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七章風雨欲來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4日 15:00 [字數] 35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文燦匆匆忙忙趕到陳娜娜那裡,將門打開,瞧見坐在沙發上表情有些失落的陳娜娜,一臉關切的問道:「娜娜,沒事兒吧,怎麼這麼不小心,咋就把腳給歪了?」

陳娜娜鬱悶的道:「這不都怪你嗎,好端端的幹嘛要把房子買的這麼偏僻,晚上差點被色狼給佔了便宜,如果不是一個好心人幫了我,說不定我現在……」

「啊?竟然有這種事情,真……真是委屈我的小寶貝了,這樣吧,等這段時間過了,咱把這裡的房子給賣了,重新換個地方怎麼樣?」

陳娜娜點頭道:「嗯,聽你的。」即便是馬上就要換新房子但是陳娜娜也高興不起來了,因為此時她滿腦子都是那個健壯男青年的身影……

這一晚李文燦沒有和陳娜娜發生什麼事情,畢竟不如年輕的小夥子,昨天晚上來了一次之後今天就沒有精力在折騰了。

……

一大早,李文燦打著哈欠來到辦公室,剛坐下沒多久,辦公室的電話便響了起來,李文燦接通后,電話那頭的人說道:「李台長,剛才門衛室收到一份您的快遞,您看現在是不是給您送上來?」

李文燦愣了一下,問道:「什麼快遞?」

門衛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剛剛送來沒多久。」

李文燦吩咐道:「那你現在給我拿上來吧。」

門衛將快遞遞到李文燦那裡離開之後,李文燦蹙著眉頭將快遞打開,從裡面拿出一張光碟來,頓時有些不知所以然。

一聲清脆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將有些愣神的李文燦嚇了一跳,望著辦公桌上響個不停的手機,李文燦突然有一種極為不好的感覺。

「喂,是誰?」李文燦出聲問道。

電話那頭,一個男人帶著戲謔的笑意道:「李台長,光碟收到了吧,看看裡面的內容吧,您一定會非常感興趣,如果可以的話就將它播出去,內容比如火爆。」

李文燦沉默不語的將光碟放進電腦,瞧見畫面中自己和陳娜娜的身影,李文燦臉色當即一變,老臉蒼白的難看:「你是什麼人,究竟想幹什麼?」

打電話的人是向成東,一大早姚澤就吩咐向成東將錄像做成光碟送到李文燦這裡來,怕送晚了李文燦將江平門衛摔死的事情給透露了出去。

「看來李台長已經看過內容了,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希望你不要將江平的事情給播出去,如果李台長同意,這份錄像帶自然會石沉海底,如果李台長不答應,那麼抱歉了……」

「不答應你想怎麼樣?」李文燦惱怒的對電話中的向成東吼道。

向成東笑眯眯的道:「我現在正在去省紀委的路上,你覺得我會幹什麼?」

李文燦聽了向成東的話頓時冷汗淋淋,如果這份錄像帶真的被送到了紀委那麼事情就麻煩了,李文燦不想因小失大,想都不想便答應下來,點頭咬牙切齒的道:「我答應你,但是你必須把原件還給我。」

「當然沒問題,只要李台長不瞎來,東西我自然會給你。」向成東笑道。

「現在就給我。」

「那可不行,我怎麼知道東西給了你,你會不會出爾反爾,李台長不用擔心,只要你不播出去,東西自然會還給你,如果我成心想整你,你覺得你跑的了嗎?」

李文燦陰森的眯著眼,怒聲道:「是不是姚澤吩咐你這麼做的?」

向成東笑道:「我說不是你會相信嗎?」

「不信1

向成東沒理李文燦的話,警告的道:「李台長,做人要識時務,不是所有人你都能惹的起,想整死你實在是太容易了,請相信,這不是威脅,而是事實。再問你一件事情,江平的消息是誰透露給你的?」

李文燦猶豫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是一個匿名者。」

「李台長,你當我是白痴是嗎?如果真是匿名者你會這麼堅持,不惜得罪江平政府把這則消息播出去?希望你如果相告,否則……」

李文燦咬牙切齒的道:「江平組織部部長郭義達。」

「很好。」向成東笑著道。

「說話完了沒?」李文燦不耐煩的道。

向成比幻揮興低輳還有一件事情我得警告你,以後離陳娜娜遠一些,如果再讓我發現你和她在一起,這份錄像帶依然會被紀委收到。」

「你不覺得自己管的有些寬了嗎?我的私生活輪的到你管?」李文燦陰沉這臉道。

向成東道:「如果她是心甘情願的,我自然沒話說,但是你是怎麼用卑鄙的手段威脅她,你自己心裡最清楚,廢話不和你多說,如果你再糾纏陳娜娜你一定會死的很慘1

電話被掛斷了,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李文燦氣的猛的將電話砸在了牆壁上,頓時手機散了架。

