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一十一章夫復何求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0日 03:19 [字數] 36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林鴻德居住的四合院平常總是安靜的,今天因為有姚澤和宋楚楚的到來而顯得歡樂了許多,林鴻德興緻高昂,讓姚澤陪他下幾盤棋,姚澤棋藝太爛,拿不出手,就把宋楚楚推了過去,讓宋楚楚嚷下棋,對於宋楚楚的棋藝,姚澤或多或少還是有所了解的,可以用厚積薄發來形容她的棋術。

一開始的時候不溫不火,讓下棋的對手以為她是個不怎麼懂得棋藝的新手,走的路子太過膚淺,但是慢慢的深入下去,對手就會發現,宋楚楚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布好了局,等待對方鑽進來,若是稍有不慎就會掉進宋楚楚所布置的棋局陷阱之中,姚澤曾經見宋楚楚和沈江銘對弈過,宋楚楚那風輕雲淡的下棋套路,即便是沈江銘這種深沉的老手都不由得坐不住要抹額頭的冷汗,下的憋屈的不得了。

姚澤朝宋楚楚以及認真下棋的林鴻德看了一眼,而後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心中暗想,老爺子可別著了道哦。

林蓓蕾站在姚澤身邊,見姚澤笑得陰險,就沒好氣的問:「你陰笑什麼啊?」

姚澤挑眉說:「我什麼時候陰笑了?」

「剛才1

姚澤撇嘴道:「剛才我難道笑的不陽光?」

林蓓蕾做了個欲嘔的姿勢。

姚澤就笑了笑,正色的指著前面的石亭,說:「過去坐坐,咱們聊聊。」

林蓓蕾這次沒有開玩笑,輕輕嗯了一聲,跟著姚澤去了四合院的小石亭中。

「來,坐這裡。」姚澤用紙巾幫著林蓓蕾擦拭了石凳上的灰塵,笑眯眯的說道。

林蓓蕾溫柔的笑了笑,說:「哥,你挺細心嘛,以後誰嫁給你倒是蠻幸福的。」

「那可不。」姚澤得瑟的笑道:「對待女孩子,你哥我可是用心的很。」

林蓓蕾就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然後問道:「專門把我叫過來想說什麼?」

姚澤點上了一支煙,低頭抽了一口,也不知道怎麼開口才能不影響林蓓蕾的情緒,猶豫不決間,林蓓蕾出聲說:「說啊,猶豫什麼呢?」

姚澤苦笑道:「也沒啥,就是?就是想問問,你男朋友有消息了沒?」

林蓓蕾黯然的搖頭,低聲說:「我已經當他死了。」

姚澤問道:「你沒有去他家找過他?」

林蓓蕾說:「他住的地方一直沒有人,而他有沒有父母,父母在什麼地方住,我一無所知。」

姚澤猛的吸了口煙,吐出濃濃的煙霧,而後說:「你男朋友叫什麼名字?」

林蓓蕾疑惑道:「陳鋒,怎麼呢?」

「姓陳1姚澤嘀咕一句,然後問道:「他消失前有沒有什麼反常的舉動?」

林蓓蕾聽了姚澤的話,頓時就呈思索的模樣,低頭微微蹙眉,半響才搖搖頭,說:「好像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那段時間我們在籌備新公司開業,他一直很興奮,沒什麼反常的埃」

姚澤繼續問:「我聽納蘭冰旋說你向她借了五百萬?」

林蓓蕾有些心虛的點頭。

姚澤表情沒什麼波動,問道:「你們怎麼認識的?」

林蓓蕾悻悻道:「她當時想查你的下落,以為是我爸把你害了,所以通過借那五百萬收買我,讓我監視我爸……」

姚澤將手中的煙蒂捻滅,而後問道:「陳峰他知道這件生氣嗎?」

林蓓蕾道:「好像不知道吧,又好像知道……我也記不太清楚了,不過,你問這些做什麼?」她有些詫異的望著姚澤。

姚澤笑道:「沒事兒,我就是隨便問問,看看能不能幫你查到什麼線索。」

林蓓蕾嘆了口氣說:「不用查了,能查的我都查了,我估計他是故意避開我,和別的女人好上了吧。」

姚澤搖搖頭說:「不會。」

林蓓蕾道:「你怎麼知道不會?」

姚澤道:「你們新公司剛成立,他能為了一個女人連公司都不要?」

「說的也是。」林蓓蕾愁眉苦臉的說:「那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姚澤問道:「他大概是什麼時候突然消失的?」

林蓓蕾思索一下,把他具體消失的時間告訴姚澤,讓姚澤驚訝的是,陳鋒消失的時間竟然和納蘭冰旋出事的時間如此之吻合,而且林蓓蕾、陳鋒與納蘭冰旋又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樣看來,姚澤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難道迫害納蘭冰旋的兇手是陳鋒?」姚澤看了林蓓蕾一眼,暗想,把多個線索聯繫起來,首先陳鋒以姓陳的身份和林蓓蕾接觸,接著納蘭冰旋又找上林蓓蕾,到林蓓蕾向納蘭冰旋借錢,再到納蘭冰旋出事以及陳鋒的失蹤,這麼推斷,支離破碎的線索就慢慢被串連起來了。

