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七十七章結下樑子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17日 10:38 [字數] 39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日清晨醒來時姚澤對昨天的事情已經忘的一乾二淨,至於他是怎麼來的賓館,又是怎麼脫的衣服躺在床上,並且赤身**著,這一切他都記不清楚了,只是大概的猜測肯定是黃文璇送自己來的,昨天確實喝了太多酒,完全喝的沒了意識。

此時看著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姚澤心裡一陣糾結,難道是自己把自己衣服給扒光的?

姚澤在房間環繞一群,見衣服一絲不苟的掛在衣架上,知道一定是黃文璇送自己來的,那麼自己的身體也被她看了?

鬱悶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將衣服穿好后,姚澤打車回了農業部。

碰巧的是姚澤剛下計程車就瞧見不停打著哈欠朝自己這邊走來的黃文璇。

黃文璇依然是合體的職業套裝,只不過昨天是白色的,今天換成了黑色套裙,剛打完哈欠的黃文璇剛剛抬頭就瞧見姚澤,俏臉不由得不自然的紅了一下,然後擠出尷尬的笑意打招呼道:「姚主任早埃」對於昨晚上的事情似乎不知道一般,臉上顯得很從容淡定,但是心裡卻遠遠沒有臉上這麼淡定,瞧見姚澤她的心已經起了漣漪,慢慢蕩漾起來。

「黃主任早。」姚澤尷尬的撓撓頭,還是忍不住問道:「黃主任,昨天……」

「哦,昨天姚主任喝醉了,問你住在什麼地方你也不記得,所以我就私自做主給你開了個房間,姚主任不會怪我吧?」黃文璇趕緊搶著說道。

姚澤苦笑道:「感謝你還來不及,不過,昨天晚上我……」

「啊,姚主任,我記得待會兒還得趕一份文件,先不和你聊了,我得抓緊時間呢。」說完,不等姚澤開口,踏著她那雙漂亮的黑色高跟鞋噠噠的朝著辦公大樓走去。

看來是她了!

姚澤見黃文璇慌忙躲避自己的問題,就知道昨天晚上黃文璇肯定是瞧見了不該瞧見的東西,想到這些,姚澤心裡懊惱不已,不過,話說回來,昨天那個李廣臣副部長為什麼要一直和自己喝酒呢?

如果不是最後他死命的和自己喝酒,自己肯定不至於醉成那副熊樣。自己才來農業部沒兩天,也不可能得罪他啊?懷著納悶的心思,姚澤夾著公文包去了辦公室。

走到辦公室門口,姚澤就瞧見向成東正拿著抹布在給自己擦辦公桌,姚澤就笑道:「這麼早埃」

向成東笑道:「不早了。」

姚澤就道:「成東啊,這些活你不要乾的,我自己來就行了。」

向成東就道:「那可不行,我現在是你的秘書,這些活理應由我來做的。」姚澤前天已經幫向成東轉為了農業部的正式員工,在農業部做姚澤的轉職司機兼秘書。

姚澤將公文包扔在辦公桌上,然後一屁股坐在老闆椅上,閉著眼睛揉了揉太陽穴,向成東就疑惑問道:「姚主任不舒服?」

姚澤擺手苦笑道:「沒事兒,就是昨天喝的有些多,這會兒還有些沒緩過來。」姚澤想起那個李廣臣就朝著門口看了一眼,然後對向成東低聲道:「你過來,我和你說些事情。」

向成東點點頭,知道姚澤要說什麼保密的事情,就走到門口把房門給關上,姚澤就笑道:「你還挺謹慎。」

向成東呵呵笑了兩聲,問道:「姚主任要說什麼事?」

姚澤就道:「你幫我去查一個人。」

「誰?」向成東問道。

姚澤低聲說:「農業部副部長李廣臣,這個人似乎對我有些成見,昨天晚上喝了些酒之後就開始不停的灌我酒,我想,他肯定不是單純的想找我喝酒,你去幫我查查,裡面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姚澤吩咐的說道。

向成東當即明白姚澤的意思,就點點頭道:「成,我馬上去查。」

姚澤囑咐的說:「李廣臣是副部級幹部,屬於高官,你做這件事情一定要加倍小心,千萬不要讓別人發現。」

向成東笑道:「姚主任放心,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啥時候出過岔子?而且我拿手的就是干這些事情,不會有問題的。」

姚澤笑著點頭,「成,那你自己小心些。對了,抹桌子的事情你以後就別做了,我自己來,你這就去吧。」

「誒。」向成東笑著答應一聲,將抹布放在一旁,轉身出了辦公室。

……

納蘭冰旋自從見過姚澤,獨自回到燕京后便是深居簡出,幾乎是斷絕了與外人的聯繫。

納蘭德見女兒整天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已經好幾天沒有出過門,就關切的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納蘭冰旋問道:「女兒啊,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納蘭冰旋放下手中的茶杯,搖搖頭,輕聲說:「沒什麼事。」

「那為什麼自從和姚澤見過面回來之後就不怎麼說話,也不出門了?」

納蘭冰旋道:「我誰都不認識出去做什麼?」

納蘭德輕輕嘆息一聲,說道:「也不知道你的失憶症什麼時候能夠好起來,哎。哦,對了,姚澤已經來了燕京,你還不知道吧?」納蘭德突然對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冰旋聽了納蘭得的話,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後奇怪的問道:「他怎麼來燕京了?」

納蘭德笑道:「他以後也會在燕京呢。」

「為什麼啊?」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德說:「他被組織上調到燕京來工作,這對你們交往發展是好事埃」

