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八章再赴燕京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3日 22:01 [字數] 34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書房中,此時只有姚澤和納蘭錦。

姚澤請納蘭錦坐在書房的沙發上,然後笑問道:「納蘭叔叔來找我為了什麼事情?」

納蘭錦猶豫了一下,然後問道:「對於以前的事情你難道一點也不記得了?」

「以前?」姚澤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就問道:「以前是指多久前?」

納蘭錦道:「算了,那時候你還小,也許可能是真不記得了吧。」

聽納蘭錦一說,姚澤心裡頓時明白了納蘭錦所說的意思,難道納蘭錦知道自己的身份看?

「姚澤啊,其實我專程從燕京過來是為了找你的,你……」納蘭錦不知如何來告訴姚澤他便是林鴻德的孫子。

「納蘭叔叔是不是已經知道我的身世了?」姚澤見納蘭錦不知如何是好,便替他回答道。

納蘭錦頓時一愣,詫異的道:「你已經知道了?」

姚澤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納蘭錦當即臉便沉了下來,怒聲斥責道:「既然你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為什麼還要瞞著冰旋,她為了找你,現在躺在醫院生死不明,你為什麼要隱瞞?」

姚澤輕輕嘆了口氣道:「對不起,我開始無法相信這是真的,知道最近我父親告訴我真相,我才……」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冰旋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

姚澤愧疚的點頭,「我聽納蘭離說了,可是我不明白,冰旋這是為了什麼?她和我有著什麼樣的關係,為什麼要這麼不辭辛苦的找我?」

「難道你小時候的記憶一點都不記得了?」納蘭錦疑惑的望著姚澤,問道。

姚澤搖頭道:「我的記憶是從跟著母親到淮源生活開始的,至於在那以前的記憶全然不知。」

「誒,也許是你腦袋受了重創之後把以前的事情給忘記了。」納蘭錦望著姚澤額頭前淡淡的疤痕出聲道:「小時候你和冰旋是最好的朋友。不知道你們直接產生了什麼樣的情愫,這些年冰旋從來沒有看過別的男孩子一眼,只是在傻傻的等你,辛虧你還沒有娶妻生子,否則,冰旋所做的一切都……」

姚澤聽納蘭錦如此說,心中對於納蘭冰旋的內疚更勝了。

「這次過來是有兩件事情要問你。」納蘭錦繼續道:「首先,你是林繼揚這件事情,要不要讓林家人知道?」

姚澤搖頭,眼神堅定的道:「我暫時不想讓他們知道,拋妻棄子的行為我無法原諒。」

「姚澤,其實這裡面可能有內情,你……」

「納蘭叔叔不必說了,這件事情我暫時不想讓他們知道,請你也不要告訴他們。」姚澤阻止納蘭錦繼續說下去。

納蘭錦嘆了口氣,道:「我尊重你的選擇,我這次來江平的另一個目的是希望你能夠去燕京一趟,親自告訴冰旋,你就是她要找的人,希望能夠為她的蘇醒有所幫助,畢竟她最想見到的人就是你,如今她昏迷在床上一直醒不過來,我們全家人都為她擔心著。」

姚澤毫不猶豫的答應:「好的,我們隨時可以走,即便是納蘭叔叔你不來江平,我也準備去看看冰旋,這些年真是辛苦她了。」

……

燕京,軍區醫院。

納蘭錦的車子停在醫院門口,姚澤跟在納蘭錦的身後進入醫院,在302病房門口停了下來,納蘭錦輕輕將門推開,裡面正站著三個男人,其中兩人是林鴻德和林萬山,另一個則是納蘭冰旋的父親納蘭德。

納蘭錦不由得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輕輕將房門推開。

「二弟回來了。「納蘭德朝著納蘭錦看了一眼,然後有看了納蘭錦身後的姚澤一眼,擠出笑意道:」姚澤也來了。」他已經知道了姚澤的身份,不過卻沒有私自向林家提起。

納蘭錦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朝著林鴻德道:「林老還麻煩您親自來看冰旋,真是太客氣了。」

林鴻德嘆了口氣,道:「我很喜歡冰旋這孩子,出了這種事情我心裡很過意不去啊,說什麼也得來看看這孩子,只希望她能夠快點康復起來,畢竟她是為了我們林家的事情才遭人迫害,無論如何我們林家也會幫著一起找出幕後的真兇……」

姚澤從進來之後一直杵在納蘭錦身後,此時的情況他不知道如何應付,望著這麼多年來一直對自己不管不顧的親人,姚澤情緒異常負責,扭頭看見病床上躺著的納蘭冰旋,此時她絕美的俏臉顯得無比蒼白,額頭上還包裹著白色的紗布,應該是出車禍時傷了額頭。

