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三章消息走漏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2日 19:29 [字數] 34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見張愛民一臉嚴肅的邁著步子走了進來,姚澤臉色跟著沉了下來,「張書記,出什麼事兒了?」姚澤從皮椅上站了起來,蹙了蹙眉,趕緊出聲問道。

張愛民嘆氣道:「魚梁洲旅遊開發區那門衛老頭摔死的事情傳到了省電台,不知道誰透露的消息,省台打算把這件事情播報出去,如果一旦事情被播了出去,咱們江平市委的名譽就要掃地了。」

姚澤表情極為嚴肅的沉思片刻,然後道:「現在省電台那邊是什麼情況,張書記你是聽誰說的這個消息?」

張愛民道:「省電台副台長和我是老朋友,這個消息是他偷偷告訴我的,我也是剛剛得到消息,如果不阻止的話,說不定明天就要被播出來了,到時候包括網路上面可能也會傳開,一旦事情公布出去,咱們江平在全國都臭名昭彰了,門衛在工地摔死的事情雖然和我們政府沒有直接關係,但是以訛傳訛這種事情肯定是會發生,到時候咱們將要陷入很麻煩的境地。」

姚澤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沉聲道:「這一家人實在是可惡,這件事情本來我們就沒什麼責任,出於因公殉職,錢賠給他們的已經夠公道的了,商量好的事情竟然反悔。」

張愛民點上一支煙,眯著眼睛抽了一口,然後吐出煙吳件事情不一定是那家人乾的。」

姚澤聽了張愛民的話,蹙眉思索一陣子,然後臉色更加嚴峻起來,「當時這件事情除了你我以及出事的那一家人知道以外,剩下的就只有市委常委的同志知道,這麼推測,現在只有兩種可能了。」

「哦?你說說看。」

姚澤點頭道:「第一種可能是那家人收錢之後反悔了,偷偷把事情給抖露到了省電台,第二種可能便是咱們市委出了問題,有可能是市委某個領導想把江平的水攪渾了,偷偷讓人把消息透露給省電台也沒個准。」

張愛明聽了姚澤的話,贊同的點頭道:「分析的很對,現在只有這兩種可能,你覺得那種可能性更大?」

姚澤道:「現在我也不敢肯定,不過可以去證實,我現在就去門衛李老頭家瞧瞧,如果家裡沒了人,可能就是早有預謀,給省電台透露消息后就搬遷了,如果李老頭的兒子李大智還住在老地方,那麼向他們問一問,事情也能知道個大概。」

張愛民點頭道:「成,這個事情就麻煩姚市長了。」

說起省台的事情,姚澤突然想起杜佳穎來,辭去市電視台主持的工作后,杜佳穎去他弟弟途幫了一段時間的忙,過年的時候姚澤聯繫過她一次,不過,杜佳穎她弟弟的公司剛成立不久,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所以杜佳穎過年期間也沒有回江平來,姚澤也有很久沒有瞧見那個美女主持了。

還有,市電視台台長張國民的前妻,張愛民的弟妹沈惠美,也是姚澤的紅顏知己之一,只可惜,沈惠美的母親過世之後,沈惠美為了給母親守孝照顧父親沈從文和那個傻子弟弟,一直留在那個魚米之鄉的小鎮上,姚澤勸過她幾次,可是她覺得如今的生活很愜意輕鬆,不想再回去,而且她現在已經在鎮小學做了一名語文教師。

姚澤也不想勉強她,只是想著抽出時間了去看看她。

「姚市長……你咋了?」見姚澤一臉的沉思,半天沒有吭聲,張愛民提醒了姚澤一聲。

姚澤回過神來,笑了笑,道:「沒事兒,那我現在就去李大智家問問情況。」

張愛民道:「要不咱們兩邊一起行動,我去省里看看那邊的事情好不好解決,你留在市裡調查泄露消息的人。」

姚澤擺手道:「還是我去省里吧,魚梁洲旅遊開放項目原本就是由我監管的,出了事情自然由我來解決,待會兒我去完李大智家馬上趕去省里。」

張愛民沒有堅持,市裡也得有人盯著,就點了點頭,道:「辛苦你了。」

姚澤苦笑著搖頭,旋即臉色又沉了下來,道:「張書記,如果這次查出來是市委的某個領導乾的,我們絕對不能姑息了此事。」

張愛民點頭道:「如果真是市委某個領導乾的,等事情解決了在處理他。」

姚澤急急忙忙的走出辦公室,拿出電話便打給了納蘭離準備讓他把車子開到市政府門口,等納蘭離接通電話后,姚澤才想起來,這小子已經去下面做了鎮長,不由得苦笑道:「你小子走了還真有點不習慣,差點忘記你小子現在是鎮長了。」

