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官場之財色誘人 > 第七百三十六章小荷才露尖尖角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三十六章小荷才露尖尖角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6日 14:17 [字數] 34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燕京二一五軍區醫院,姚澤車子開到門口時被警衛給攔了下來,給納蘭德通了電話,守門的警衛才給他放行。

三零六病房門口。

姚澤站在外面,心情有些壓抑,每次來看納蘭冰旋,見她臉無血色,表情似乎很痛苦,心裡就如同壓了一塊很重的石頭,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站在門口,點上一支煙,剛吸了一口,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就走了過來,皺著眉頭斥責道:「這裡面不能吸煙不知道嗎?趕緊將煙給滅了。」

姚澤歉意的笑了笑,然後將煙給掐滅,扔進垃圾桶,見那醫生將納蘭冰旋病房的門給推開,姚澤跟著走了進去。

醫生為納蘭冰旋打了營養針之後,姚澤出聲問道:「大夫,她現在有沒有好轉的跡象?」

那醫生朝著姚澤看了一眼,問道:「你是她什麼人?」

姚澤思索一下,道:「我是她好朋友。」

「哦。」他點了點頭,然後道:「沒什麼好轉的跡象,只能看奇能不能出現了,她的這種癥狀在用醫學的手段根本無從下手,能維持生命就不錯了。哎,這麼年輕漂亮的姑娘……」那醫生搖頭嘆息一聲,走出了病房,將門輕輕關上。

姚澤走到納蘭冰旋跟前,坐在椅子上,握住她有些冰冷的手,望著她蒼白的俏臉,姚澤眼眶有些濕潤:「冰旋,我來看你了。」

說完,姚澤喉嚨有些哽咽,低頭沉默下來,握住納蘭冰旋的手更緊了,生怕一鬆開,納蘭冰旋就消失了。

房間中靜悄悄的,能夠聽見姚澤低沉的呼吸聲和藥瓶裡面滴答滴答的滴水聲。

房門被從外面推開,納蘭德露出一個臉來,見姚澤握住納蘭冰旋的手,低頭不語,他心裡也是一陣難受,在心裡輕輕嘆息一聲,然後又悄悄將房門給關上,讓姚澤和納蘭冰旋單獨多待一會兒。

「冰旋,我對不起你,如果我能記起你來,你就不會出事了,如果我能夠早點和你相認,你也不會這樣躺在病床上,都是我的錯,你起來,起來打我。」姚澤將納蘭冰旋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一滴眼淚從眼眶中流了下來,順著臉頰流入嘴角,鹹鹹的。

姚澤拿起納蘭冰旋的手,在她手背聲親了一下,道:「冰旋,如果你能醒過來,我就履行二十年前的約定,娶你為妻。」

「你醒醒好嗎,冰旋……」

吱呀……

房門被推開,納蘭德紅著眼眶走了進來。

「納蘭將軍……」姚澤扭頭見納蘭德進來,趕緊低頭將眼淚抹掉,然後站了起來,一下子跪在了納蘭德跟前。

「姚澤,你這是做什麼。」納蘭德趕緊去拉姚澤,姚澤卻沒有起來。

「是我對不起冰旋,如果不是因為我,冰旋就不會出事,也不會這麼痛苦的躺在床上,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如何來給冰旋贖罪,看到她痛苦的模樣,我感覺心裡如同刀絞一般。」姚澤低頭,肩膀不停的聳動。

納蘭德輕輕嘆了口氣,溫和的道:「你別這樣,快起來,如果冰旋瞧見你這樣也不會好受的,她能夠為了你堅持二十年,就證明她願意為你付出生命,即便是有重來的機會,我相信她也不會後悔自己為你做的事情,所以你不用自責,如果冰旋能夠好起來,你完成你們之間的約定就是對她最大的禮物。」

兩人在交談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病床上的納蘭冰旋右手的食指輕微的抖動了一下,若是姚澤和納蘭德瞧見這一狀況,一定會欣喜若狂,只少這是好的開始。

「你起來,別跪著了,冰旋不會怪你,我也沒有怪你。」納蘭德將姚澤拽了起來,道:「男兒膝下有黃金,怎麼能隨便給人下跪。」

姚澤抹了抹眼淚,道:「如果冰旋醒了,還願意嫁給我,我一定會娶她。」

納蘭德欣慰的點了點頭,然後道:「以後有空多來看看冰旋,說不說說話,能夠有助於她從沉睡中蘇醒。」

姚澤點點頭,道:「我會的。」

和納蘭德交談一番,又單獨和納蘭冰旋相處一陣子,姚澤才離開軍區醫院。

坐在車中,姚澤心情極為糟糕,想找人說說話,在燕京卻不知找誰,阮可人今天早上坐航班回了江平,姚澤突然感覺自己好孤獨。

開車回到駐京辦,也沒什麼吃飯的食慾,回了房間到頭就睡,一直到傍晚,姚澤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

迷迷糊糊的摸起電話,接通后,含糊不清的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一絲冰冷而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是姚澤嗎?」。

姚澤眯著眼睛看了下號碼,好像是許莊嚴家的座機,姚澤不由得一愣,然後從床上坐了起來,疑惑道:「我是姚澤,你是?」

「慕蓉崔楠,許叔叔讓你過來吃晚飯。」不等姚澤答應或者拒絕,電話那頭已經掛斷,姚澤不由得一陣苦笑,有這麼通知人的?

