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六百六十一章情殺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4日 22:35 [字數] 35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胡億龍吃了一記暗虧還不自知,真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的無功而返遭到了陳光明和秦大禹的極為不滿。

陳光明的辦公室中,秦大禹也在場,他坐在沙發上,看著滿臉羞愧的胡億龍,恨鐵不成鋼的道:「這麼點小事你都辦不好,還被人反將一軍,你這麼多年的紀委工作白乾了?」

急功近利總會讓人迷失,胡億龍工作能力其實還算不錯,只不過,這些年一直在主任的位置上沒有再挪過窩,總覺得如果不擺脫這種狀況,搞不好一輩子就止於此了,這次受到秦大禹的指點,說是陳書記很關注這個事情,希望胡億龍能夠好好將事情辦好,胡億龍失去了平常心態,自然辦起事情來有些急功近利。

「秦書記,我……」胡億龍老臉憋的通紅,心裡後悔的很,即便是不接這個任務自己也不至於讓陳書記和秦副省長失望啊,現在倒好,案子沒調查出來還惹得一身騷。

陳光明坐在自己的老闆椅上,悶著頭抽了口煙,然後抬頭看了羞愧的胡億龍一眼,道:「去了一趟江平,什麼都沒發現?」

胡億龍聽了陳光明的問話,腦袋低的更下了,「沒……沒有。」

「廢物1陳光明怒喝一聲,然後道:「滾出去,別再讓我看到你。」

胡億龍嚇的一哆嗦,求助的望向秦大禹希望秦大禹能夠幫著說說好話,誰知道秦大禹根本看都不看他。

胡億龍垂頭喪氣的走出陳光明的辦公室后,也不想再去紀委,直接開車回了家。

胡億龍一直以為自己妻子陳小曼只是被有心人給利用了,並不知道她出軌的事情,將車子停在小區門口,回到家,剛打開門他就感覺有些不對勁。

門口鞋架上放著一雙男人的皮鞋,胡億龍隨即便聽到從房傳出的一陣女人放蕩的呻吟聲,不是怎麼妻子陳小曼發出的又是誰!

他眼眶通紅,一股怒火一下子躥到了天靈蓋,最近幾天霉運不斷還被領導怒罵一頓,回家后發現自己妻子和男人偷情,胡億龍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是真心愛陳小曼,陳小曼的出軌讓他無法忍受。

胡億龍站在門口怔了半響,直到房裡面的呻吟聲停了下來,他才回過神,房裡面傳出男人的聲音,「小曼,怎麼樣,我和你老公比,誰更厲害?」

陳小曼咯咯笑道:「那還用比,當然是你咯,不過,你膽子還真大,竟然敢找到我家來,也不怕我老公逮個正著?」

室裡面的范朝陽笑道:「你不是說你老公去查案去了嗎,還需要很多天,怕什麼1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陳小曼道:「以後還是別找到我這裡來,想我了,我們去賓館。」

「好,我聽你的,小曼姐。」

胡億龍聽著兩人的交談,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他腦袋一片空白,眯著眼前去廚房拎了把刀然後怒氣沖沖的衝到室門口。

的一聲響。

室的房門被胡億龍一腳踹開,此時床上的范朝陽和陳小曼赤身相擁,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陳小曼嚇的尖叫出聲。

她臉上蒼白的望著胡億龍手裡的菜刀,聲音有些顫抖的道:「老……老公,我……」

「你給我下來1胡億龍指著范朝陽陰森著臉冷漠的道。

范朝陽見胡億龍拎著菜刀,心裡也是害怕的很,雖然他比胡億龍身體壯了一些,但看到泛著寒光的菜刀身子也忍不住打哆嗦。

「胡……胡先生,有話好好話,您可是……可是國家幹部,千萬不要衝動。」范朝陽趕緊三下五除二將自己衣服套上,謹慎的望著胡億龍,悻悻道。

胡億龍舉起刀,紅著眼睛邁步走進室裡面,「你到我身邊來。」胡億龍沒表情的望著范朝陽,道。

范朝陽見胡億龍語氣平淡的可怕,頓時就道:「胡哥,別亂來啊,我……我可以給你補償。」

胡億龍聽了范朝陽的話,心裡怒火更勝,舉起菜刀怒喝道:「拿你的命來補償。」說完,他朝著范朝陽沖了過去,手中的菜刀也是朝著范朝陽上身一陣亂揮。

猶豫房的空間太小,范朝陽根本就沒什麼閃躲的地方,菜刀一下子砍在了范朝陽的肩膀上,鮮血瞬間染紅了范朝陽的襯衣。

范朝陽臉色蒼白,眼眶中儘是驚恐之色,他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一把眼淚一把鼻子的哭著求饒道:「胡哥,求求你,胡歌不要殺我,我錯了,都是我的錯,不要殺我。」范朝陽一邊扇著自己的臉一邊求饒。

菜刀上染上了范朝陽的血讓躲在床上一陣哆嗦的陳小曼也是嚇的魂飛魄散、六神無主。

「饒了你?」胡億龍怒聲道:「你如此羞辱我,讓我饒了你,去閻羅殿向閻王爺求饒吧1

嘶!

