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五十七章庭院議事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6日 17:43 [字數] 362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納蘭錦聽了納蘭初陽的話,立馬意識到什麼,趕緊說:「爸,您說的是當年批鬥打壓左派份子的惡劣事件?」

「對,就是那件事情,陳家被殃及了,當年林鴻德擔任副總理時親手制裁了陳家的陳順祥,只不過這件事情也不能怪林鴻德,下命令的人是當時任總理的張老。林鴻德只是命令的實施者而已,而且當年打壓事件,林鴻德已經偷偷對陳家網開一面,否則當年的陳家早已在燕京消失,不可能混到如今的如日中天。」

「事情過去二十多年,沒想到陳家還在進行報復,真是太過瘋狂了。」納蘭錦嘆息一聲,然後對納蘭初陽問道:「這件事情要不要告訴林家?」

納蘭初陽道:「必須得告訴,而且還得把姚澤的事情告訴他們,現在兇手已經浮出水面了,林家應該知道姚澤的身份了,你趕緊打電話通知林萬山,我去打給林鴻德。」納蘭初陽吩咐一句,就撐著拐杖朝著室走去。

林鴻德接到納蘭初陽的電話后匆忙通知林萬山,一同趕到納蘭初陽這邊。

此時,納蘭初陽的四合院里集中了納蘭家和林家的精英人物,裡面隨便一個走出去跺跺腳都是能引起震動的人物。

「納蘭老頭,什麼事這麼著急得找我啊?」林鴻德走進納蘭初陽的四合院后,瞧見納蘭家一家人臉色顯得有些嚴峻,就趕忙出聲問道。

納蘭初陽嘆了口氣,然後指著那邊的石亭說:「過去聊。」

眾人跟著納蘭初陽去了石亭那邊,納蘭冰旋負責給林鴻德和納蘭初陽倒水,瞧見納蘭冰旋身子恢復的差不多了,林鴻德就笑眯眯的點頭,道:「冰旋,身體現在沒什麼不適吧?」

納蘭冰旋並不記得林鴻德,但是知道他身份不簡單,就乖巧的點頭輕輕嗯了一聲,說:「恢復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埃」林鴻德笑眯眯的點頭,然後看向納蘭初陽問道:「什麼事情你趕緊說啊?別賣關子了。」

納蘭初陽輕輕嘆息一聲,說:「鴻德,你還記得姚澤嗎?」

林鴻德微微一愣,旋即笑道:「我又不是老年痴獃,這才多久前見的面,怎麼會不記得呢。」

納蘭初陽望著林鴻德,說:「姚澤其實是你的親孫子。」

「什麼?」林鴻德剛端起的茶杯因為納蘭初陽的話,手一抖,茶杯里的水濺落在了他的布鞋上,他放下茶杯,瞪著眼睛望著納蘭初陽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姚澤是經過我們查詢和證實過的,他的確是你的親生孫子,如果你不信可以找他做個驗證,或者去醫院驗血證明也行。」納蘭初陽出聲說道。

林萬山神情有些激動的說:「姚澤……怪不得我看他那麼親切,原來他是我親侄子,只是,他知道他的身世嗎?」林萬山有些激動的問道。

納蘭初陽點頭說:「已經知道了。」

「那他是什麼反應?」林萬山怕姚澤會恨上林家,畢竟他和他母親相依為命了二十年,從小沒有生活在林家,肯定是對林家沒什麼好感的。

納蘭德在一旁回應說:「他比你想象的要懂事的多,你放心好了,他知道以前那一切的誤會,也知道你是為了保護他所以才出此下策的,他不會怪你的。」

「哎,那就好,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親侄子竟然就在身邊。」林萬山嘆了口氣,臉上露出慚愧的神色。

林鴻德確實嘆了口氣,神情依然激動。

納蘭初陽等林鴻德平復下來,繼續說道:「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們,姚澤剛才打電話來告訴納蘭德,說陳家在偷偷查他的身世,我估計陳家肯定是因為看見姚澤和我們走動太近,被陳家給懷疑上了。」

林鴻德聽了納蘭初陽的話,臉色變的有些嚴峻,「果然是他陳家,真是欺人太甚1

林鴻德眯著眼睛,嚴肅的模樣任誰也能看出此時他很生氣,雖然林鴻德已經退下去很多年了,但是他的門生確實遍布全國,影響力之大不容小覷,如果陳家真把林鴻德逼急了,那麼陳家陳天南下一屆想當選總理的願望恐怕就不那麼容易實現了。

