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兩百二十一章瘋狂伊始

[更新時間]2013年03月27日 20:42 [字數] 32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炮火一結束,傘兵已經把那些「垃圾猴子」清掃完畢。原本在地上那些胸口還能起伏的「猴子」,也被傘兵們用匕首送上黃泉路。

原本街上十分擁擠的場面,如今更為的擁擠,不過之前是活人,如今不是屍體就是傷者。場面相當給力,殘肢斷臂數不勝數,根本分不清這是誰的胳膊,也分不清那是誰的大腿。

已經加起來的輕重機槍在炮聲停下后,立即開始了掃射,六挺重機槍成直線擺在街上,完整的把整個街面都覆蓋進去。機槍手不管是什麼人,只要是有在動的,就是射擊的目標。那些狙擊手也都爬到街邊的房頂上,狙擊槍對著那些躲在角落裡的印尼猴子就是不間斷的射擊。狙擊手還很多都是用反器材的12.7mm狙擊步槍,而且專門瞄準腦袋。

一時間整個街上到處都是死亡的血花,在子的那橫飛中濺起。爆頭也是如今的主題,只要是被狙擊手瞄上的,基本上你就認不出之前那隻猴子長啥樣的,不是整個腦袋沒了,就是沒了一大半。殺戮的盛宴已經開席,整個城市上空此時只有鐵和血。

那些看到同伴整個腦袋都被子彈打爆的猴子,已經有不少直接癱坐在牆角,身體都在忍不住的顫抖,由於恐懼,不少猴子的褲兜里流下了黃白之物。場面除了血腥味外,還發出濃濃的屎尿味。

恐懼下的瘋狂,並不是所有的猴子都是癱坐在地上,有些猴子則是奪命狂奔。跑出躲藏的角落。朝著遠處的街面跑去,在生死的壓力之下。都爆發出了自身的潛力,跑起來的速度估計都可以去參加奧運會了。只是你再快能有子彈快嗎?面對瘋狂跑動的猴子,機槍手一點客氣都沒有,射擊的子彈一刻都沒有停歇。

跑動的猴群一排一排的倒下去,除了幾個因為害怕而趴下的猴子外,其他都是直接被打死,沒有被打中要害的猴子,也只有抱著傷口在屍堆和血水中翻滾。死亡只是來得比較晚而已,失血過多,不用多久。他們也會走上死亡之路。

亨德利斯在炮擊開始時。就被震到馬下,幾個衛兵手忙腳亂的把他拖到一旁的小巷子中,這才讓他幸免於難。不過其他荷蘭士兵就沒有那麼幸運了,炮彈可不會因為你是白人而手下留情,而且炮彈還是直接在荷蘭士兵中將爆炸。第一時間就死傷了不少。

亨德利斯灰頭土臉,他和很多士兵一樣,哪裡經過如此仗勢,就算是他有雄心壯志,可有那想法不同等於你在戰場上就有多厲害。更何況他還只是一個貴族,以前也當了幾天兵,可你指望一個貴族老爺上戰場,這不是送菜嗎?至少目前亨德利斯沒有嚇得尿褲子就不錯了,不過一時間他也沒有從驚懼中緩過神來。

不過他比一些士兵來多好多了。至少有了衛兵的幫助,將他拉到一旁,脫離了炮火肆虐的街道。如果他此時還在街上,估計比那些士兵還不堪。人擠人的場景很快就消失,不是倒下就是跑到房屋街角中躲避,可這些很多都是猴子。他們之前被擠在中將,除了一些和亨德利斯一樣擠出來的士兵外,很多都是從炮擊開始就一直沒有地方躲藏,在空地上面對炮火的攻擊,那結局會很悲慘。

「長官,我們要不要還擊?」亨德利斯的副手搖著亨德利斯的肩膀問道。此刻炮聲已經停止了,傘兵攻擊了有一段時間。

亨德利斯被這樣一搖,也恢復了過來,看到屍橫遍地的街道,看到不遠處那些在掙扎的荷蘭傷兵。他的心中已經沮喪萬分,如果時間迴轉,打死他都不會再做這樣的蠢事。心中也萬分後悔,早知道就聽德克德的話,事情就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可世界上沒有如果兩個字,也沒有後悔葯,現在他只能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人最好不要製造自己決解不了的麻煩。

「反擊,怎麼反擊。」亨德利斯一把抓住副手的胳膊,急促的問道。

「這,這…」副手一下子都不知道怎麼回答,看到子彈橫飛的街道,還有那一隻只倒下的猴子,其中不乏荷蘭士兵。整個街道都被輕重機槍死死的壓制住,就憑士兵手上的破步槍,副手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擊。

