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二十七章金牌女殺手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8日 03:55 [字數] 35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家不起眼的小茶樓二樓靠窗戶的位置,燕京藝術大學教授胡炎力臉上帶著慍怒的一口口喝著茶水,眼睛時不時的朝著下面看上兩眼,在他桌子旁邊放在一個黑色包裹,裡面也不知裝著什麼東西,他每看一眼那個黑色包裹,臉上的怒意便增加幾分,終於他瞧見下面一道靚麗的身影朝這邊走了過來,而後進了小茶樓中。

女人走到小茶館二樓,環視一圈,在靠窗戶的位置瞧見胡炎力,她嫵媚的俏臉上寒霜的走了過去,聲音中帶著不悅的說:「叫我來做什麼,趕緊說,我還有事。」她不想和胡炎力多待一秒。

「黃文璇,你先坐下。」胡炎力面無表情的望著不打算和他坐下來聊聊的黃文璇,臉色更加陰沉起來。

黃文璇皺皺眉,猶豫一下,還是在他對面坐了下去,然後冷聲說:「說吧,有什麼事情?若是談離婚我奉陪,若是說廢話,那麼不好意思,我沒空理你1

「嘖嘖……有了相好連我這個原配老公都不要了,黃文璇你真夠可以的。」

「如果你是要說這個,我想我們沒什麼可聊了1黃文璇起身就要走。

「站住1

胡炎力喝了一聲,而後陰森的目光望著黃文璇,冷聲道:「你不是要厲害嗎?我可以成全你。」

黃文璇聽了胡炎力的話不由得一愣,而後不相信的問道:「你同意了?」

「我同意。」胡炎力點點頭,而後話鋒一轉,道:「不過,你得給我五十萬做為補償1

「你說啥?」黃文璇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胡炎力,冷笑道:「我不會聽錯了吧?」

「不,你沒聽錯,離婚可以,可是你得給我五十萬1胡炎力冷聲道。

「呵呵,我看你是瘋了。」黃文璇氣極反笑,臉上露出厭惡之色。

胡炎力也是呵呵笑了一聲,然後把手邊的黑色包裹推到黃文璇面前,說:「打開看看吧,看了你就會願意給我五十萬了。」

黃文璇皺皺眉,疑惑的打開包裹,裡面安靜的躺著一個微型攝像機,黃文璇似乎意識到什麼,?么,臉色一變,陰沉著臉望著胡炎力,沉聲道:「胡炎力,你什麼意思?」

胡炎力抿了口茶,指著攝像機道:「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黃文璇拿起攝像機,按了一下開關,接著攝像機里呈現的畫面讓她臉色劇變,畫面中一男一女正躺在客廳的地板上發瘋了似的拚命的交歡著,而男女主角便是姚澤與黃文璇。

「你……」黃文璇身體一震,腦袋一陣嗡鳴,感覺天要塌了一般。

胡炎力陰森的望著黃文璇道:「以前說你偷人,你不承認,現在被我抓到把柄了吧?你這臭婊子1

黃文璇怒視胡炎力,臉色陰晴不定。

胡炎力冷聲道:「我若不是急需要錢,非得讓你和那個小白臉身敗名裂不可。」

「五十萬,給我五十萬咱們離婚,然後錄像帶還給你。」

黃文璇沉聲道:「我沒有那麼多錢1

胡炎力嗤之以鼻冷言:「當了好幾年的副廳長,你連五十萬都沒有?你覺得我是傻子?」

「我說了我沒有1黃文璇突然咆哮起來,一張臉全是怒色。

兩人的掙扎惹得小茶館喝茶的顧客紛紛看向這邊。

胡炎力咬牙切齒道:「你再叫大一點,最好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做了多見不得人的事情。」

「你簡直不是人。」黃文璇看胡炎力就如同看狗一般,「五十萬我沒有,這些年的工資只存了二十萬,如果你要我全給你,但是你必須把這個給我。」

「二十萬不可能,我必須要五十萬,少一個籽兒都不行。」胡炎力搖頭沉聲道。

「我沒有這麼多1黃文璇怒聲道。

胡炎力冷笑道:「我可以給你三天時間來湊錢,若是湊不齊,嘿嘿……別怪我不念夫妻情份。」說完,胡炎力拿起黑色包裹,冷冷的看了黃文璇一眼,然後轉身朝著樓下走去。

黃文璇變的心煩意亂起來,五十萬自己上哪裡去湊?

……

下班的時候姚澤接到林萬山打來的電話,讓姚澤去他那裡陪他喝酒,姚澤欣然答應。

向成東把姚澤送到市委家屬院門口,姚澤對向成東吩咐幾句后便讓向成東把開車開走了,敲響林萬山的家門,開門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保姆,名叫陳秀雲,自從林蓓蕾離家出走和陳鋒浪跡天涯之後,林萬山就給自己請了個保姆。

這個叫陳秀雲的保姆倒是認識姚澤,見到姚澤,她笑眯眯的道:「姚少爺來啦,快進來吧,你叔叔在呢。」

姚澤點點頭,然後笑道:「陳阿姨以後別叫我姚少爺,喊我姚澤就成。」

陳秀雲笑了笑,點頭道:「好的。」然後又低聲對姚澤說:「姚澤啊,你待會兒勸勸你叔叔,他最近總是嗜酒,這可不是好事呢。」

姚澤聽了陳秀雲的話,不由得有些疑惑,二叔雖然喜歡喝點酒,但是從來不嗜酒啊,如今這麼會變的好酒成性呢?