「哎,必須得想個辦法應對才是,否則姚澤他父親當年的慘劇將會重演埃」納蘭初陽嘆息一聲說道。

陳家的老三管理這國家一支特殊部隊組成成員,專門幫著國家完成以為明面上無法完成的事情,這種力量掌握在陳家,也就能夠解釋當年姚澤的父親那麼輕易就被謀害的原因。

「陳家……」林鴻德緊緊攥住拳頭,咬牙道:「當年沒能組織那場悲劇發生,如此我不會讓悲劇重演到孫子身上,既然陳家忘恩負義,那麼就沒什麼情面可講了。

納蘭初陽分析的說:「如今的陳家已經不像當年那般,現在在燕京勢力極大,即便是慕蓉總理都有意培養陳天南接替他的位置,情況不容樂觀埃」

「如果真是陳家害了我兒子,我一定會讓他們家付出代價。」林鴻德神色恢復平靜,只不過話語中任然充滿怒氣。

「初陽,如果以後真到了哪一步,你會站在我們這邊吧?」林鴻德扭頭望著納蘭初陽,對他詢問道。

納蘭初陽苦笑道:「都到這個時候了,你不覺得問這種話很多餘嗎?如果我們納蘭家想置身事外,今天就不會叫你們過來,而且陳家欺人太甚敢動我孫女,這筆賬我也得和他們算算。」

林鴻德笑了笑,點頭道:「只要有你們家支持,那就沒什麼問題了。」

「不,陳家現在不簡單,你可別把問題想的太簡單了。」納蘭初陽提醒的說道。

林鴻德道:「陳家,你認為我不了解他們?當年就是我放過了他們陳家才惹下這麼大的禍事,背負了如此大的血海深仇,我既然能夠放了他們也一樣能夠毀了他們陳家。」

納蘭初陽笑道:「你還是這麼盛氣凌人,這麼大年齡了一點沒變。」

林鴻德聽了納蘭初陽的話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說:「我這輩子性子是改不了了,就帶著這種性子進土吧。」

「你啊這一輩子從來沒服過軟。」納蘭初陽苦笑的搖頭。

林鴻德卻正色道:「沒做錯事憑什麼要向別人服軟?」

納蘭初陽就道:「你當你是聖人不成,不會犯錯?」

兩個曾經掌握了國家最大權利的老者如同小孩子一般鬥起了嘴。

納蘭冰旋站在眾人中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今天的談話多次提起了姚澤。

她只要姚澤其實和她並不是陌生人的關係,但是那天姚澤走的時候為什麼要騙自己?

這個問題如同魔咒一般,一直讓納蘭冰旋在腦海里想著,腦海中自然的浮現了姚澤的相貌。

她使勁的搖搖頭,暗想自己到底怎麼了,既然他對自己沒什麼想法,自己為什麼要去糾結呢?

「冰旋……」

「冰旋……」

林鴻德喊了納蘭冰旋好幾聲,納蘭冰旋才回過神,見眾人望著自己,俏臉不由得一紅,然後悻悻笑了笑,輕聲問道:「林爺爺有什麼吩咐?」

林鴻德笑眯眯的說:「明天陪爺爺走一趟吧?」

納蘭冰旋疑惑的問道:「去什麼地方?」

林鴻德道:「江平1

納蘭初陽在一旁問道:「你要親自去一趟嗎?」

林鴻德點頭說:「既然他已經開始查姚澤了,姚澤真實身份曝光只是時間問題,現在已經沒必要遮遮掩掩了,既然知道背後的黑手是陳家,那就不用在忌憚了。」說著話,他將目光再次看向納蘭冰旋,繼續問道:「願不願意和林爺爺走一趟?」

納蘭冰旋並不知道林鴻德要去江平做什麼,就好奇的問道:「我們去江平做什麼?」

林鴻德笑了笑,說:「你不想見姚澤嗎?」

納蘭冰旋微微一愣,旋即才反應過來,聽父親說過,姚澤原本是打算娶自己的,因為自己失去了記憶,所以這件事情擱淺了,看來自己和他的關係確實不一般,但是……

納蘭冰旋還是在糾結,姚澤為什麼會和自己說,「咱們是陌生人1

「我不認識姚澤呢。」納蘭冰旋輕聲對林鴻德說道。

林鴻德笑道:「雖然你沒了以前的記憶,但是你們可以重新培養感情的嘛,以前你可是很愛姚澤的。」

納蘭初陽在一旁聽了林鴻德的話頓時對著林鴻德只翻白眼。

「可是……可是他不喜歡我埃」納蘭冰旋輕聲說道。

林鴻德笑道:「冰旋啊,你多慮了,如你這種相貌的女孩子哪裡會有男孩子不喜歡的?放心好了,姚澤肯定會喜歡上你。」

林鴻德一直想促成納蘭冰旋和自己孫子在一起,現在知道姚澤是自己親孫子,自然要把納蘭冰旋綁到姚澤身邊了。

納蘭初陽見納蘭冰旋一臉糾結,就笑道:「年輕人的感情讓人無法理解,還是讓他們順其自然吧,強扭的瓜不甜。」這話是說給林鴻德聽的。

林鴻德就不幹了,吹鬍子瞪眼道:「納蘭老頭,你的意思是我孫子配不上你孫女?」

納蘭初陽苦笑道:「我這麼說了么?你這脾氣真是讓人無奈,都說當兵的脾氣火爆,我怎麼感覺你這個文人比我這當兵的脾氣都臭?」

林鴻德撇嘴說:「所以你最好別惹我生氣1

「……」,納蘭初陽一臉無奈——

PS:月底了,有月票的趕緊投吧,免得浪費。另外看了書隨手把紅票投了,再然後求訂閱啊,騷年們!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