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九章替罪羔羊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5日 14:43 [字數] 36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坐進車中,姚澤眉頭緊鎖,陳勇知道姚澤此時正在氣頭上,就從荷包里掏出煙來遞給姚澤一支,點上煙吸了一口,姚澤吁了口氣,對陳勇說道:「陳部長,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陳勇年齡在五十之間,這些年在江平一直擔任著宣傳部部長的職務,是沈江銘最信任的親信,沈江銘走後,陳勇自然而然的站在了姚澤的陣營,他為官倒是比較圓滑,這麼些年倒是沒和誰結下過梁子,也正是因為他的謹慎小心,導致他做事情縮手縮腳,以至於數十年來一直沒有挪動過位置。

陳勇屬於比較容易滿足的類型,他覺得如今的地位已經算是光宗耀祖了,沒必要再去和別人爭個你死我活,官場鬥爭就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走出一步就會深陷困境,他看過無數在爾虞我詐中落馬的官員,所以他的一貫做事風格就是求穩。

聽了姚澤的問話,陳勇也給自己點上一支煙,眯著眼睛抽了一口,然後小心翼意件事情恐怕有些複雜,如果查下去肯定要牽扯出一批官員。」

姚澤點頭道:「那你覺得查還是不查?」

姚澤都已經問到這個份上了,陳勇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姚澤問話的意思,姚澤剛才表現的那麼惱怒明顯就是要查下去的,陳勇就順著姚澤的意思說道:「我覺得查,自然要查的,不過,姚市長覺得呢?」

「那就查吧。」姚澤沉著的臉露出笑來,說道。

陳勇問道:「該怎麼個查發?」

「先去石春梅家中,詳細了解情況再做安排。」

和向成東聯繫后,陳勇的司機將車子開到了縣城的一個小衚衕,這裡的放在看上去很破敗,全是一些磚瓦房,石春梅放在被拆之後沒了落腳的地方,只好先租在這裡住下。

說起石春梅的丈夫,石春梅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姚市長,你說說現在是舊社會嗎?還有沒有王法了?這麼個做法咱們老百姓那裡還有安全可言?他們的行為簡直是比土匪還土匪。」石春梅將姚澤和陳勇領進屋中后給談起這件事情便是滿臉的怒容。

姚澤輕聲道:「石大姐消消氣,如果你所說的都是真的,我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不過,咱們說話也不能以偏概全嘛,舊社會那裡比的上現在,石大姐要對咱們黨有信心,畢竟害群之馬肯定是會有的,但卻是極少的,不管如何,你的公道我一定幫你討回來。」

「謝謝姚市長,我剛才有些激動了所以亂說話,您別介意。」石春梅悻悻的道。

姚澤笑著擺手道:「沒事兒,石大姐遇到這種事情抱怨也是人之常情嘛,如果不抱怨那還不正常了。」姚澤打著哈哈道:「石大姐,你把事情的經過仔仔細細的將給我聽一遍,然後我看看怎麼幫你。」

石春梅含淚的點了點頭,然後開始講述她家的悲慘經歷……

聽完石春梅的敘述,一旁的向成東氣的只咬牙。

姚澤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和陳勇對視一眼后,扭頭對石春梅問道:「石大姐你住的地方安不安全?」

石春梅點頭道:「這裡除了你們幾個人,沒別人知道了。」

「那就好。這件事情牽扯的比較廣,最近你還是少出門吧,這件事情徹底的查清楚可能需要一些時日,在沒將事情解決之前,石大姐還是注意點比較好。」姚澤吩咐的道。

「那……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石春梅連忙問道。

姚澤笑道:「你什麼都不用做,等消息便是了,呃,你可能需要要配合檢查人員錄一下口供,到時候我會聯繫你的,你現在就安心的在家裡等消息吧。」

石春梅憂鬱的道:「可是我丈夫還躺在醫院,我要去照顧他埃」

姚澤想了想,說道:「要不你就搬到醫院去住吧,這幾天暫時委屈你一下,這件事情查起來肯定會有人要狗急跳牆,我擔心會有人對你造成威脅。」

「你是說……他們會殺人滅口?」石春梅身子哆嗦了一下,瞪大眼睛道。

姚澤一臉平靜的笑了笑,道:「沒那麼嚴重,小心駛得萬年船嘛,你現在就把東西收拾一下搬到醫院去和你丈夫住在一起,照顧他也方便。」

「好的,好的,我馬上就來收拾東西。」

將石春梅送到醫院,買了些水果看望了她丈夫以後,姚澤走出病房,掏出手機把電話打給了湯山縣警局局長李俊陽,當年在鎮上任職時姚澤任副鎮長李俊陽任鎮派出所所長兩人共同牽扯到一件命案中,若不是姚澤發現證據將案子破了,現在李俊陽可能連官職都保不住,那件案子之後兩人的關係倒是不錯,姚澤在湯山縣的酒吧一直是李俊陽在暗中幫助照料著。

