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五十章勿忘我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3日 17:44 [字數] 36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納蘭冰旋失去記憶了!

姚澤心裡有些發懵,同時似乎又是一種解脫,如果納蘭冰旋失去了記憶,那麼也就不再記得姚澤亦或者林繼揚這麼一號人物,那麼她等了二十年的幻想感情也就隨著她失去記憶而一起覆滅,也就是說,姚澤也許不再會被納蘭冰旋放在眼裡,那麼姚澤也不用因為背負心裡對她的愧疚而做出讓唐敏傷心的事情,當下姚澤坐下決定,如果納蘭冰旋徹底把以前的事情都給忘記了,那麼他也就不打算和納蘭冰旋有什麼糾纏,納蘭冰旋忘掉一切對她自己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

而姚澤也不會同時傷了幾個女孩子的心,眼下也許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從納蘭冰旋眼前消失,然後回淮源娶唐敏。

「進去看看冰旋吧,也許她還記得你呢?」正當姚澤出聲的思考問題時,納蘭初陽聲音在姚澤耳邊響了起來。

姚澤回過神,點點頭,心裡下定決心,待會兒進去,如果納蘭冰旋不認識自己,那麼就徹底從納蘭冰旋面前消失。

「那我進去看看冰旋,看她還記不記得我。」姚澤從四合院石亭里的石凳上站了起來,然後朝著東屋的房走去,納蘭初陽和納蘭兩兄弟跟著後面。

吱呀~~

紅漆木門被姚澤輕輕推開,一股淡淡的花香從屋裡傳了出來,鑽進姚澤的鼻孔里,他邁開一步走進屋內,然後輕聲對坐在床邊正發獃的納蘭冰旋輕聲問道:「冰旋,你還記得我嗎?」

納蘭冰旋穿了一身淺色的牛仔裝,經過兩天的調養,氣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只是絕美的俏臉依然有些蒼白的氣息,她聽見姚澤問她話,從木訥狀態醒悟過來,「你……你是誰?」她疑惑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

「我是姚澤啊,你真不記得我了?」姚澤朝著納蘭冰旋床邊走去。

納蘭冰旋迷茫的望著姚澤輕輕搖頭,接著有些痛苦的捂著腦袋,似乎一思考問題腦袋就如同炸裂開來一般疼痛,「你……你別過來……」納蘭冰旋突然嬌聲喝道。

姚澤忙止住腳步,詫異的扭頭望著身後的納蘭初陽等人,輕聲問道:「冰旋這是怎麼回事?」

納蘭初陽輕輕嘆了口氣,解釋的說:「她不但失去了記憶,而且不讓任何人靠近她,可能是出車禍后那種潛在的危機感在她心裡留下了陰影,導致她不願意和任何人接觸。」納蘭初陽喘了口氣,才又繼續說:「小澤,看來冰旋連你也不認識了。」

姚澤扭頭看了一眼神色有些痛苦的納蘭冰旋,心裡輕輕嘆息一聲,心想,也許不認得自己對她來說是件幸運的事情,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只不過,此時姚澤心裡卻產生了一些失落感,當得知一個等了自己二十年的女人突然把自己忘了,尤其對方還是如此優秀的女人,恐怕任何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失落,失落並不是心裡有納蘭冰旋,只是男人的一種潛在的佔有慾使然。

「既然她連你也不認識那就真沒辦法了。」納蘭德嘆息一聲,然後輕聲說:「我們別再刺激冰旋了,讓她一個人帶著反而對她更好,我們出去說話。」

站在屋外門口,納蘭德掏出老醫生留下來的信封,遞給姚澤道:「這是那名救冰旋的老先生留下來的信,說是給你的。」

「給我?」姚澤滿臉詫異的接過信,問道:「他認識我嗎?」

「這也是我要問你的問題,你認識他嗎?」納蘭德問道:「如果認識請他再回來一趟,看能不能把冰旋的失憶症也給治好。」

姚澤聽了納蘭德的話,苦笑的說:「納蘭叔叔,我連那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又怎麼會……等等。」姚澤心裡一突,猛的想起一人來,難道是那名給自己《帝王心術》和《黃帝內經》的老醫生。

既然是認識自己的神秘醫生,那麼肯定是他了,姚澤急不可耐的當著三人的面將信封打開,迅速將內容看了一遍,其實也沒說什麼重要內容,只是叮囑姚澤要把那兩本書牢記於心,《黃帝內經》有著強身健體以及其他一些神秘的作用,而《帝王心術》則是記載了治理國家的方法,對於用人的手段、以及收斂的運用各種計謀,信里,老醫生舉了很多關於兩本書益處的例子,最終的目的就是叮囑姚澤要好好研習。

被這位神秘老者如此看重的兩本書,姚澤知道一定不會簡單,準備回江平后,第一時間內將所以的內容都閱覽一般,尤其是《帝王心術》,自己人在仕途中,更加需要一顆有城府的心以及高明的手腕,這些現在姚澤都還未具備,所以他急需要真正成長起來,懂得御人之道。

