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八百零三章林鴻德出手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10:38 [字數] 35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已深。

此時,在燕京郊區的叢林之中,一個身影迅速的向著叢林外面的大道奔去,接著大道的微光,可以隱約瞧見那人穿著一身迷彩服,只是他人看上去有些狼狽不堪。

他沿著大路一直朝著燕京市區方向奔跑著,臉上沒什麼表情,目光卻顯得非常剛毅。

正當他快要進入市區時,一種不好的預感突然襲來,穿著迷彩服的年輕男子猛的止步,想要朝回跑,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一輛悍馬越野車不知從那個角落裡沖了出來,一下子把穿著迷彩服的年輕男子追上,從車中下來兩名拿著衝鋒槍的男人,其中一名男子走到了穿迷彩服的年輕男子跟前,然後朝著他上下打量幾眼,沉聲問道:「你是野豹?」

野豹眯著眼睛望著手拿衝鋒槍的男人,表情有些失望卻又有些不甘的怒聲道:「陳東升派你們來的?」

中年男子搖搖頭,「不是陳東升派我們來的,我們是來救你的,願不願意跟我們走?」

野豹微微一愣,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中年男人笑道:「跟我們走,到了地方自然會知道。」

野豹有些猶豫。

中年男子道:「如果想殺你,你現在已經是屍體了,我用的著多此一舉?」

野豹想想也是,就點頭道:「好,我相信你,我跟你們走。」

坐進軍綠色的越野車中,野豹好奇的問道:「你們也是軍人吧?」

坐在他旁邊的中年男人點點頭,說:「我以前和你一樣,在特殊部隊。」

「哦?」野豹詫異的道:「我怎麼沒見過你?」

中年男人笑道:「你自然沒見過我,我參軍時你屁股毛都沒漲齊。」

野豹道:「你現在不在部隊裡面了?」

中年男人點頭道:「十幾年前就已經離開部隊了。」

野豹問道:「那你現在在做什麼?」

中年男人道:「中南海保鏢1

「中南海保鏢?」野豹震驚的道:「你是哪位首長的保鏢?」

中年男人神秘的笑了笑,說:「馬上你就知道了。」

野越車回到市區,然後七繞八拐進入了一條幽深的道子,車子停在了一個空蕩蕩的小巷門口,前面是一個有些沉寂的四合院,中年男人對野豹說:「下車吧。」

野豹道:「來這裡做什麼?」

中年男人道:「裡面有人要見你。」

「你保護的那位?」野豹驚奇的問道。

中年男人點點頭,推開車門說:「跟我進去吧。」

中年男人帶著野豹走到四合院門口,輕輕敲了敲門,一名穿著黑色西裝,一臉沉著苯門打開,朝著中年男人和野豹看了一眼,然後讓到一邊,對中年男人說:「首長在西廂房,你帶他過去吧。」

中年男人似乎很尊敬這位,笑著點點頭,道:「張哥,麻煩你給我開門。」

「都是為老首長做事,什麼麻煩不麻煩的,趕緊進去吧,別讓老首長久等了。」

中年男人答應一聲,帶著一臉好奇的野豹去了西廂房。

走到門口,中年男人又是一陣拘謹的輕輕敲門。裡面傳出一名老者沉著而威嚴的聲音:「進1

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推開房門,然後朝著野豹使了使眼色,走了進去。

穿著唐裝的老者正閉著眼睛躺在椅子上,聽到推門聲,他緩緩睜開眼睛,朝著野豹看了一眼,出聲問道:「你就是野豹?」

野豹看清老者的長相后,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驚,「您是……您是林總理?」

林鴻德含笑的道:「早就不是總理了,過來坐。」林鴻德笑眯眯的指著旁邊的座椅。

野豹拘謹的走到林鴻德旁邊,悻悻道:「我還是站著吧。」

林鴻德笑著道:「隨你吧。」然後朝著野豹打量兩眼,房間里靜悄悄的,林鴻德沒有開口,另外兩人也不敢開口,林鴻德打量野豹,只看的野豹心裡一陣心虛,額頭浸冷汗后,林鴻德才又開口說:「知道我為什麼找你來嗎?」

野豹一愣,先是搖頭又是點頭。

林鴻德就笑道:「那你說說看,我為什麼找你。」

野豹輕聲試探的說:「為了您的孫子姚澤?」

林鴻德哈哈笑道:「果然是聰明人。」而後親自個野豹倒了杯茶,道:「看你出了一身汗,別緊張,咱們就是隨便聊聊。過來坐,喝茶。」

野豹不敢再拒絕,在林鴻德旁邊坐了下去,可是屁股像是扎了釘子一般,怎麼都不敢坐實,只敢一半屁股坐在板凳上,他有些顫抖的端起杯子喝了口茶,然後低聲問:「林總理,您有什麼事情儘管問我。」