看到副手半天憋不出幾個字,亨德利斯一把推開副手,一臉猙獰的對身邊的士兵吼道:「向敵人發起進攻,給我打死他們。」

荷蘭士兵你看我、我看你,再看到亨德利斯猙獰的面容,距離最外面的一個士兵,也只能壯著膽子,端起步槍探出巷子朝遠處射擊。只是也不知道他們在打哪裡,反正槍口都是斜著朝天發射。有了領頭人,其他士兵也都紛紛效仿,躲在另外幾個巷子中的荷蘭士兵和一些躲在房屋中的荷蘭士兵也開始反擊。

傘兵們好不容易看到對方反擊,本想好好給他們一個教訓,可如今只看到他們在朝天打槍,連一絲的準頭都沒有。這時候傘兵們不樂意了,這是什麼意思,哪有這麼垃圾的士兵。還是歐洲國家,比起小日本來說差遠了。當時日本人就算再慌亂,也還能保持瞄準的習慣。可如今再看到這些荷蘭士兵,傘兵們都深深的失望了。給軍人丟臉啊!小日本再混蛋,再該死,可好歹有軍人的樣子。

話雖如此,但傘兵們一點猶豫都沒有,既然反擊了,不管效果如何,必須給他們來個更狠的教訓。

街角中的一個荷蘭士兵剛剛要探出腦袋繼續反擊時,已經瞄準這裡的一個狙擊手便立即扣動扳機,12.7口警出膛,瞬間就擊中剛剛探出半個腦袋的荷蘭士兵,子彈直接把他的半個腦袋削掉。腦漿和血水濺了一地。

旁邊的十幾個荷蘭士兵看到這樣的場景,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腳步忍不住稍稍後退了一點。一個士兵看到這裡,咽了口口水,再看到在巷子里的那群猴子,心中莫名的火起。舉著手中的武器,對準那些印尼猴子,用荷蘭話吼道:「那麼這群該死的猴子,馬上給我滾出這裡。」

在這個荷蘭士兵的心中,最恨的不是那些傘兵,而是這些惹事的印尼猴子。在他看來要不是這些猴子,他們哪裡會有這樣的遭遇,此時正和平常一樣,巡巡邏敲詐點財務,哪裡會走到今天的地步。剛剛的炮擊中,已經死了那麼多的戰友,現在又有一個戰友的腦袋都被打沒了一半。這個士兵已經有些瘋狂了。其他荷蘭士兵看到他的舉動,也紛紛把武器對準這群猴子。

可這個荷蘭士兵也不想想,是誰導致了印尼猴子的暴動,是誰縱容了這一切,之前是誰站在一邊品頭論足的。自作孽不可活。

看到荷蘭士兵的舉動,幾十個印尼猴子紛紛後退了一步,皆是搖搖頭。被荷蘭統治了那麼久了,荷蘭話對這些印尼人來說,快變成了第二語言了。

開口的荷蘭士兵一點猶豫都沒有,立即扣動扳機,當場把一個最前面的猴子打死。其他荷蘭士兵並沒有開槍,他們還沒有到如此瘋狂的地步。壓力之下,人總會幹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天要讓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這條巷子里之前還擠滿了人,剛剛跑出去一大半猴子后,巷子也空了不少,但印尼猴子也還有二十幾隻。看到自己的一個同伴被打死,因為已經極度恐懼的印尼猴子,不少人的眼中已經露出瘋狂的神色。

他們雖然恨華人「搶走」金錢和食物,但內心中對這些荷蘭人也一點好感都沒有,只是畏於荷蘭士兵手上的武器,不敢表露出來而已。現在都被壓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面對咄咄逼人的荷蘭士兵,許多猴子都漸漸抓緊手上的刀具。出去就是死,之前已經有了足夠的家訓,可待在這裡也不見得活得了。現如今荷蘭士兵的舉動,已經讓這些猴子緊壓的神經隨時要斷。

開槍的荷蘭士兵拉了下槍栓,看到這些印尼猴子還是沒有離開的樣子。手中的步槍又響了起來,距離才幾步路,根本不用瞄準,又是一隻猴子被打中。屍體緩緩的倒地。

其他猴子又看到一個同伴倒在身邊,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斷開。當第一隻猴子舉起砍刀喊叫的沖向荷蘭士兵時,其他二十幾隻猴子也紛紛效仿,舉起武器喊叫的衝上去。

十幾個荷蘭士兵一時間扣動扳機,跑在前面七八隻猴子應聲倒地。他們為後面的同伴擋住了子彈,他們的死是值得的,最少印尼猴子們已經接近了荷蘭士兵,因為射擊過後要拉下槍栓才能繼續射擊,此時已經來不及拉開槍栓。

猴子們手上的砍刀已經到了眼前,巷子中便開始了肉搏戰,荷蘭士兵有刺刀,人數偏少,猴子們手上是砍刀,人數多於荷蘭士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