此時,李俊陽正在訓斥一名做錯事的小警察,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氣喘吁吁的拿起手機,見是姚澤打來的,於是瞪著那名垂頭喪氣的小警察,怒聲道:「你小子先死出去,晚點再收拾你。」

小警察答應一聲,鬱悶的走出辦公室順手將辦公室的房門給帶上,李俊陽這才如同變臉一般,沉著的老臉露出笑意來:「姚市長,是不是來湯山了?」

姚澤苦笑道:「連你都知道了……」旋即他表情正色的道:「老李,現在沒時間和你閑扯篇,你拍兩名警察同志到縣中心醫院來,這裡有個案子需要處理。」他走到一旁,壓低了聲音,輕聲道:「送你一個大機遇,這個案子如果破了我可以想辦法把你調到市裡去。」

「真的?」李俊陽聽了姚澤的話,頓時興奮的瞪大了眼睛喝了出來。

「小聲點。」姚澤沒好氣的道:「這件案子看似小事,但是裡面牽扯甚廣,如果查這件案子你可能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但是你必須頂住,你現在就給我表個態,能不能行?如果不行我就派市裡的人下來查。」

李俊陽毫不猶豫大大咧咧的拍著胸脯保證道:「姚市長儘管吩咐就是,你指哪我打哪,絕不含糊。」有姚澤這個市長給他李俊陽做後台,他如果還畏畏縮縮的,那他這輩子也就只配在縣裡混混了。

「沒那麼誇張。」姚澤道:「你先到醫院來一趟,來了再談,這件事情必須馬上開展調查,拖的事情越長事情越麻煩。」

李俊陽聽后正色的道:「我馬上就來。」

掛斷姚澤的電話,李俊陽帶起警帽急匆匆的走出辦公室,然後敲了敲刑警隊長的辦公室,將門輕輕推開,對著坐在皮椅上查資料的刑警隊長道:「白警官,有任務了。」

此刑警大隊長便是白燕妮了。

白燕妮抬起頭,美眸望著李俊陽,問道:「什麼案子?」

「跟我走便是了,給你一個驚喜。」李俊陽笑眯眯的道。

白燕妮點了點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她今天沒有穿警裝,一身修身的牛仔裝將她的身姿襯托的婀娜多姿,髮型梳了一個馬尾辮,露出漂亮精緻的五官,這形象倒是有些俏皮的美婦氣質。

坐進李俊陽的車中,白燕妮系好安全帶,一臉疑惑的道:「到底是什麼案子啊?我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李俊陽死活不說,只是一臉神秘兮兮的笑道:「都說了,去了你不就知道了。」

李俊陽越是這麼說白燕妮心裡越是好奇,望著李俊陽,李俊陽不肯說她也感到無奈。

……

此時,湯山縣縣長辦公室房門緊鎖,裡面坐著縣長何益和組織部部長李大春,何益坐在皮椅上悶頭抽著煙,半響后才望著李大春,道:「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辦?姚市長接手了此時不查出來肯定是不會罷休的,這件事情不許要有人站出來承擔一切。」

李大春咬了咬牙,道:「我去和我弟弟商量,讓他一個人把這事給扛了。」

「他能願意嗎?」何益問道。

李大春重重的嘆了口氣,道:「那個婆娘找上了姚澤,只能告建築公司的狀,咱們從來沒有露過面她自然不知道情況,姚澤展開調查第一個找的也是我弟弟,只要他把這件事情扛下來,死咬著事情就是他一個人乾的,那麼這件事情也許有緩和的餘地。」

何益有些擔憂的搖頭道:「這個姚澤不簡單,當初他在湯山縣任職的時候就把湯山縣攪的天翻地覆,最後湯山縣的官員不是被他拉下去了一大批么,他這人認死理,肯定不會那麼輕易善罷甘休。」

「那你說該咋辦?」李大春將手中的煙蒂塞進煙灰缸后,出聲問道。

「我怎麼知道,都是你那蠢貨弟弟惹出來的事情,膽子也太大了,簡直就是胡作非為,都是被你撐腰給慣的,,這下好了,如果真的東窗事發,很多人都會倒霉,你我都逃脫不了。」何益氣憤的道:「先讓你弟弟把所有的事情扛下來,萬一姚澤不罷休我們再想其他辦法。」

李大春嘆了口氣,點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道:「我現在就去找我弟弟商量。」

「不是商量,他必須這麼做,因為他根本就沒有一絲僥倖的可能性,把所有的事情扛了也許對他有些不公平,但是卻可以保住很多人,等他出來了,大家大會感謝他的。」

「我知道怎麼做了。」李大春搖了搖頭,走出何益的辦公室,心裡糾結不已,那畢竟是他的親弟弟,讓他弟弟把所有事情都給扛了,他又怎麼能不難受。

告訴大家一個很痛心的消息,縱橫官場文大神『低手寂寞』去世了,我知道我的讀者也有很多還在辛苦的等著他回來更新小說,我也一直在期盼著他回歸,可惜真的很惋惜,這麼一位有才的作者就這麼走了,願大家一起為他祈禱,低手寂寞,前往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