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七百章俏皮的白燕妮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6日 04:17 [字數] 34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大貴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最後一戶釘子戶竟然將他害的陷入了絕境,也許是命該如此,市裡的領導早不下來晚不下來,偏偏等到自己強拆的時候跑到下面來視察,歸根結底李大貴認為自己點子太背,做事情也沒有考慮周全。

聽李大春含蓄的希望他把所有的罪名都扛下來,李大貴帶著希冀的目光望著李大春,道:「哥,真的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李大春嘆了口氣,將客廳的電視給關上了,原本就心煩意亂,電視的噪音讓他更加煩悶起來,索性將電視給關上,然後帶著愁苦的表情說:「大貴啊,你可是我親弟弟,凡是有一點可能我都會保住你的,可是現在查這個事情的人是姚澤,姚澤知道是誰嗎?江平市市長,去年把湯山縣鬧的整個縣都政治大震動,你想想,當時湯山縣有多少官員落馬,就這種難纏的貨色,他盯著的事情,你覺得會輕易放手嗎?」

李大貴微微蹙眉,道:「哥,要不咱們拿錢試試?用錢砸,我就不相信他不喜歡錢。」

李大春思索了一下,然後道:「這個事情我再去和縣長何益談談,如果姚澤有貪財的心思,那麼也許這件事情還有些轉機。」

……

李俊陽帶著白燕妮,將車子開到了縣醫院大門口,車子停好后,白燕妮推開車門走了出去,不解的對李俊陽道:「李局,這什麼案子還得到醫院來辦啊?」

「走,跟我來。」李俊陽笑了笑,然後夾著公文包走在最前面。

到了二樓的病護室,李俊陽大老遠的就瞧見了站在病房門外的三個男人,其中一個赫然就是姚澤。

「姚市長。」李俊陽笑著朝姚澤喝了一聲,然後帶著白燕妮朝那邊走去。

白燕妮跟在李俊陽身後,瞧見那個熟悉的面孔,內心不由得一喜,歡喜的表情稍縱即逝,然後臉龐又恢復了女警的從容。

走到姚澤跟前,李俊陽笑眯眯的和姚澤握手,姚澤就把市宣傳部部長陳勇介紹給了李俊陽。

「姚市長,咱們又見面了。」白燕妮走到姚澤跟前,主動伸出芊芊玉手。

姚澤望著白燕妮嬌媚漂亮的臉龐,表情有些恍惚,快半年沒見白燕妮,姚澤倒是有種錯覺,這女警花倒是越來越嫵媚漂亮了。

「白警官你好。」姚澤笑眯眯的伸手和白燕妮握在一起,那裡知道,白燕妮暗中用手指勾了勾姚澤的掌心,表情露出一絲曖昧的玩味。

姚澤被白燕妮撓的心頭一動,心說,這白燕妮越來越懂情調了,在這種場合都敢誘惑自己,他不動神色的縮回手,然後對李俊陽道:「李局長,我叫你過來是希望你親自審查一個案子。」

李俊陽一臉疑惑的問道:「什麼案子?」

姚澤道:「你認識縣裡的李大貴嗎?」

「認識埃」李俊陽笑著點頭,然後道:「這人是縣裡有名的企業家,怎麼,他犯事了?」

「嗯。」姚澤點點頭,然後讓向成東將石春梅喊了出來,讓她把所發生的事情前前後後的又給李俊陽講了一遍,白燕妮在一旁認真的做這筆錄。

等石春梅將事情講完后,姚澤就對李俊陽說道:「你可以從李大貴傷人案件為缺口,將他逮捕起來進行審問,然後一步步的深入下去,一定會查出一些別的事情來……」

李俊陽明白姚澤的意思,這件事情要一查到底,來之前姚澤已經給他通氣了,這會兒李俊陽馬上會意姚澤的意思,點頭道:「姚市長您放心,我一定盡全力把案子給辦好。」

「那我現在先去找李大貴?」李俊陽對姚澤問道。

姚澤道:「嗯,現在就去,動作越快越好。」

等李俊陽帶著白燕妮離去時,趁眾人不注意,白燕妮偷偷朝著姚澤眨巴了一下美眸,留給姚澤一個嬌媚的瞬間,姚澤偷偷給白燕妮發了一條簡訊,說晚上去她那裡坐坐,意思很明顯。

姚澤此行來湯山縣的目的只是尋找那名奇怪的老醫生,等事情都吩咐到位了,

姚澤就讓陳勇和向成東先到縣政府招待所住下,他獨自開車去了當初李美蓮居住的小區。

那一次李美蓮不小心歪了腳,姚澤帶著她在小區外面的門診碰到了那名奇怪的老醫生,後來老醫生奇怪的消失了,卻給姚澤留下兩本書籍,老醫生所做的事情讓姚澤感覺很是奇怪,兩人只是萍水相逢而已,為什麼會專門交代將那兩本書籍交給自己?

