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都市娛樂 > 官場之財色誘人 > 第六百七十二章宋楚楚最後的防線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七十二章宋楚楚最後的防線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1日 04:38 [字數] 39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敲門聲讓宋楚楚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出聲問道:「誰啊?」

姚澤在門外苦笑道:「楚楚姐,是我。」

宋楚楚將房門打開,然後疑惑的問道:「怎麼又回來了?」

姚澤攤手道:「車子打不燃了,走不了。」

宋楚楚一臉懷疑的表情,姚澤再次苦笑道:「我至於用這種方法騙你么?」

「那怎麼辦啊?」宋楚楚出聲問道。

姚澤頭髮上沾滿了雪花,他用手抹了一把頭髮,然後道:「要不就在這裡對付一晚上吧?」

宋楚楚猶豫了一下,輕輕嗯了一聲,此時她確實很孤單,她在心裡默默的想,就一晚上,讓他留在這裡一晚上吧。

「進來吧,趕緊洗個熱水澡,免得感冒。」宋楚楚側身讓姚澤進去。

兩人單獨在一起相處,突然感覺有些曖昧的氣氛,宋楚楚心裡有些心虛的不敢去看姚澤,她扭過頭去,咬了咬唇,然後輕聲道:「我去給你放熱水。」

姚澤點頭答應一聲,然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過了一會兒,宋楚楚從浴室出來,拿出一套浴巾給姚澤,道:「這是你沈叔叔的,你將就一下。」

姚澤接過浴巾笑了笑,然後轉身去了浴室。

外面的天空依然白雪飄舞,宋楚楚將室的暖氣打開,然後去廚房炒了兩個小菜,又將酒櫃的紅酒給開了一旁,兩個高腳杯各倒了半杯。

等姚澤洗完澡出來,宋楚楚招手道:「小澤,過來陪我喝一杯。」

姚澤笑道:「這會兒怎麼想著要喝酒,晚上讓你喝你都不喝呢。」

宋楚楚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柔聲道:「突然想喝了。」

姚澤似乎感覺到宋楚楚情緒不怎麼好,就走到餐桌,輕聲問道:「怎麼,有心事?」

宋楚楚擠出笑意,搖頭道:「沒有的事情,你別多想。」

「來,咱們喝酒。」她將一杯紅酒遞給姚澤。

姚澤接過後,晃了晃酒杯,笑道:「我還是喝白酒吧,這玩意我不喜歡。」

宋楚楚起身去酒櫃給姚澤拿來白酒,給姚澤倒上,又把姚澤那杯紅酒倒進自己的杯中。

望著一滿杯紅酒,宋楚楚輕輕嘆了口氣,道:「時間過的真快,人生已經過半了,感覺自己什麼好的回憶都沒留下。」

姚澤默默的抿了口酒,然後說道:「什麼才算美好的回憶?」

宋楚楚一臉神往的表情道:「和愛的人在一起,無時無刻都是美好的回憶。」

姚澤端起杯子,然後望著宋楚楚,輕聲問道:「你現在是什麼感覺?算的上美好嗎?」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俏臉微微一紅,紅潤的嘴唇動了動,然後輕輕嘆了口氣,對姚澤道:「不許和我這麼說話。」

姚澤一杯白酒一口喝下一半,然後吁了口氣,表情有些苦悶。

宋楚楚蹙了蹙柳眉,輕聲道:「別喝那麼急,傷身子。」

姚澤道:「楚楚姐,何必為難自己,只要你願意,我可以一直陪著你的。」

宋楚楚搖了搖頭,道:「我們的身份註定了我們不可能在一起,小澤,難道你還看不清形式嗎?楚楚姐不想害了你。」

姚澤擺手道:「我沒覺得你害我,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等你。」

宋楚楚嘆了口氣,帶著責怪的語氣道:「你這樣會讓我很為難的。」

姚澤道:「難道我們真的變成陌路了你才開心?」

宋楚楚默然無語,端起杯子抿了口酒,心裡想著,如果真和姚澤成為了陌路,那麼以後自己會不會很難受……

她確實是喜歡上了姚澤,這一點她欺騙不了自己的內心,但是,她和姚澤的身份關係不容她愛上姚澤,沈江銘在的時候宋楚楚還能暫時忘掉這些,等沈江銘去世了,只剩她獨自一人的時候她總是會胡思亂想。

有一次晚上做夢,夢到自己一狠心,真和姚澤在一起了,但是結局卻是因為兩人在一起了,姚澤受到了道德的譴責,以至於丟了官,甚至還遭人唾罵,一度低沉下去。

這個夢醒來后宋楚楚心裡難受了很久,她生怕夢境成真,所以她更加的不敢和姚澤接觸了,以至於好一段時間,姚澤給她打電話她都當做沒看見。

「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心嗎?」姚澤見宋楚楚有些出神,輕聲說道。

宋楚楚回過神,嘆氣道:「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你也不要和我說,咱們……一直都是朋友,不是嗎?」

