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 都市娛樂

官場之財色誘人

第六百三十八章越南幫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1日 00:46 [字數] 338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秦永林掛斷秦大禹的電話后,眯著眼睛走回房中,然後撥通了一個電話後面。

電話那頭接通后,秦永林咬牙用因為道:「沒出什麼狀況吧?」

「沒有,很安全。」裡面的人聲音平淡的道。

秦永林毫不猶豫的陰森說道:「殺了,把他們母女都殺了。」

電話那頭秦永林雇的雇傭兵遲疑一下,「現在就殺?」

「是現在就殺。」秦永林眯著眼睛,冷笑的道。

電話那頭的男人道:「你不是要利用他們母女來威脅你的敵人嗎?」

「殺了她們我的敵人會知道嗎?」秦永林道:「我花錢請你們為我辦事,你們只要執行我的命令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不用你們操心。」

電話那頭冷聲道:「好,那就殺吧。」

電話那頭雇傭兵和他的同伴交流兩句,似乎是在說,僱主要現在就把人給殺了,讓他的同伴動手,

沒一會兒秦永林便從電話里聽見了女子驚恐的尖叫,接著便是砰砰的兩聲槍響,電話裡面安靜下來,「人已經死了,屍體怎麼辦?」雇傭兵冷漠的問道。

秦永林臉上露出猙獰的笑意,「埋掉,做的漂亮點,不要讓人找出把柄來。最好是來個毀屍滅跡石沉大海……」

「知道了……」

姚澤剛剛睡著卻突然感覺心裡一陣絞痛,如果鑽心一般的感覺讓他猛的睜大了眼睛坐了起來,捂著胸口不停的喘息著,心裡突然變的異常難受起來,眼角露出淚滴益了出來連他自己都未察覺到。

「怎麼會這樣,我這是怎麼了?」姚澤低聲呢喃一聲,胡靜聽到動靜爬了起來,揉了揉眼睛,疑惑的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她身上幫著姚澤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姚澤表情有些凝重,每天緊緊的扭在了一起,「小靜,我感覺海心遇到危險了,心裡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就像是被掏空了一般。」

胡靜輕輕拍了拍姚澤的後背,道:「別胡思亂想,這些都只是你的猜測而已,秦永林再怎麼惡毒也不至於迫害懷有身孕的婦女吧。別多想,海心姐一定會沒事的。」

姚澤重重的於了口氣,望著窗外皎潔的月光,擔憂的道:「希望沒事,否則我這輩子都不會好過。」

……

第二天一大早胡靜給姚澤準備了早晨后就偷偷溜了出去,回了學校上學,讓姚澤一有消息立馬通知她。

而統一時間,劉曉嵐也馬不停蹄的乘坐飛機朝著哥倫布趕了過來。

今天的任務就是和哥倫布貿易組商會進行雙邊貿易的洽談,這些事情姚澤吩咐建設局局長和他帶去的兩名同志去赴約,他則和組織部副部長以及納蘭離去了哥倫布政府進行正式的友好訪問。

哥倫布市市長肯尼爾熱情的接待了姚澤,並就兩個城市的貿易以及其他方面的合作交換了各自的意見和看法。

「姚市長,貴國政府有你這種年輕的高級幹部也是說明了貴國的思想在升華嘛。」公事交談結束后肯尼爾心情愉悅的笑著和姚澤打趣說道。

姚澤笑著點頭道:「我國這些年來各個層面都確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肯尼爾市長如果有可能的話還希望到時候能夠去我們國家看看。一定會讓你感到無比驚訝的。」

「一定,如果可能,我希望到時候第一個去的就是姚市長的江平市,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帶著考察團來你們江平,到時候還要麻煩姚市長了。」肯尼爾客氣的笑著說道。

姚澤和肯尼爾握手道:「肯尼爾市長如果能夠來我們江平,我一定熱情的接待每一位外來的貴賓。」

「好的,哈哈,姚市長,咱們先去用餐,邊吃邊聊……」

姚澤和肯尼爾用晚餐後接到了向成東打來的電話,回去的路上因為有外人,姚澤不方便接電話,一直回了賓館,姚澤才又將電話撥了過去,問道:「有什麼消息沒?」

姚澤一直讓向成東和笑傲天差那個假拍照的線索,一直到下午向成東才把電話打過來。

向成東在電話那頭道:「哥倫布有幾個秘密的涉黑組織都在做假拍照的聲音,我們找了一個內行人打探了一下,秦永林他們使用的這種假牌照應該是一窩越南的涉黑團伙做出來的,這個越南涉黑的窩點我們已經打探到了,我和傲天商量了一下,準備去越南黑幫團伙內部去打聽一下,希望能夠找到線索。

