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一十四章利益使然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1日 11:10 [字數] 38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林萬山半宿為曾睡著,生怕陳鋒狼心狗肺把林蓓蕾給害了,一直到下半夜,林萬山聽見開門的動靜,知道是林蓓蕾從外面回來,才暗自舒了口氣,然後起身披著衣服,來到室外面,瞧見客廳裡面林蓓蕾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眼眶有些紅腫,就嘆了口氣,走過去,輕聲道:「蓓蕾,陳鋒沒把你怎麼樣吧?」

林蓓蕾黯然搖頭,雙手緊緊捏住,有些不自然的抬起頭,望著林萬山,說:「爸,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林萬山好奇的問:「什麼事兒?」

林蓓蕾輕聲道:「你先答應我。」

林萬山愛憐的點點頭,道:「成,爸答應你,現在可以說了吧?」

林蓓蕾帶著希冀的眼神望著林萬山,說:「可以放過陳鋒一馬嗎?」。

林萬山聽了林蓓蕾的話,臉色徒然變冷,沉聲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陳家與我林家不死不休1

林蓓蕾黯然神傷的說:「爸,陳鋒答應我了,以後再也不管陳家的事情,你為了女兒,就放過他吧。」

林萬山聽了林蓓蕾的話,就輕嘆一聲,皺眉說:「蓓蕾啊,你把事情想的過於簡單了,即便是我能放過陳鋒,但是你想想,納蘭家能放過他嗎?他把納蘭冰旋害的差點喪命,納蘭家又怎麼可能放過他,納蘭冰旋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過來,都是拜陳鋒所賜。」

林蓓蕾聽了林萬山的話,就咬咬牙似乎做了什麼決定,凝望著林萬山,流淚道:「爸,如果京城無法容納陳鋒,我只有和陳鋒遠走高飛了。」

林萬山聽了林蓓蕾的話,斷然不肯,臉色陰沉的道:「不行,我絕對不允許你這麼做1

「爸……」

「蓓蕾,你說爸爸把你養這麼大容易么?你能這麼狠心,為了那種男人離開你爸?」林萬山一臉失望之色。

林蓓蕾慚愧的低下頭,道:「可是女兒不能沒有陳鋒……」

林萬山坐在林蓓蕾身邊,輕聲說:「蓓蕾啊,你聽爸的話,什麼都別想,陳鋒這個人註定是不可能有什麼好結果,即便是我不找他,陳家和納蘭家能饒了他?以陳家以及納蘭家在軍方的勢力,對付陳鋒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何必……」

「爸……」林蓓蕾打斷林萬山的話,決然道:「如果到了那種局面,我只有和陳鋒遠走高飛,您就當十八年前沒有領養女兒,現在您的親侄子已經回來了,您也該老有安慰了,我……」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響起,林蓓蕾白皙的臉上映襯出一個火辣辣的巴掌來。

林萬山惱怒的望著林蓓蕾,怒不可遏的道:「你太傷我的心了,這些年難得我對你的關愛比親生女兒差到哪裡去?」

林萬山不管林蓓蕾捂臉抽泣,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著室走去,留給林蓓蕾一個落寞的背影,走到室門口,林萬山止步,沒有回頭,只是沉聲說:「要走就走吧,只當我沒有養過你……」

林蓓蕾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低頭哽咽,哭的累了便在沙發上沉沉睡了過去。

第二日,天蒙蒙亮,林蓓蕾便醒了過來,去自己室洗漱一番,而後收拾好行李,坐在書桌前給林萬山留了一封信,放在客廳的茶几上,然後托著行李箱默默的離開了林家。

走出大門口,林蓓蕾扭頭望著家門,嗚咽的道:「爸,女兒不孝……以後您好好的,自個照顧好身體。」說完,咬咬唇托著行李箱毅然而然的離開了。

林萬山一夜未眠,客廳的動靜他也聽見了,知道林蓓蕾要走,林萬山沒有再去阻攔。

林萬山了解林蓓蕾的性格,決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從小便是如此。

一直坐在房裡悶頭抽煙,煙灰缸中早就已經堆積如山,房中煙霧繚繞,一直到外面房門輕輕被關上,林萬山從頹廢的起身,無力的朝著室外面走去,這一瞬間,他彷彿老了十歲,望著客廳茶几上的信封,林萬山眼淚不由得流了出來……

林鴻德以及姚澤第二天便得到林萬山的通知,林蓓蕾跟陳鋒走了,再也不會回林家。

林鴻德遷怒林萬山,責問他為什麼不攔住林蓓蕾。

林萬山苦澀的笑著說:「爸,蓓蕾那孩子什麼脾氣您還不知道?既然能強行攔住她幾天,難道還能攔她一輩子不成?女兒長大了,應該為她自己的行為負責,不過她做什麼決定1

林鴻德重重嘆了口氣,一陣悲涼,雖然不是親孫女,但是畢竟從小看著她長大,那份親情又比親孫女差了多少?