納蘭冰旋搖搖頭,說:「我沒有打算和他發展。」

納蘭德聽了納蘭冰旋的話,笑容一小子僵在了臉上,詫異的問道:「為什麼啊?」

「因為不喜歡,也不認識,而且……」納蘭冰旋聲音低了些:「他也對我沒感覺。」

「不可能啊,我女兒這麼漂亮,哪個男人會對你沒感覺,這覺得不可能。」納蘭德是個急性子,聽納蘭冰旋這麼說就要打電話質問姚澤。

納蘭冰旋趕緊阻止,然後說:「爸,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你別管。」

自從納蘭冰旋出過一次事情后,納蘭德對女兒是言聽計從,生怕他的寶貝女兒在離開他,只不過這個事情就讓他有些愁了,在他心裡已經把姚澤當成准女婿了,在這個節骨眼上,冰旋突然說不想和姚澤處對象,納蘭德怎麼能不替女兒和姚澤著急。

納蘭德不死心,繼續勸慰說:「冰旋啊,我知道你失去記憶了,對姚澤沒什麼映像也沒感覺,但是爹可以向你保證,你沒有失去記憶之前是非常愛姚澤的,所以,爹不想讓你在這失憶期間做你以後會後悔的事情,要不,你聽爹的話,試著處一處?」

納蘭冰旋有些猶豫。

納蘭德見有戲,心裡一喜,準定乘熱打鐵,就趕緊搶著說:「這樣吧,我今晚喊姚澤到咱們家來吃飯,你再和他見見面,兩人在一起處著試試看嘛,萬一真的不合適可以再另做打算。」

納蘭冰旋不吭聲,納蘭德就當她默認了,笑眯眯的去書房給姚澤打電話。

此時,姚澤正在辦公室熟悉農業部的一些基本業務,接到納蘭德的電話,姚澤笑了笑,帶著歉意的說:「納蘭叔叔,真是抱歉,來了燕京也沒和你說一聲,最近幾天有些忙,倒是忽略了,抱歉埃」

納蘭德笑道:「你小子說什麼呢,為這點小事我還能怪你?」他朝著書房門口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晚上到我家裡來吃飯,記得好好哄一下冰旋,她好像……」納蘭德說到這裡故意咳嗽兩聲,總不能直接和姚澤說,自己你女兒不喜歡你了之類的話吧。

姚澤明白了納蘭德的意思,原本就是有意避開納蘭冰旋,納蘭德卻非得湊合兩人在一起,姚澤就找借口說:「納蘭叔叔,今天確實太忙了,要不改天吧?」

「那可不行。」納蘭德有些不悅,說:「今天晚上必須來,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得放放,出了事情你納蘭叔叔頂著,但是你今晚必須過來,否則就是不給叔叔面子。」

見納蘭德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姚澤如果再不同意那就是找虐,只好苦笑的點頭答應下來。

掛斷納蘭德的電話,一名戴著黑色鏡框的年輕眼鏡男輕輕敲門走了進來,到姚澤跟前有些約束的道:「姚主任,我是辦公室二科的小王,這是黃主任讓我給您送來的資料。」一副斯文模樣的二科科員小王恭敬的將資料遞到姚澤手中,姚澤笑著接過,然後和藹的問道:「小王啊,黃主任這是讓你送的什麼資料啊?」

小王帶著拘束的表情輕聲說:「姚主任,這些都是農業部領導層的人事資料,黃主任說您需要看這個,就讓我從檔案庫給調過來了。」

「哦。」姚澤點點頭,笑道:「成,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你去忙吧。」

「成,姚主任有事您再叫我。」

小王走後姚澤有些納悶,黃文璇為什麼讓小王給自己送人事資料呢?難道其中有什麼稀奇?

姚澤帶著疑慮的看是翻看起來,剛翻到李廣臣的資料事,辦公室的座機電話響了起來,姚澤接通后喂了一聲,電話那頭,黃文璇輕聲道:「姚主任,送來的文件您看了沒?」黃文璇和姚澤說話的語氣倒是和往日有所不同了,好像更加尊重姚澤起來,直接用起了尊敬語『您』。

姚澤倒是沒注意到黃文璇語氣的變化,疑惑的說道:「正在看啊,我還在納悶呢,黃主任讓我看這些做什麼?」

黃文璇就問道:「難道姚主任不想多了解了解自己的領導嗎?」

姚澤苦笑道:「看這個只是表面的東西,能了解什麼?」

黃文璇就突然問道:「姚主任看了李廣臣副部長的資料沒?」

姚澤眼睛瞟了一眼李廣臣的照片,點頭道:「正在看呢。」

黃文璇在電話里頓了頓,說:「李廣臣的女婿是咱們辦公室的副主任,和我分管的不同,嗯,打電話就是告訴您這些。」說完,黃文璇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聽了黃文璇的話,姚澤立馬反應過來,知道了李廣臣為什麼看自己不順眼,原來是自己搶了他女婿的職位。

李廣臣原本是打算幫他女婿運作一番,當上辦公室主任,為了等以後許莊嚴退休后,他在農業部壓制另外幾位副部長做鋪墊,但是誰曾料到半路殺出個姚澤來,將他的計劃給打亂了,擺在眼前的辦公室主任的位置被外人佔了,李廣臣又怎麼能不氣憤。

姚澤不由得嘆了口氣,暗想,這個無形的梁子恐怕是結下了咯!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