「你不會真的假戲真做喜歡上那女人了吧?」等向成東掛斷電話后,笑傲天苦笑的對向成東問道。

「這些年從來沒喜歡過什麼女人,也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但是見到陳娜娜以後,我感覺她和別的女人不同,很想保護她……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喜歡。」向成東嘆了口氣,出聲道。

笑傲天道:「應該算吧,但是……她是李文燦的情婦啊,你……」

「她也是迫不得已,我不在乎這些,我知道她本性不壞」向成東堅定的說道。

笑傲天沒好氣的道:「你們總共才聊了幾句?你就認為她本性不壞?這樣太草率了吧?」

「那種感覺你不會了解的。」

笑傲天搖了搖頭,道:「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姚市長?」

「暫時不要告訴他,等等看吧,也許只是一時的好感也沒個准。」

……

姚澤來淮源極為低調,幾乎沒幾個人知道,也沒在淮源見什麼人,走的時候也是悄聲無息。

回到江平,剛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張愛民便興沖沖的跑了進來,哈哈笑道:「姚市長啊,你是怎麼做到的,一天就把那老傢伙說服了?」

姚澤笑道:「特殊情況自然是用了些特殊手段。」

「特殊手段?」張愛民微微一愣,道:「可別做非法的事情埃」

姚澤笑道:「這些我自然清楚,張書記放心,不是什麼非法手段。」

張愛民笑眯眯的點頭道:「我還真好奇你怎麼辦到的,給我講講看。」

姚澤笑著搖頭道:「這個可是秘密,不能講。」

「你啊你,越來越油滑了。」張愛民讚賞的道:「看來當初和沈江銘達成一致是對的,否則多你這麼一個年輕有為的對手可真夠頭疼的。」

姚澤笑了笑,覺得這個話題沒必要說下去就轉移話題的道:「張書記知道這次的事情是誰搞出來的嗎?」

張愛民搖頭道:「誰?」

姚澤道:「郭義達,其實我早猜到是他。」

「看來他還是沒死心埃」這個答案張愛民一點也不奇怪。

姚澤遞給張愛民一支煙,然後自己也點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后,道:「只要他在江平,這種事情還會繼續發生,這次事情雖然解決的很順利,但是也是冒了極大的風險,下次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張書記,我想你也應該下決心了吧。」

張愛民嘆了口氣,道:「如果有證據拿下他我沒有意見,這個人心思太深而且全部用在了爭名奪利上面……姚市長有辦法對付他?」張愛民好奇的問道。

姚澤點頭道:「自然有,我只是在等待一個成熟的時機,時機一到郭義達必死無疑。」

姚澤此時的表情和語氣讓一向無比沉穩的張愛民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哪裡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該表現的城府?

太可怕了!

「成,你儘管放手干,這件事情我站在你這邊。」張愛民笑著拍了拍姚澤的肩膀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此時的郭義達並不知道姚澤和張愛民已經在心裡將他判了死刑。

他坐在辦公室的座椅上,氣急敗壞的撥通省電視台李文燦台長的電話,撥了幾遍李文燦都沒有去接,直到第四遍那邊才接通,郭義達惱著臉質問道:「李台長,你什麼意思,為什麼突然不播了?」

李文燦苦著臉嘆氣道:「郭部長息怒,姚澤這混蛋太狡猾了,我著了他的道,手裡被他掌握了一些東西,受了他的威脅,我也是沒辦法埃」

「這個雜碎1郭義達怒罵一聲,然後對李文燦問道:「你沒有將我賣出去吧?」

「那哪能啊1李文燦一臉凜然的道:「他倒是問過我這件事情,但是我抵死說是匿名者透露的消息,他也拿我沒辦法。」

「嗯,知道了。」郭義達嘆了口氣,有些鬱悶。

李文燦就安慰道:「郭部長不要氣餒,來日方長嘛,下次來省里了我請你喝酒,給你賠罪。」

「李台長客氣了,這件事情不怪你,要怪就怪姚澤那混蛋太狡猾,倒是我連累了老哥你,應該是我給你賠禮才對,有時間了咱們一起聚聚。」

「成,沒問題……」

掛斷電話,郭義達陰沉著臉,雙手捏成拳頭,咬牙切齒的道:「小畜生,事情不會就這麼完了,咱們走著瞧。」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