「信中中什麼?」納蘭德忍不住出聲問道。

姚澤將信看完后,笑了笑,然後將信裝進信封,歉意的對疑惑的三人解釋道:「抱歉,這位先生需要我幫他做些事情,但是事情不便公開,所以……納蘭叔叔,真對不起了。」姚澤隨便編了個謊言。

納蘭德笑了笑,說:「既然不方便就算了,你真不認識這位老者?」

姚澤道:「剛才看了信才想起來,其實我和這名老先生有過一面之緣,只不過還是在兩年前,我在湯山縣任副縣長的時候,他在湯山縣開過診所。」

「哦?」納蘭德詫異的道:「既然他在湯山開診所,那他怎麼會突然來了這裡?而且似乎專門為了冰旋的病來的,這也太詭異了吧。」

一旁的納蘭初陽輕聲道:「不要考慮這些庸人自擾的問題,世間萬物有太啦幻韉氖慮椋就當那名神秘的老者是上天派來拯救冰旋的人吧,接下來我們要考慮的問題是怎麼讓冰旋恢復記憶。還有……」納蘭初陽望著納蘭錦,也不避諱姚澤,直接問道:「讓你查的兇手你查的怎麼樣了?」

「雖然有那名兇手的模糊畫像,只是……這個人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一直沒有找到,我想到過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納蘭德問道。

納蘭錦回答說:「這個兇手很有可能再害了冰旋之後就偷偷出國了。否則如果在燕京,我一定能夠查出他來。」

「會不會有可能躲到了別的省份呢?」姚澤說出心中的想法。

納蘭錦點頭說:「也有這種可能性,只不過以我推斷,那兇手出國的可能性更大,因為他知道他迫害的對象是什麼身份,以我們納蘭家的勢力,如果他繼續待在國內,查出他只是時間問題,國內他肯定是待不住的。」

「如果他逃到國外去了,那不是抓不住他了?」姚澤有些氣悶的問道。

不等納蘭錦開口,納蘭德卻怒哼一聲,沉聲說:「即便是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抓住他,然後把他碎屍萬段。」

納蘭初陽聽了納蘭德的話,不由得皺眉斥責道:「胡鬧,你現在還是三歲嗎?做事情說話不經過大腦嗎?你現在是國防部高級領導,說話和做事都要三思而後行,不要被一些事情沖昏了頭腦,否則很容易被奸人利用。」

納蘭德慚愧的低下頭,道:「父親說的對,我會改。」

……

燕京,某處別墅的密室,劉羽菲的乾爹坐在一張老闆椅上閉目聽著屬下的彙報,聽到納蘭冰旋醒來和姚澤趕到燕京的消息,他猛的睜開眼睛,凝視著那名下屬,眯著眼睛陰沉道:「你說納蘭冰旋醒了?」

「是。」那人恭敬的回答。

「更有意思的是姚澤那小子第一時間趕了過來。」劉羽菲乾爹冷冽的笑了笑,「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個姚澤身份卻是不想表面那麼簡單,一個小小地級市的市長,和燕京林家、納蘭家關係密切,那麼他是什麼身份呢。」他暗自思忖一會兒,抬頭見下屬正盯著自己,等著自己吩咐事情,他就說道:「你這樣,聯繫陳鋒,讓他占時不要回國了,納蘭冰旋既然醒了,那麼他一定能夠認出陳鋒來,讓他繼續待在國外。」

「是,我馬上聯繫陳鋒。」

「幹事都干不利索,他回來也沒什麼用了,竟然讓納蘭冰旋醒過來了,這女人命還真夠大的,呵呵……」

……

四合院的東屋內,隻身下姚澤和納蘭冰旋,姚澤心底仍然有些不甘,望著目光迷茫的納蘭冰旋,姚澤輕聲問道:「冰旋,你真的不認識我了?」

納蘭冰旋眼神沒什麼波動,只是比以前那種冷漠的眼神多了些怯意,似乎車禍醒來之後,納蘭冰旋變的如同一隻受驚的小白兔,看到任何人都會有一些膽怯,包括姚澤。

「我……我不認識你,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你認識我嗎?」納蘭冰旋清澈的眼神望著姚澤,聲音清脆而軟糯。

姚澤苦澀的笑了笑,有些心疼納蘭冰旋,但是心裡又告訴自己,不能對納蘭冰旋有什麼感情,既然忘了,就讓她徹底忘掉吧,不要再想起以前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她從今以後應該活的無憂無慮,沒有困擾和憂愁。

「我們……」姚澤頓了頓,心裡有些不舍,只不過還是咬咬牙說:「我們不認識。納蘭冰旋,今後要好好生活,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女人,從今以後再也沒有讓你羈絆的人,放空自己,重新開始吧,愛一個你該愛的男人。」他從座椅上站了起來,深深看了納蘭冰旋一眼,然後低沉的說:「再見了1然後轉身朝著屋外走去。

望著這個陌生男人消失在自己眼前,納蘭冰旋眼眶有些濕意,這個男人說的話好奇怪,明明不認識,為什麼會說那些話,而自己心裡又怎麼會莫名難受……

只是,在某人心底深處有著一聲輕輕的嘆息,請勿忘我……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