「你到底想知道什麼呀?」見姚澤表情變的凝重起來,林蓓蕾焦急的問道。

姚澤擺手道:「沒什麼,你別多想,對了,如果陳鋒以後找到你,你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聯繫我,知道嗎?」姚澤極為嚴肅的望著林蓓蕾。

林蓓蕾下意識的點頭,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林鴻德那邊,宋楚楚與林鴻德的棋局接近尾聲,見林鴻德舉棋不定,拿起棋子又放下,宋楚楚不由得抿嘴一笑,林鴻德就哈哈笑著說:「沒想到宋小姐下棋如此厲害,把我都給難住咯。」

林鴻德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而後滿含深意的望著宋楚楚,把手中的棋子放回了原來的望著,接著說:「宋小姐,其實小澤帶你來這裡之前我已經知道你的存在了。」

宋楚楚聽了林鴻德的話不由得一愣,嫵媚的俏臉露出一絲驚詫。

林鴻德笑了笑,說:「別緊張,也別驚訝,其實找到我孫子之後,我就派人查過他這二十年來的生活狀況,以及人際關係,經過查詢,讓我感到很驚訝。」林鴻德似笑非笑的看了有些緊張的宋楚楚一眼,繼續說:「比如你……劉曉嵐……李美蓮、柳嫣、唐敏、王素雅等等,這些女人我都知道,而且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我都一清二楚,小澤很博愛啊,倒是有些像我年輕的時候,可惜我比他要果斷許多,這裡是社會主義國家,原配的夫人永遠只能有一個,你懂我的意思嗎?」

宋楚楚心情極為複雜,聽了林鴻德的話,她輕輕點頭,不知如何作答。

林鴻德輕聲嘆了口氣,說:「在小澤的這些女人裡面,我知道,你是最為識大體的一個,今天和你聊這些就是希望你以後能夠幫助小澤,別讓他在感情方面做了什麼糊塗的事情,不管那個女人離開,都需要以大局為重,我希望你能夠留在小澤身邊,幫我勸導他,別走入了誤區。」

宋楚楚明白林鴻德的意思,如果以後姚澤結婚了,就必須放棄那些有曖昧關係的女人,作為國家幹部,姚澤沒有選擇的餘地,林鴻德怕姚澤在這一方面馬失前蹄,所以想借著宋楚楚來勸導姚澤。

「可以答應我嗎?」林鴻德又問了一遍。

宋楚楚回過神,低頭說:「我儘力吧。」沒有人知道,要勸阻姚澤放棄他那些心愛的女人是多麼的艱難,宋楚楚也不願意讓姚澤難過,可是林鴻德的話宋楚楚又不好拒絕,如今只能先答應下來。

「如此就好了,有你幫忙我就放心多了,小澤很聽你的話1

宋楚楚擠出一絲苦笑,心思有些恍惚了……

吃過晚飯,和林鴻德告辭,林鴻德親自把宋楚楚送到門口,然後再次囑咐道:「宋小姐,拜託了。」

宋楚楚扭頭有些心虛的看了一旁有些疑惑的姚澤一眼,而後輕輕點頭答應一聲。

林鴻德就笑了笑,說:「趕緊走吧,天色不早了。」

林蓓蕾從林鴻德身後擠了出來,對姚澤說:「哥,我和你們一起走吧。」然後又扭頭對林鴻德說:「爺爺,我今天就不住在你這裡了。」

林鴻德笑道:「去吧,晚上早點回家,別到處亂跑。」

林蓓蕾笑眯眯的點頭,又對著林鴻德一陣撒嬌,然後才跟著姚澤離開。

坐在車子里,姚澤看了一眼副駕駛位置的林蓓蕾,說:「我送你回去吧。」

林蓓蕾心情似乎不怎麼好,就低聲道:「哥,可以陪我去喝幾杯么?」

姚澤皺皺眉,說:「時候不早了,別胡鬧。」

林蓓蕾鬱悶的說:「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提起陳鋒我也不會突然心情變的不好起來,所以你要負責任,讓我心情好起來。」

姚澤見林蓓蕾心情似乎真不怎麼好,就嘆了口氣,看了一眼後排座椅的宋楚楚,詢問道:「要不咱們陪陪她?」

宋楚楚抿嘴一笑,道:「你做主,我聽你的。」

姚澤聽宋楚楚這麼說,心裡極為滿足,得此女人夫復何求呢。

……

陳軍翔萬萬沒想到,剛剛通知陳鋒不許回國,這才過了幾天,陳鋒便跑了回來,為此陳軍翔惱怒不已,心中動了一絲殺機,雖然陳鋒是他的乾兒子,但是若是影響了陳家大事,陳軍翔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陳鋒也是聰明人,回到燕京后沒有去陳軍翔那裡找他,只是給陳軍翔打了個電話,告訴陳軍翔,他陳鋒回來了,陳鋒認為,沒有人能夠限制他的自由,憑藉他一身過人的本事,他有何曾怕過誰。

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提著行李的陳鋒在路邊電話亭掛斷陳軍翔的電話后,站在電話亭裡面,點上一支煙猛的抽了一口,然後將半截煙扔在地上,用皮鞋尖用力的捻滅,接著面無表情的離開。

不管陳軍翔如何惱怒,陳鋒必須回來,因為這裡才是他的歸宿……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