而且那兩本書籍也顯得很珍貴。

一陣胡思亂想,姚澤車子開到了小區外面的門診外。

推開車門走進診所,一陣濃烈的葯穿入姚澤的鼻子,他微微蹙了蹙眉,有些討厭這股氣味,這時,一名穿著白大褂的中年人走了過來,笑著對姚澤問道:「生病了?」

姚澤搖了搖頭,然後道:「你不記得我了?」

「你?面生的很。」中年醫生仔細看了姚澤一陣子,還是想不起來,笑著搖頭。

姚澤道:「當初這裡的一名老醫生把他的一個木盒子交給你,讓你轉交給我,你不覺得了?」

「噢,你這麼說我就想起來了。」中年人恍悟,笑眯眯的道:「你來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找那名老醫生,你能聯繫上他嗎?」姚澤說明來意。

中年男人道:「他把診所交給我打理以後中途倒是回來過一次,只是詢問了木盒子的事情,其他的隻字未提,哦,不過他走的事情我多嘴問了一句。」

「問的什麼?」姚澤趕緊問道。

中年醫生道:「我問他要去那裡,原本以為他不會告訴我,卻沒想到他笑著說他要去燕京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那樣子神秘兮兮的……」

「他竟然去了燕京……」姚澤嘀咕一句,然後望著中年醫生,問道:「他走多久了?」

中年醫生道:「大概有一個多月了吧。」

姚澤想了一下,一個多月前中年老醫生去燕京的時間正好是納蘭冰旋剛出了車禍昏迷不醒的時間段,姚澤心說,難道是個巧合?

「你找他有什麼急事嗎?」見姚澤愣住那裡有些出神,中年醫生關切的問道。

「哦。沒事兒,就是想向老先生詢問一些事情。」姚澤掏出鋼筆和紙來,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了中年醫生,道:「這位大哥,幫我一個忙,如果下次老先生回來了,你就給我打這個電話告訴我一聲好嗎?」

中年醫生收下姚澤的電話號碼,笑著點頭道:「小事兒,等他回來了我立馬打給你。」

「拜託你了。」姚澤笑著點頭。

老醫生為什麼會突然去了燕京,姚澤百思不得其解,在姚澤眼裡,這老醫生充滿了神秘色彩。

既然找不到,說明他和老醫生的緣分未到,姚澤也不再強求,便開車子離開。

……

李俊陽帶著白燕妮去了李大貴的建築公司,財務告訴李俊陽,李大貴今天沒有來公司,應該是在家裡休息。

李俊陽亮出身份,讓后打聽到了李大貴的住址,開著車子趕了過去。

等李俊陽和白燕妮走後,財務的中年女人趕緊撥通了李大貴的電話,然後緊張的道:「李總剛才有兩名警察過來找您呢,現在正往你家這邊趕呢。」

李大貴沒有絲毫意外,只是輕描淡寫的道:「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吧。」

李大貴掛斷財務的電話,然後從客廳的沙發上站了起來,焦急的在客廳里踱著步子,一瞬間他竟然有一種跑路的衝動,不過即便跑又能跑多遠?若是跑路被抓判刑會更重,李大貴馬上將這個念頭打消,然後掏出手機撥給他哥李大春。

「哥,警察馬上就要找上門了。」李大春接通后,李大貴趕緊說道。

李大春道:「速度真夠快的,這樣,你現在什麼都不要說,如果他只是問強拆和傷人的事情你認了便是,若是問起其他關於有沒有賄賂縣領導之類的問題你一定要一口咬定沒有賄賂。強拆和傷人判不了多久,但是如果牽扯到賄賂的事情,麻煩就大了。」

李大貴有些慌張的道:「哥,我現在緊張的很,我怕我說漏嘴了。」

李大春道:「你千萬要鎮定,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問你什麼都不要說,只認強拆和傷人的事情,其他的一概不知道,你只要記住這裡兩點就行了,我在外面在幫你跑跑關係,爭取早點把你弄出來。」

聽李大春這麼說,李大貴知道自己是怎麼都逃不了牢獄之災了,頓時表情有些萎靡。

正打著電話的時候,李大貴大門突然被敲響。

「哥,他們可能已經道了。」李大貴有些緊張的道。

李大春趕緊在電話裡面囑咐道:「弟啊,你一定要聽我的,記住我剛才交代你的話,只認強拆和傷人的事情,其他的什麼都不要交代,不管他們怎麼威逼利誘都抵死不開口,我現在馬上去找何縣長商量你的事情。」李大春不放心的又囑咐了他弟弟李大貴一邊才掛斷電話。

敲門聲依然繼續著,而且越敲越響,李大貴表情有些難看,磨蹭的朝著大門口走去,心說,該來的始終要來,躲是躲不了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