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四十一章暗潮湧起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9日 20:21 [字數] 38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九月初,江平市文化節剛剛落幕就迎來了一個極為歡喜的事情,燕京青年導演張曉東將率領劇組前往江平拍攝以三國時期為題材講述的諸葛亮與黃月英的愛情故事,當年劉備三顧茅廬便是在這古隆中,而現在的江平市又是諸葛亮出山前居住的地方,正好符合張曉東電影對場地的要求,張曉東在劉羽菲的推薦下,前往江平察考一番,覺得江平甚和他心意,於是才定下了拍攝日期。

地點定下來后,張曉東又馬上在江平建設了一個影視拍攝基地,等前期工程完工後才帶著劇組以及主演前往江平,準備開始前期的拍攝,當然,劉羽菲也被邀請參演年輕時候的黃月英。

記史書記載,諸葛亮的夫人黃月英其實是一個極為醜陋的婦人,讓劉羽菲這種花容月貌的姑娘來演黃月英倒是與史不和。

不過,話又說回來,現在的電視劇、電影又有幾個照本宣科的一絲不苟按照史實來拍,電影、電視劇如果不找美女帥哥來拍,又有誰會去看?

市宣傳部部長李明輝此時正在姚澤辦公室向姚澤彙報張曉東劇組的具體情況,臨了,他含笑的問道:「明天劇組就該過來了,姚市長要不要親自去接一下?」

姚澤思索一下,然後搖頭說:「我就不去了,李部長,你代表市委市政府去一趟,這個電影由當紅明星參演,收視率一定會很高,到時候江平市的名氣也在一定的程度上得到傳播,影響還是很不錯的,這個事情一定要重視起來,安排好劇組的人員,有什麼難處讓他們儘管提,咱們政府一定全力支持。」

李明輝趕緊點頭,道:「姚市長放心,我一定會把事情辦妥當。」

李明輝剛離開,姚澤私人電話便響了起來,見是劉羽菲打來的,姚澤含笑的接通。

電話那頭,劉羽菲語氣歡快的道:「姚大市長,我明天要來江平了。」

「嗯,我聽說了。」姚澤笑了笑,道。

劉羽菲在電話那頭悻悻問道:「那你明天來接機么?」

「明天礙…」姚澤苦笑道:「明天恐怕不行,我還有事情要辦。」

劉羽菲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有些失望:「哦,好吧,我就是告訴你一聲,沒其他事情了。」

姚澤聽劉羽菲話語中透露著失望不由得感覺好笑,就道:「如果明天晚上沒事兒我請你吃飯。」

「哦,啊?」劉羽菲驚喜道:「可以么?」

姚澤撓撓頭笑道:「應該沒什麼問題,得看安排了,上次以為你只是說說,沒想到真把那導演給拽到江平來拍戲,真是太感謝你了。」

劉羽菲笑眯眯的說:「江平原本就適合拍這部戲,我只是推薦一下而已,如果條件不符合張曉東也不會來。」

兩人正聊著天,姚澤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又低聲和劉羽菲說了一句才掛斷電話,然後朝著門口喊道:「請進。」

房門被推開,張愛民書記握著茶杯臉上看不出苯姚澤辦公桌前面,目光炯炯的望著姚澤,倒是把姚澤給看糊塗了,他苦笑的摸了摸臉,問道:「張書記,我臉上有髒東西?」

張愛民沒有理會姚澤的調笑,開門見山的問道:「聽說你要調去燕京了?」

要調往燕京的消息姚澤還沒有和任何人說,因為還需要幾個月才會走馬上任,上面的文件也沒有頒發下來,姚澤去燕京是許莊嚴安排的,如果姚澤不願意去許莊嚴也不會強迫,所以還沒正式公布消息前,姚澤不想讓消息走露,怕自己要調走的事情傳出去后,市委常委以及省委發生什麼動蕩,所以才一直沒有聲張,畢竟姚澤如果走了,江平市市長的位置就會空缺出來,很多人都會盯上這個位置。

見張愛民直視著自己,必須讓自己給個答案,姚澤苦笑的點頭道:「對,大概十一月份調到農業部去,不過,我個事情做的很保密,你是怎麼知道的?」

張愛民道:「在仕途里哪裡有什麼絕對保密的事情,你要調走的消息省委的幾個大佬都知道,我又怎麼會不知道,應該是燕京那邊傳過來的吧。」

姚澤聽了張愛民的話,不由得沉思起來,燕京那邊許莊嚴肯定是不會把消息放出去,那麼到底是誰這麼關注著自己?

一時間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乾脆不去想它,姚澤對張愛民道:「這個事情也是才確定下來,我可沒有故意瞞著張書記你的意思。」姚澤笑著解釋。

張愛民話語中透露這抱怨的調調:「你這才上任多久,調動也太快了。」江平剛剛安定下來,如果來了新的市長恐怕又會爆發新一輪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的政治鬥爭,姚澤不願意離開江平其中有一點就是因為只有他來擔任這個市長職務才能和張愛民書記和平共處,共同發展江平,若是從別處空降一名市長過來,心不往一處使,必然是要和張愛民對著乾的。

