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零四章重任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10:38 [字數] 35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從華西省回來的第三天早晨,姚澤正在辦公室辦公,辦公桌上的座機突然響了起來,姚澤丟下手中的簽字筆,接起電話道:「你好,我是姚澤。」

電話那頭,許莊嚴聲音有些沉重的說:「姚澤,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姚澤一聽,是許莊嚴的聲音,而且聲音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就疑惑的問道:「許部長,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許莊嚴道:「你過來了再說。」

姚澤答應一聲,掛斷電話,有些忐忑的朝著許莊嚴辦公室走去。

剛走出辦公室便碰到副主任李建明,他朝著姚澤笑了笑,問道:「姚主任,這是要去幹什麼?」

姚澤非常討厭李建明這個人,覺得他陰險的很,時時刻刻的盯著李建明,生怕他偷偷給自己下絆子,聽了李建明的話,姚澤笑道:「有些事情,去許部長那裡一趟。」

李建明笑道:「那我就不黨務姚主任時間了,你趕緊去吧。」

姚澤點點頭,然後朝著樓梯口走去,李建明望著姚澤的背影,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陰險笑意。

走到許莊嚴辦公室門口,姚澤輕輕敲了敲他辦公室的門,裡面傳出許莊嚴的聲音:「進。」

姚澤將門推開,見許莊嚴沒有抬手,手裡翻看著什麼東西,也不做聲,站在離辦公室不遠的地方昂首挺胸的站著。

大概過了三分鐘,許莊嚴將一沓照片扔在姚澤面前,沉聲道:「看看吧。」

姚澤詫異的走到跟前,拿起辦公室上的照片,一下子愣住,這不是前天自己和林蕊馨在一起的場景么?

照片中,林蕊馨親密的摟住姚澤,兩人又說有笑的場景。姚澤把所有照片翻看了一遍,一直到兩人進了酒店,才沒了下文,姚澤心裡暗自舒了口氣。

許莊嚴問道:「怎麼回事?」

姚澤疑惑的反問道:「什麼怎麼回事?」

「都這個時候了還裝糊塗?有人把你告到紀委去了。」許莊嚴不悅的沉聲說道。

姚澤驚詫的望著許莊嚴,不解道:「就憑這些照片就能去告我,照片裡面也沒什麼見不得內容的事情啊?」

許莊嚴哼了一聲,不滿的看了姚澤一眼,說:「如果照片裡面不只是這些內容,找你的可能就不是我了。」

「市紀委把這些舉報照片送到了我這裡,這件事情雖然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但是這也是關乎到作風問題。領導幹部最敏感的就是作風問題,以後你一定要在這方面小心再小心,有合適的就把婚結了,你年齡也不小了。」

姚澤拿著照片,沉著臉點頭,然後望著許莊嚴說:「許部長,明顯有人栽贓陷害我。」

許莊嚴道:「這種事情以後還會很多,畢竟你此時正在風口浪尖上,嫉妒你的人非常多,所以你更得地點才行。」

姚澤點點頭,問道:「有沒有什麼線索,是誰陷害我?」

許莊嚴道:「這是匿名舉報,查不出真人。」

姚澤點點頭,嘆了口氣,然後問道:「這件事情該怎麼解決?」

許莊嚴吁了口氣,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市紀委把照片轉交到我這裡也就是沒打算對你做什麼,你未婚,這些照片不能對你構成什麼實質的威脅,不過,既然有第一次肯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所以你一定要記住,作風問題千萬不要犯。」

姚澤點點頭,保證道:「許部長放心,我會注意的。」

許莊嚴點點頭,朝著辦公室門口看了一眼,道:「去把門關上。」

姚澤笑了笑,然後去門口把許莊嚴辦公室的門給關上,問道:「許部長,您這是要和我說什麼秘密呢?」

許莊嚴故意板著臉,道:「別嬉皮笑臉,你的問題還沒解決了,那啥,我好像聽你說過,你在江平有女朋友?」

姚澤點點頭,然後更正說:「是淮源,她人在淮源。」

許莊嚴問道:「父母是做什麼的?」

姚澤悻悻道:「他父親也是體制內的人。」

「哦?」許莊嚴詫異的問道:「在淮源嗎?」

姚澤就點頭。

許莊嚴繼續問道:「什麼職務。」

姚澤神秘的笑了笑,說:「許部長您肯定認識他。」

許莊嚴沒好氣的道:「別賣關子。」

姚澤悻悻道:「我女朋友叫唐敏,他父親是唐順義。」

「唐順義?」許莊嚴詫異的道:「華北省省長?」

姚澤再次笑著點頭。

許莊嚴滿含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嘆氣道:「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姚澤悻悻道:「許部長,您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許莊嚴說:「其實我還是想撮合你和崔楠。」