納蘭離哈哈笑道:「你該不會讓我把車子從鎮上開到江平來接你吧。」

「少給我貧嘴,你在下面好好乾,越是基層越容易磨練人,千萬別給你父親和爺爺丟臉,我這邊正忙著呢,不和你說了。」掛斷納蘭離的電話,姚澤只好親自開車去李大智家。

這種事情姚澤也不好讓別人介入,只能自己親力親為。

向成東和笑傲天一直在省里,姚澤打算這件事情過後把向成東調回來重新做自己的司機,司機和秘書都必須是自己熟悉的人姚澤才敢放心的用。

李大智的家住在江平市下面的一個小鎮,好不容易找了過去,卻發現李大智家裡鎖著門,敲了半天沒有人回應,姚澤就敲開對面鄰居家的房門打聽情況。

據李大智鄰居介紹,李大智辦完他父親的喪事就帶著妻子又去了外省打工,已經走了好幾天了。

無奈姚澤又折返回去,在路上,姚澤翻開手機,找了半天將李大智的號碼找了出來,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打了過去,電話竟然通了。

電話撥通后,那頭傳出一個憨厚男人的聲音,姚澤聽了有些映像,就試探的問道:「是李大智先生嗎?」

李大智答應一聲,然後道:「您是姚市長吧?」

姚澤愣了一下,而後釋然,當初匯錢給李大智也是自己親力親為的,所以可能李大智當時就將姚澤的號碼給存了下來。

「對,我是姚澤,李先生,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諮詢一下。」姚澤客氣的說道。

李大智忙道:「姚市長有啥事您儘管問。」

姚澤將車子停在路邊,然後臉色有些沉著的說道:「你父親的事情被傳到了省電視台,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

李大智雖然為人憨厚,卻也能夠聽出姚澤話里的意思,他微微蹙眉,然後發誓的道:「姚市長,這件事情絕對不是我乾的,如果是我乾的就讓我不得好死,既然拿了政府的錢,協商解決的也滿意,我自然不會沒事找事啊,而且我的家還在江平,我犯得著和政府作對嗎?」

姚澤笑著道:「李先生別激動,這件事情我只是向你詢問一下,並沒有認定就是你乾的,我相信你不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既然你說不是你乾的,我相信你,向省電視台透露的一定另有其人吧,李先生我希望這件事情你保守秘密,連你妻子都不要告訴。」

李大智連連保證,掛斷李大智的電話,姚澤又將電話打到張愛民那邊,將此事彙報給了張愛民,張愛民聽完后和姚澤的想法一致,事情肯定還是出在市委這邊。

當天下午姚澤便駕著車子朝著省里趕去。

風塵僕僕的趕到省里已經是傍晚時分,姚澤通過張愛民的介紹,將省電台副台長劉春龍約了出來,地點定在共享國際酒店。

豪華的小包廂中只有姚澤和劉春龍。

劉春龍年齡大約在五十歲左右,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模樣看上去倒是一副書生氣息,從他的穿著打扮姚澤能看出來這個劉春龍是個很講究的人,西服穿的整整齊齊,皮鞋擦的可以當鏡子用,兩人坐在飯桌上,姚澤端起酒杯,笑眯眯的道:「劉台長,我敬你一杯,這幾天還要多麻煩你了。」

劉春龍笑著端起杯子,道:「張書記是我的好友,說麻煩就太見外了,早就聽說江平市市長姚澤年輕有為,今天一見說年輕有為都委屈了姚市長,我老劉在體制里混了這麼多年,就沒見過姚市長這麼一飛衝天的年輕幹部,以後的前途真是不可估量埃」

姚澤笑眯眯的將杯中的白酒喝掉,然後苦笑道:「劉台長謬讚了,我自己幾斤幾兩還是知道的,以後還望劉台長這種官場前輩照顧才是。」按照行政級別劃分,姚澤比劉春龍還要高出一個級別,說話間卻是給足了劉春龍面子,劉春龍聽著心裡也舒坦,暗自讚歎姚澤會做人,年紀輕輕便是一市之長卻沒有年輕人的傲慢、浮躁,真是不簡單啊!

「姚市長,來咱們再干一杯。」劉春龍下定決心交姚澤這個朋友,這種人物有求於自己,自己又怎麼能錯過與之結交的機會。

當年劉春龍與現在的省電台台長李文燦一同競爭台長之職,卻因為對方後台比自己強硬許多,將他給壓了下去,台長之位被李文燦奪了去,這些年兩人一直不對付,劉春龍屈居於李文燦之下,又這麼熬了四五年,李文燦一天不挪動他劉春龍就一直得做個副職,這些年劉春龍已經窩火透頂,如果能找到機會扳倒李文燦他求之不得。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