「我也想留在江平,可是組織這麼安排了,我必須得執行不是。」姚澤苦笑的和張愛民道,他確實是不願意離開江平,市長和農業部辦公室主任比起來,姚澤自然是願意做一市之長。

張愛民嘆了口氣,問道:「去了擔任什麼職務?」

姚澤起身給張愛民杯子中添了些熱水,然後又遞給張愛民一支煙,才說:「部長辦公室主任。」

張愛民點燃煙低頭抽了一口,聽了姚澤的話,他笑了笑,然後道:「姚市長以後就是京官了,以後飛黃騰達了可別忘了我。」

姚澤苦笑的說:「張書記,你就別在這個時候往我傷口上撒鹽了,從市長變成了辦公室主任,這落差有多大,從江平市二把手變成燕京的無名小卒,我有什麼可飛黃騰達的……」

「你這麼比就不對了,我們國家是一個農業大國,農業部的影響有多大你難道不清楚?雖然現在看起來辦公室主任手裡的權力沒有你這個地級市市長的權利大,但是等你在燕京混的時間久了,接觸到更多大人物,那些關係資源可不是咱們江平市這種地級市可以比擬的,你得將眼光放長遠才是。」

聽了張愛民的話,姚澤只是笑了笑,說到關係,自己真實身份如果對張愛民講了,不知道張愛民作何感想。

見姚澤悶不吭聲,張愛民以為姚澤還沒拐過彎,就笑道:「別糾結了,調去燕京肯定是好事。」頓了頓,他將抽完的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笑道:「晚上有時間嗎?」

姚澤疑惑的望著張愛民。

張愛民就笑道:「沒啥事,晚上去我那裡喝幾杯。」

見張愛民滿含笑意的望著自己,姚澤心裡就有譜了,看來自己要調走的消息不止是張愛民知道,整個江平市估摸著都得知道了,看來已經有人開始打市長位置的心思了,張愛民叫自己去他哪裡喝酒,恐怕也是為了這個目的。

張愛民如今已經朝著唐順義靠近,姚澤倒是可以幫張愛民一把,拉他信任的人接任市長一職,只不過,自己也只能起到推薦作用,省委那邊肯定不會單純的聽取自己的意見,這個位置的爭奪一定會是唐順義與聶明宏的逐鹿的開始。

「成,那我就過去喝幾杯,以後恐怕想和張書記喝酒都難了。」姚澤欣然的答應下來。

傍晚十分,晴朗的的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姚澤收拾好辦公桌離開辦公室,走到辦公大樓門口時,向成東已經將車子停在了門口,瞧見姚澤,他拿起車裡的雨傘,迅速推開車門,然後撐開雨傘護著姚澤上車。

坐進車裡,姚澤拍了拍襯衣袖子上的雨水,然後對向成東笑問道:「成東啊,我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過你家人,抽空回家看看家人吧。」

向成東啟動車子,然後臉色有些難看的說:「姚市長,我已經沒有家人了,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十八歲入了部隊,一直到退役跟著您,這就是我所有的人生軌跡。」

姚澤倒是沒想到向成東會是這種情況,從自己仕途騰升之時向成東就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為自己辦了許多重要的事情,自己卻疏於對他的關係,姚澤萬萬沒想到他會是孤兒。

「這麼多年,不孤單嗎?」姚澤輕輕吁了口氣,輕聲問道。

向成東咧嘴笑了笑,說:「小時候每當下雨的時候躺在單薄的被子中瑟瑟發抖時會感覺很孤獨,彷彿整個世界只有自己一人,那種孤單的感覺刻骨銘心,那時候會偷偷的躲在被子里流淚,不過,這麼多年過去,倒是習慣了。」

姚澤嘆了口氣道:「你年紀也不小了,是不是該考慮找個女朋友了?」

向成東就笑眯眯的說:「不急,找了女朋友恐怕就沒法認真給姚市長辦事了。」

姚澤沒好氣的笑道:「這兩件事情不衝突,找個女朋友吧。」

向成東邊開車邊撓頭,憨笑道:「哪裡會有姑娘看上我,再說我也沒什麼交際圈,沒有認識的姑娘埃」

姚澤好笑的道:「不對啊,我記得你不是和那個叫陳娜娜的姑娘關係不錯嘛?怎麼沒見你聯繫了?」陳娜娜以前是省電視台台長李文燦的情婦,去年過年時,魚梁洲旅遊開發項目值班室的門衛老頭大過年的不小心摔死了,省電台的李文燦處於私利想要把這則消息給報道出去,若是消息曝光對江平影響會很惡劣,姚澤去省里和他商量無果后就派出向成東和笑傲天拍他和他情婦陳娜娜的艷照,也正是在那次的任務中,向成東和陳娜娜好上了,姚澤依稀還記得這個陳娜娜是省電台的實習主持。

「她……」提起陳娜娜,向成東臉色有些黯然,語氣有些低沉的說:「姚市長,您覺得我和她是一個世界的人嗎?」

姚澤嘆息道:「你為人實在,在對待感情上沒有那麼多小心眼,但是陳娜娜這樣的女人就不同了,太過世故,小小年紀能夠當李文燦的情婦,這樣的女人情商太高,你們確實不適合,你要找也得找個能過家的女人。」

向成東輕輕吁了口氣,車速放慢了些:「我和她只是相處了一段時間,覺得不合適就分開了,她所追求的和我不同。」

姚澤從後面拍了拍向成東的肩膀,輕聲道:「以後有合適的我給你介紹,女人嘛,多的是,不必在想著她……」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