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零四章監獄刺殺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30日 21:29 [字數] 34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一所隱蔽的洗浴會所,幽暗的包廂里躺著兩個大肚便便的男人,身邊各自有著一個衣著暴露的年輕女子為他們全身按摩。

躺在左邊按摩床上的李大春一臉愁容,雖然年輕漂亮的女人在他身上摸來摸去全讓他沒有一點興奮感,此時他也興奮不起來,「何縣長,難道真就把我弟弟給放棄了?」李大春有些不死心,再怎麼說李大貴也是自己的親弟弟,這麼落井下石他又怎麼乾的出來。

何益到不像李大春那般憂心忡忡,一副享受模樣的閉著眼睛,感受著年輕女子按摩帶來的快感,聽了李大春的話,他輕輕吁了口氣,然後睜開眼望著李大春說:「你怎麼這麼死腦筋,先讓他把罪給認了,以後這件事情的風頭過去了再想辦法把他撈出來不就成了。」

李大春猶豫了一下,然後低聲道:「你不了解我那個弟弟,我怕他被激怒了,把咱們都給抖出去了,那事情可就大了。」

何益聽了李大春的話,頓時從按摩床上坐了起來,推開一邊的女技師,瞪著眼睛對李大春說:「我不是讓你和你弟弟交代清楚么?你沒有安撫他?」

李大春苦著臉道:「我說是說了,可是就怕他想不通,被李俊陽給利用了。」

何益沉吟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望著李大春,說:「你還是得去看看你弟弟,必須把他穩住,如果他把事情都給抖出來,那麼事情就大了。」

李大春點頭道:「成,我明天去見見他,免得他胡思亂想。」

「成了,出來玩別想公事了。」何益一把抓住旁邊的女人,然後帶著淫穢目光的道:「跟我去隔壁房間。」他又望著李大春道:「這裡讓給你了,好好享受吧。」

李大春放心心中的包袱,此時就感受到了按摩女手指間的溫柔,病態的身體在此時也有了感覺,他呼吸急促的抓住了按摩女的雙手,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別按了,咱們玩點更刺激的吧……」

第二日,李大春還是冒著風險去見了李大貴,李大貴昨天想了一夜,如果今天他哥哥不來看他,那麼他就決定把所有的事情都給交代出去,哪知道正當他下定決心的時候,他哥哥卻被帶到了審訊室。

「哥……」李大貴看見李大春猶如瞧見了救命稻草,紅著眼眶喊道。

李大春輕輕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讓李大貴坐下,然後輕聲道:「大貴啊,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李大貴急切的道:「哥,我想出去……」

李大春面不改色的搖頭道:「你現在不能出去,做了什麼事情就好好的對警察交代,哥的話你要記住,一定要坦白從寬。」李大春說著話的時候偷偷朝著李大貴使了個眼色,旁邊有警察守著,李大春話不敢說的太明白。

「外面你放心,哥會幫你的。」李大春說完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門口的時候又扭頭看了李大貴一眼,說:「去了裡面好好改造知道嗎。」

李大貴聽出了他哥話的意思,點了點頭,心裡稍微踏實了些。

兩人談話非常簡單,就那麼幾句,但是雙方心裡卻都清楚對方要表達的意思。

走出審訊室,李俊陽專門在外面等著李大春,見李大春從裡面走出來,李俊陽含笑的說:「李部長不是說不來了嗎?這怎麼又想通了?」

李大春一臉憂鬱的嘆了口氣,道:「比較是自己親弟弟,不來看他一眼老爹老娘都會怪我太不近人情,李局長放心,我已經和他說過了,讓他老實交代,該怎麼判就怎麼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嘛。」

李俊陽點了點頭,笑道:「感謝李部長的配合。」等李大春走後,李俊陽臉色陰沉了下來,拿出手機,撥通了姚澤的電話,那頭接通后,李俊陽鬱悶的道:「媽了個巴子的,姚市長,李大春那老王八來看他弟弟了,估摸著是送什麼消息的,我看想審查出他們貪污的證據難埃」

姚澤此時正坐在會江平市的車中,聽了李俊陽的話,姚澤點頭說:「知道了,該怎麼審就怎麼審吧,有些事情強求不來,得需要時機,冥冥之中自會有安排,他們這些貪官一個也跑不了的,你只管放心的審,萬一他咬死了不把縣裡的貪官供出來,就先把他給關起來,讓他吃一些苦頭再說。」

