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三章來不及說再見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1日 04:38 [字數] 343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燕京某夜總會的包廂中,納蘭離和李芳然悶不吭聲的喝著酒,過了一會兒,一個穿著高跟皮靴,白色皮草的漂亮女人走了進來,她臉色帶著笑意的道:「這麼晚了,還喊我出來陪你們小兩口喝酒,不嫌我做你們的電燈泡嗎?」

李芳然笑著道:「羽菲啊,快過來,好久沒一起聚了。」

劉羽菲點了點頭,在李芳然身邊坐下,然後躬著腰身看了一眼悶頭喝酒的納蘭離,問道:「看著模樣,心情不好嗎?」

李芳然嘆了口氣,道:「對啊,你認識納蘭離的堂姐嗎?」

劉羽菲微微一怔,突然想起了前幾天晚上偷偷聽到乾爹和陳鋒的對話,這會兒才聯繫到哪天晚上的對話,劉羽菲知道,納蘭冰旋是被陳鋒所害。

可是她卻不能說,因為如果把這個消息透露出去,恐怕她乾爹就危險了,畢竟那個男人養育了自己十幾年,從親身父親去世以後,劉羽菲和她母親就一直跟著她乾爹一起生活。

包括混入娛樂圈,如果沒有她乾爹暗中幫忙,即便劉羽菲長的無比漂亮,也必須接受娛樂圈的潛規則才能有出頭之日。

有她乾爹的幫忙,至少她避免了被潛規則的骯髒事情。

「發什麼愣啊?問你話呢?」見劉羽菲有些愣神,李芳然輕輕推了劉羽菲一下,輕聲道。

劉羽菲回過神,擠出一絲笑意,然後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斜劉海,掩飾自己臉色的異色,「納蘭離的堂姐我當然認識,那個冷美人嘛,京城很出名的。」

李芳然點頭道:「就是她,也不知道那個混蛋如此心狠,竟然能對那麼漂亮的女人下手。」李芳然湊到劉羽菲耳邊,輕聲道:「如果不是搶救及時恐怕就……」

劉羽菲聽了驚詫的捂住嘴,然後趕緊問道:「沒有生命危險吧?」

李芳然搖頭,接著又嘆了口氣,道:「雖然人是搶救過來了,可是醫生說也許永遠都醒不過來,和活死人有什麼區別?」

劉羽菲心裡有些難受,低聲道:「真可憐。」她不知道乾爹為什麼讓陳鋒對納蘭冰旋下毒手,劉羽菲心裡極為複雜起來,一邊是自己的乾爹,一邊是自己最好的閨蜜,如果以後這件事情暴露了,李芳然知道自己對她隱瞞,一定會和自己絕交。

「芳然……」劉羽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李芳然笑了起來,道:「什麼啊?要說就說,咱們這關係,有什麼好顧慮的。」

劉羽菲將到嘴巴的話給吞了回去,她悻悻笑了笑,轉了話鋒,道:「沒啥,你給我開瓶酒吧。」

李芳然笑著點頭,給劉羽菲開了瓶啤酒,然後囑咐道:「少喝點,待會兒可能得我們兩個攙著那傢伙走了,瞧他喝的那樣。」

劉羽菲朝著納蘭離看了一眼,從她進來開始,納蘭離一直悶頭喝酒,一句話也不說,劉羽菲就輕聲道:「他很難受吧?」

李芳然點頭道:「是啊,這幾天一直在喝悶酒呢,現在公安系統和部隊都在找那個兇手,真希望快點找到。」

劉羽菲聽了頓時在心裡嘆了口氣,陳鋒刺殺納蘭冰旋的第二天就被乾爹安排出了國外,即便納蘭家把京城翻個底朝天也不可能找得到埃

「怎麼來了之後一直心神不寧的,有心事?」李芳然見劉羽菲一直想心事的模樣,頓時就問道。

劉羽菲笑了笑,道:「我哪有什麼心事,就是替納蘭姑娘惋惜。」

「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害的我姐,我一定要將他千刀萬剮了。」納蘭離突然咬牙切齒的插了一句,一副恨極了的模樣。

劉羽菲悻悻笑了笑,然後喝了口啤酒,岔開話題道:「納蘭離,你有姚澤的號碼嗎?」

納蘭離醉眼迷離的望了劉羽菲一眼,然後掏出手機,遞給劉羽菲道:「你自己找吧,是不是看上我姚澤哥了?」

劉羽菲俏臉微微一紅,道:「沒有的事情,就是過年了,給他拜個年而已,不要想歪了。」

李芳然在一旁添油加醋的笑道:「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對那個姚澤有興趣,認識你這麼久,好像從來沒有主動接觸過男人吧?」姚澤算是第一個了。」

