點頭道了聲:「謝謝1隨即接過陳紹手中的煙又說道:「這位後生,你怎麼一個人出來了?你女兒呢?」

「我出來辦點事,女兒還在和裡面老師待在一起。」

陳紹也抽出一根煙,叼在嘴上,拿出打火機點上。隨即把打火機遞給雷英,後者接過去,也給自己點上。

雷英吸了一口說道:「好煙,後生是做什麼的,看起來很不一般啊1

「我在公司上班,這煙是人家送的,也不知道好壞。」陳紹也吸了一口,對煙這種東西,陳紹可有可無,有時候會抽幾根,一般是不會去想這東西。只是習慣性的在身上揣上一包。這煙是特供的,陳紹又不是老煙鬼,也感覺不出好壞。

「聽後生的口音是南方人吧!真不好意思,一直後生後生的叫,我姓雷,不知道後生貴姓。」雷英道。

「雷大哥耳朵很好,我的確是南方人,姓陳,剛來漢京沒多久。」陳紹道。

「既然陳老弟叫我一聲雷大哥,我也痴長几歲,叫陳老弟會不會太…」看到陳紹如此氣度不凡的一個人,叫自己一個看門的為大哥,雷英心中有些佩服陳紹的氣度。不過他也不是磨嘰的人,也接受了這個稱呼,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陳紹打斷了。

「隨雷大哥怎麼叫都可以,對稱呼這些東西,大家隨意就好。」

「以前當兵時就聽說過南方人沒有北方人豪爽,看來言不符實。陳老弟就夠豪爽的,能和我這樣的平頭百姓稱兄道弟,老哥佩服。」雷英道。

「哦,雷大哥以前是當兵的?」陳紹身為後世人一直都不注重這些東西,當走到權利的頂端時,更不會去在意這些東西。這也不是說陳紹太隨便了,而且陳紹很不喜歡這些東西。雖然來到這裡十幾年了,但一些東西,陳紹並不打算去改變,必須要適應時代的那是沒有辦法,那些無需去適應時代的能不改變則不改變。規矩太多的話,會拉遠人與人間的距離。更何況今天陳紹也算是微服私訪,更不會去在意這些東西。

「是啊!當了幾年北伐軍。也參加過推翻滿清的行動,只是這條腿讓我不得不告別部隊,還好有這份工作可以養活自己。」雷英摸了摸瘸腿有些遺憾的說道:「以前一些老部下都加入了帝*隊。只是現在很遺憾不能為帝國再出把子力氣。」

「雷大哥也不用泄氣,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有些東西是強求不來的。只要你能心繫帝國的國防建設,有沒有在部隊都差不多。」陳紹安慰道。

「我許多老戰友,唉1雷英有些唏噓,話說到了一半后,嘆了口氣,顯得有些落寞。

「雷大哥怎麼不說話了?」陳紹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件事本來是沒有打算說出來的,我很多傷殘的老戰友到現在還是衣食無周。畢竟我們的傷是打內戰來的,也不好意思去尋求帝國的幫助,只是很多還要去撿破爛過日子。唉!要是皇帝陛下早幾年一統,或許我們就有機會去和洋人拚命了。」雷英搖搖頭道。或許是看到陳紹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而看輕自己,雷英今天的話有些多了。

「打內戰並不是你們的錯,錯在軍閥身上,士兵是無辜的。我相信帝國的皇帝陛下知道你們的情況后,一定會有相關的政策下來。」看到雷英的表情。陳紹想了想說道。以前陳紹並沒有去注意這些問題,今天雷英的話引起了陳紹的注意。正如陳紹所說的,主要罪責不在士兵身上,就算無法給予他們直接金錢上的補償,但在其他方面給予他們一些優惠政策還是可以的。

陳紹也有些感慨,原本看到雷英一個人拖著一條瘸腿在掃雪。一時間心血來潮,想要和他聊聊天,沒有想到發現了這個問題。這是陳紹沒有想到的。

「多謝陳老弟的理解,其實帝國沒有追究,我們已經很滿足了。」陳紹的話,讓雷英很受用。

隨後兩人再聊了幾句,陳紹便打算進去了,省得陳韻等久了。在走之前,陳紹把那包煙和打火機都送給雷英。雷英本來還一直都不願意,只不過在陳紹的堅持下,最終還是收下了。

就在劉菲雅問出那句陳韻的母親叫什麼時,陳紹剛好走了進來,原本正要回答這個問題的陳韻也閉上了嘴巴。這時候,她的麵條已經吃得差不多了。

「你回來了。」劉菲雅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的話有些曖昧,就好像妻子看到忙碌歸來時的丈夫而說出的問候語。

聽到這幾個字陳紹也有些發愣,每次回到家,謝雨欣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現在從另一個女子口中聽到這句話,陳紹心中也出現了些許微妙的變化。忍不住多看了劉菲雅兩眼。

本來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劉菲雅,看到陳紹在注意自己時,紅暈再次爬上臉頰。

「是的,韻兒沒有給你惹麻煩吧1看到劉菲雅有些不好意思,陳紹也覺得自己有些孟浪了。開口說了句緩和氣氛的話。

「我才沒有惹麻煩,剛剛一直和老師在聊天,我們聊到……」陳韻聽到陳紹這樣說,急忙開口道。

「我們剛剛在聊一些學習的話題,還沒有聊多久,你就回來了。」不過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劉菲雅打斷了,劉菲雅也怕陳韻把之前她問陳韻的問題說出來,本來就有些不好意思,要是那些問題被陳紹知道了,特別是那個納妾的問題,那估計她都想找個洞鑽進去。

ps:昨天真的是夠衰的,白天一直都在電閃雷鳴,早上十點多睡覺,下午不到三點就醒了。

醒來后發現停電了,好不容易等到快五點的時候電來了,趕緊碼字。可到了晚上八點多的時候再次停電,直到十一點多電才來。

急匆匆的打開電腦,發現原本快碼好的一章不見了,哪都找不到,新章節中只有標題,內容是空的。

唉!沒有辦法,華麗也只能自認倒霉。到現在才碼了六千字,昨天也只睡了幾個小時,精神很差。快五點了,華麗先去睡覺了,爭取早點起來碼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