肯定是慕蓉崔楠去了許莊嚴家,許莊嚴讓她打給自己,她這才勉強的撥通自己的號碼。

以她的性子,真是難為她了。

和納蘭冰旋比起來,她似乎比以前的納蘭冰旋還有冷漠一些,想到納蘭冰旋,姚澤微微好轉的心情又有些沉重起來。

去浴室的洗手間洗了把臉,然後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夾著公文包離開房間,在大堂碰到張子棟主任,他正在訓斥著手底下的人,瞧見姚澤出來,於是趕緊換了副嘴臉,笑眯眯的迎了上來,問道:「姚市長,晚上要給你安排飯菜嗎?」。

姚澤臉色不太好看,擺了擺手道:「不用了,我去外面辦些事情。」然後就朝著門口走去。

張子棟望著姚澤,心裡一陣納悶,難道自己做了什麼讓他不滿意的事情,臉色那麼難看……

有時候領導一個臉色,下面的人就得揣摩好久,比如現在的張子棟就有些抓耳撓腮。

本來準備開駐京辦安排的車子去許莊嚴那裡,但是去了那裡肯定是要喝酒了,於是姚澤乾脆坐計程車過去。

到了許莊嚴住的地方,當然又是免不了通報,給許莊嚴打了電話,門衛才給放心。

姚澤夾著公文包,踱著步子朝著裡面走去,在許莊嚴家門口瞧見慕蓉崔楠那輛軍綠色的越野車。

姚澤走到大門口,剛準備敲門,手伸到半空中時,房門突然打開,慕蓉崔楠絕美卻冰冷的臉露了出來:「進來吧。」她冷冰冰的丟下一句話,然後轉身走了進去。

姚澤鬱悶的嘀咕道:「我欠你錢了不成1

姚澤雖然嘀咕的聲音極為小,不過還是被慕蓉崔楠敏銳的聽覺給聽見,她身子頓了頓,沒有扭頭看姚澤,朝著客廳的沙發走去。

許莊嚴在書房裡面辦公,聽到外面的動靜就取下老花鏡,含笑的走了出來,熱情的對姚澤道:「來了啊,快過來坐。」然後吩咐保姆道:「去給客人倒杯茶,用我經常喝的那種茶葉。」

慕蓉崔楠坐在一旁看著電視裡面播放的軍事頻道,許莊嚴和姚澤則坐在沙發上喝茶閑聊。

「打算什麼時候回江平?」許莊嚴遞給姚澤一支煙,然後問道。

姚澤接過,然後幫許莊嚴點煙后,笑道:「過幾天吧,還有些事情要辦。」

「哦。」許莊嚴點了點頭,然後苦笑道:「本來是想把你留下來的,真是有些失望埃」

姚澤歉意的笑道:「以後時機成熟了我就過來,不過,到時候許部長可別把我拒之門外埃」

許莊嚴哈哈笑了起來:「隨時歡迎你。」又道:「以後私底下也別喊我什麼許部長了,這樣相處彆扭,和崔楠一樣,喊我叔叔吧。」

慕蓉崔楠原本看著電視,聽見許莊嚴的話,她微微一愣,然後扭頭滿含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似乎在看這個傢伙有什麼特別的,許叔叔為什麼對他這麼好。

不過她卻未從姚澤臉上看出什麼來。

「喊許叔叔會不會高攀了?」姚澤悻悻道。

許莊嚴就爽朗的笑道:「以後說不定我還得沾你的光呢。」

他笑過之後,臉色正經起來,突然問道:「知道徐主席和慕蓉總理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嗎?」。

姚澤似乎明白許莊嚴要說什麼,默默點頭。

許莊嚴就欣慰的笑了笑,道:「所以我說以後指不定能沾你的光也不是沒有可能,如果這次農改能夠成功,三農問題能夠更完善的得到解決,那麼你的功勞不小啊,這可是你受益一輩子的政績,年輕人,抓住好的機會不要放手,但是切記,千萬不要沾沾自喜得意忘形,違法亂紀的事情更是沾都不能沾邊。」

「許部長提醒的是,我一定銘記在心。」

慕蓉崔楠剛才聽見許莊嚴提徐魏國和她父親,就刻意的聽了兩人交談的內容,見許莊嚴竟然拿姚澤去比這兩位國內最具影響力的男人時,慕蓉崔楠更加詫異於姚澤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人,心中竟是對姚澤有了好奇的心思。

他,能和自己父親比嗎?

慕蓉崔楠否定了這一想法。

在慕蓉崔楠心中,似乎沒什麼人能和她父親相提並論。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