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九章爭奪女人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4日 02:58 [字數] 577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們那裡表示愛情的花是紅玫瑰,當然越多越好。」我嚮往的說著,如果真有我說的那樣子的求婚,婚禮,得讓多少人羨慕至死埃

老十幫我把外袍去掉說:「皇阿瑪的意思本來就是保密,我跟皇阿瑪說了,他說回宮的時候給他補禮就可以了,常遠也是知道的,這就行了,我本來想告訴十三弟的,怕他受刺激,嘿嘿。」這小子太壞了。

他把包袱打開,裡面居然全是些胭脂水粉,我好奇的看著他:「你幹嗎啊?唱戲啊?」

我一拍腦門:「壞了壞了,補禮,老公,皇阿瑪笀禮我都忘了個乾淨,再加上這次的事情,我欠他可欠多了埃」

早上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我下床來活動了下筋骨,昨天晚上睡的好舒服,打了個哈欠,看著他提了個小包袱進來。

他讓我下了馬,然後進到裡面牽了一匹白馬出來,走到我的面前,單膝跪下,舀起我的右手,在我的無名脂上套上一枚鑽戒,我看克拉數大到現在人看到眼睛突出來吧。

早上醒來的時候,他還在睡著,看著他的睡顏,讓我不禁想到昨天晚上的巫山**,吃吃的笑了起來。

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今天晚上好好睡覺,等咱們真正洞房時,我要好好的疼愛你,我的福晉。」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他的話就想是咒語一樣。

激情過後他摟著我,輕輕的親著我說:「在你們家那裡,男的是怎麼向女的求婚的啊?」

這晚上他是真的好好把我疼了個夠,一次次讓我雲里霧裡不知道身在何處,他卻樂此不疲,真懷疑他是不是吃了什麼禁藥。

往後的日子,我是以十福晉的身份過的,不用回宮也離開京城遠些,才不怕什麼呢,他帶著我到處的遊山玩水。

我奇怪的看著他,他笑著說:「這座宅子是皇阿瑪賞給你的,這離京城並不遠,如果你喜歡的話,咱們可以住這邊,現在這兒沒有下人,一切都得咱們自己動手了。別那樣子看著我了,這些布置是我問了常遠的,我今天讓他來了,可是他說怕看咱們大婚,他傷心就沒來。」

下午他帶著我在周圍好好的轉了轉,這小院的位置怕是在常遠家的上游吧,遠山近水都很熟悉,晚上回來的時候,小福從宮裡給我們送來的酒和菜就走了。

「不幹嗎你摟我這麼使勁兒,不怕勒死我埃」他覺得我現在的樣子獃獃的。

他好像聽到我的笑起,翻身把我摟住,喃喃的說:「不想起,再睡會兒嘛,閉上眼睛,再睡會兒。」

老十笑著給他一拳,他也笑了起來,轉身回房去了,老十坐在我邊上看著我。

我壞笑著說:「你去照下鏡子,這是我給你的章,我的專屬章。」

他走到蒲團前,跪了下去,拉著我跪在他身邊,鄭重的磕了三個響頭:「額娘,這個是你的兒媳婦,兒子今天帶她來看看您,過一段得空了,兒子也會帶她去您陵上看看的。你看她好看嗎?兒子愛她愛的不行,你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兒子和她可以一直美滿的生活。」

我任他在我臉上描來畫去,反正不好看再洗了就是了,看他那一會兒皺眉,一會難子,我也覺得好笑。

他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我:「你是哪個星球來的啊?在咱們那兒結了還能離呢,況且這會兒三妻四妾正常的不行,你還說他快結婚了怎麼怎麼滴,你回你的星球去吧,地球很危險。」

他笑起來:「平時上駟監養著它,這會兒出出力是應該的,呵呵,不過它算是咱們的媒人哦,早年我讓你騎它也是看它會不會接受你,沒想到真的接受了,那時候我就在想我一定一定要娶到你。」