在姚澤的影響中,納蘭冰旋一直是個極為冰冷的女人,從來沒有見她效果,說話也是顯得極為冷漠簡單,在她的事情里似乎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她動容,提起興趣。

就是這麼一個極品冷漠的女人,卻因為自己,苦苦等了二十年,最終遭遇橫禍。

姚澤想著這一切,淚花已經開始在眼眶中打轉。

姚澤強忍著自己的情緒,重重的吁了口氣,然後擠出笑,朝著林鴻德和林萬山打招呼:「林老、林書記,你們好。」

林鴻德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又將姚澤上下打量一番,笑了笑,道:「我記得你,以前和冰旋去過我那裡,小夥子,你是來看冰旋的吧?」

姚澤沒多少表情,輕輕點頭。

林鴻德露出笑意的道:「你和冰旋是什麼關係?」

姚澤微微一愣,道:「我們是朋友。」

「朋友啊1林鴻德笑了笑,道:「希望只是普通朋友,冰旋可是我的孫媳婦,以後是我孫子的妻子。」林鴻德宣誓納蘭冰旋是林家的所有權。

一旁的納蘭德和納蘭錦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也不好出言反駁,畢竟是長輩,而且冰旋心中也確實只有林繼揚,也就是如今的姚澤。

「林老放心,我不會和您的孫子搶女朋友。」

林鴻德哈哈笑了起來,「小夥子不要介意,我和你開玩笑呢。」

「爸,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林萬山在一旁提醒道。

林鴻德又朝納蘭冰旋看了一眼,才點頭,道:「成,那我們就走吧,等有機會了再來看冰旋,希望她快點好起來,哎1

送走林家父子,病房中只是剩下姚澤和納蘭兄弟二人,納蘭德摸了摸女兒有些冰冷的臉龐,沒去看姚澤,只是出聲問道:「你不打算和他們相認?」這話自然是問的姚澤。

姚澤搖頭道:「我現在心裡還過不去那個坎。」

納蘭德道:「林家沒有對不起你們母子,你不用把仇恨按在父親和你爺爺身上。如果你看了這個,也許就不會那麼埋怨他們了。」納蘭德手中多出一個u盤,自然是當初從納蘭冰旋手中得到的。

「這……這是什麼?」姚澤疑惑的接過問道。

「這裡面記錄了當年事情的經過,你可以拿去看看,這是冰旋拿命換回來的。」納蘭德雙手緊緊的捏住納蘭冰旋的手,聲音有些顫抖的道。

「哥,我們出去吧,讓姚澤和冰旋單獨的待一會兒。」納蘭錦提醒的拍了拍納蘭德的肩膀,嘆了口氣,輕聲道。

納蘭德點了點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跟著納蘭錦一起走出病房。

病房中只剩下了姚澤和昏迷不醒的納蘭冰旋,他坐在了病床上,心情極為複雜的握住了納蘭冰旋的手,感受到她手上的冰冷,姚澤輕輕將納蘭冰旋的手放在嘴邊,呵了口熱氣,然後柔聲道:「冰旋,對不起,瞞了你這麼久,其實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啊,只是我一直無法相信我回事林家的人,所以……」

「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如果我一開始就和你表明身份,你現在就不會躺在病床上,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使得你一直沒有放棄對我的尋找,我也不知道我們之間曾經發生過什麼,但是,只要你能醒過來,而且依然不介意我就是林繼揚,那麼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姚澤緊緊的握住了納蘭冰旋的手,一滴眼淚順著眼角低落在了納蘭冰旋的手背上,慢慢的溶進了納蘭冰旋的肌膚。

只可惜,現實永遠是現實,不可能像電視裡面那般橋段,用真情喚醒心愛的人。

納蘭冰旋緊緊的抿住嘴唇,沒有絲毫反應。

……

姚澤離開軍區醫院后,找了一家賓館住下,原本納蘭錦讓姚澤去他家住,但是姚澤生性不喜擾人,便拒絕了納蘭錦的好意。

洗了個熱水澡,姚澤將電腦給打開,然後將納蘭錦給他的u盤安插在了電腦上,將u盤中的文件打開,望著上面敘述的文字,姚澤漸漸的看的臉色凝重了起來。

當姚澤把所有的文字看完,他重重的吁了口氣,心裡如同千斤重沉在了心底。

二十年,原來這二十年母親帶著自己單獨過日子只是為了躲避仇家的迫害,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對手連林家都忌憚?

當姚澤得知他的親身父親被仇家害死,他心中的憤怒無以言表。

若不是那個仇家,姚澤也許會過的很幸福,至少不會從小就沒了父親,而母親也辛苦奔波了半輩子,妻離子散也不過如此。

姚澤心中充斥著對仇家滿滿的恨意,若是能夠親手抓住他,定要見他碎屍萬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