「朋友?」姚澤笑了笑,心裡感覺撥涼撥涼的,「是,我們是朋友。」

姚澤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然後起身道:「走了。」

宋楚楚愣了一下,趕忙問道:「這麼晚了,你去哪?」

姚澤沒有回話,起身朝外面走,宋楚楚趕緊跟著站了起來,「別耍小孩子脾氣,你回來。」

姚澤站在門口換鞋子的時候,宋楚楚攆了過來,拉住姚澤的胳膊,嬌聲道:「別走,喝了這麼多酒,我不放心。」

「我沒喝醉。」姚澤吁了口氣,擺手道。

宋楚楚一把抱住了姚澤的胳膊,帶著祈求的語氣嬌聲道:「別走,算姐求你了,就今晚……」

姚澤微微一愣,從來沒見宋楚楚如此低落的和自己說話,在姚澤心中,宋楚楚一直是個很堅強的女人,即便是沈江銘去世那會兒宋楚楚在外人面前依然表現的很堅強,這一刻姚澤突然感覺宋楚楚突然變的很脆弱,似乎一碰就會碎了一般。

他怕失去宋楚楚,在宋楚楚抱住他胳膊的時候,他的手輕輕一拉,將宋楚楚拉到自己懷中,然後緊緊的摟住了宋楚楚。

淡淡的芳香鑽進鼻子中,姚澤貪婪的嗅著宋楚楚迷人的發香,感受著她柔軟的身體,這一刻恨不得和宋楚楚融為一體。

「就這樣抱著我好嗎?」宋楚楚輕聲在姚澤懷裡說道。

姚澤點了點頭,兩人站在門口,相擁在一起,過了好一會兒宋楚楚才輕聲道:「這裡好冷,我們去室吧,室開暖氣了。」

「室……」姚澤聽到室兩字心裡突然變的激動起來,宋楚楚從姚澤懷裡掙脫開來,瞧見姚澤的表情,俏臉一紅,道:「別想多了,進室陪我聊天。」

姚澤悻悻笑了笑,然後故意板著臉,問道:「以後還說我們是朋友嗎?」

宋楚楚猶豫了一下,姚澤就道:「你如果說我們是朋友,我現在馬上就走。」

「成,我們不是朋友……真受不了你,都當市長了,還像個小孩子。」宋楚楚嬌柔的笑了笑,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姚澤摟住宋楚楚的肩膀,道:「在你面前,我願意永遠當個小孩子,在你需要保護的時候我就是真男人,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姚澤認真的說道。

宋楚楚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悻悻笑道:「肉麻不肉麻?」

姚澤笑道:「我說的都是真心話。」

「進屋吧,把紅酒拿進去。」宋楚楚吩咐道。

姚澤將白酒和紅酒都拿進了宋楚楚的室,走進室,暖氣十足,原本有些涼意的身子變的暖和了許多,姚澤笑道:「還要喝嗎?」

宋楚楚點頭,道:「繼續喝,還沒喝醉呢。」

姚澤苦笑道:「你想把自己灌醉?」

宋楚楚笑了笑,道:「好久沒醉過了,想試試。」

姚澤道:「你不怕喝醉了我閌裁矗俊

宋楚楚就認真的望著姚澤,問道:「你會嗎?」

姚澤將酒放在室的小玻璃桌上,毫不猶豫的點頭,道:「我是個正常的男人,肯定會。」

宋楚楚咬了咬唇,俏臉緋紅的道:「如果……如果我喝醉了,你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就當今天是場夢,明天起來,我們還是和往常一樣。」

聽宋楚楚這麼說,姚澤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自己想怎麼樣都行,這不就是默許了嗎!

「別愣在那裡,過來喝酒。」宋楚楚將空了的酒杯再次倒滿,向姚澤招手道。

姚澤傻愎去,然後問道:「你剛才說的可是當真?」

「那你就當做假話吧。」

「那可不行。」姚澤笑了起來,「反正我是當真了。」

「小澤,你說如果我們真的發生那種事情了,會下地獄嗎?」宋楚楚仍然有些擔憂,臉上帶著糾結的神色問道。

「地獄是什麼?」姚澤藐視的道:「我是個無神論者,過好現在就行了,死後便是一抹塵埃而已,哪有什麼天堂和地獄,即便是要下地獄,能和你一起,就算是共赴地獄我也覺得那是天堂。」

「你的話說的我心裡卻是很舒服,希望這句話你沒有對很多女人說。」宋楚楚端起杯子和姚澤碰了一下,抿了口酒,笑著露出漂亮的酒窩。

姚澤拍著胸口保證這種話是第一次上說。

「說的對,管他地獄天堂,能過好今生再說吧。」宋楚楚一口將酒給喝乾,美眸中已經露出了一絲醉意。

姚澤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激動了,宋楚楚剛才所說的話無疑是放棄了最後一道防線,她的心慢慢的全部向姚澤敞開了。

「你說,外面的那雪化了之後,我們會和它一樣嗎?消失的無影無蹤,其實姐我真沒什麼好在乎的,只是擔憂你埃」宋楚楚望著窗外路燈周圍飄著的雪花,道:「如果你不是官員該多好……」

姚澤喝著酒,眼神有些動搖的道:「也許有一天我會離開官常」

宋楚楚搖頭道:「別,我只是隨口一說,你現在有著不可限量的前途,如果離開官場太可惜了,而且我也不喜歡你真的離開,姐希望看到你走到金字塔最頂端去,這也是沈江銘臨終前希望的,不是嗎?」

姚澤輕輕點頭,「他確實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可是……走到了官場的金字塔尖就意味著身上肩負著更多的使命和責任,到時候我所有的時間恐怕都不是自己能夠支配的了。」

宋楚楚道:「男人,有所為有所不為,兒女情長總是讓你太過牽絆,不過話說回來,你也不一定就能走到官場金字塔尖吧,現在就開始考慮沒自由了?」宋楚楚抿嘴笑了起來,嫵媚動人的模樣讓姚澤心裡不由得加快了跳動。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