他把我抱進了這個宅子,不大,簡的合院,可是一切都很精緻,正房牆上掛著大紅喜字,紅紅的龍鳳蠟燭,牆上也掛了很多玫瑰花籃,地上灑著玫瑰花瓣。

紅燭下,我靜坐在床上,老十是步驟走全的坐在我邊上,把我們的衣角拴在了一起,和我喝著交杯酒,他臉上眼裡全是笑意,而我現在感覺眼前全是粉紅色的。

我累了坐在他邊上,喝著他遞過來的水:「是啊,十四弟算是我從小看大的,他對我是親情多些,我說不清十三弟,可是應該死心了吧,他都快結婚了。」

「睡不著就不睡了。」他說完又撐在我身上,看著我:「寶寶,你真的比來的時候好看了呢,真的。」

他一直笑笑的看著我:「那要什麼花呢?」說著把光光的我拉回懷裡蓋好被子。

這安排好,我用力的點著頭,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宅子離常遠那小別野不是太遠,這倒不錯,成遠鄰了。

我沒好氣的說:「屁女子無才便是德,我夠無才的了,皇阿瑪前天過來轉還讓我回去當差呢,我就是一苦力命,唉。」

他喝了口茶,長舒口氣:「我看你倒樂得接受啊,老十關著你不讓別的男人看你,皇上這樣子你不又能自由啦?不過說到這個,那個十三阿哥我看對你不死心啊,十四阿哥好像好些了,我感覺他把你當兄弟更多些。」

我一聽來了精神:「我告訴你哦,我一直有個夢想,不對應該是很多女孩子的夢想,有一位白馬王子可以舀著鑽戒,然後帶我去一個有很多花的山谷里,向我求婚。」我在床上跟他學著那種單膝下跪的禮。

「哈哈哈哈,一會兒又精神了睡不著了,別呵了。」

常遠看老十回來起身:「十阿哥,你最好當心點兒吧,這孩子腦袋讓門擠到了,現在有點兒傻,我還是回房吧,省得傳染。」

我洗好臉習慣的坐在鏡子前面等他給我梳辮子,我一看鏡子里的自己知道他在笑什麼了,打開的領口下面是好多的印記,他又趁我睡著了做手腳,我忙把衣領拉緊。

他抱著我晃著:「那哪一樣啊?今天咱們成婚了知道沒?我也是有妻室的人了,大人了呢,看我成熟點兒了沒?」

他上下打量著我,然後偷笑著看我洗臉刷牙,我莫名其妙的看著現在笑的很白痴的他,他又想啥鬼點子呢?

我白他一眼沒理他,當他說話是放屁,豬頭啊他,非得把事情說的這麼透徹幹嗎?

因為喝了不少的酒,他興緻很高,我看他那索求無度的樣子倒感覺很幸福。

他給我和自己都找了一件黑色的斗篷,拉著我出了宮去,路上有人奇怪的看著我,我忙低下頭,他也總是刻意的幫我擋下,他把我側著放在馬上,坐於我身後,同騎一騎出了城。

他這些lou骨的話,聽到我耳朵里十分的受用,我忙學著他的樣子磕下頭去,他滿意在的邊上笑了起來,老十一直念著他額娘,怪不得和別的妃子都不是很親近。

常遠看我這十來天練起劍來也有模有樣了,笑著跟我說:「你還真想文才武功全佔了啊?你個姑娘家的,跟著老十就行了,女子無才便是德埃」

老十回來看我倆在那兒坐著,笑著向我走過來,看他腳上又是葉子又是土的,幹嗎去了這是,種花啊?不會真給我種玫瑰花去了吧?

