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一十五章塞翁失馬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2日 04:06 [字數] 35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姚澤正在辦公室里辦公,突然接到唐敏打來的電話,說她人已經到了燕京,頓時讓姚澤好一陣驚訝,旋即似乎知道了唐敏來燕京的目的,面容之上露出愁苦之色,看來是該做決斷的時候了。

姚澤的那些紅顏們,不管是誰姚澤都捨不得放棄,但是如果結了婚,情況就不同了,等於是有婦之夫,姚澤有有什麼理由和別的女人來往,如此這般又得讓姚澤煞費腦筋的去解決這種錯綜複雜的關係。

想想這些事情有著就覺得頭疼不已,無力的靠在椅子上深深吁了口氣,一時之間沒了分寸。

咚咚咚……

房門在這個時候被敲響。

姚澤睜開眼睛,坐直了身子喊了一聲進。

黃文璇拿著一份文件走了進來,笑眯眯的道:「姚主任,有份文件需要你親自審核簽字之後傳達下去。「說著話,把文件遞給姚澤。

姚澤面色仍然帶著愁色,接過黃文璇的文件點頭道:「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黃文璇悻悻道:「這份文件蠻急的,必須馬上簽字呢。」

姚澤苦笑著點頭,然後一目十行的看了看完結的內容,然後拿起簽字筆,寫上自己的大名,接著把文件遞給了黃文璇。

黃文璇接過姚澤遞來的文件,見姚澤滿臉心事,就小心翼翼的問道:「姚主任,見你一臉愁色,是不是有什麼事兒啊?」

「啊?」姚澤心事重重原以為黃文璇已經住了,聽到黃文璇的問話,姚澤詫異的叫了一聲,而後抬頭見黃文璇關切的望著自己,就擠出笑意道:「沒事兒,一些無關緊要的私事。」

黃文璇就理解的點點頭,打算出去。

姚澤心中有些煩亂,就叫住黃文璇,指著沙發道:「沒事兒的話陪我聊聊?」

黃文璇止步,點點頭,坐在了對面的沙發上,輕聲問道:「姚主任想聊什麼?」

姚澤點上一支煙,本來是準備問黃文璇一些私事的,轉念又想想,覺得問黃文璇有些不妥,就話鋒一轉,吸了口煙,問道:「黃主任,從華西省回來之後你丈夫沒有再為難你吧?」

姚澤知道黃文璇和她丈夫胡炎力的關係極差,那天回農業部家屬院的家中時,就碰見黃文璇和胡炎力鬧的不可開交,黃文璇更是說出要和胡炎力鬧離婚的話,這會兒姚澤想起來就提了一嘴。

黃文璇倒是沒想到姚澤對自己的私事這麼敢興趣,按理說,兩人關係沒有好到能夠過問自己私事啊,見姚澤面帶笑意的望著自己,黃文璇俏臉不由得一紅,難道這傢伙真的對自己起了那種心思?不應該啊?自己年齡不小了,他又怎麼會對自己感興趣?轉念又想想,姚澤初來農業部乍到時的接風宴上,姚澤喝的亂醉如泥,被黃文璇扔到賓館房間,又無意間瞧見姚澤**身子的場景,心頭不由得加快了跳動,面紅耳赤,姚澤那堅挺、巨大無比的玩意如同夢魘一般時常出現在黃文璇的夢中,每每醒來,下身都是濕漉漉一片,為此好一段時間,黃文璇見了姚澤就自覺得心虛。

這會兒聽姚澤問起她家裡事,黃文璇便斯斯艾艾的說:「還那樣,打算和他離婚,日子沒法過了。」

姚澤夾著手中煙,輕聲道:「離婚對你的影響不好,你是國家幹部,如果家庭矛盾處理不當,以後想要升遷,這個事情就會落得別人口實。組織上也會把這作為你的一個污點。」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話,無比鬱悶的嘆氣,嬌聲說:「那也沒辦法,能夠擺脫他我算是一種解脫,女人嘛,何必勉強自己,坐到如今的辦公室副主任位置我已經滿足了,污點就污點吧。」

姚澤苦笑道:「你倒是洒脫。」

黃文璇嘆息道:「如果你是我,就知道我這麼做的苦衷了。」

姚澤本來準備問,你老公就如此差勁,不過到嘴巴的話又被他吞了回去。

見姚澤嘴唇蠕動,卻未開口,黃文璇笑了笑,然後起身說:「姚主任,我還有事先去忙去了。」

姚澤起身要送黃文璇,誰知辦公室上的座機電話響了起來,就止步去接電話,電話是許莊嚴打來的,聽到許莊嚴的身影,姚澤笑著問:「許部長,您有何指教?」

許莊嚴在電話里正色的說:「姚主任,你馬上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姚澤見許莊嚴說話如此嚴肅,頓時心裡一個咯,暗想不會出什麼事兒了吧?

