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二十二章繞指柔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6日 08:01 [字數] 36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納蘭冰旋!!!

姚澤心中驚詫不已,納蘭冰旋怎麼會如此巧合的現在來了林家?

姚澤心中突然凌亂如麻。

「出去吧……她來的正好,你們中間遲早要做個了斷,當斷不斷反被其亂。」在姚澤失神之際,林鴻德在姚澤耳邊提醒說。

姚澤回過神,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今天這件事情恐怕很難處理好,只希望納蘭冰旋對自己已經沒有了感覺,這樣她也就不會因此而傷心。

推開屋門,姚澤吁了口氣,和林鴻德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此時身材高挑的納蘭冰旋正站在四合院的楊樹下,目光凝視著坐在石亭中的唐敏,眼神似乎有些不怎麼和氣。

姚澤心中一突,硬著頭皮走到納蘭冰旋和納蘭冰旋打招呼道:「冰旋,你怎麼過來了?」

納蘭冰旋將目光轉移到姚澤身上,語氣平靜的道:「過來看看林爺爺,怎麼,難道你不歡迎嗎?」

姚澤硬著頭皮尷尬的笑了笑,連忙說:「歡迎歡迎……」然後就不知道對納蘭冰旋說什麼了。

「那位是誰?」納蘭冰旋目光看向朝這邊走來的唐敏,對姚澤問道。

姚澤猶豫一下,剛要開口,唐敏已經走到了姚澤身邊,含笑的說:「我是姚澤的未婚妻,我叫唐敏1

「是嗎?姚澤?」納蘭冰旋依然表情不變,不喜不怒,目光凝視著姚澤,出聲問道。

姚澤額頭已經浸出細小的汗珠,對於納蘭冰旋的詢問,姚澤不知如何作答,在納蘭冰旋的面前,姚澤確實無比的心虛,告訴納蘭冰旋唐敏確實是自己的未婚妻這句話太難說出口。

而此時唐敏也把目光看向姚澤,眼神中包含了一些希冀。

兩道目光看向姚澤,姚澤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恨不得現在立刻暈死過去得了。

「這……」姚澤急得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表情極為難。

一旁站著的林萬山就輕輕咳嗽一聲,幫姚澤解圍說:「飯菜已經上桌了,咱們邊吃邊聊吧。」

林萬山作為長輩,他的話納蘭冰旋和唐敏自然不能不聽,兩人皆是輕輕點頭。

姚澤輕輕吁了口氣,朝著林萬山遞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

林萬山卻嘆了口氣,對於姚澤混亂的感情而傷腦筋。

飯桌上,氣氛有些尷尬。

一桌子的野味佳肴,姚澤卻提不起一點食慾,反觀納蘭冰旋和唐敏,兩人也是靜靜的坐著,筷子都未曾拿起來過。

林鴻德見了就輕輕嘆了口氣,望著姚澤說:「小澤,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何必在優柔寡斷?」

姚澤端起酒杯,仰頭一口將酒杯中的酒喝完,目光有些內疚的望向納蘭冰旋,出聲問道:「冰旋……」

納蘭冰旋突然伸手,阻止姚澤說話,姚澤有些詫異的望著她。

「你對我父親的承諾,能否兌現?」納蘭冰旋望著姚澤,問道。

「我……」

「姚澤,你對她父親承諾過什麼?」唐敏這時跟著問道。

姚澤無法回答唐敏,納蘭冰旋就開口說:「他承諾過,會娶我1

唐敏表情一滯,然後望向姚澤,希冀的問道:「這不是真的吧?」

姚澤不敢去看唐敏的眼神,咬咬牙點頭道:「是真的……」見唐敏失望的紅了眼眶,姚澤又趕緊說:「我對你的承諾不會改變。」然後目光又看向納蘭冰旋,出聲問道:「你對我有感覺嗎?」

納蘭冰旋微微愣了一下,對於姚澤的問話她陷入了沉思。

半響,她紅唇輕啟,語氣清脆的說:「這重要嗎?」

姚澤點頭道:「重要1

納蘭冰旋道:「我不知道。」

自從納蘭冰旋清醒過來后便失去了所有的記憶,但是父親總是告訴她,她沒有失憶之前是如何的愛姚澤,這便讓納蘭冰旋在心裡對姚澤已經是先入為主,失憶那段時間,納蘭冰旋腦海中想的最多的就是姚澤,原意無它,納蘭冰旋很想記起以前的點點滴滴,記起對姚澤的一些回憶,腦海中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姚澤,雖然這段時間記憶沒有任何恢復的徵兆,但是納蘭冰旋對姚澤似乎又有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因為她總感覺自己內心深處有著一種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愫在慢慢生根發芽。

對姚澤是什麼感覺,納蘭冰旋現在確實是無法確定,所以她給姚澤的回到只能是不知道。

但是剛才聽到唐敏說她是姚澤的未婚妻,納蘭冰旋心中莫名的一痛,不知為何會有這種感覺,似乎一件很重要的東西在慢慢的從自己身邊消失。

「冰旋,以後你會找到一個很好的男人。」納蘭冰旋的一句不知道換來了姚澤的回答,這是給了納蘭冰旋答案,也是給了對唐敏的承諾。

納蘭冰旋點點頭,然後表情平靜的看了唐敏一眼,笑著對兩人說:「我祝你們幸福。」又深深的看了姚澤一眼,然後站了起來,轉身離開房間,剛踏出門檻的一瞬間,納蘭冰旋眼眶中一滴晶瑩的淚滴從絕美的俏臉上滑落,啪嗒一聲低落在地面。