鮮血四濺!

床單上也染上了不少血漬,范朝陽驚恐的捂住自己源源不斷冒出的血漿,想開口說話,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范朝陽眼神慢慢變的暗淡下來,他瞪大眼睛瞪著胡億龍身子緩緩倒在了地上。

「啊1見范朝陽被胡億龍殺死,陳小曼驚恐的尖叫起來。

胡億龍望著陳小曼,問道:「小曼,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陳小曼哭著點頭,「老公,我愛你,真的我是愛你的。」

胡億龍拎著菜刀走到陳小曼身邊,「你沒有騙我?」

陳小曼趕緊點頭,「沒有,老公,我們在一起幾年了,難道你還感覺不出來嗎?」

胡億龍音調徒然變高:「那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陳小曼哭著道:「我是被這個男人騙了,他是個專騙女人感情的騙子1

「你過來。」胡億龍笑了笑,坐在床邊朝陳小曼招手。

陳小曼哭著搖頭。

胡億龍道:「過來,然我抱抱。」

陳小曼猶豫了一下,湊了上去,靠在了胡億龍懷裡。

胡億龍朝著陳小曼額頭親了一下,然後擁著他,在他耳邊輕聲道:「老婆,咱們去下面在做夫妻吧……」

幾天後警方在胡億龍家找到了發現了三人的屍體,三人的血液已經流盡,滿屋子的血腥味道。

根據現場觀察可以判斷是情殺。

江平市,一家酒店的包廂中,姚澤端起酒杯,笑眯眯的道:「今天把大家都喊過來是要感謝你們這幾天為我的奔波和付出,特別姚澤感謝楚楚姐和陳姐,如果不是你們估計我現在還被困著呢。」

陳媛媛端起杯子笑眯眯的道:「記得我的好就成,算你欠我一個人情。」

包廂中,王素雅、李美蓮、宋楚楚、柳嫣、陳媛媛、洛貝琦皆是笑望著姚澤。

姚澤悻悻笑著點頭,「這個情我記下了,陳姐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眾女在場,姚澤不敢胡亂說話,就笑著答應。

「你可不知道,陳姐可是冒著危險幫你。」洛貝琦笑眯眯的道:「不過真是天意啊,范朝著竟然被胡億龍給殺了,如果范朝陽不死,以後可能會成為陳姐的威脅。」

宋楚楚道:「小澤啊,經過這次的事情,你以後可要更加註意,而且你現在的官職不笑了,一舉一動備受關注,可不能在像以前那般隨心所欲,這次雖說是有驚無險,但是這種事情發生了一次不代表就以後就不會發生了,所以,你做什麼事情都要多一個心眼才行。」

「嗯,吃一塹長一智,以後我一定會注意的,不過,這次只是有人故意害我,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所謂的證據是什麼,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些所謂的證據根本就構不成證據所有,他們只是利用別人的舉報來對我做文章罷了。」

王素雅有些擔憂的望著姚澤,輕聲道:「小澤,你知不知是誰幹的?」

姚澤點頭,道:「這幾天我在賓館里想過,不會錯了,一定是秦大禹。」

「秦大禹?」王素雅不解的望著姚澤。

姚澤就道:「是華北省副省長。」

聽姚澤介紹秦大禹,眾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王素雅柳眉微微蹙到一起:「這個秦省長為什麼要害你,他這種身份的人做這種事情,是不是有些太有失身份了。」

眾女中只有宋楚楚知道秦大禹為什麼姚澤對付姚澤,他兒子死在哥倫布的事情他全部責怪到了姚澤身上,自然對姚澤恨之入骨,如今他二兒子又因為襲擊姚澤被關了起來,他對付姚澤是早晚的事情。

「小澤,這官咱們不做了。」李美蓮輕聲道:「這樣下去,你遲早要被那個秦大禹陷害的,你怎麼能斗的過副省長,把這個市長的官職辭了吧,和我們一起經商。」

王素雅附和的點頭,「你辭官了,我就讓你來做公司的總經理,我協助你,當官有什麼好。」

姚澤苦笑道:「都走到這一步了,辭官可惜了,而且,他如果想害我,我辭官了就能躲開,這樣只會讓他更容易陷害我罷了。」

宋楚楚點頭的道:「小澤說的有理,這種事情躲是躲不開了,只能以後多留個心眼,切勿做出違反紀律的事情,只要你自己沒貪污受賄,他想害你也沒那麼容易。」

一段飯吃的眾女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副省長姚澤對付姚澤,她們又怎麼能不為姚澤擔心。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