姚澤也是懊悔不已,歉意的說:「這事兒怪我,如果昨天我能強行攔住她見陳鋒,也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林萬山搖頭道:「即便昨天攔住了,難道你能攔住陳鋒不聯繫蓓蕾,這個事情與你無關,小澤,你別自責。」

林鴻德情緒不好,擺手道:「你們都該幹嘛幹嘛去,讓我自己靜靜。」

林萬山嘆了口氣,點點頭,示意姚澤一眼,兩人一同離開四合院。

林鴻德等兒子和孫子走後,有些落寞的望著身前的一棵蕭索的楊樹,輕嘆一聲,低聲說:「蓓蕾,你這是個傻孩子啊1

……

兩人走出四合院,林萬山指著自己車子,說:「走,我送你一程。」

姚澤擺手道:「不耽誤你時間了,我自個打車吧。」

林萬山擺手道:「沒事兒,我正好還有些事情和你說。」

姚澤就不再推辭,點點頭,然後跟著林萬山坐進了市委書記的專程中。

車子平穩的駛出四合院,林萬山望著窗外,一排排蕭索的大樹,落葉鋪滿大街,有些黯然的嘆了口氣,輕聲說:「這才半天,就開始想蓓蕾了,她這一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見。」

姚澤吁了口氣,把手放在林萬山手背上輕輕拍了拍,說:「二叔,以後覺得孤單了就打電話叫我過去陪你,咱爺倆好好喝幾杯。」

「好好好。」林萬山把目光從窗外移了回來,欣慰的朝著姚澤笑笑,寬厚的手中輕輕握住姚澤的手,連說三聲好,而後嘆了口氣,說:「你是林家唯一的繼承人,老爺子對你寄予厚望啊,小澤,你要更加努力才是。」

姚澤無不可笑的點頭。

林萬山繼續嘆氣說:「二叔知道你的苦處,但是沒辦法,咱們林家如今只有你一棵獨苗,你以後能如何就代表著林家以後的榮與辱,所以……希望你能了解你爺爺和我的心情。」

姚澤點頭道:「我明白1

林萬山再次露出笑意,點頭道:「好好努力,你還年輕,以後必定會超越二叔的。」

姚澤苦笑道:「未必,能到二叔這種地位都是要有大機遇的,我有些心虛呢。」

林萬山笑道:「不必心虛,機遇倒是靠自己創造的,你自己努力,以後到關鍵時刻二叔在拉你一把,必定成就不再二叔之下。」

姚澤笑了笑,不想再提這個話題,就轉移話題的說:「二叔,明年換屆可否能往前一步?」

林萬山恢復了往日的自信,風輕雲淡的笑了笑,道:「一切都在把握之中。」旋即望向姚澤,語氣溫和的說:「小澤,你記住,在官場想要如不倒翁一般毅然不倒,你就必須得學會深思熟慮和選擇,做任何事情都要考慮得與失,謀定而後動極為重要。」

姚澤聽了林萬山的話受益匪淺,重重點頭。

車子在農業部門口停下,林萬山笑眯眯的道:「替我向許部長問好。」

姚澤笑著答應一聲,然後推開車門走了出去,然後朝著林萬山的車子揮揮手,待車子遠去,姚澤剛剛一轉身就瞧見慢慢向自己走來的黃文璇。

她今天穿著一身合體修身的淺灰色女士西裝,秀髮高高盤起,露出白皙香艷的頸脖,修長筆直的美腿時刻惹人注目,腳下踏著一雙細高跟的鞋子更顯其身姿高挑,臨近四十的黃文璇看上去如同三十歲的小媳婦似的,充滿了誘人的韻味,成熟美婦氣質盡顯無疑。

黃文璇走到姚澤身邊,目光隨著姚澤看了過去,瞧見那特製的紅旗轎車以及醒目的車牌照,黃文璇捂住嫣紅小嘴,驚詫的道:「市委書記的車子?」

姚澤笑著點點頭,然後做了個噓的姿勢。

黃文璇輕聲試探道:「你怎麼會認識林書記?」

黃文璇此時自然不知道姚澤真實的身份,姚澤現在也沒有想告訴黃文璇的意思,就隨意糊弄黃文璇兩句,然後問道:「我不再的這兩天有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宋楚楚來燕京后,姚澤就請了兩天假專門陪她。

黃文璇聽了姚澤的話,搖搖頭,道:「沒什麼事情,不過……」

「不過什麼?」姚澤問道。

黃文璇輕聲道:「李建明似乎有些不老實,總是喜歡搞一些小動作,這個人陰險的很吶,姚澤主任,他一直記恨你奪了他主任的位置,肯定是在想著發的給你使絆子呢。」

姚澤聽了黃文璇的話,擺手道:「沒事兒,量他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姚澤前幾天已經和李建明的岳父大人李廣臣副部長達成了暫時的戰略同盟,李建明如果想對自己使絆子必然要向李廣臣彙報,而李廣臣已經接受了自己做主任的事實,自然不願意在故意刁難自己而把自己推向別的副部長那裡,是以,姚澤自然不會把李建明放在心裡,莫說他害不了自己,即便他有那個本事害自己,李廣臣也不會讓李建明在這個時候瞎胡鬧。

每個人心中都有著自己的算盤,李廣臣雖然是李建明的岳父,但是李建明畢竟只是個副職主任,對於李廣臣以後競選部長之職起不到任何作用,根本是沒有話語權的,而姚澤就不同,農業部辦公室主任,即便是上面要篩選部長的人選,估計也會聽取姚澤等主要部門領導幹部的意見,對於李廣臣這種做夢都想做上農業部部長的人來說,每一票對他都是至關重要的,

所以,就能夠解釋為什麼李廣臣突然和姚澤冰釋前嫌,主動示好。

在官場上,沒有永裕只有永遠的利益,此話絕對真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