「冰旋……」姚澤剛站起來,準備追出去,林鴻德阻止了姚澤,說:「讓她去吧,既然已經傷了她,何必再去做一些無用的事情,珍惜眼前人才是你應該做的。」

姚澤點點頭,有些失魂落魄的坐了回去,剛才他明明從納蘭冰旋目光中看到了一抹悲傷,尤其是納蘭冰旋臨走前看自己的那個眼神,讓姚澤心中不由得一痛。

她既然不喜歡自己,又為什麼會傷心?

姚澤正傷神之際,唐敏的聲音傳進了姚澤的耳朵:「姚澤,你去追她吧,我不怪你1

姚澤抬頭看向唐敏。

只見唐敏露出一抹笑意,目光柔和的望著姚澤,聲音輕柔的說:「謝謝你選我,我很開心,真的,你去追她吧,別讓她做了什麼傻事,天已經黑了,她一個女孩子多危險。」

姚澤朝著唐敏笑了笑,感激的望著唐敏,道:「謝謝,我馬上就回來。」說著話,他躥了起來,朝著外面跑去。

唐敏望著姚澤的背影,心中微微嘆了口氣,做姚澤的妻子太難了,若是不大氣一些又怎麼能和姚澤結婚?

「小唐姑娘,你做的很好。」林鴻德朝著唐敏笑了笑,給了唐敏一個讚賞的眼神。

唐敏笑了笑,說:「這麼多年了,我了解姚澤,如果不給納蘭冰旋解釋清楚,他心中會一直有著解不開的疙瘩,與其讓他難受,還不如成全他,既然他已經給了我承諾,我就百分百的信任他……」

姚澤追出去的時候望著納蘭冰旋有些孤寂的背影,心中異常沉重。

「冰旋……」姚澤對著納蘭冰旋的背影輕聲喊道。

夜晚,昏暗的街燈照在納蘭冰旋的身上,將她的身影無限的拉長,納蘭冰旋聽到姚澤的身影,止住了腳步,卻沒有轉身,偷偷擦拭了眼角的淚滴,讓自己的心情保持平靜,輕聲說:「這會兒你應該好好的陪著你的未婚妻,而不是跑出來和我說一些沒必要說的話。」

姚澤吁了口氣,輕聲說:「是她讓我來陪你的。」

「呵呵。」納蘭冰旋笑了笑,說:「她倒是大氣。」

姚澤道:「我們聊聊吧?」

納蘭冰旋出聲說:「還有必要嗎?」

姚澤說有,然後走到納蘭冰旋身邊,納蘭冰旋怕姚澤看到自己哭過的痕,就微微低下頭,臉頰兩旁的秀髮遮住了她的俏臉,讓姚澤看不出她此時的表情。

「當初我確實答應過你父親,說等你醒來我可以娶你。」姚澤輕聲對著納蘭冰旋說:「可是前提是你得喜歡我啊,如果對我沒感覺,我娶你你能願意嗎?從知道你失憶后,這個承諾就在我的心裡已經鬆動了,因為無它,如果你忘記了以前,那麼你就可以重新開始,重新找到一個適合你的男人,而我……」

「那……如果我說我喜歡你呢?」納蘭冰旋突然輕聲說道。

「呃……」姚澤一下子愣住,他萬萬沒想到納蘭冰旋會這麼回答。

「何必勉強自己,既然不喜歡我,何必強迫自己和我在一起?」姚澤短暫的詫異后,誤以為納蘭冰旋故意這麼說。

納蘭冰旋搖搖頭,抬起頭,美眸中含著淚光的望著姚澤,說:「我沒有勉強自己,我想我確實是又喜歡上你了。」

納蘭冰旋自顧自的說:「也許前一刻我還不知道對你是什麼感覺,但是剛才你選擇了唐敏時,我突然感覺整個身子被掏空了一般,心裡很痛,就如同刀絞一般,這……是喜歡嗎?」納蘭冰旋美眸凝望姚澤,滿含悲傷。

嘶!

姚澤看著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上露出的憂傷,心裡如同被重重的一擊。

一滴眼淚從納蘭冰旋眼中落到了臉龐,然後滑落到嘴角,姚澤走進納蘭冰旋,表情溫柔的伸出手,輕輕擦拭她眼角的淚花,輕聲說:「你是納蘭冰旋,你是冷漠而高傲的納蘭冰旋,你怎麼可以為了一個男人而傷心?」

納蘭冰旋有著無與倫比的美麗,有著高貴而又冷艷的氣質,她,怎麼能為了男人而如此?

姚澤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以前的那個女王般的納蘭冰旋,她美麗冷艷而高傲,對待任何人和事永遠都是波瀾不驚,曾經何時她變的如此脆弱、傷感,以前的那個納蘭冰旋已經不復存在,如今的納蘭冰旋那麼真實、觸手可及,可姚澤卻不知如何抓住她,不鬆手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