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八章攔車伸冤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5日 00:33 [字數] 35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個多月過去,三月份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姚澤在宣傳部長的陪同下去了湯山縣,明面上是下去視察,其實姚澤目的是去湯山縣打聽當初那名老醫生的下落,納蘭冰旋一直昏迷不醒讓姚澤心裡極為擔憂,姚澤有一種預感,如果能找到那名老醫生,納蘭冰旋一定能清醒過來。

駛過通往湯山縣的一座石拱大橋,姚澤輕輕嘆息一聲,想起在湯山縣任職的情景仿若就在昨日一般。

「也不知道她還好不好……」一個英姿颯爽嬌艷俏麗的身姿出現在姚澤的腦海,穿上警察制服的白燕妮是那麼美麗動人,一身的英姿之氣給人一種別樣的韻味。

聽見姚澤的嘆息聲,開著車的向成東扭頭朝著姚澤笑了笑,道:「姚澤哥,心中是不是有很多感慨啊?」

姚澤點頭笑道:「誰說不是,一年前我想都不敢想自己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人生真是世事無常,一切都是變幻莫測的。」

向成東沒有再接茬,讓姚澤獨自回味過去的種種場景。

等行駛到湯山縣大街時,向成東詢問道:「姚澤哥,是直接去縣政府還是怎麼辦?」

姚澤扭頭看了一眼跟在後面的宣傳部長的車子,吩咐道:「先別去縣政府,咱們圍著這湯山縣轉一圈,瞧瞧這一年後的湯山縣有沒有什麼改觀。」

向成東笑了笑,道:「好勒。

……

湯山縣的領導班子早已經得到了消息,姚澤要到湯山縣來視察,所以一大早縣委就為姚澤來湯山縣的事情開了一個會,讓大家各執其責配合好姚澤這次的視察。

臨近中午的時候,湯山縣縣委縣政府的一眾領導等在縣政府大門口,準備迎接姚澤的到來,可是已經快一點了仍然沒看到姚澤的影子,湯山縣組織部部長李大春就焦急的對一旁的縣長何益道:「何縣長,市裡面不是說姚市長二個多小時前就已經出發了嗎?怎麼都這個點了還沒到,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何益沒好氣的瞪了李大春一眼,道:「你不能盼點好的?能出什麼事兒?別忘了,姚市長可是咱們湯山縣走出去的官員,對這裡肯定是有感情的,指不定姚市長現在正在縣裡逛著呢,市裡怎麼傳的話?姚市長可是吩咐過,這次打算私底下來視察沒有打算通知我們的意思。」

李大春不解的道:「那咱們現在這麼乾等著是幾個意思啊?」

何益撇了撇嘴,離他不遠的書記陳誠看了一眼,低聲道:「陳書記這麼想的我咋知道,他怎麼吩咐咱們怎麼做就是了。」

「可是……姚市長是打算暗訪的,咱們來這一出不是擺明了知道他要下來么?」

「你以為陳書記他是蠢貨?你能想到的他想不到?他這是在給姚市長發出一種暗號。」

李大春不解的道:「什麼意思?」

何益道:「什麼意思你自己體會去吧,坐在書記這個位置上,想的事情自然比你要更俱全,你就別跟著瞎操心了。」

李大春被何益噎的滿臉通紅,氣悶的將頭扭向一旁,不再吭聲。

一直快到兩點姚澤和宣傳部長陳勇在路邊店隨便吃了點這才驅車去了縣政府。

車子開到離縣政府不遠的地方,拿眼可以瞧見縣政府門口等著的眾縣領導,姚澤微微蹙了蹙眉,看來市裡還是將自己下來的事情給提起透露給他們了,上面的領導下到縣鎮想私下暗訪完全是行不通的。

正對縣領導班子的做法不悅之際,向成東突然叫了一聲,然後猛的打著方向盤踩了一腳急剎車,只見一個中年婦女模樣的女人跪倒在姚澤的車前,哭喊著自己冤枉。

縣裡的領導瞧見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一個個臉色變的極為難看起來,尤其是縣組織部部長李大春瞧見那名婦女時,老臉上露出驚詫的表情。

