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九十二章出事兒了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2日 04:57 [字數] 344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自從前幾天林鴻德與納蘭初陽會面,談到當年林家大兒子被害一事,納蘭初陽提及陳家讓林鴻德猛然驚覺,這段時間得知自己孫子還活在世上,林鴻德一直在苦想到底誰才是林家的仇人,他之所以沒想到陳家是因為當年平亂一事是主席下的命令,林鴻德作為總理只是執行罷了,而且林鴻德也是第一次因為陳家,做了假公濟私的事情放過了他們陳家,才得以讓陳家以後有翻身的機會,混得如今如日中天的局面,林鴻德萬萬沒想到陳家會恩將仇報將槍口對準他們林家。

「假如真是陳家,父親你打算怎麼做?」四合院的書房中,只有林鴻德和林萬山,林萬山聽了父親林鴻德的猜測后,眉頭一皺,出聲問道。

林鴻德微微嘆了口氣,道:「如今的陳家已經不是當年的陳家了,想要明著對付他們陳家幾乎是不可能的,換屆在即,如果不出意外,陳家大兒子很有可能當上主席,到那時候一切都完了,如今之計便是聯繫一切可以聯繫的盟友,爭取在換屆之際將陳家壓下去,不管陳家是不是我們林家的仇人,都不能讓陳家走到最後一步,否則……」

如今林家之所以能屹立在燕京依然名聲赫赫,主要是因為林鴻德以及當上燕京市委書記的林萬山,但是和陳家一位副主席的實力比起起來還是差了一些,如今的陳家就如同一顆參天大樹,旁支眾多,實力不容小覷。

「僅憑咱們林家和納蘭家恐怕挽回不了局面埃」林萬山憂心忡忡的道。

「所以咱們要從慕蓉家下手埃」林鴻德滿含深意的望著林萬山道。

林萬山嘆了口氣,道:「慕蓉總理的性格我太了解了,最討厭拉幫結派,這種事情他是萬萬不會參與的,更何況慕蓉家似乎有和陳家交好的趨勢。」

林鴻德端起杯子抿了口茶,搖頭道:「不到最後一刻什麼都說不好,如今我們的主要任務一是死死盯住陳家的一舉一動,二是爭取與慕蓉家達成共識,陳家……如果真是陳家所為,當年我應該狠下心來,徹底讓陳家沒有翻身的機會……」

……

姚澤在燕京待了五天,該拜訪的都已經拜訪過了,臨走前姚澤又去了一趟軍區醫院,納蘭冰旋依然緊緊的閉著眼睛抿著嘴巴,除了能夠正常呼吸以外沒有別的任何反應。

「冰旋,都是我對不起你,如果早點告訴你真相,你也不會變成這樣……」姚澤輕輕撫摸著納蘭冰旋桑白的臉龐,眼眶有些濕潤,如此絕美嬌艷的女人如今只能如同癱瘓了一般躺在床上,姚澤又怎麼能不內疚惋惜痛恨,痛恨那個歹毒的兇手。

「無論如何我都會將你治好的,冰旋你能聽到我說話嗎……」望著納蘭冰旋如活死人的狀態,姚澤突然想起一個人來。

當初在湯山縣任職時,李美蓮小區門口一個診所的那個奇怪老醫生。姚澤感覺他一定有辦法喚醒納蘭冰旋,姚澤不知道哪來的念頭覺得那個老頭能夠治好納蘭冰旋,但從那老頭給自己的兩本書就知道他一定不是什麼普通人,姚澤打算回到華北省之後等不忙了,花時間專門去找那個老醫生來給納蘭冰旋看玻

……

過完年後,政府以及各個科室開始了新一年的工作安排和任務。

魚梁洲的旅遊開發項目依然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二期工程的建設,這天下午,姚澤剛聽完衛生局局長的工作彙報,辦公室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接通電話后,那頭的男人有些氣悶的語調對姚澤道:「姚市長,這樣下去可不行,這修路的事情一天都不能耽擱,路不修好咱們的工程沒辦法繼續,媛琦公司好像是資金不足,現在工程已經停了下來,這樣耽擱下去,我們可能就沒辦法在預期時間內完工。」

姚澤微微蹙眉道:「已經停工多久了?」

魚梁洲那邊的負責人陳大明嘆氣道:「快一天了。」

姚澤問道:「媛琦公司是資金出現問題才導致停工嗎?」

「是的,他們那邊資金緊張,根本就沒有錢繼續來完成這個項目,當初也不知道是怎麼被他們公司給混進來了。」電話那頭陳大明的抱怨讓姚澤老臉尷尬的一紅,他輕輕咳嗽一聲,吩咐道:「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也別急,我來處理這事吧。」

