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官場之財色誘人 > 第七百八十五章姚澤帶壞向成東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八十五章姚澤帶壞向成東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10:38 [字數] 41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三天後姚澤分配的房子通風差不多了,傢具沒什麼異味,房子空氣清新才從賓館裡面搬過去。

向成東幫著姚澤把行李箱搬到五樓的房中,然後咧嘴笑道:「現在看著舒服多了,不過……」向成東有些詫異的看了姚澤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姚澤就笑道:「想說什麼就說。」

向成東就道:「以姚主任的級別,不應該分配這種房子才對啊?」

姚澤笑了笑,道:「也許是房子分配不過來了。」其實向成東能夠想到的問題姚澤又怎麼可能想不到。

分配了一個老樓房的房子,而且房子裡面破爛不堪,對於一個辦公室主任來說,應該不會是這種待遇才對,後來思來想去,姚澤認為肯定是有人從中作梗,一番思量后,姚澤想到,肯定是副部長李廣臣或者是另一位副部長陳誠。

李廣臣吭姚澤的原因是為了他的女婿,因為如果沒有姚澤,先如今他的女婿便是辦公室主任了,所以李廣臣一直對姚澤暗恨在心。

而陳誠,那天許莊嚴安排歡迎晚宴時,姚澤隱約記得陳誠曾經要求過他和黃文璇繼續去喝酒,不過那天姚澤喝的太多,拒絕了陳誠,回想起這種事情姚澤估摸著陳誠覺得沒面子,所以對自己也是不少意見。

「姚主任,東西我給你放在什麼地方?」向成東的話使得姚澤從沉思中反應過來,指著室道:「放室吧,待會兒我自己收拾。」

「好。」向成東將姚澤的行李放進室,然後拍拍手,笑著說:「這下子姚主任就算在燕京定居了。」

姚澤笑道:「等時機成熟了,我想辦法給你也申請一套住房。」

向成東高興的點頭道:「那感情好。」

姚澤抬手看看腕錶,時間不早了,就笑道:「下去隨便吃一點,明天還得跑長途,今天早點休息。」許莊嚴做出一系列安排后,姚澤打算先去一趟農業大省華西省,去那邊看看農改的進展,也算是替中央進行視察工作。

向成東點頭問道:「估計要去多長時間?」

姚澤思緒一下道:「工作任務大,應該需要一段時間吧。」

向成東就道:「那好,我明天多帶幾件換洗的衣物。」

兩人在小區外面的小館子里點了幾個菜,然後坐下來邊吃菜邊閑聊。

姚澤問向成東:「現在想不想談一個女朋友?」

向成東悻悻笑了笑,說:「想倒是有些想了,可是那個女生看的上我這個模樣的?」

姚澤不認同的道:「這你可就錯了,現在你怎麼說也是農業部的一名正式員工,可以算的上是公務員了,現在咱們國家的公務員可是很吃香的,很多女孩子專門要找當公務員的男人,你是交友圈太小,沒認識什麼姑娘,下次和碰到合適的給你介紹一個。」

向成東咧嘴笑道:「那感情好,我的婚姻大事就拜託姚主任操心了,我這個人嘴巴不會說話,不會哄女孩子,所以這麼多年一直單身著,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呢。」

姚澤聽了向成東的話不由得笑了起來,似笑非笑的望著向成東問道:「你該不會還是處男吧?」

向成東臉色一窘,尷尬的點頭道:「是的。」

姚澤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問道:「你今年多大了?」

向成東憨厚的笑了笑,說:「二十三了。」

姚澤詫異的道:「你二十三年竟然沒有碰過女人,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度過來的?男人到了身體成熟的年齡不是都會幻想那種事情么?難道你不想嘗試?」

向成東撓撓頭,悻悻道:「想嘗試,可是沒有女孩子給我嘗試的機會啊?」

姚澤就狡黠的笑問道:「那你如果憋不住了怎麼辦?」

向成東老臉一紅,有些心虛的說:「自己……自己用手解決,起是我覺得用手也聽舒服的。」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道:「你真夠可以的。」

姚澤湊到向成東身邊,笑眯眯的道:「想不想嘗試一下?」

向成東心裡加快了跳動,望著姚澤,道:「姚主任,您的意思是?」

姚澤笑道:「男人嘛,你懂得。」

向成東明白了姚澤的意思,心裡有些興奮,其實很早以前他就想自己去找個女人試試感覺,可是一直不敢,今天聽了姚澤的話,他心裡又激動又有些憂慮,第一次給了那種女人向成東有些不甘心。

姚澤倒是沒想到向成東這麼一個大老爺們還會在乎什麼第一次。

「那你要不要去?」姚澤誘惑的問道。

向成東悻悻的望著姚澤,道:「可以嗎?」

姚澤笑著點頭。

向成東就道:「我不敢。」

姚澤道:「怕什麼,不是有我嗎。」

向成東興奮道:「姚主任陪我一起去?」

姚澤點頭笑道:「對,這幾年你跟著我也辛苦了,每次說獎勵你都時候給忘記了,今天先給你一些福利,讓你去長長見識。」

向成東心裡徹底興奮起來,幻想了那麼就終於可以嘗試女人的滋味了,那種馬上就要第一次的男人都能理解向成東此時的心情。

向成東心裡興奮的同時又有些緊張,抬頭望著姚澤,問道:「姚主任,我可以喝點酒嗎?」

姚澤笑道:「你緊張啊?」

向成東尷尬的點頭。

姚澤苦笑道:「對付殺手時我都沒見你緊張過,難道女人比殺手還可怕?」

向成東悻悻笑了笑,心想,這能一樣么。

姚澤小飯店的老闆招手,叫來兩瓶啤酒,打開后遞給向成東一瓶,打趣道:「少喝一點,喝醉了可就幹不成事了。」

向成東樂呵呵的點頭,道:「我知道。」

倒了一滿杯啤酒,向成東仰頭一口給喝光,然後砸吧了一下嘴巴,道:「真舒服,姚主任,我敬你一杯。」說著又倒了一杯舉起來敬姚澤。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和向成東碰了碰杯子,然後詢問道:「上次好像聽你說過,你是在孤兒院長大?」