「什麼時候開始的?」姚澤問道。

陳秀雲思索一下,道:「好些天了。」

姚澤點點頭,然後朝著林萬山的書房走去。

走到書房門口,見林萬山捧著本書看的認真,姚澤敲了敲房門,走了進去,笑問道:「二叔在看什麼書呢?」

林萬山見是姚澤,放下書,笑眯眯的道:「隨便看看,經濟學的書。」

「走,出去喝茶去。」林萬山領著姚澤去了客廳,然後泡了一壺好茶,兩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邊喝茶邊閑聊。

「最近工作進展順利嗎?」林萬山抿了口茶,笑著問姚澤。

姚澤點頭道:「還算順利,工作沒什麼阻礙,以前剛調到農業部時幾個副部長看我不順眼,不過現在好了許多。」

林萬山知道姚澤說好了許多是什麼意思,就含笑的說:「你把李廣臣副部長引薦給了老爺子,老爺子又把人推給了我,我已經和李廣臣見過一面了。」

姚澤笑著道:「我猜測到了,爺爺肯定是不會專門去見他,不過二叔,你和他聊的如何?」

林萬山笑道:「都是為了各自的利益,這個李廣臣倒是可以讓他加入我們的陣營,以後等他拿下農業部部長的位子,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埃不過,這個李廣臣為人極為狡詐,小澤啊,你以後和他打交道得多留個心眼,知道嗎?」

姚澤點點頭,答應一聲,這時廚房陳秀雲喊林萬山和姚澤吃飯。

兩人坐在餐廳的餐桌上,林萬山拿出一瓶五糧液白酒來,笑道:「今的咱爺倆喝點好酒。」說著話的功夫給姚澤和自己各自倒了滿滿一杯白酒。

姚澤苦笑道:「二叔,你啥時候變的如此好酒了?」

林萬山笑道:「晚上嘛,喝點沒事兒,又不用工作。」

「酒喝多了可不是好事,二叔你本來身體就不是很好,以後還是節制一點吧。」姚澤關切的提醒道。

林萬山哈哈笑著點頭道:「成,我聽你的,下次少喝點。」

林萬山端起酒杯和姚澤碰了一下,而後抿了口酒,放下酒杯,嘆了口氣對姚澤問道:「小澤,蓓蕾走的這段時間聯繫過你沒有?」

姚澤喝了口酒,放下杯子,搖頭道:「沒有聯繫我,我打她電話也打不通,真是不讓人省心。」

林萬山嘆氣道:「誰說不是,自從她走的這段時間開始,我一到晚上就容易失眠,聯繫不上她我不放心埃」

姚澤安慰林萬山說:「也許是去了外地換了好吧,估摸著很快就會打給你。」

林萬山有些擔憂的說:「這都十來天了,這丫頭也太不像話,好壞得往家裡打個電話吧,不知道有人在擔心她嗎,真是個沒心沒肺的白眼狼,氣死我了。」

林萬山抱怨完后,突然對姚澤道:「小澤啊,蓓蕾該不會是被陳鋒給綁架了吧?」

姚澤苦笑道:「不至於吧,聽蓓蕾說,陳鋒不是很喜歡她嗎?怎麼會綁架她?」

林萬山愁眉不展的說:「蓓蕾這孩子從小就沒什麼心眼,我就怕她被陳鋒給騙了,我真是後悔啊,她那天走的時候我應該攔住她埃」

姚澤安慰的說:「二叔,您先別急,這兩天我在試著聯繫她看看,萬一聯繫不上咱們再想其他辦法。」

林萬山點點頭,說道:「暫時也只能這樣了。」

……

燕京,一處較為隱秘的別墅中,陳軍翔坐在別墅的客廳沙發上,一隻手端著紅酒,另一隻手拿著雪茄,正聽著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女子彙報著事情。

「冷雪,追蹤到陳鋒人沒?」

身穿黑色皮衣,一臉冷漠的女人名叫冷雪,是越南籍金牌殺手,陳軍翔前段時間專門花了打價錢把她請了過來為自己賣命。

「暫時還沒追蹤到陳鋒的具體位置。」冷雪聲音低沉的說道。

陳軍翔一臉輕鬆,含笑的道:「沒關係,不怕,只要林蓓蕾在我們手上,就不怕這小子不現身,只要他一現身,便是他的死期。」

「冷雪,你下去吧,好好的看緊林蓓蕾,別讓我溜了。」

冷雪點頭答應一聲,施施然朝著外面走去,那皮衣中婀娜多姿的身段怎麼看也不想一名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