掛斷陳大明的電話,姚澤帶著怒氣的撥通陳媛媛的電話,那邊剛一接通,姚澤責聲道:「你是不是應該和我解釋一下?」

年前,陳媛媛一直想將魚梁洲開發項目的工程接下來,對姚澤軟磨硬泡,實在無奈的姚澤在不違背原則的情況下幫了她一把,項目是讓她給接下來了,卻沒想到她會如此的不靠譜。

「我……我這不也是沒辦法嘛,資金突然出了些問題。」陳媛媛心虛的小聲在電話那頭輕聲道。

姚澤道:「這是你該考慮的問題,接這個工程之前我怎麼和你說的?你的公司是搞化妝品的,突然跳到建築行業什麼都不了解,能不出問題嗎?我看你就是見錢眼開的主。」

「哼,說兩句就算了,還上癮了是吧,老娘就見錢眼開怎麼了?反正情況你也知道了,我化妝品公司那邊突然出了問題,資金沒辦法周轉開來,要麼你幫我向銀行貸款,要麼就讓工程先停一停。」

「工程能因為你這點破事停工?」姚澤聽了陳媛媛的話頓時火冒了起來,咬牙切齒的怒聲道。

陳媛媛在電話那頭含笑的道:「所以嘛,你幫我向銀行貸款唄。」

「我看我是上輩子欠你的。」姚澤重重的吁了口氣,然後道:「你在商場混了這麼多年,連一點款項都貸不下來?」

陳媛媛悻悻笑了起來,道:「化妝品公司年前不是因為市場還沒接受這個品牌做虧了一些嘛,所以向銀行貸款的那筆錢還沒還上呢,怎麼再去向銀行貸款。」

姚澤頓時沉默無語。

半響,他才繼續開口道:「既然資金不夠你幹嘛還要接這個工程?」

陳媛媛笑眯眯的道:「這不是有你在嘛,在江平還有你辦不了的事情么?你這傢伙,睡老娘的時候蠻痛快的,為老娘辦點事情就滿是抱怨,我不管啊,銀行的這筆款項你幫我,如果工程停工時間越長,造成的損失就越大,幫幫我嘛。」

姚澤重重的嘆息一聲,然後惡狠狠的道:「下次別讓我看見你。」說完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電話那頭,陳媛媛得意的捂嘴嬌笑個不停。

姚澤掛斷電話后見時間還早,就將電話打到了銀行行長那裡……

第二天,因為有姚澤的授權,陳媛媛賬號馬上被打入了五百萬的流動資金,有了錢后,工程再次緊張的開展起來。

工作又恢復了正常持續,陳媛媛喜滋滋的將電話打到姚澤那裡,然後嬌聲道:「這次感謝你啦,晚上有空么?」

姚澤沒好氣的問道:「幹嘛?」

陳媛媛嬌媚的道:「為了表示感謝,我怎麼也得請你姚大市長吃頓飯不是?」

姚澤哼了一聲,道:「不必了,你給我把魚梁洲修路的事情辦妥當就算是對我的感謝了。」

陳媛媛聽了姚澤『幽怨』的話,頓時就捂著嬌笑了起來,「喂,姚澤你至於嗎?現在是不是很後悔幫我接下這個修路的工程?」

「別胡說八道,工程可不是我幫你接下來的,如果你不是走正常手續,我也不可能幫你的忙,原則問題不能妥協。」姚澤冷哼了一聲,然後繼續道:「你給我盯緊著點,那邊可千萬不能出紕漏,否則以後出了什麼事情我都會被牽連到其中。」

「放心好啦,這段時間我把淮源那邊的公司完全交給洛貝琦打理,江平這邊我親自盯著,我害誰也不能害你不是。」

姚澤沒好氣的道:「你害我還不夠么?」

「好啦,大不了我下次補償給你就是了,小氣的男人。」

姚澤沒好氣的道:「你一窮二白欠了一屁股債怎麼補償我?」

陳媛媛聽了姚澤的胡,頓時鬱悶的道:「這些年在娛樂圈辛苦掙的錢全部砸進去了不說,還欠了那麼多外債,真是傷心,還不如找個富豪嫁了得了。」

姚澤道:「大肚便便頭髮禿頂的老男人你受的了?」

陳媛媛哼了一聲道:「難道富豪就必須是老頭?」

姚澤撇嘴道:「那是當然,如今的年代不像經濟剛復甦那時好創業,現在我們這個年齡想成為富一代簡直是天方夜譚,老男人你要不考慮一下?」

「混蛋,你巴不得把我推進火炕是嗎?小心老娘誰都不找,就纏著你不放。」陳媛媛嬌聲惡狠狠的道。

姚澤笑道:「那成啊,跟著我我會讓你後悔的,看我怎麼折騰你……」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姚澤急忙和陳媛媛交代一聲,然後掛斷了電話。

「請進。」姚澤正襟的坐好,然後沉聲喊道。

張愛民書記推開姚澤的辦公室門,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臉上帶著嚴肅的表情道:「姚市長,出事兒了……」

月底了騷年們,有月票的趕緊投啊,否則過期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