向成東點頭道:「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後來被我乾爹收養,幾年前,我還在部隊服役時他就因病去世了。」

姚澤嘆了口氣,道:「好人為什麼總是不長命。」然後又問道:「你難道不想找你的親生父母?」

向成東仰頭喝了口啤酒,臉色有些難看的搖頭道:「不想,既然能在我還是襁褓的嬰兒時扔了我,就能看出他們的狠心,這種父母不要也罷。」

姚澤勸慰道:「話也不能這麼說,據我對人性的了解,沒有那個父母會狠心丟下自己的孩子不管,一定是他們遇到了困難,不得已才那麼做的。」姚澤和向成東遭遇差不多,只不過姚澤小時候有母親陪伴,有乾爹和王素雅陪伴,童年並不怎麼慘,而向成東就要凄慘許多。

聽了姚澤的話,向成東嘆息道:「茫茫人海,向找我親生父母就如同大海撈針,太困難了,我一點線索都沒有,根本找不到了。」

姚澤就問道:「你小時候父母沒留下什麼信物?」

向成東微微一愣,而後道:「倒是留給我一個吊墜,只不過單憑一個普通的吊墜也證明不了什麼吧?」

姚澤就道:「吊墜在什麼地方?」

向成東從脖子里掏出一個白玉般的吊墜,呈現在姚澤面前道:「就這玩意,好像是普通東西吧,應該是從中找不出什麼線索的。」

姚澤走到向成東跟前,仔細看了看玉的質地,然後道:「看上去不想水貨東西,有時間了去古玩市場找行家問問,說不定能夠從中找出一些消息來。」

向成東輕輕恩了一聲,然後把吊墜放進了衣服裡面。

吃完飯,姚澤拍拍向成東的肩膀,笑問道:「準備好了沒?」

向成東深吸了一口氣,道:「有姚主任在,我不害怕。」

姚澤就笑著隨時在街邊攔了一輛出租,兩人進車以後,姚澤對計程車司機問道:「師傅,燕京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就是男人去的那種。」去了某個陌生的城市,想去那種地方玩,問計程車司機絕對是最有用的方式,畢竟這些計程車司機常年在這種城市轉悠,那些地方好玩一問肯定便知。

計程車司機聽了姚澤的話,從後車鏡露出一個曖昧的微笑道:「老闆要多大的檔次?」

姚澤考慮到向成東是第一次,就說:「越高檔越好。」

計程車司機就點頭道:「成,我帶您去,不過那邊消費很嚇人的。」

姚澤擺手道:「沒事兒,只要質量好,安全便成。」

一番左拐右拐,車子終於在一個燈火輝煌的大廈門口聽了下來。

姚澤見那棟大樓掛著夏威夷節假日酒店,就疑惑的對計程車司機問道:「這裡不是酒店嗎?有什麼可玩的?」

司機神秘的笑了笑,道:「進去你就在知道了,裡面什麼服務都有的。」

姚澤遞給計程車司機一百塊錢笑著點頭道:「麻煩你了。」然後推開車門和向成東走了出去。

兩人走到大門口,向成東有些怯場,拉著姚澤悻悻道:「姚主任,我有些緊張。」

姚澤笑著安慰道:「緊張啥,這不是有我嗎。沒事的。」

見兩人走到門口,一名長相標緻的女迎賓迎了出來,一臉職業笑容的和姚澤打招呼,然後問道:「先生是第一次來吧?」

姚澤拉著向成東朝裡面走,點頭對女迎賓道:「第一次。」

女迎賓笑意吟吟的說:「兩位先生裡面請。」

姚澤和向成東被女迎賓帶去了三樓的一個按摩包廂。

姚澤拉住女迎賓,然後從包里拿出兩張票子遞給她,笑道:「幫我介紹兩個裡面這裡最好的姑娘來,我這位兄弟第一次,要絕對的好貨……」說到這裡,他湊到女迎賓耳邊道:「最好是有處女,價錢不是問題。」

女迎賓接過姚澤的錢,笑容更盛了,趕忙點頭道:「老闆放心,這個事情包在我身上。」她低聲對姚澤道:「我給您介紹兩個沒開苞的過來,保證貨真價實的學生妹,不出血不收錢。」

姚澤滿意的點頭,然後擺手道:「你去安排吧。」

女迎賓笑了笑,然後轉身走出包廂。

向成東此時有些緊張的來回在包廂裡面踱步,額頭已經冷汗淋淋,姚澤就苦笑道:「我怎麼感覺你像赴死一般?」

向成東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悻悻道:「簡直是比赴死還緊張。」

「那……要不咱們回去?」姚澤打趣的說道。

向成東尷尬的笑道:「別啊,姚主任,都已經來了。」

姚澤翻了個白眼,道:「你也知道來了啊,那你就把心放下去,好好玩,什麼都別想。」

咚咚咚……

兩人正對這話,包廂的門被敲響,姚澤喊了聲進,然後心裡琢磨著,待會兒把空間留給向成東,自己按個摩舒緩一下身體就行了,至於那種事情,自己紅顏知己多的是,還需要找那種女人不成!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