林鴻德笑著點頭,說:「你原本是可以殺掉姚澤的,為什麼沒有動手?」

野豹如實說:「因為知道姚澤的身份,知道姚澤是林總理您的孫子,所以當時有些猶豫,還有一層原因便是,姚澤是我們慕蓉教官的朋友,所以我選擇了違背陳東升的命令。」

林鴻德點點頭,輕聲說:「孩子,你做的很好,我們林家欠你一次。」

野豹趕緊擺手道:「林總理,您任職期間為百姓做了那麼多好事,沒當兵前,我爸媽那一輩的長輩經常誇您是好總理,我如果殺了您的孫子,那就是畜生不如了。」

「好。有熱血的好青年埃」林鴻德拍拍野豹的肩膀,道:「前幾天的槍殺事件我聽說了,如果我猜的沒錯,陳東升在裡面回軍區的路上派人要殺你們?」

野豹有些怒氣的點點頭。

林鴻德繼續道:「那名軍官殺了你的戰友,而你殺了那名軍官?」

「是的。」野豹再次點點頭。

林鴻德就問道:「如今你有什麼打算?」

野豹陰森著臉,直言不諱的道:「我要替我兄弟報仇。」

林鴻德道:「想要殺陳東升談何容易?」

「不容易也要試試。」

林鴻德就道:「我可以幫你創造機會。」

野豹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林鴻德。

林鴻德繼續道:「你不願意?」

野豹趕緊道:「林總理,我願意,可是您為了什麼?」

林鴻德道:「我剛才說了,我們林家欠你一次,我算是對你不殺我孫子的報恩吧。」

野豹紅著眼眶,重重點頭道:「謝謝您,林總理。」

林鴻德點點頭,笑著說:「你先住在這裡,他們誰也不敢過來搜查,等機會成熟了,我會幫你接近陳東升,至於能不能殺掉他就是你的本事了。」

野豹點頭道:「只要能夠接近他,他必死。」

林鴻德笑著點頭,說:「好了,小王,你帶野豹下去休息吧。」

等兩人離開后,剛才那名為小王和野豹開門的男人走了進來,輕聲對林鴻德問道:「首長,你何必這麼做?」

林鴻德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涼透的茶,沉著臉道:「陳家人必須全部死,只要他們還活著,我的孫子就會有危險,當年我放過他們一馬,誰知道倒頭來反咬我林家一口,當年我兒子便是死在林東升手裡,如今,我不會再讓當年的事情重蹈覆轍,小張,你知道嗎,如果我孫子死在他們陳家人手中,我們林家就絕後了,所以,他們陳家人必須都死。你能理解我嗎?」林鴻德望著中南海保鏢小張,問道。

小張點點頭,說:「首長,我明白,以後讓誰消失,您告訴我便是。」

……

「哥,我想要了。」此時,暖和的房間中,林蕊馨吐出姚澤的堅挺,一臉春意的望著姚澤,嬌柔的說道。

姚澤早就忍不住了,喉嚨哽咽的道:「蕊馨,來吧,直接坐上來。」

林蕊馨紅著俏臉點頭,將自己的裙子撩到了腰間,然後把尼龍襪扯到膝蓋位置,露出白花花的大腿和翹臀。

林蕊馨半蹲著對準了姚澤的下身,硬邦邦的玩意在林蕊馨私處輕輕磨蹭一陣子,等林蕊馨感覺水分充足之後,她臀部緩緩朝下一坐,只聽見噗的一聲曖昧的響聲,林蕊馨一下子將姚澤的下身給吞沒了。

兩人緊緊的結合到一起,感受到林蕊馨濕潤緊蹙的包裹感,姚澤翻著白眼的喘息著,一雙手捧住林蕊馨的翹臀,腰身配合著林瑞雄一上一下的抽動著。

「蕊馨……這種姿勢喜歡嗎?」

林蕊馨握住姚澤的手,與姚澤十指相扣,嘴巴中發出嬌媚的呻吟聲來:「哼哼……哥……好舒服,我裡面好滿足,哥,我想更快,更用力。」

姚澤緊緊握住林蕊馨的手指,道:「來吧,蕊馨。」

啪啪啪……

林蕊馨臀部一下下的坐在姚澤的小腹上,每一下都深入到了林蕊馨的花心深處,林蕊馨是第一次用這種姿勢,身體的舒服感讓她前所未有的興奮。

「哥,好深,好舒服。」

「蕊馨……」

姚澤喘著氣的一把將林蕊馨壓在了身下,氣喘吁吁的抬起林蕊馨的修長美腿,一下下用力的衝刺著……

房間中,一陣陣的嬌喘之聲響起,配合著**的拍打聲和大床發出的吱呀吱呀聲,成了一曲曖昧的交響曲。

房間中到處留下兩人戰鬥的痕。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