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三十一章皇親國戚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9日 23:49 [字數] 36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牡胤驕陀薪湖,這話說的一點沒錯,人與人之間總會有各種各樣的矛盾產生,有了矛盾自然就會有爾虞我詐,此時,在李廣臣家中的李建明與姚澤便是相互看不順眼,明裡暗裡叫著勁。

飯桌上,李廣臣時不時的熱情的給姚澤夾菜或與姚澤舉杯共飲,讓看在眼裡的李建明心裡極為不爽,作為女婿,他都沒有享受過岳父李廣臣如此這般待遇,沒想到他姚澤一個外人可以享受如此高的規格,心中的不平火焰更為盛了,再看姚澤的眼神隱隱有著憤恨的意思。

「姚主任啊,你多吃菜啊,到了嬸子這裡就和到了家一樣,可別拘束哦,呵呵。」李廣臣的妻子張蘭萍在廚房忙活了半天才解開圍裙出來笑眯眯和姚澤打招呼,她知道丈夫請姚澤吃這頓飯的目的,也知道姚澤的真實身份,自然不會擺她部長夫人的架子。

張蘭萍知道女婿和姚澤不和不由得仔細留意了李建明一眼,見李建明也不吃菜,一個勁的悶頭喝酒,怕他待會兒喝多了惹個什麼事情來,就微微蹙眉,提醒的說:「建明啊,你酒量不好,白酒太烈了,你喝慢點,小心醉了。」

李建明經張蘭萍提醒,抬起頭,悻悻笑了笑,說道:「媽,我心裡有分寸,即使心情不好也肯定不能把自己給灌醉了,您快點上桌子把,忙活一晚上了。」

張蘭萍笑了笑,在女兒李美玉身邊坐下,然後偷偷朝李美玉使眼色,讓她招呼著她丈夫點。

李美玉會意張蘭萍的意思,就在桌子底用腳跟踩了李建明腳背一下,湊到她耳邊低聲說:「今天爸招待客人呢,你給誰臉色看1

李建明雖然有些混不吝,但是對於他妻子李美玉倒是有些害怕,夫妻這幾年,李建明一直想和李美玉扳手腕扭轉在家中的地位,可是每次總是以失敗收場,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使得他身份越來越低下了,如今的李建明若是一點做得不好就得招來李美玉一頓臭罵,這一來二去罵習慣了,李建明心裡有對李美玉產生了陰影,瞧見她皺眉不悅就心裡開始發懵了。

經過李美玉的『威脅』李建明臉色慢慢緩和下來,他又想了一個對付姚澤的政策,不由得露出一絲高深莫測般的笑意。

「姚主任……」姚澤正和李廣臣含笑的聊著聽,聽到李建明喊他,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身邊的李廣臣以及妻子女兒也是疑惑帶著擔憂的神色望著李建明,心想這傢伙不會喝多了酒犯渾待會兒讓姚澤下不來台吧?

李廣臣知道他這個女婿,雖然如今當上了辦公室副主任,可是覺悟一點也沒高到哪裡去,他怕自己辛辛苦苦剛剛與姚澤緩和的關係又被這個**女婿給破壞了,於是趕在李建明對姚澤說話前,不悅的接話道:「建明啊,你幹啥呢?沒看我正和姚主任說話嗎?」然後又偷偷給李建明使了個眼神。

李建明明白岳父的意思,笑了笑,而後道:「岳父,你看看姚主任是我的上司,這上桌子大半天了,我總得敬他幾杯酒吧?否則就太不會做人了。」

李廣臣以為李建明開竅了,有和姚澤和好的想法,於是笑呵呵的道:「好,你敬姚主任酒是應該的,敬吧敬吧。」李廣臣樂呵呵的望著李建明以示鼓勵。

「姚主任,這杯酒我敬你,以前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多多包涵,來咱們一起幹了這杯吧。」李建明舉起杯子望著姚澤。

姚澤知道李建明用的什麼招數,與自己和好?他李建明沒那麼大的肚量,不就是想在酒桌上把自己灌醉么!

姚澤內心鄙夷的笑了起來,臉色和悅的點頭道:「既然李主任如此說了,那咱們就幹了這杯。」說著話,姚澤也不含糊,仰頭就把杯中的白酒喝光,把李建明看的有些膛目結舌。

李建明記得姚澤才去農業部報道時,那次的晚宴姚澤和的大醉,酒量似乎不怎麼好,今天怎麼倒是硬氣了?

姚澤能夠喝多大的量他自己心裡清楚的很,以前酒量確實平平,不過,經過這幾年與人應酬慢慢打磨,酒量倒是提升了不上,再加上姚澤勤於練習黃帝內經上的保養之道,身子骨比以前更加強壯,喝起酒來也更加厲害,一口一杯根本不再話下,即便是喝個一斤半酒也醉不了他。

「李主任,該你了。」見李建明有些詫異的望著自己,姚澤含笑的指了指自己的杯子有看了看他手中慢慢一杯白酒,提醒道。

李建明臉色變的有些難看,硬著頭皮一口將杯中的酒給喝完,然後趕緊夾了口菜放進嘴裡,胃裡的酒氣才慢慢壓了下去,他打了個酒嗝,又重新給姚澤滿上,他自己也倒滿了一杯酒,然後再次舉起杯子,道:「姚主任,這杯酒我還得敬你,剛才那杯酒是我給你道歉的酒,這杯酒嘛,是作為下級給上級敬的。」