當下,趕緊放下電話朝許莊嚴辦公室跑去。

敲響許莊嚴辦公室的門,裡面傳出許莊嚴的聲音:「進。」

姚澤推開半虛掩著的房門,走進去一看,見許莊嚴辦公室還有一人,不由得微微一愣。

許莊嚴見到姚澤,哈哈笑道:趕緊過來吧,何副總理可是等你半天了。」

辦公室中,另一人真是何安國副總理,農改計劃的倡導人,若是沒有何安國的支持,姚澤的農改計劃也不會如此之快的便在全國開展,而何安國對農改之事也是極為重視,從他第三次造訪農業部便知道他的重視程度,這次放著如此多的國家大事專門跑過來,還叫來了姚澤,不用想自然是問農改的貫徹和落實情況。

「何總理,您好,真是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姚澤悻悻笑著致歉。

何安國很給姚澤面子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笑著和姚澤握手道:「姚主任別客氣,我也是剛剛辦事經過這裡,順道來看看,詢問一下農改的事情。」

一旁的許莊嚴笑道:「姚澤,那你就給何總理講講吧,這段時間你不是去華西省調研了么。」

姚澤點點頭,然後開始和何安國講述農改的貫徹和具體的落實情況……

一直聊到下午四點多,何安國甚是滿意農改的發展勢頭,這才拍著姚澤的肩膀,一臉讚賞的說姚澤年輕有為,勉勵姚澤好好努力之類的話,一番鼓勁之後才起身告辭,許莊嚴和姚澤把何副總理送走之後,望著車子漸漸消失蹤影,許莊嚴拍著姚澤胳膊說:「再去我辦公室坐坐。」

姚澤知道許莊嚴還有話對自己說,剛才何安國在,怕是不方便說,就點點頭,跟著許莊嚴回了辦公大樓。

回到辦公室,許莊嚴讓姚澤將房門關上,然後指著沙發說:「坐吧。」

姚澤點頭坐了下去,有些疑惑的詢問道:「許部長,您有什麼事情要交代?」

許莊嚴點頭道:「知道何總理為何如此關心農改之事?」

姚澤自是不會了解這些國家大佬的真正想法,就搖搖頭,一臉詢問的目光看向許莊嚴。

許莊嚴嘆了口氣,說:「那你總該知道明年中央要換新的領導班子吧?」

姚澤點點頭,忽然間似乎猜到什麼,就道:「許部長,您的意思是何副總理也……」

許莊嚴讚賞姚澤的靈感,笑著點頭道:「你猜的沒錯,慕蓉總理已經連續幹了三屆,不能夠再連任了,那麼這個總理的位置將要騰出來,何總理貴為慕蓉總理的副手,自然想要再近一步,但是想要順利做上總理這位置,並非那麼容易的,首先是人脈得到位,其次便是你得有拿的出手的政績啊,若是沒有好的政績,能服眾嗎?」

姚澤接著許莊嚴的話茬,道:「所以,何副總理便看上了農改這個計劃,想要為他順利當上國家總理而增添一筆重量級的政績?」眾所周知,我國是農業發展大國,農業發展的好壞直接決定了國家經濟建設的強弱,若是能夠把農改計劃順利的實施下去,讓農業更快更好的發展,這無疑是帶動了國家經濟的增長,絕對一筆巨大的政績,利國又利民的事情何樂然不為,何安國便是看重了它的重大意義,所以當他知道了姚澤的農改計劃之後,頓時計上心頭,開始頗為糾結的問題瞬間迎刃而解。

許莊嚴聽了姚澤說的話,點點頭道:「何總理的目的便是此意,若是農改能夠發展好,便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兒,他自然不會錯失如此好的機會。」

姚澤苦笑道:「也就是說,我在前面跑斷腿,最後政績歸了何總理?」

許莊嚴似笑非笑的點頭道:「對。覺悟不差嘛。」許莊嚴調戲的望著姚澤。

姚澤撓撓頭道:「讓出去就讓出去唄,我沒有意見。」

許莊嚴笑道:「這麼大的一筆政績,你捨得?」

姚澤苦笑說:「不捨得又如何?」

「哈哈,算你小子有覺悟。」許莊嚴哈哈笑了起來,而後片刻又正色的說:「你也不用灰心,想想何總理是什麼人,既然沾了你的便宜,自然就不會虧待你,若是等他順利的當上了國家總理,到時候自然會記上你一大功,到那時你還不就抱上大腿了1

其實不用許莊嚴提醒姚澤,姚澤剛才便已經悟出其中的利害,即便這農改的政績全歸了自己,哪有能怎麼樣?

自己年齡是個硬傷,二十六歲便已經是正廳級幹部,不可能在短短時間內再往上繼續升遷,所以抱著這一大政績也是徒勞,但是拱手送給何安國就不同了,這就等於為何安國登上寶座增添了一塊墊腳石,何安國順利當選,他便欠了姚澤大大的一個人情,在未來的若干年裡,姚澤還不得受到何安國的庇護,官運亨通么!

塞翁失馬不一定就是壞事……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