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六十章逼走調查小組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4日 03:14 [字數] 36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高檔的西餐廳中,服務員為范朝陽和陳小曼倒上紅酒後離開,陳小曼望著范朝陽帥氣的臉,笑道:「我真的很想你以前的女朋友?」

范朝陽點頭,道:「非常像。」

「有她的照片嗎?我想看看。」

范朝陽歉意的笑了笑,道:「怕睹物思人,所以沒帶在身邊。」

「噢。」陳小曼理解的點頭,然後端起高腳杯,笑道:「你很帥,以後會找到一個很好的女朋友。」

范朝陽和陳小曼碰了一下杯子,然後嘆氣道:「我始終忘不了她,你和她太像了,如果你沒結婚……」

「喝酒。」陳小曼打斷了范朝陽的話,鮮紅的嘴唇含住高腳杯杯口,輕輕抿了口紅酒。

范朝陽再次將飾品盒拿了出來,然後道:「可以接受我這份禮物嗎?」

「為什麼要送給我?」陳小曼笑問道。

范朝陽道:「因為這樣飾品是我買給我女朋友的,可惜沒能親自為她戴上。」

「能和我講講你和你女朋友的事情嗎?」陳小曼有些痴迷的望著眼前這個帥氣而又痴情的男人,語氣溫柔的問道。

范朝陽點了點頭,憑著自己的想象,給陳小曼勾勒了一場悲傷又感人的愛情故事……

……

江平市,市委書記辦公室,張愛民接到了法院打來的電話,因為這個案子涉及到省里的官員,法院院長做不了主,所以上報到了張愛民那裡,「你是說沈市長的妻子將省紀委的胡主任告上了法庭?」

法院院長出聲道:「對,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好,所以想請示一下張書記。」

「她告胡主任的理由充分嗎?」張愛民沉吟一下,然後問道。

法院院長點頭道:「按照正常程序是可以將胡主任告上法庭的。」

「那就這麼辦吧,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不能因為他是省里的領導咱們就徇私枉法吧,一定要公平正義知道嗎?」張愛民吩咐的說道。

電話那頭,法院院長趕緊點頭答應下來,只要張愛民發話了,他才敢安心的傳呼胡億龍。

胡億龍原本是來江平調查姚澤的事情,誰知道卻牽扯到了自己身上,背了官司,惹了麻煩,當下他趕緊給省紀委書記黃中陽打了電話,把他現在的處境告訴了黃中陽,黃中原聽后責怪了胡億龍做事太魯莽了,讓他先等消息,不要亂了陣腳。

掛斷胡億龍的電話,黃中陽馬上給省委書記陳光明打了個電話。

此時陳光明正在視察淮源市的一家大型企業,接到黃中陽的電話,估摸著是說江平的事情,於是他讓陪他的人先等一等,他走到了一旁去將電話接通后,道:「黃書記有什麼消息嗎?」

黃中陽嘆了口氣,道:「事情變的有些複雜了。」

「噢?」陳光明道:「怎麼個複雜法?」

「是這樣的……」

聽了黃中陽的敘述,陳光明微微蹙眉,沉聲道:「沈江銘本來就是個老狐狸了,沒想到他媳婦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竟然來了個倒打一耙,真夠聰明的,想擾亂紀委小組的心,從而讓姚澤有拖時間的機會……」

掛斷黃中陽的電話,陪他陳光明來視察的秦大禹走到了陳光明身邊,出聲問道:「陳書記,出什麼事嗎?」他在那邊見陳光明眉頭蹙到了一起,就忍不住過來詢問。

陳光明道:「那個紀委的胡億龍真是個廢物,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到頭來還被一個女人給吭了。」他沉著臉撥通張愛民的電話。

張愛民瞧見是陳光明打來的,知道他的目的,張愛民沉思了片刻,才接通,帶著笑的說道:「陳書記,您有什麼指示嗎?」

陳光明開門見山的道:「省紀委胡主任的事情你知道嗎?」

張愛民道:「嗯,已經聽說了,胡主任也真夠大意的,在紀委幹了這麼多年,還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大晚上的跑到沈市長家中,去查他妻子,沈江銘去世后,家裡就她那麼一個女人,胡主任一個大老爺們,半夜跑別人家去,還對人家進行污衊,人身攻擊,幹這種事情他也太糊塗了吧。」張愛民故意將這些話說給陳光明聽,就是想堵陳光明的嘴,讓他知道胡億龍確實侵犯了宋楚楚的人身權利。

陳光明聽了張愛民的話,請哼了一聲,然後道:「張書記我打電話來是讓你去解決這件事情,不是聽你發牢騷,這件事情你看著辦吧,不要把事情鬧大了,最好是能夠私了。」

張愛民一副為難的語氣道:「哎,陳書記這可不好辦啊,人家宋楚楚是鐵了心的要告胡主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我們公然袒護胡主任事情一旦鬧大了,我怕到時候不好收場埃」