「不會不會,我捨不得。」我連忙解釋著。

在他給我畫眉的時候,他靜靜的看著我,動作很輕:「據《漢書.張敞傳》記載:京兆尹張敞和妻子情深,妻子化妝時,他為妻子把筆畫眉,被長安人笑為『張京兆眉憮』,後來漢宣帝親自過問這件事,張敞對曰:「臣聞閨房之內,夫婦之私,有過於畫眉者。」

老十的身材很勻稱,不是那種很誇張的肌肉男,但是肌肉很結實,摟著他,使勁摟摟。

我捧起他的臉,主動的吻住他,他微微一笑,樂得接受的往後抑著躺下,我趴在了他身上,一點也不想離開。

我抱著他,他笑出聲來,他小聲說:「我也覺得幸福啊,有這麼疼我的父親,給我這麼個好個老婆,我老婆又這麼知情趣,了解我,我也知足了。」

這天晚上他對我溫柔的很,我這一段鍛煉是有成效的,已經可以招架他了,他很滿意我的鍛煉結果,說以後還要加強鍛煉,我倒。

到了京郊,沒走多遠就遠遠的看到一座莊園,周圍全是鮮花,這也算是一座世外桃源了吧。

我好笑的一推他說:「你不知道和我洞房多少次了,還補償什麼啊?」

我到處看著,在偏見看到一個供奉的的牌位,香煙纏繞,牌位上赫然寫著「溫僖貴妃靈位」,老十的額娘,老十站在我身後,拉了拉我,我才回過神來。

鬧累了,兩個人倒在床上,他側過身來,一把抱住我,重重的親我下說:「寶寶啊,我要給你打個最最最最專屬的印記。」

他呵著我的癢:「小東西。」

一起爬香山看紅葉,一起去長城上聽他壯志在胸,一起去小湯山泡個溫泉,他陪著我轉著我想去的任何的地方。

我看了看他:「嗯,你今天早上沒刮鬍子吧?一會兒一定扎我。」

他忙摸了下巴下,怕是早上樂暈了吧,他自己也笑了起來,還有意把鬍子在我臉上蹭了下,癢的不得了。

「紅色的玫瑰?你是不是累壞了?看來以後要讓你鍛煉身體了,我身體可比你好太多了。睡吧,抱抱睡哦。」他寵溺的把我抱在懷裡。

我笑開了:「不幹嗎。」

他領我進了室,那張床和宮裡的很像,他說是從宮裡運出來的,我拉著他:「咱們誰也不通知是不是不好啊?」

雖然我會感覺很累,可是還是會緊緊的抱著他,親親他,這時候的他就像個孩子一樣。

我激動的都哭出來了,猛點著頭,他看我這樣子高興的把我一把抱了起來,在這花叢里轉著圈子,當人的夢想實現時是這麼興奮的一件事情。

我坐在他懷裡,摸著他那匹大黑騾一段可辛苦了人家了,你回來給它找些好吃的哦。」

他告訴我不要動后,我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要搞什麼鬼,這個死小孩,老是弄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來。

常遠現在不光是我的保鏢,還當起我的教練,教我練劍鍛煉身體,這些也是老十交待給他的,他壞壞的笑著看著我,我臉更紅了,聰明如他會不知道老十讓我鍛煉的原因嗎?

真的?我高興的看著他,他笑著點點我鼻子說:「皇阿瑪讓咱們好好出去玩玩,我本來想帶你去東陵的,見見我額娘,可是感覺時間有點兒緊,所以才把額娘的牌位請了來。咱們這一段可以好好的出去玩玩了。還有以後皇阿瑪住園子里的時候,咱們就住這邊吧。」

他坐在我邊上,把我放正對著他,又把我領口打開,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笑著說:「嘿嘿特有成就感,哈哈哈。」

他舀出了兩個荷包,散開自己的頭髮,然後把我拉到他懷裡,將我們兩個人的頭髮編了一部分在一起,然後剪下來,分別裝在兩個荷包里,笑著告訴我這才叫結髮夫妻,我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我忙把身子遠了些,他去把我摟的更緊了,我笑了起來。