「怎麼回事?」辛虧姚澤反應快,腦袋才沒有磕到前面的座椅上。

向成東對後排的姚澤道:「有個女人突然沖了出來。」

縣領導反應極為敏捷,尤其是李大春,瞧見那麼婦女后,他沉著臉對周圍維護秩序的警察道:「愣著幹什麼,趕緊把這女人拖走。」

兩名年輕的小警察聽了組織部長的話,頓時一人架住婦女一隻胳膊朝著一旁拖去。

婦女哭喊著掙扎著,嘴裡不停的喊著冤枉,雙腳拚命的在地上亂踢著,奈何兩名警察的力氣太大,她的掙扎顯得極為蒼白無力。

見兩名警察做法有些過激,姚澤蹙著眉對向成東道:「成東,你下去看看什麼情況。算了,直接讓她到車裡來,我親自問問。」

向成東點了點頭,然後走了下去,對著那兩名警察喝道:「你們住手,姚市長要問她一些事情。」

向成東走過去沉著臉將婦女給扶了起來,惡狠狠的瞪了那兩名小警察一眼,兩名小警察頓時嚇的低下了頭,在市長身邊做事的,即便是司機他們也忌憚的很。

李大春瞧見那婦女被姚澤的司機給帶進了車裡,頓時身子冷汗淋淋起來,他悄悄的退到了一旁沒人注意的地方,然後撥通一個人的號碼,那邊撥通后,李大春壓低聲音怒聲道:「李大貴,你搞什麼搞,不是說事情解決了嗎?那女人怎麼突然跑到縣政府來鬧事,現在被下來視察的市長知道了,你他媽想害死我?」

李大貴是李大春的弟弟,在縣裡開了一家建築公司,憑藉著李大春的關係,這些年在縣裡倒是接了不少工程,撈了不少好處,積攢了一筆不菲的資金,這次又將建設湯山縣百貨商場的工程給接了下來,但是那塊地皮涉及到搬遷戶的問題,有幾戶人家不滿意李大貴開出的條件做起了釘子戶,李大貴勸說幾次無果后就採取了強硬措施,直接將推土機開到那幾戶釘子戶屋門口,強行去推到他們的房子,一番威脅帶強迫,有兩戶最終妥協下來,只有一戶依然不肯妥協,當天晚上李大貴就命令手下人用推土機將那戶釘子戶的房子給推倒。

兩夫妻正在屋裡睡覺,感覺到大的動靜,那婦女的丈夫就披著衣服走出去見推土機已經開始挖自己家的牆角,頓時就帶著怒氣的去找他們理論,可能是語言上發生口角,那婦女的丈夫被幾人給毒打一頓,打了個半死扔在一旁,又將他妻子扣押住,強行將他們家的房子給推倒了。

如今那婦女的丈夫依然昏迷不醒的躺在醫院,也不知道是誰給婦女支招,知道今天市裡有領導要到縣裡視察,所以一開始就偷偷躲在縣政府不遠處等著市領導的車子過來打算告狀。

電話那頭李大貴正向李大春解釋著,李大春卻怒氣十足的道:「別和我說這些沒用的,萬一出事了你一個人扛下來,別連累我,你先別動,見機行事,我先看看情況再打給你。」

掛斷他弟弟的電話,李大春讓自己臉色恢復正常后才又悄悄的站在了縣領導班子的人群中。

婦女被向成東帶進車中后將車門關上,姚澤笑眯眯的望著女人,問道:「這位大姐你有什麼冤屈?可以給我講講嗎?」

女子見姚澤如此年輕,頓時不由得愣住了,她擦了一把眼淚,怯生問道:「你是?」

向成東就替姚澤道:「這位是江平市市長,大姐有什麼冤屈儘管告訴咱們市長。」

「市長?」那婦女顯然有些吃驚,這麼年輕的市長又有幾人能不吃驚。

「你……你真的是市長嗎?」婦女問了一句后苦笑的道:「是了,這麼多縣領導等在這裡,也只有市裡的領導有這個面子。」

姚澤笑道:「大姐貴姓啊?」

婦女抹了抹眼淚,道:「我叫石春梅。」

姚澤點頭道:「石大姐相信我嗎?」

石春梅茫然的點頭,她此時已經是無計可施了,不相信也不行了,這是她最後的救命稻草,到市裡告狀卻沒人受理自己的案件,應該是和縣裡的串通一氣,若不是縣裡的一位領導偷偷給石春梅支招石春梅都要放棄了,民不與官斗,以卵擊石沒有任何意義。

「既然相信我,那麼石大姐先回家去,等我晚點親自去你家詳細的了解你的情況,可好?」

石春梅感激的點頭。

姚澤就吩咐向成東道:「你把石大姐送回家去,然後陪著石大姐,我怕有人會對她不利,我這邊的事情處理了,馬上就過去。」

姚澤推開車門走出去后,在宣傳部長陳勇的陪同下,沉著臉朝著縣政府走了去。

在湯山縣縣委書記陳誠的帶領下,眾人趕緊朝著姚澤迎了過去,姚澤冷哼了一聲,望著笑臉相迎的陳誠,道:「原本到湯山縣轉了一圈,見湯山縣發展的越來越好想誇一誇湯山縣的領導班子,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事情,那位大姐為什麼不找你們縣領導告狀卻直接攔了我的車子,從這件事情就能反映很多問題……」

「陳書記,縣政府我就不進去了,你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對於這件事情你們也該好好反省一下……」

姚澤對陳誠吩咐幾句,然後對一旁的宣傳部長陳勇道:「陳部長,咱們走吧。」說完,丟下一眾縣領導和陳勇坐進了宣傳部的車裡。

等姚澤離開縣政府後,陳誠的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望著拉攏著腦袋的眾領導,陳誠大聲喝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誰能解釋這件事情……」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