「慕蓉崔楠?」姚澤苦笑著道:「我和她不合適。」

許莊嚴沒好氣的說:「沒試過,怎麼知道不合適?」

姚澤尷尬的撓撓頭,道:「許部長,您不覺得她的性子太孤僻、太冷漠了?」

許莊嚴嘆了口氣,說:「其實原本她的性子不是這樣的,只不過因為那件事情才使得她性子大變,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應該也了解,她其實是個很好的姑娘……」

姚澤吁了口氣,從荷包里掏出煙來,遞給許莊嚴一支,幫他點上,然後自己又點上一支,悶頭抽了一口,道:「許部長,我和她真沒什麼可能,唐敏已經和我訂親了,所以……」

許莊嚴擺擺手,「得,既然你們都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我也就不做這個媒人了,免得唐順義到時候來找我扯皮。」

姚澤站在一旁悻悻笑了笑。

許莊嚴道:「沒什麼事情了,你去吧。」

……

傍晚下班,姚澤接到林鴻德打來的電話,讓姚澤去他那裡一趟。

開著農業部給配的一輛車子,姚澤朝著林鴻德的四合院駛去。

將車子停好,這次沒有通報,門口的警衛員已經認識姚澤,給姚澤敬禮后直接放行。

推開四合院的木門,姚澤邁著步子走進去,瞧見林鴻德正坐在院子里喝茶,姚澤笑眯眯的走過去喊了聲爺爺。

林鴻德笑眯眯的點頭,道:「小澤來了,過來坐。」

姚澤點點頭,說:「爺爺,您找我有什麼事?」

林鴻德笑道:「沒事兒就不能找你說說話?」

姚澤尷尬的笑道:「當然可以。」

林鴻德親自給姚澤倒了杯茶水,然後言歸正傳的說:「說正事吧,我讓你見一個人。」林鴻德朝著身後的警衛看了一眼,那警衛會意林鴻德的意思,朝著四合院西廂房走去。

沒一會兒警衛便帶著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男人走了過來,待走近,姚澤瞧見這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臉詫異的說:「野豹?」

野豹含笑的點頭,問候道:「姚澤少爺1

姚澤不解的望著野豹,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野豹把目光看向林鴻德。

林鴻德就解釋說,「是我把他找到的,現在他的情況很危險,他放過你一次,算是咱們家的大恩人,咱們這個時候也得幫他一把。」

姚澤恍然的點頭,然後說:「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他總不能一直躲在這裡吧?」

林鴻德道:「野豹打算復仇,目標便是陳家,他和咱們目標相同,所以我打算幫他創造機會刺殺陳家人。」

姚澤有些吃驚的道:「刺殺陳家人?這樣做太冒險了。」

林鴻德擺手道:「這是唯一的辦法,就想他們家刺殺你一樣,政治的博弈還不如暗地裡使刀子來的簡單。」

「可是陳家人各個身份都不簡單,如果這麼貿然的將他們給殺了,恐怕全國都會震驚,這件事情將沒法收場了。」姚澤有些擔憂的提醒道。

林鴻德端起杯子抿了口茶,笑道:「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我都策劃好了,如果野豹能夠得手,我會派人馬上安排他出國,到時候這件案子就是個無頭案件,過個三年五載事情就會扯淡從人民心中淡忘。」

野豹這個時候出聲說:「姚澤少爺,陳家人我是一定要殺的,他們殺了我兄弟,還想把我置於死地,既然橫豎是死,還不如拉一些墊背的,殺一個我保本,殺一雙我就賺一個1

姚澤聽了野豹決絕的話,輕輕嘆息一聲,點頭道:「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大了,還是萬分小心才是。」

林鴻德含笑的說:「你倒是有了上位者該有的氣度和思想,不錯,以後林家的未來還得靠你撐下去埃」

姚澤重重吁了口氣,望著林鴻德說:「爺爺,這個任務太重了,我怕我做不好。」

林鴻德擺擺手說:「爺爺和二叔會幫你的,即便是爺爺不再了,以你二叔如今的能力,幫你到他那個位置還是可以的。你如今的勢頭即便是當初你二叔都無法達到,所以以後只要好好努力,你一定可以讓林家到達巔峰。」

「可是……」姚澤欲言又止。

林鴻德見姚澤一臉苦悶之色,就說:「你有什麼想法,可以直說。」

姚澤道:「我不想為了什麼事情活的讓自己受累。」

林鴻德確實搖頭道:「姚澤,你是林家的孩子,所以這些你必須承擔……」

回去的路上,姚澤不停的想著林鴻德對自己說的話,話語中充滿了對姚澤的期望,使得姚澤有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麼重的膽子,自己怎麼能夠承受的起?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