我哈哈的笑了起來,就想著躲開,兩個人就跟孩子一樣在床上鬧了起來,不時的在對方脖子上,胸口上打著草莓櫻

我好奇的看著他,他爬在我大腿上,咬住我大腿內側最嫩那塊肉,重重的咬了下去,疼的我咬住下唇,我腦中晃過《妹妹戀人》里那個哥哥給妹妹打的印章,男人的霸道看來是通病埃

老十說這劍是真正的殺人於無形了,好像肉眼根本看不到那劍的存在一樣,常遠想辦法找些適合我用的招式讓我練習,嚇的我都不敢用這劍了。

他看了下覺得有意思,回到床上jian笑起來:「哈哈,好啊,我也給你打上章。」

過了很久,我看著他,他還是那樣子笑迷迷的看著我,摸著我的頭,我笑著說:「我是何等的幸運,遇到這麼帥氣疼我的王子,遇到善解人意的公爹,得到這麼一個身份。我一直叫苦想著別人換個時空是多麼多麼的省心省力,可是有哪個有我這般隨心所欲的?老公疼著寵著還處處遷就著我,幸福死了。」

我鑽到他懷裡,摟著他的腰身,在他胸口上親了兩下,他笑了起來:「別逗我哦,不然我可不管白天黑夜,你到時候別說你又累了什麼的。」

他笑著抱住我說:「你那份笀禮我早幫你送上了,我從海邊帶回來我自己撈上來的珍珠送給他了,咱們可以玩個十天半個月回宮的。」

他舀著承影舞了起來,可是就是不順手,那承影實在是太細了,可是又鋒利的可怕,我親眼看到這劍輕輕一劃就把一個茶杯分成兩半。

老十小聲跟我說:「跟你講,今天才是真正的洞房,我等這一天已經三年了,你要補償我。」

他是不氣死我不甘心啊,唉,平常心對待,不然早晚讓他氣死了。

我笑著捶著他,他抱著我,讓我坐在他肚子上,看著那個印記,臉上笑的很享受。

我看著他,他側過頭來看著我說:「快,給你婆婆磕頭,讓她保佑你平平安安的,你可是我的命啊,你要有什麼,我怎麼辦埃」

老十笑著說:「我是去給宜妃請安的時候,偷學到的,你沒看我最近往邊上跑的那叫一個勤,緊張的我不行呢。我看也就是你能被我畫成這樣子了,只有我能把你畫的這麼美,因為你是我的。別一臉崇拜的看著我好不好啊?」

我在他腰上掐了下,笑了起來,這壞小子還有這一手呢,真是的。

他白我一眼說:「幹嗎?給你畫妝,你自己會畫不?」他看我搖了搖頭臉上lou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連著三四天,老十都是早出晚歸,但是他說的天天晚上列印記的工作是一天沒落下,我笑他孩子氣,他一臉的成就感,我汗。

老十比較無恥一點兒,就是不讓我去禮部當差了,跟九弟說我身體不適請個長假,也不讓我出宮門,常遠也跟著倒霉了,他還想回去他的小院住幾天呢。

他在我頭上別上東珠髮飾,又給我穿上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舀回來的嫡福晉的大紅婚服,然後自己換上了跟我一套的婚服出來,拉著我在鏡子前看著,臉上全是笑意。

我驚訝的看著他,他看著我很鄭重的說:「老婆嫁給我吧。」

我往他懷裡鑽了鑽閉上眼,在他的懷裡很安心。

「切,這一段光聽這些了,真沒新意了,有沒有別的啊?」我把他脖子拉低了些,使勁在他脖子上打了個草莓印,他疼了下,不解的看著我。

我撅著嘴看著常遠的背影,然後做了一個超丑的鬼臉,老十一下子笑了起來,不時的點著我額頭。

他看我咬著下唇,把我拉起來,我看著大腿根這麼私秘地方的印記,臉頓時紅了起來,他笑著說:「我天天晚上都給你打上,一輩子也下不去了,嘿嘿。」

天啊這是我嗎?這張臉比我那個五官端正多了很多的嬌媚,甚至比那桂姨娘給我畫的還多了幾分嬌艷在裡面,可是說完全是男人喜歡的類型,這是老十的眼光吧,我愣愣的看著老十。

我呵呵的笑開了,說他化個妝還這麼多的講究,他一抬眉帥氣的沖我一笑,齊活。他舀起鏡子讓我看。

抬頭看到他好笑的看著我的小動作,他笑著問我:「你要幹嗎啊?」!~!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