坐在姚澤身邊的李廣臣發現李建明纏著姚澤喝酒,頓時會意過來李建明的心思,剛才還覺得李建明覺悟來著,這會兒越看他越不順眼,臉色也跟著陰沉下來,不過他也不好當著姚澤的面發作,就皮笑肉不笑的望著李建明說:「建明啊,你要敬酒也得給姚主任歇會再說吧?」

李建明剛才就悶頭喝了半杯酒,剛才又敬了姚澤一杯,這就下肚了三兩酒,對於他這種半斤酒量的人來說,三兩酒下去腦袋就已經有些暈乎了,對於李廣臣的提醒他又怎麼會去理會呢。

李廣臣的提醒並未能讓李建明停手,他朝著李廣臣擺擺手說:「岳父啊,等我敬完這杯酒,姚主任有的是時間休息,來,姚主任,咱們繼續。」

又一杯酒下肚,李建明已經喝的有些麻木了,伸手又要去拿酒瓶,卻被他身邊的李美玉給奪了過去,帶著怒意的望著李建明,威脅的眼神說:「建明,你喝多了1

李建明酒勁上來,那裡還管的了那麼多,對於李美玉的眼神威脅置若罔聞,伸手道:「把酒給我,和還要敬姚主任酒呢。」

李廣臣臉色越發的陰沉下來,沉聲說:「建明,你喝多了,去一邊醒醒酒吧。」

「沒事,我沒醉,我……」

李廣臣怒氣衝天的猛的一拍桌子,沉聲道:「李建明,你給我一邊呆著去。」

全桌子的人都被李廣臣這突然的一舉動嚇了一跳,有些醉意的李建明見岳父如此動怒,頓時酒就嚇的清醒幾分,不過李廣臣如果不給他面子讓他在姚澤面前出醜,丟了面子下不了台,如果他就這麼悶不吭聲的離開肯定會被姚澤笑話死,頓時就咬牙悶頭坐了下去,也沒說要走的意思。

李廣臣氣的渾身直哆嗦,懶得再理會李建明,朝姚澤擠出笑意,然後輕聲說:「姚主任,真是抱歉,讓你看笑話了。」

姚澤擺手一臉大氣的說:「沒事兒,李主任也是熱情嘛。」

李廣臣跟著笑了笑,偷偷瞪了李建明一眼。

飯後,李廣臣又專門找姚澤去書房裡面聊了一會兒,一直到九點多鐘,李廣臣才和姚澤有說有笑的走出書房,然後送姚澤出門,一直望著姚澤離開,李廣臣臉上的笑意才淡了下來,扭頭望著坐在沙發上有些喪氣的李建明怒哼一聲,責罵道:「瞧你乾的好事兒,好不容易和姚澤緩和的關係差點又被你給破壞了,你讓我說你什麼好,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1

李建明心中有些不服,帶著怨氣道:「爸,那個姚澤不過是個主任而且,瞧你剛才……」

「我剛才怎麼了1李廣臣等著李建明怒聲道。

李建明底氣就若了不少,悻悻道:「剛才也太那啥了吧,一個主任也值得你這個部長去巴結?」

李廣臣怒聲說:「你知道個屁!你知道姚澤是什麼背景嗎?」

李建明身邊的李美玉對姚澤很好奇,一個年輕人怎麼能在短短的幾年內坐上辦公室主任的位子,讓他很少詫異,聽了父親的話,李美玉好奇心越發的重了,趕緊搶著問道:「爸,那個姚澤是什麼背景啊?很厲害嗎?」

李廣臣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后,輕輕吁了口氣,嘆息道:「說起來當初我也是看走了眼,沒想到姚澤竟然是……」說到這裡,他刻意去看了李建明一眼,沉聲道:「姚澤是林鴻德老爺子的孫子。」

「林鴻德……林鴻德……」李美玉嘴巴里嘀咕幾句,突然瞪大了眼睛,嬌呼一聲,詫異道:「燕京林家?」

李廣臣無不點頭道:「可不是嗎。」

李建明這會兒徹底愣住了,他說姚澤是林鴻德的孫子,李建明心裡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樣樣俱全。

「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巴結他這個主任了吧?」李廣臣這話是問李建明的。

李建明眼神有些黯然的點頭,心裡突然覺得空落落的,感情姚澤竟然是皇親國戚,一直以來自己都是把他當做了競爭對手,感情搞了半天是自己一廂情願的玩單機遊戲呢。估摸著姚澤根本就沒和自己玩兒……

見自己說話有些過重,李廣臣又嘆息一聲,說:「見面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明年對於部長的位子勢在必得,這就少不了林家的支持,若是得罪了林家,不是讓我走到絕路了嗎,雖然林鴻德已經退下去好多年,可是當年他一手提拔了多少高幹,他的門生可有不少在中央工作呢,影響力比以前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以後如何與姚澤相處不需要我再教你吧?」

李建明重重的吁了口氣,而後露出笑,說:「岳父,您放心好了,知道姚澤的身份后我覺得輕鬆不少,至少不用再拿他和自己相比……」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