姚澤微微蹙眉,擺手道:「最好是不要和這本的黑道扯上邊,否則事情會很麻煩,你們身上也沒什麼武器,我怕……」

向成東在電話裡面笑著安慰道:「姚澤哥,你放心好了,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的,我們會見機行事的,你在這邊不能呆長,我們的時間可不多了,耽擱的越久海心嫂子的危險就越大。」

姚澤感激的點頭道:「成,那你們哥倆千萬要小心,如果為了我的事情讓你們有什麼好歹我會內疚一輩子的,所以不管怎麼樣,都要平安的回來見我知道嗎?」

向成東咧嘴笑了笑,「放心好了,沒問題的,當兵那會兒比這更危險的事情我們都干過,這對我們來說是小兒科。」

掛斷姚澤的電話,向成東臉色嚴肅的對一旁的笑傲天問道:「你準備好沒?」

笑傲天笑道:「準備什麼?」

向成東沒好氣的瞪了笑傲天一眼,那咱們就直接殺過去吧。

笑傲天道:「等會兒,你傻啊?能用文的解決幹嘛要去動武?看我的。」笑傲天朝著越南黑窩門口兩個放哨的男人走了過去,用因為笑著打招呼:「嘿,哥們,我可以和你們打聽點事情嗎?」

兩個越南男人很不友好的望著笑傲天,一隻手放在了腰間,似乎隨時準備套傢伙。

笑傲天看了趕緊擺手道:「噢噢,哥們別緊張,我只是找你們大哥詢問一點事情,我沒有惡意的。」

其中一個鄙視的望著笑傲天道:「你以為我們老大是你想見就見的,假如你是我們仇家怎麼辦?趕緊滾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誒,你這人怎麼這樣,老子和你好好說話是給你面子,非得逼我動武是么?」兩個越南人對視一眼,然後冷著臉道:「小子,別在我們越南幫這裡撒潑,否則讓你死的難看。」

「哦,是嗎?」笑傲天笑了笑,毫無預示的突然出手,步子猛的向前躥了兩步,逼到兩人跟前,在兩個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笑傲天猛的出腿,一個側踢,踢在其中一人的腿彎處,頓時將那人踢翻在地,另一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剛要去掏傢伙緊跟在身後的向成東已經閃電般的出手,用千斤重般的力道打在了另一人的腰身,他慘叫一聲,捂著腰身嚎啕大叫起來。

裡面有人聽到動靜一窩蜂的衝出七八個人來,向成東和笑傲天一人抓著一個越南幫的手下,做人質,望著衝出來的七八人,向成東沉聲問道:「你們老大人呢?」

其中帶頭的一個越南幫頭目,有著一頭凌亂的頭髮,他望著向成東,吐掉嘴裡的牙籤,眯著眼睛打量向成東一眼,問道:「你找我們老大做什麼?」

向成東道:「你們是不是在幫人辦假牌照?」

「是又怎麼樣?」

向成東解釋道:「我對你們越南幫沒有惡意,只是希望能找出一個辦假牌照的人來,希望各位兄弟能夠成全。」

「這就是你說的沒有惡意,我的兄弟被你打成這樣,你說沒惡意?」為首的越南幫小頭目眯著眼睛,不爽的望著向成東和笑傲天。

笑傲天就笑了起來,道:「這可不能怪我們,我們來的時候本來是好說好商量的,可是你的兩個兄弟不給面子啊,非得讓我們滾,所以才起了點衝突,完全是個誤會。」

「你們先把人給放了。」小頭目哼了一聲道。

笑傲天把目光看向向成東,見向成東點頭,兩人鬆開了手中的人質,越南幫的小頭目也還算有點義氣,沒有出爾反爾的群起而攻之,知道兩人身上不凡,沒必要鬧的不可開交,就出聲問道:「你們要找什麼人,給我說一樣,辦假車牌的業務都是我們在干。」

向成東就將錄像帶拿了出來,對越南幫的小頭目道:「我希望找到裡面辦牌照的那個人。」

「你們先把人給放了。」小頭目哼了一聲道。

笑傲天把目光看向向成東,見向成東點頭,兩人鬆開了手中的人質,越南幫的小頭目也還算有點義氣,沒有出爾反爾的群起而攻之,知道兩人身上不凡,沒必要鬧的不可開交,就出聲問道:「你們要找什麼人,給我說一樣,辦假車牌的業務都是我們在干。」

向成東就將錄像帶拿了出來,對越南幫的小頭目道:「我希望找到裡面辦牌照的那個人。」

向成東就將錄像帶拿了出來,對越南幫的小頭目道:「我希望找到裡面辦牌照的那個人。」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官場之財色誘人目錄 下一章