「那你的意思是讓胡主任上法庭?」陳光明有些不悅了,帶著責備的語氣道。

張愛民苦笑道:「陳書記,要不我再去想想辦法?」

陳光明點頭道:「胡主任是省里派來調查姚市長的調查組小組長,你們若是把他給抓了,不是打省里領導幹部的臉嘛,這件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一個女人而已,還能發出什麼浪花來。」

掛斷陳光明的電話,張愛民露出一抹滿含深意的微笑,他雙手捧著自己的茶杯,低聲笑道:「看來這次姚澤是有驚無險埃」

胡億龍也知道宋楚楚是故意為難自己,目的就是想讓自己沒法繼續查下去,不過,他來江平的時候是受了秦大禹的委託,如果這點事情都辦不好,還灰溜溜的跑回去,胡億龍覺得就沒臉再見秦大禹了。

他寧願去法庭也不願意妥協,姚澤的事情無論如何他也要查下去,即便是查不出什麼,一直以查罪證的名譽將姚澤雙規在賓館裡面也可以幫秦大禹出口惡氣。

不過有一件事情讓他徹底的放棄徹查姚澤,被法院傳呼的第二天,胡億龍接到了陌生人打來的電話,看號碼似乎是公用電話,胡億龍接通后,問道:「誰啊?」

「是紀委胡主任嗎?」電話裡面,一個男人帶著挑釁的笑聲問道。

「我是,你有什麼事嗎?」胡億龍聽著電話裡面男人的聲音,頓時皺起了眉頭。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向你舉報一個人,他是個貪官。」男人笑道。

胡億龍隱約感覺有些不對勁,沉聲問道:「你要檢舉什麼人?」

男人笑道:「我要檢舉的人名字叫胡億龍,他貪污受賄,你們紀檢委管不管?」

胡億龍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你到底是什麼人1

「我說了,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檢舉胡億龍貪污。」

胡億龍眯著眼睛道:「如果你是閑的沒事和我開玩笑,不好意思恕不奉陪。」

胡億龍要掛電話,電話裡面的男人趕緊道:「胡億龍你老婆替你收了別人十幾萬的貴重禮物,難道這不是你授意的嗎?我這裡有證據,你要不?」

胡億龍心裡一突,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在自己身上,胡億龍突然意識到,自己自告奮勇的來江平查姚澤是個錯誤的選擇,這些事情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有人在為姚澤操作,想讓自己知難而退。

「我憑什麼信你?」胡億龍怒聲道。

電話裡面的男人笑了笑,道:「不信?可以打電話問問你老婆,昨天有沒有收到一條價值十四萬的項鏈,胡主任,識時務者為俊傑,趕緊收手是你最後的退路,如果你撤了,這些證據會自動銷毀,如果還要繼續查下去,那麼你老婆收受十幾萬飾品的罪證將要被送到省紀委和省長、省委書記那裡,你好自為之吧……」

啪!

電話中傳來嘟嘟的忙音,胡億龍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他趕緊撥通了陳小曼的電話,然後緊張的問道:「老婆,你昨天是不是收了人家一條項鏈?」

陳小曼啊了一聲,詫異於胡億龍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她心裡加快了跳動,難道胡億龍知道自己出軌的事情?

昨天晚上陳小曼還是被花言巧語的范朝陽騙進了賓館,一夜的折騰,范朝陽給胡億龍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

陳小曼以為胡億龍知道了此事,有些心虛的狡辯道:「你胡說什麼,我那裡有收什麼項鏈。」

「老婆,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你可千萬不要瞞我,如果收了,你和我說實話,我不會怪你的,你如果不和我說實話,我可能會被關去坐牢,你怎麼能受別人的東西呢?我和你說了很多次,不要隨便收禮,你怎麼就不聽我的話呢。」胡億龍聽陳小曼心虛的聲音,頓時就知道自己老婆肯定是收了別人的禮物,鑽進了別人的圈套。

「老公你…你怎麼會知道的?」陳小曼臉色變的有些難看。

「這件事情說起來有些複雜,等我回來了再說吧,現在你什麼都不要做了,也不要出門,等著我回來,出了我,誰打電話都不要接,知道嗎?」

陳小曼忐忑的點頭,道:「好,我聽你的,老公你不會有什麼事吧?」

「放心,我沒事兒。」

掛斷陳小曼的電話,胡億龍重重的吁了口氣,臉上露出頹廢之色,他找來調查小組的另外兩名成員,然後吩咐道:「我們今天就回省里。」

兩人對視一眼,詫異的道:「胡主任,案子不查了?」

「查什麼查!這明顯就是有人再陷害姚市長,我問你們,憑這些不能算罪證的罪證,能查出什麼東西?」

兩人被胡億龍吼的低下了頭,心裡別提有多委屈,自告奮勇的要查姚澤的是你,現在卻拿我們出氣,什麼人埃

胡億龍走之前又去和姚澤見了一面,沒和姚澤多說什麼,只是丟下一句:「姚市長夠厲害的,年少有為,老胡我佩服你1說完,他氣急敗壞的灰溜溜回了省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