「好的,我知道了。」李俊陽掛斷電話后,輕輕嘆了口氣,這件事情恐怕涉及到太多的官員,拖的時間越久越難辦,李俊陽心裡沒譜,又怎麼能不著急。

……

魚梁洲旅遊開發區二期工程完工以後,政府又撥了三千萬用於植樹造林,選種珍貴樹木花草用於觀賞,這天下午,姚澤在工程師陳明的陪同下,來到魚梁洲進行視察,見魚梁洲如期的將二期工程做完,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對陳明道:「陳明同志,這半年可是辛苦你了。」

陳明趕緊擺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能把魚梁洲建設好是我的榮幸。」

姚澤欣賞的點了點頭,也是,這對陳明來說也是一項難道的殊榮,以後不管走到那裡魚梁洲旅遊開發項目都是他光榮的業績。

「等植樹造林完成後,基本上就可以竣工了。」陳明笑眯眯的對姚澤說道。

「恩,不錯,這些樹是不是按照規劃圖紙上面來種植的?」姚澤笑問道。

陳明點頭指著西方一大片植物,笑著道:「姚市長,您看那邊,那邊全是種的櫻花樹,等到了開花的季節一定會很美的。」

「好,不錯,真不錯埃」姚澤點了點頭,然後笑道:「魚梁洲開發成為旅遊景點以後絕對是江平最為獲益的政府工程,不管是對江平人民還是對政府都是有利無害的,江平的旅客多了也能促進消費,到時候旅遊景點附近可以開一些超市啊,飯店、賓館什麼的,想想這些姚澤就覺得異常興奮,比較這是他親手完成的一個政府打項目,為民謀福利不說,對於自己來說,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政績。

正說著話,姚澤電話響了起來,見是李俊陽打來的,姚澤走到一旁,接通問道:「老李,有啥事嗎?」

「不好了,姚市長,李大貴出事兒了。」

姚澤眉頭微微一蹙,問道:「怎麼回事?」

「李大貴在監獄被人刺殺了。」李俊陽嘆氣說道。

姚澤道:「死了?」

李俊陽道:「正在搶救,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姚澤問道:「因為什麼原因別人要殺他?」

李俊陽嘆了口氣,道:「好像是因為在監獄發生了**,那人不知道哪裡來的匕首,刺了李大貴小腹一刀,看樣子恐怖凶多吉少埃」

姚澤低頭沉吟了一下,然後說道:「你看有沒有可能是有人想殺人滅口?」

李俊陽道:「我想過了,這個可能性很大,現在那名兇手已經被我們控制了,我待會兒就出審問,希望能從他那裡找到突破口。」

「嗯,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我。」

……

李大春接到他弟弟被刺殺的消息,放下手頭的工作趕緊朝著醫院趕去,在醫院門口被守衛的警車給攔了下來,李大春板著臉道:「讓看,我要見我弟弟。」

兩名警察並不認識縣組織部部長李大春,板著臉道:「我們局長有命,誰都不能見他。」

「我是組織部部長李大春,裡面躺著的是我弟弟,你們馬上讓開。」李大春板著臉訓斥兩名警察,這時,李俊陽從外面走了過來,瞧見李大春,然後笑了笑,道:「李部長您這是幹嘛?」

李大春板著臉說:「李局長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連我弟弟都不能見?」

李俊陽一臉為難的道:「李部長就不要難為我了,你弟弟身份特殊又遇到這種事情,在沒查出真相之前他是不能和外人見面的,否則消息走漏了我可擔當不起。」

「他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李大春火氣消了些,嘆了口氣,對李俊陽問道。

李俊陽道:「現在正在搶救,能不能救過來還是未知數。」

李大春又憤怒起來,道:「到底是誰幹的?」

李俊陽道:「監獄的一名犯人,我們了解到的情況是你弟弟和那名犯人發生了口角,所以才……」李俊陽在告訴李大春實情的時候在偷偷觀察李大春的臉色,看他有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見李大春一副痛恨的表情,李俊陽暫時將李大春排除了嫌疑,李大春想殺自己弟弟的嫌疑不大。

那麼到底是誰對李大貴下的狠手呢?

要說李大貴真是和別人發生了口角才引起了禍端李俊陽根本不會相信,事情沒有那麼巧合,李大貴剛被關押就發生這種事情,鐵定是李大貴掌握了某些人的罪證,那些人怕李大貴將他們給供出去了,所以想將李大貴殺了滅口。

「李局長,如果有什麼線索了請一定要告訴我,如果我弟弟就這麼冤死了,我不會放過罪魁禍首的。」李大春在官場混了這麼多年,也算是官場老油條了,李俊陽能夠聯想到的李大春也能夠想到,他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人便是湯山縣縣長何益……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