劉羽菲快速的將姚澤的號碼記了下來,然後悻悻笑道:「就是感覺她人特別好,所以……」

李芳然聽了劉羽菲的話,撇嘴道:「願意娜碩嗔巳ィ幹嘛就記住他的好了,還不是對人家有意思么?」

說到姚澤,納蘭離這才多說了幾句,他放下酒杯,道:「我姚澤哥確實是個好男人,當然……」納蘭離笑了笑,繼續道:「就是感情有點亂了,不過,他一個未婚的男人,有些緋聞也正常嘛,嫁給他的女人肯定會很幸福的,你考慮一下吧,他現在還沒有正牌女友呢,抓緊了機會,別到時候這麼好的機會被別人搶走了。」

劉羽菲有些窘迫的將手機還給納蘭離,然後羞紅著臉道:「這種事情強求不來的,得看緣分,而且也不知道姚市長對我是什麼感覺呢。」

李芳然再一旁撇嘴道:「能是什麼感覺,你這麼優秀的女人,配他綽綽有餘了。」

納蘭離在一旁聽了就不高興了,跟姚澤一起的幾個月,姚澤在納蘭離心裡屬於第三個佩服的男人,當然第一個是他爺爺納蘭初陽,第二個是他老爹納蘭錦,姚澤算是第三個讓納蘭離佩服的男人,他不滿的瞪了李芳然一眼,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女人真是頭髮長見識短,姚澤哥是一般的男人嗎?你在國內見過二十多歲的地級市市長?他這個年紀能夠做出農改方案,並在全國實施,那是多大的政績啊,而且是利國利民的好事,我爸說過,只要不犯什麼大錯,姚澤哥以後即便是進駐中央也是有可能的,不過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李芳然悻悻吐了吐舌頭,道:「不就是隨便說了兩句嗎,瞧你這模樣,他有那麼值得你崇拜?」

「當然。」納蘭離仰頭喝了口酒,悻悻笑道:「年後他要讓我去下面當鎮長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呀。」

「芝麻綠豆官,瞧你高興的。」李芳然笑了笑,道:「不過,你可得好好乾,你父親可是對你寄予厚望埃」

納蘭離點了點頭,想到納蘭冰旋他眼神又黯然下來,嘆了口氣,道:「原本大過年的,是件開心的事情,誰知道出了這麼檔子事情……本來爺爺說讓我今年把你帶回去過年的,結果……」

李芳然聽了納蘭離的話,頓時瞪大了眼睛,帶著喜悅之色的問道:「你家人接受我了?」

納蘭離點頭道:「我爺爺接受你了,只要我爺爺首肯,誰敢說不。」

李芳然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今年過年都還沒給你爺爺和父親拜年呢,是不是有些太沒禮貌了?他們不會生氣吧?」

納蘭離搖頭道:「他們哪有功夫生氣啊,為了我姐的事情……哎,算了,不提這事情,提了心裡更煩,咱們喝酒。」納蘭離將杯子端了起來,笑道:「羽菲啊,來喝點酒,壯壯膽子,但會兒去給我姚澤哥表白去。」

劉羽菲悻悻的瞪了納蘭離一眼,帶著羞澀表情的低聲道:「別胡說八道。」

夜,微涼。

李芳然架著喝醉的納蘭離開車離開后,劉羽菲鑽進自己的車中,心想,也不知道這會兒姚澤睡著了沒,她猶豫了一會兒,咬了咬粉唇,撥通了姚澤的電話。

姚澤此時正和宋楚楚喝著酒,接到陌生的號碼,姚澤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不是打錯了。

宋楚楚就笑道:「誰這麼晚了還打給你,趕緊接埃」

姚澤悻悻笑道:「陌生的號,不認識。」說著話,他接通電話,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帶著一絲醉意的劉羽菲聽了姚澤的聲音,心中如小鹿亂撞一般,心裡緊張的很,她也跟著輕輕喂了一聲,道:「是姚市長嗎?」

姚澤聽著這聲音有些耳熟,就疑惑的道:「對啊,你是?」

劉羽菲咬了咬唇,有些失望的道:「我是劉羽菲啊,忘記了?」

「噢。」姚澤一拍腦門,歉意的道:「真是抱歉,當時沒有相互存號碼,見是陌生的號碼倒是有些沒反應過來。」

劉羽菲將車裡的暖氣打開,然後笑了笑,道:「沒事兒。」

姚澤朝著宋楚楚看了一眼,見宋楚楚在喝酒,耳朵卻豎著聽自己談話,不由得感到好笑,他對電話的劉羽菲問道:「你這是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劉羽菲道:「沒什麼事兒,就是今天見了納蘭離,想起沒給你拜年呢,便向她要了電話號碼,給你拜個年,這麼晚了,沒打擾你休息吧?」

姚澤擺手笑道:「沒有,我這會兒還在喝酒呢。謝謝你還記著我,也祝你新年愉快。」

劉羽菲輕輕嗯了一聲,也不知道繼續和姚澤說些什麼,兩人接觸的次數不多,確實沒什麼可談的話題,只能在心裡遺憾的嘆息一聲,然後低聲道:「打過來就是問候一聲,不打擾你休息了。」

「好的,再見1

聽著電話裡面嘟嘟的忙音,劉羽菲輕輕自語了聲:「再見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